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米洛疯了

第二百二十七章 米洛疯了


  “巴尔博会长,能让我试试吗?”就在一群药剂师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盼着别人上去给自己示范的时候,人群中却突然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这位是……”巴尔博皱了皱眉头,从人群中站出来的年轻人,看上去似乎有些陌生,巴尔博身为药剂师公会会长,对法兰王国的药剂师们可以说是熟到不能再熟,象霍夫曼这种甚至还跟他有着不浅的交情,但是现在站起来的这位年轻人,巴尔博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您好,巴尔博会长,我叫米洛,是从鸣雷城魔法公会来的。”

  “哦,原来是米洛魔法师……”

  “巴尔博会长太客气了。”在巴尔博的目光注视下,米洛表现得异常从容,但掩藏在长袍下的双手,却已经紧紧捏起了拳头。

  就在老格林写下配方的时候,米洛就已经知道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那一刻,他几乎幸福得晕了过去,米洛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凑巧的事,难道整个药剂师公会,甚至难道整个法兰王国所有药剂师的配方,竟然与自己在鸣雷城图书馆里,偶然看到的一张配方如此相似。

  最要紧的是,自己偶然在图书馆里看到的那张,要比巴尔博手上这张更加详细,上面不但加上了各种各样的技巧,还有不少药剂师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心得。

  最近这十年来,不管是自己还是安曼导师,都一直在尝试着配出上面的药剂。

  对于师徒两人来说,那张配方简直就好象宝藏一样,上面所提到的每一种技术,都让两人有一种叹为观止的感觉,十年来的研究,不但让安曼坐稳了高级药剂师的位子,更让米洛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达到了中级药剂师的颠峰,也许用不了几年,自己就可以完成突破,成为一个和导师一样受人尊敬的资深药剂师,在这之后,自然就是药剂大师,如果真能成为一个药剂大师的话,恐怕就连安度因也不敢随意呵斥自己,更不用说他那个叫费雷的学徒了。

  那个费雷又算得了什么东西,论魔法实力,自己已经是十三级魔导士,在三十岁之前突破大魔导士境界指日可待,论药剂知识,自己更是达到中级颠峰,随时都有机会成为高级药剂师,那个费雷他有什么?他甚至连高等精灵语都一窍不通,看看他刚刚都干了些什么,被那个胖子一口叫破不懂高等精灵语,全公会大厅的人都盯着他,如果换了自己的话,恐怕早就羞得一头撞死了。

  他唯一比自己强的,不过是运气而已。

  他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好老师。

  身为传奇法师的弟子,就算不如自己刻苦,就算不如自己聪明,他的老师自然也会帮他安排好一切,他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坐享其成罢了,说得难听一点,不过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

  “呸,除了运气,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站在药剂台前的时候,米洛还远远的看了林立一眼,目光中的挑衅就算瞎子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白痴……”林立摸了摸鼻子,把头埋了下去,象米洛这种货色,实在很难提起他的兴趣。

  “米洛魔法师,请。”今天巴尔博的心情是真的很不错,当米洛走到药剂台前的时候,巴尔博甚至亲自为他递来了一只干净的烧杯。

  “谢谢巴尔博会长。”米洛接过烧杯的时候,手指已是微微有些发抖,他知道,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巴尔博会长亲自给自己递来烧杯,这说明他真的很赏识自己,如果自己真的能完成这张配方的话,恐怕就算申请加入药剂师公会,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了。

  只要成功加入药剂师公会,一切就好办多了,凭着自己的勤奋,凭着自己的聪明,在药剂师公会出人头地是指日可待的事,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连安度因都不得不看自己的脸色!

  是成是败,就看这一次了。

  米洛压抑着心头的激动,小心的将十种草药分门别类的放好,动作虽然没有霍夫曼那么熟练,但在他这个年纪,也已经算得上是难能可贵了,同样是龙舌兰和银叶草放在一起,同样是各种草药分开进行处理。

  之后,却跟霍夫曼截然不同。

  整个配药过程跟配方上描述的一模一样,千叶草被细心的捣碎,又混入了凝神花的汁液,之后一起倒进秘银坩埚当中,开始了漫长的加热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米洛一直在小心的调整火焰温度,就好象精确测量过一样,每一次的调整,都刚好让坩埚中的汁液接近沸腾状态,却又不至于冒出气泡,而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也没有停着,龙舌兰最先被放进了坩埚,跟着是虚空话,然后是千结藤……完全按部就班的工序,让一群药剂师都愣住了。

  这个叫米洛的魔法师,似乎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完全把握十种草药的平衡,又岂是一件简单的事,别说他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就算是在场这些在药剂学上花了几十难时间的资深药剂师,也不敢做出这样的尝试,难道他刚才就没看见吗,一连几个药剂师上去,都在尝试着走出一条捷径,他该不会是以为,自己的技术比在场所有人都强吧?

  但是很快,一群药剂师就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他们分明看见,整个配药过程,竟然没有出现一丝失误,从头到尾,每一处细节都被照顾到了,每一丝变化都已经有了应对,以至于整个配药过程快得惊人,众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米洛就已经在往坩埚里加第九种草药了,眼看着一朵太阳花被沸腾的液体吞没,并散发出一点微弱的火光,一群药剂师怎么也忍不住了。

  “老天,他又成功了……”

  十种草药已经放入九种,并且没有出现一点意外,这也就意味着,只需要再加入最后一棵月光草,这张难度空前的配方,就将在这个年轻人手上彻底完成。

  米洛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坩埚中沸腾的汁液,手上拿着一棵月光草却迟迟不敢放入,这最后的一步实在是太关键了,这关系到自己能不能得到巴尔博的赏识,能不能加入梦寐以求的药剂师公会。

  包括巴尔博在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到了米洛身上,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个年轻魔法师究竟能不能完成最后的一步。

  “哎……”林立看到这里,却微微叹了口气。

  老实说,米洛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过很可惜,他还是失败了,因为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入月光草。

  “费雷……”这个时候,就连安度因都有些紧张,他站在林立身后,很小声的问了一句:“你觉得,这个叫米洛的小子到底能不能行?”

  林立看了一眼药剂台前的米洛,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从米洛捏着月光草,犹豫不决的时候,林立就知道他已经失败了。

  虚空力量药剂的最后一步,可以说是最简单的一步,只需要在太阳花散发出火光的瞬间,把月光草放下去,以抵消太阳花本身散发出来的灼热,整个虚空力量药剂就算是完成了,但这一步,却又是最考验人信心的,没有绝对的信心,谁又敢在组后一步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月光草放下去?

  当初林立在无尽世界的时候,就曾经在这一步上卡了很久,至少有三天的时间,他都一直被这最后一步困扰着,一直到最后一天,他也是被弄得烦了,太阳花的火光刚刚散发出来,他就一横心将月光草放了下去。

  之后,一瓶虚空力量药剂就出来了。

  不过这也难怪,没有实际经历过的人,很难理解那种感受。

  可惜,米洛可以说干得不错,可是却倒在了最后一步。

  林立不由摇了摇头……“小子,你有种!”就在这个时候,林立却突然听见脑海中一个声音传来,听起来又尖又利,就好象刀刮在骨头上一样:“你竟敢囚禁伟大的灵魂商人!”

  “我靠!”林立差点没当场疯掉,一句脏话顿时脱口而出。

  跟着,林立仿佛听见了一声闷响。

  不过现在他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康纳里斯这个混蛋,都已经被关在无尽风暴之戒里了,居然还能出来搞事,林立一边拼命的催动着魔力,对无尽风暴之戒中升起的一丝异动进行压制,一边通过精神力跟康纳里斯进行沟通:“妈的,康纳里斯,你想造反是不是?”

  “小子,我告诉你,我现在虽然只是一个灵魂,但是大恶魔的尊严不容亵渎,如果你再不把我从这该死的戒指里放出来的话,我就算不能把你怎么样,也会用声音烦死你!”

  “……”林立听得直翻白眼,心想,您现在倒是想起尊严来了,当初奥斯瑞克大爷杀了你,还把你封进铁锤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起尊严,当初老子误入永恒熔炉,顺手把你给带出来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起尊严?

  这混蛋简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老子好不容易和和气气一回,你居然还敢搞这种飞机,好,你不是想出来吗,老子就依你一回,把你从无尽风暴之戒里放出来,老子倒要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好好好,康纳里斯,我答应你,今天之内,我一定把你放出来,如何?”

  “真的?”康纳里斯的声音中,隐隐带着几分狐疑,跟自己说话这小子是什么性格,他可是一清二楚,说得好听点叫谨慎,说得难听点就叫多疑,他要是干干脆脆的答应你什么事,你可就要小心遭他暗算了。

  “不信拉倒……”林立却没心情跟他玩什么试探,因为他分明已经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那你可千万记着……”康纳里斯不敢再问了,如果不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他也不想得罪这个年轻人,毕竟自己以后要依靠他的事可还多着呢,别的就不用说了,光是一具新的身体,就需要等他达到传奇境界。

  “知道了,知道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赶紧回戒指去吧……”林立很不耐烦的中断了沟通。

  谁知道才刚一抬头,就看见米洛向自己扑了过来。

  “我靠!”林立吓了一跳,这家伙受什么刺激了,怎么一下变成神经病了?

  “我杀了你!”米洛双眼赤红,手上紧紧握住一块烧杯碎片,玻璃划破掌心,鲜血正顺着伤口不断的往外涌出,但米洛却是毫无知觉,整个人就如同一头疯虎,猛的扑近林立身旁,另一只空着的手死死扼住林立的脖子,看上去,竟真想将林立置于死地。

  “放……放手!”林立促不及防之下,被米洛一把扼住脖子,顿时就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好不容易从喉咙里挤出“放手”两个字,整张脸已是被憋得通红。

  “混蛋,你毁了我的药剂,我一定要杀了你!”米洛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林立所说的话他根本连一句都听不进去。

  这一下,林立的火气也上来了。

  好好跟你说你不听是吧,那可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盛怒之下,林立也不跟米洛讲什么道理了,一手拉开那只扼住自己脖子的手臂,跟着就是一脚从下踹出……“砰!”的一声闷响,让整个公会药剂室都静了下来。

  一群药剂师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魔法师,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这一脚踹出去,至少将米洛踹出了六七米远,这这这……这也是魔法师应该拥有的力量?这家伙该不会是一个穿着长袍的战士吧?

  宗师级铁匠的力量,至少也相当于五级战士,这么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米洛肚子上,又岂是他一个魔法师受得了的?一脚之后,米洛就软趴趴的躺在了地上,整个人就象一只虾米般弓起身子,痛苦的呻吟声不断从喉咙里涌出,中间还不时夹杂着几句恶毒的咒骂。

  “神经病……”林立整了整被弄皱的长袍,这才一脸莫名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