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药剂师公会

第二百一十一章 药剂师公会

  林立倒还没什么,反正这一路过来,两人都是这么恭恭敬敬的,可是另一边的萨尔森,却是眼睛都瞪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那句话,真是从药剂师公会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药剂师公会的人,怎么可能对一个魔法师这么客气?而且还是一个没什么地位的年轻魔法师,虽然萨尔森也承认,这个费雷的实力的确是深不可测,天赋之强更是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但这也仅限于年轻人当中而已,比起真正的强者来,他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他毕竟还太年轻了,就算实力再怎么深不可测,也不可能比麦德林更强。

  这样的实力,还远远不足以赢的药剂师公会的尊重。

  萨尔森记得很清楚,在他还很小的时候,他的导师曾经带着他来过一次奥兰纳,并拜访了药剂师公会里的一位熟人。

  那一次见面,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在那个时候,他的导师已经是十六级大魔导士了,并且执掌着夜幕城魔法公会,论实力论地位,不管哪一方面,都觉得当得起“显赫”二字,但很快萨尔森就发现,自己显赫的导师,在那位药剂师公会的熟人面前,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对话一开始就充满了冷嘲热讽,根本就没给导师一点面子,其中一些话之刻薄,就连十来岁的萨尔森都听不下去了,而在这之后,才有了十二岁就突破五级的萨尔森。

  就连导师那样的人物,都在药剂师公会遭了冷遇,这个费雷又凭什么得到他们的尊重?虽然他的确是个天才,但论实力论地位,比起导师来还有一段无比遥远的距离。

  萨尔森想不明白……但刚才的一切,却又是如此的真实。

  萨尔森相信,自己绝没有看错,那两个人确确实实是从药剂师公会出来的,虽然他们穿着黑色的长袍,对那个费雷也是毕恭毕敬,但他们身上那种浓浓的药味,以及对自己冷淡的态度,却跟当初在药剂师公会里见到的一般无二。

  萨尔森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对那个费雷这么恭敬。

  就因为他是一个年轻天才?这似乎不太可能……药剂师公会从来不缺天才,更不缺强大的魔法力量。

  别的就不用说了,光是一个传奇法师格林-伯恩塞德,就足以震慑住任何一个对药剂师公会心怀不轨的人,更何况他们手上还掌握着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药剂,有时候甚至都不需要开口,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暗示,就有大把强者愿意帮他们做任何事。

  至于天才就更不用说了,药剂师公会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不是万中选一的天才,根本连成为药剂师的机会都没有。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费雷都没有这个资格。

  “难道他本身就是一个药剂师?”萨尔森望着远去的马车,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不过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笑了,这怎么可能,二十岁不到的药剂师,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就算费雷再怎么天才再怎么勤奋,从一出生就开始学习药剂知识,也绝无可能在二十岁的年纪就懂得药剂原理,更何况成为一个药剂师,还必须记忆各种复杂无比的配方,这些配方比魔法咒语更加复杂更加烦琐,其中甚至还带着各种各样的陷阱,看起来两种草药可能会配出某种药剂,但实际上却有着相当剧烈的冲突,这些东西,不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根本就不可能掌握。

  很早以前,萨尔森就曾经问过他的导师,既然魔法师这么依赖药剂,那他为什么不自己尝试着学习药剂知识?

  萨尔森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导师脸上的表情很严肃,甚至可以说是严厉的警告他,永远也不要再有这样的念头,因为魔法师本身就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职业,掌握的知识越多经验越丰富,力量也就越强大,而药剂学更是可能会耗尽一个人一生的精力。

  想要同时掌握这两种技艺,后果只能是两种技艺都无法达到颠峰。

  谁尔森记得,当时导师似乎还举了格林-伯恩塞德的例子。

  “格林-伯恩塞德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一个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才会出现一个的天才,可惜他走错了路,他不应该同时学习魔法和药剂,你别看他现在既是传奇法师又是药剂大师,其实他完全可以达到比这更高的成就,如果他专精一门知识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在魔法上超越了奥德文,在药剂上超越了巴尔博,而不会象现在这样,在这两个领域里被他们压住。”

  格林-伯恩塞德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比他年轻几十岁的费雷?

  萨尔森在那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最后只能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公会大厅。

  而这个时候,林立坐在马车上,也同样是一脸感慨。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药剂师很嚣张,却万万没有想到,竟会嚣张到这种目中无人的程度,刚才在马车上的时候,他也算是跟接自己的人聊过了,两人都不过是药剂师公会的学徒,说得难听一点,跟杂役没什么分别,这不,其中一人还正在外面为自己驾车呢……可就是这么两个学徒,却一点也没给萨尔森面子。

  萨尔森今年二十五岁不到,却已经拥有了十四级实力,再加上又是夜幕城魔法公会会长唯一一个学徒,将来的前途注定了是一片光明,就算成为新的夜幕城魔放公会会长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这样的人物,随便走到什么地方,都应该是受人尊敬的,就算是到奥兰纳来参加试炼,他的试炼导师都从来没把他当学徒看过,却没想到今天一脸热情的迎上前去,却被两个药剂师公会的学徒送了个冷屁股……|“太嚣张了……”林立摇了摇头,神色间很是感慨。

  以前在加洛斯的时候,就经常听人说药剂师怎么怎么样,药剂师公会怎么怎么样,当时还没什么感觉,一直到今天亲眼所见,林立才一下意识到,自己所掌握的药剂知识,在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重要。

  妈的,看来老子以后也要嚣张一点了,不然老是有马迪亚斯那种货色扑上来乱咬,烦都烦死了!林立坐在马车上,很无耻的这么想着……“费雷魔法师,我们到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马车却停了下来。

  “哦,好……”林立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神色间隐隐带着几分好奇,眼前的高塔并不如何特别,无论是气势还是规模,都远不如魔法公会,只是当人走近的时候,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药味从塔里飘出。

  高塔正前方百米的地方,伫立着一座宏伟辉煌的建筑物,四周布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十人一队的在那建筑物外来回巡视着,天空中不时有成群结队的狮鹫骑士飞过,从高塔下远远望去,只觉得整个建筑物都被一种肃穆的气氛笼罩着。

  “那是什么地方?”林立一看那严密的护卫,心头隐隐有些吃惊,他怎么也想不起,奥兰纳有什么势力这么强大,不但驻扎了这么多全副武装的士兵,还养得起上百的狮鹫骑士,这简直比十大佣兵团加起来还厉害几十倍。

  “……”林立这一句话出口,药剂师公会那两人就僵住了,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回过头来往着林立,那种诡异的眼神,甚至让林立以为自己是什么珍稀动物。

  “怎么了……”林立摸了摸自己的脸,下意识的感觉到,自己似乎是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费雷魔法师……”其中一人很艰难的吞了口口水:“那是法兰王宫……”

  “……”林立差点没一头撞死。

  摆了这么大个乌龙之后,林立也没脸站在高塔门口了,厚着脸皮忽悠了几句,就赶紧灰溜溜的进了药剂师公会,在两名学徒的指引下从正门进去,正好可以看到一个宽敞的大厅,而在大厅的右侧,同样是一条旋转的阶梯蜿蜒向上,从结构上看来,似乎跟加洛斯的翡翠高塔没什么分别。

  当林立走进去的时候,大厅里已经站了不少人了。

  其中甚至还有一位熟人……“费雷!”林立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安度因就已经满面红光的迎了过来,老家伙的心情似乎是相当不错,一边春风得意的跟几个熟人打着招呼,一边想大门这边走来。

  “你怎么也在这里?”林立挠了挠头,神色间有些疑惑,那邀请函上不是说了吗,这次交流会邀请的是整个法兰王国的药剂师,安度因虽然对药剂学有着一种近乎狂热的爱好,但从本质上说,他只是一个爱好者,还远谈不上药剂师的程度……“什么叫我也在这里?”老家伙不干了,一脸受了侮辱的表情:“我可是堂堂正正拿着邀请憨走进来的,这么盛大的交流会,伯恩塞德那老家伙敢不邀请我吗?”

  “他胆子可真大……”林立小声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