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发飙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发飙

  “要不,我给大家变个魔术好了……”林立一边说着,一边从从旁边拿过一只干净的烧杯,反正都已经跟这群药剂师闹翻脸了,林立也不打算跟他们客气,烧杯拿过来之后,又回过头来,很不客气的问了一句:“对了,谁去帮我搞杯清水来?”

  一群药剂师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这小子的脸皮厚度,恐怕都快赶上奥兰纳城墙了,在场这几十个药剂师,哪个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能安安心心站在这里,看你变什么魔术,已经算是够给面子的了,没想到这家伙得寸进尺,居然还敢让人去帮他拿清水,这简直是把药剂师公会当成他家的后花园了!

  “看谁肯帮你去拿……”一群药剂师很有默契,个个两眼望着天花板,谁也不去理睬那个厚脸皮的家伙。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最后还是巴尔博开口,把那个中年药剂师给叫了过来:“马克西姆,你去给他拿点清水。”

  “是。”会长大人都已经发话了,马克西姆自然不敢怠慢,点了点头之后,很快就帮林立拿来了一杯清水。

  “谢谢。”林立将清水倒进烧杯,同时将那块残存的烧杯碎片放了进去,那一点红色的痕迹,开始慢慢的在水中化开,看上去就好象一根游动的丝线。

  这一点残存的觉醒药剂本就不多,在清水中化开之后,除了一丝若隐若现的红丝之外,根本就无法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

  “好了,现在请大家往后退一点点。”林立小心的将烧杯放在秘银架上,同时在下方燃起了一盏紫水晶灯,让那橘黄色的火苗轻轻炙烤着烧杯底部,干完这一切之后,林立又一连往后退了十几步远,一边退着还一边好心的提醒着众人:“如果是魔法师的话,可以把霜甲术开起来了,如果是战士的话,也请放出自己的斗气,如果您什么都不是,那我只能祝您好运……”

  随着一点橘黄色的火苗跳动,烧杯中的温度也变得越来越高,平静的水面泛起一圈圈的涟漪,一片白蒙蒙的雾气弥漫而起,那一点若隐若现的红色,也开始在清水当中飞快游动。

  公会药剂室里静得吓人,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那杯清水,包括巴尔博安度因在内,都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究竟想变什么魔术。

  所有人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每一圈游动下来,红丝的颜色就会淡上一分,一直等到烧杯中清水沸腾的时候,那一点红色丝线已是彻底消失……“轰隆!”

  几乎与此同时,一声巨响传来,跟着就只见一片耀眼的火光绽放,滚烫的水珠飞溅而起,打在桌子上发出一阵“达达达”的脆响,无数细碎的玻璃渣子就好象子弹一样,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四散飞出。

  “……”站在最前面的几个药剂师,顿时就被吓得傻了,幸亏他们先前听了林立的话,早早的就撑起了一面霜甲,否则这一片细碎的玻璃渣子飞溅开来,就算不出人命,恐怕也得有一半的人要被毁容。

  “幸好……”听着冰霜护甲发出的脆响,几个药剂师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抹了一把冷汗,这实在是太惊险了,刚才那一次爆炸的威力,至少也可以媲美五级魔法,想想吧,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直接被五级魔法的余波命中,自己将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

  傻掉的远远不止这几个人,就算那些靠近墙角,并未被爆炸波及的药剂师们,此时也都是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杯清水当中,竟然蕴涵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而且,那还只是一点点的觉醒药剂。

  如果刚才爆炸的,是满满一烧杯觉醒药剂的话,这整个药剂师公会,岂不是要被炸到天上去?

  “费雷,你可以解释一下其中的道理吗?”巴尔博紧紧皱着眉头,语气却比先前好了许多。

  他看得很清楚,刚才那一烧杯清水爆炸的时候,这个年轻魔法师没动过任何手脚,引发这种爆炸的,只可能是觉醒药剂本身的力量。

  看来,这瓶觉醒药剂果然有问题……“很简单,巴尔博会长。”林立笑了笑,抖去长袍上沾着的几粒玻璃渣子:“觉醒药剂的原理,您应该比我更清楚,无非就是通过药剂的方式,将元素力量进行高度浓缩之后,强行输入魔法师体内,并以这股元素力量为引子,最大限度刺激服用者本身的精神力和魔力,让一个魔法师爆发出远远超出自己等级的力量。”

  “恩。”巴尔博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想要达到这样的结果,草药本身自然就是重中之重,首先让我们来看看觉醒药剂所需要的六种草药,龙舌兰,火焰花,,灵犀草,冰霜结藤,燃烬树叶,这五种就不用说了,全都是蕴涵着强大元素力量的草药,另外还要加入大量的彩虹草,觉醒药剂为什么需要大量的彩虹草?还不就是为了刺激魔法师的潜力,并在短暂时间内,将他的精神力提升到极致吗?”

  “于是,问题就来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林立稍稍顿了一顿:“彩虹草用于刺激精神力增长,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但是各位还记不记得,彩虹草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元素结构极不稳定,特别是在遇到高温的时候,彩虹草的结构将会发生巨变,而这种巨变,也正是觉醒药剂难度最高的地方。”

  “确实……”一群药剂师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觉醒药剂难就难在这里,彩虹草的结构改变,必定会影响到其他五种草药,以它们所蕴涵的元素力量,一旦发生意外的话,对任何人来说,这都将是一场灾难。”林立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至于灾难的结果,相信各位都已经看到了。”

  这一次,连巴尔博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变化的结果,他确实已经看见了。

  刚刚那一烧杯清水炸开的威力,至少相当于一个五级魔法,如果换成满满一烧杯的觉醒药剂的话,恐怕真的只能用灾难来形容了。

  “这位魔法师先生,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这个时候,人群中一个年长的药剂师站了起来,只不过对林立的称呼,已经从“小子”变成“魔法师先生”了……“请问。”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埃尔曼,我今年七十岁,从事药剂师这个职业,也差不多有四十年的时间了。”这个叫埃尔曼的药剂师看起来很苍老,穿着一件比安度因更不修边幅的长袍:“首先我必须承认,魔法师先生对药剂的了解,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在药剂师工会几十年,还从来没见过象您这么了解觉醒药剂的人。”

  “您太夸奖了。”

  “不过有一点,我不太同意您的意见。”埃尔曼说到这里,话音稍稍顿了一顿:“照您的说法,觉醒药剂本身就是不稳定的存在,一瓶配好的觉醒药剂,简直就象一场随时可能扩散的瘟疫一样,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您说得太夸张了,我虽然配不出觉醒药剂,但却看过许多相关资料,其中不少还是黑暗年代流传下来的书本,在这些书本上面,无一例外的记载着,黑暗年代的时候,高等精灵总是将数十瓶上百瓶的觉醒药剂统一储存,如果真想您所说的,配好的觉药剂就等于灾难的话,那整个高等精灵王朝,岂不是时刻处于覆灭的危险当中?”

  “但据我所知,在漫长的黑暗年代,觉醒药剂还从未引起过任何一场事故。”

  “对对对,费雷魔法师,这个问题您又怎么解释?”

  埃尔曼的话,几乎代表了所有药剂师的声音,他洋洋洒洒的一段话出口,顿时就得到了众人的响应。

  “这个问题……”林立笑了笑,回头望着埃林:“我想大家应该问问埃林先生。”

  “埃林?”

  “埃林先生的想法比较独特,在觉醒药剂里加上了原始树叶,不得不承认,这样一来确实可以让六种草药结合得更加紧密,并最大程度的降低意外发生的几率,可是有一点埃林先生好象忘了,原始树叶让六种草药结合得更加紧密的同时,也会让各种元素力量相互渗透,并在渗透的过程中造成元素力量溢出……埃林先生,溢出的意思您明白吗?”

  “……”埃林脸色铁青的转过头去,假装没有听见林立这句话。

  “看来埃林先生是明白的……”林立碰了个软钉子,倒是一点也没影响他的兴致,奚落完埃林之后,又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元素力量溢出,确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就连埃林先生都知道,必须想办法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只不过他选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他选择了使用嗜灵树叶,堵住溢出的元素力量。”

  “提起嗜灵树叶,我就不得不说一句了……”林立说到这里,又笑咪咪的看了埃林一眼:“埃林先生,您真是白痴得可以,元素力量溢出的时候,您就应该立刻想到,这可能会造成严重的事故,而不是想办法去堵,你看看你用的什么去堵?嗜灵树叶!”

  “嗜灵树叶怎么了?”埃林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嗜灵树叶怎么了?你居然会这么问我,埃林先生,看来我还真是低估了您的脸皮厚度,嗜灵树叶,最基础的魔法材料之一,可以用极快的速度吸收元素力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想用嗜灵树叶吸收那些溢出的元素力量吧?”

  埃林什么话也没说,但是脸上的表情,却相当于是默认了。

  “那您知不知道,嗜灵树叶吸收元素力量之后,会发生什么变化?”林立一句话说完之后,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我告诉你,嗜灵树叶一旦开始吸收元素力量,就会发光发热!”

  这一句话出口,整个公会药剂室顿时静了下来。

  刚才清水爆炸的那一幕,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他们又怎么会不明白,嗜灵树叶一旦发光发热,将会带来何等恐怖的后果?

  “原始树叶的加入,本身就已经让六种属性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了,嗜灵树叶一旦发光发热,立刻就会让彩虹草变得狂暴,之后就是连锁反应,如果不是我出手够快,打翻了你手上的烧杯,现在整个药剂师公会,恐怕都已经飞到天上去了……”

  “埃林先生,你可是巴尔博会长的学徒,这些药剂学的基础知识,你不可能不明白。”林立说到这里的时候,望向埃林的目光中,已是隐隐多了几分讽刺:“当然,我能够理解你的心理,无非就是赌博嘛,只要这一杯觉醒药剂成功,你埃林的名字必定会载入药剂发展史,这种名垂青史的荣耀,又有谁会不心动?”

  “老实说,埃林先生,我真的很好奇,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想问问你,你在赌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其他药剂师,有没有想过巴尔博会长,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些来参加交流会的无辜药剂师?你看看楼下大厅,上百个药剂师,从法兰王国各地来到这里,你最好看清楚一点,他们是为了来交流药剂知识,而不是为了来被你炸上天的!”

  “我……”埃林听到“嗜灵树叶”几个字,心头顿时就是一紧,一张白净斯文的脸庞,而已是瞬间就变得煞白。

  他张了张嘴,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是一个“我”字才刚出口,就又被林立恶狠狠的打断了。

  “你什么你?”林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埃林,声音中已是充满了怒不可遏的情绪:“你看重这个名留药剂史的机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也是你自己找死而已,别他妈把老子扯在里面,更别一脸无辜的在那装成受害者,还很委屈的朝老子动手,有种你再来一次啊,老子要是不弄死你,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面对林立突然爆发出来的怒火,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就连巴尔博望向林立的目光,都隐隐有着几分歉意。

  “还有你们!”劈头盖脸的骂完埃林之后,林立心头的怒火依然没有稍减分毫,又回过头来,一脸嘲讽的盯着药剂师们:“你们这些蠢货,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边帮着这个白痴杀人,一边还在那乐呵呵的夸奖,妈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说的就是你们这种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