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师徒

第二百一十六章 师徒

  到了安度因这种程度,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哪怕是再无知的人,也知道法兰王国的传奇法师安度因,哪怕是高高在上的药剂师公会,都不敢忽视他的影响力,以至于以他在药剂学上的水准,居然也会收到交流会的邀请函。

  至于安曼之流就更不用说了……安度因在他眼中,简直就象神话一样,几十年前就突破了传奇境界,本身更是担任着最高议会的重要职务,说得夸张一点,这个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的小老头,手上却掌握着安瑞尔所有魔法师的命运。

  当安度因站在那里的时候,安曼真是连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安度因的心情不错,老脸上始终带着愉快的笑容,往这边走来的时候,还笑呵呵的跟几个相熟的药剂师打了一一打着招呼,一直到看到安曼的时候,脸上才微微露出几分疑惑:“你是……”

  “安度因大师,我是安曼,鸣雷城的那个安曼,您记不记得,三十年前您来鸣雷城的时候,还曾经指点过我。”

  “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事!”安度因确实想起来了,他隐隐约约记得,三十前年,自己刚刚突破传奇境界的时候,确实去过一次鸣雷城,至于究竟指没指点过安曼,他可就没什么印象了,不过无所谓,既然他说指点过,那就指点过好了,反正这种人情也不嫌多。

  当然……安曼这个人他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是鸣雷城魔法公会会长,多多少少也算有些名气。

  “对了,安曼,你身边这个年轻人,是你的弟子吧?”安度因说完之后,又看了一眼安曼身旁的米洛。

  “对对,他叫米洛,米洛,快过来见过安度因大师。”

  “见过安度因大师。”

  “呵呵,安曼,你这个弟子很不错啊,现在应该已经到魔导士境界了吧?”

  “是的,安度因大师,米洛在三个月之前,已经达到十二级了。”安曼脸上虽然恭恭敬敬,但心里还是难免有些骄傲,毕竟自己这个弟子,确实是太优秀了,从小到大就没让自己操过什么心,从摆脱学徒身份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极快的进步速度,年仅二十五岁就已经达到了十二级魔导士的水准,同时在药剂学上还有着不低的造诣,这样的天才弟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上的。

  “不错不错。”安度因点了点头,这才又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对了,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热闹?”

  “呵呵,没什么,安度因大师,只是年轻人不懂事,吵了几句而已……”能够亲眼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安曼早就已经激动得双手发抖,又哪还有心思去管两个年轻人的纠纷?真要说起来,那个年轻魔法师也只不过是嘴巴比较讨厌而已,对自己也算不上冒犯,他喜欢买三色花就让他买好了,等买了回去,他自然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呵呵,年轻人火气果然比较盛……”安度因笑了笑,但一回过头来,却正看见想往人群中躲的林立,老人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米洛离安度因最近,老人脸上的表情变换,自然也数他看得最清楚,此时安度因一张脸黑下来,米洛心头顿时就是一喜,哈哈,这小子要倒霉了!

  这是明摆着的事,安度因大师过来之后,一直都是笑呵呵的,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也是异常亲切,可是看到这个年轻魔法师之后,一张脸却立刻就黑了下来,这中间的道理还需要多说吗?这小子肯定以前就得罪过安度因大师,如今阴差阳错的在药剂师公会碰上,用膝盖都能想到会有什么下场。

  米洛现在的心情,就别提有多愉快了。

  原本想自己动手教训教训这小子的,却没想到自己没教训成,倒由安度因大师代劳了。

  这下这小子死定了!

  自己动手还有导师阻止,安度因大师动手谁敢去阻止?

  “费雷。”安度因站在那里,一张脸黑得吓人。

  林立被他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去,正看见安度因黑着一张老脸,正直直的盯着自己,林立顿时就觉得脑袋上好长一条黑线,眼看跑是跑不掉了,只得带着一脸尴尬的笑容问道:“干嘛……”

  “干嘛?”安度因一听这话,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苍老的声音陡的提高了几度:“你还敢问我干嘛?”

  “……”

  一旁的米洛别提多高兴了,这小子完了,连安度因大师都发这么大的火,他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刚刚才跟你说过,让你老实一点,不要惹事,不要惹事,这才多久的时间,你小子又跟人吵起来了,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我又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安度因瞪了他一眼,一根枯瘦的手指差点没戳到他脑门上:“难道你还想告诉我,是这位米洛魔法师主动来招惹你的不成?”

  安度因一张老脸仍然黑着,旁边的众人却是越听越不对劲了……这这这……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

  其中有几个年长一点的仔细一想,顿时恍然大悟,这不正是自己教训弟子时常说的话吗……难道这个看起来很象冤大头的年轻魔法师,竟是传奇法师安度因的弟子不成?

  这个突然冒出的念头,几乎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安度因几十年前就已经突破传奇境界,这几十年来,想拜在他门想的魔法师不知道有多少,这可是真正的一步登天的机会,谁都知道,拜在一个传奇法师门下,日后的成就至少也是大魔导士,更不用安度因本身还担任着最高议会的重要职务了,那可是最高议会,掌握着整个安瑞尔世界最强大的魔法力量,最深奥的魔法知识,如果攀上了安度因这层关系,这一切岂不是唾手可得?

  可问题是……安度因的眼光太高,这几十年来,想拜在他门下的魔法师不少,可真正成功的却是一个也没有,究其原因,无非是安度因看不上这些庸才罢了。

  就拿奥兰纳魔法公会那个格兰芬多来说吧……格兰芬多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突破了九级,在那个时候奥德文就想把他推荐给安度因,却没想到安度因这老家伙一句话就堵了回去:“那小子天赋太差,不配当我安度因的弟子。”

  听听,法兰第一魔法天才的天赋太差,不配当他安度因的弟子!

  连格兰芬多的天赋都瞧不上,难道眼前这个年轻魔法师,天赋竟比格兰芬多还强不成?

  一时之间,众人望向林立的目光中,已是隐隐约约多了几分好奇。

  米洛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琢磨出两人话中的意思。

  当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年轻魔法师,很可能是安度因的弟子的时候,真是连下巴都掉下来了……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米洛死也不肯相信这是真的,这个跟骗子为伍的家伙,居然是安度因的弟子?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怎么会,米洛魔法师怎么会主动招惹我……”林立摇了摇头,这才一脸笑容的望着米洛:“他只不过是对我有一点小小的误会而已。”

  “什么误会?”安度因皱了皱眉头。

  “米洛魔法师觉得,我心怀不轨,跟某个胖子勾结起来,想骗他们师徒两人买一堆垃圾草药……”林立的语气很随意,就好象在说一件别人的事。

  “啊?”

  安度因顿时愣住了,看了看林立,又看了看米洛,不知道为什么,米洛总是觉得,安度因大师的表情,似乎不如先前和蔼亲切了。

  “我解释过了,可惜米洛魔法师不肯相信……”林立寥寥几句话,将先前的事情说完,又很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就很自然的吵起来了……”

  “哦……”安度因点了点头,没再继续多说什么,只是回过头来,望着正战战兢兢的安曼。

  安度因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他脸上的表情,却让所有人都把心提了起来,很明显,米洛师徒的怀疑,已经彻底激怒了这位传奇法师。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怀疑谁是骗子不好,居然怀疑传奇法师的弟子,这跟一把掌抽在安度因脸上有什么分别?以安度因的身份,不找你安曼要个说法才是怪事。

  安度因甚至都没去多看米洛一眼,就好象这位当事人是一团空气一样。

  当然,这对于安度因来说其实很正常。

  以安度因的身份,安曼算是勉强能跟他说上话的,至于旁边的米洛,说好听一点叫后起之秀,说难听一点就是无名小卒,安度因堂堂传奇法师,就算发火,也绝不会发想一个无名小卒。

  “安度因大师,您您您……您听我解释……”被安度因这么盯着,安曼真是两脚发软,就算他是十七级大魔导士,就算他执掌着鸣雷城魔法公会,也绝对承受不起传奇法师的怒火,安度因如果真想找他麻烦的话,别说他安曼跑不了,恐怕就连整个鸣雷城魔法公会都得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