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欢呼

第二百二十九章 欢呼

  但是看着看着,众人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特别是象霍夫曼这种,有着一身肥肉,却专门研究各种技术细节的人物,更是一下就看出来,这小子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无论是技术还是细节,都没有一点可以挑剔的地方。

  这几年窜起的年轻药剂师中,以埃林的天赋最好,本身又是巴尔博的亲传弟子,霍夫曼一直都以为,这一批年轻人当中,恐怕就要数埃林最有出息,却没想到,今天的交流会上却一下冒出两个年轻人来,那个叫米洛的倒也就罢了,虽然将那张古怪配方进行到了最后,但在技术上却没有太多可以称道的地方,顶多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但现在这个,却真是不得了了,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看起来二十来岁,配起药来却象是七老八十一样,无论是技术还是手法,简直都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从他站到药剂台前开始,霍夫曼就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年轻人的操作速度并不太快,但是却稳得吓人,从头到尾,就没见他一双手抖动过一次,就好象那不是一双手,而是一架精密的机器一样。

  霍夫曼本身就是药剂大师,对药剂技术更是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追求,从十六岁到五十岁,这几十年里就一直跟各种各样的药剂打交道,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才磨练出了一手连巴尔博都赞不绝口的药剂技术。

  但是,等到这个年轻人走到药剂台前时,霍夫曼却突然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药剂技术,似乎还不如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霍夫曼一下就傻掉了……“这这这……这也太假了吧?”霍夫曼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看着他萃取出宁神花的汁液,又看着他将龙舌兰跟银叶草分开,举手投足之间看似慢条斯理,却没有一点迟滞没有一丝失误。

  最让霍夫曼难以相信的是,这个年轻人对坩埚的温度掌握,简直就好象是在变戏法一样,在处理各种草药的同时,他竟一直保持在施法状态,火焰之手与冰霜之触交替使用,不断调整着坩埚的温度,让坩埚中的液体始终保持在即将沸腾的状态。

  “这还是人吗?”霍夫曼差点当场疯掉。

  魔法师与咒术师,本身就是两个相通的职业,,霍夫曼又怎么会不知道,一个魔法师施法需要什么状态,无论是对精神力的操纵,还是对魔力的控制,都需要全神贯注心无旁骛,在这个过程中别说干别的事情,就算是打个小喷嚏都可能致命。

  更不用说象这小子一样,一边配制着这瓶难倒全法兰药剂师的药剂,一边将两个法术交替施展,而且你看看他那神态,简直就好象闲庭信步一般,轻松悠闲得让人忍不住想拿头撞墙。

  霍夫曼甚至都不敢想象,不停的施展这两个魔法,究竟需要多么庞大的魔力。

  “安度因,你从哪找的枪手,怎么这么厉害?”

  “我呸,什么枪手,我会那么下流吗?我告诉你,这可是我新收的学徒,不信你问杀手头子去,我刚刚还跟他介绍来的。”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自从成为魔法师那天起,安度因就没少受药剂师的气,经常是好话说尽,最后还要搭上一些珍贵的魔法材料,才能在那些高高在上的药剂师手上,换到那么可怜巴巴的一连瓶药剂,后来虽然加入了最高议会,又跟巴尔博交上了朋友,但那些药剂师表面上不敢得罪自己,背后却从来没说过自己什么好话。

  安度因忍了好几十年,终于忍到今天扬眉吐气,这一下,他又哪还会跟霍夫曼客气?

  只见老头脖子一样,一脸的神气活现:“不过算了,以你的智商很难理解。”

  “你真没骗我?”霍夫曼眨了眨小眼睛,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真不是你花钱请来羞辱药剂师公会的?”

  “我呸,我有那么闲嘛我……”

  “也对……”霍夫曼仔细想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当下两只小眼睛一眯,换上了一脸谄媚的笑容:“这个,安度因大师,您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个年轻人是跟谁学的药剂,怎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

  “废话,我的学徒,当然是跟我学的,不然难道是你教他的?”

  “……”霍夫曼翻了个白眼,心想老子信你才怪。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

  “是是是,当然是您教的了。”霍夫曼马屁连连,笑容变得更加谄媚:“我的意思是,除了您之外,还有其他人指点过他吗?”

  “没了。”安度因神气活现的回了一句。

  “……”

  还好霍夫曼脸皮够厚,被安度因这么一番奚落,他是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是把老头给伺候得跟殷勤了,大师前大师后的叫着,就差没改口叫他大爷了。

  “安度因大师,您看等交流会完了之后,能不能让您这个弟子跟我聊两句?”

  “这我可做不了主……”

  这一次,安度因还真没乱说,这事他确实做不了主,费雷这小子身上的秘密太多,就算跟他最为熟悉的安度因,也经常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霍夫曼说倒是说聊两句,可是鬼知道他想聊些什么,这种事安度因可不敢胡乱答应。

  “这样啊……”霍夫曼想了想,又一脸谄媚的问着:“那要不这样,安度因大师,您帮我跟他带句话,就说霍夫曼有几个问题想向他请教,如果能帮我解决这几个问题,我愿意把万咒之书送给他。”

  “万咒之书!”安度因的声音陡的提高几度,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老头赶忙收起垂涎,换上一脸的道貌岸然:“恩,我尽量吧……”

  “那多谢安度因大师了。”

  “这死胖子,还真舍得本钱,连万咒之书都拿出来了……”目送霍夫曼走出老远,安度因这才在那自言自语的念叨开了,万咒之书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即便是已经身为传奇强者的安度因,在第一次听见的时候,都忍不住有些垂涎,毫不夸张的说一句,霍夫曼之所以能有今日的成就,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万咒之书,靠着这个东西,霍夫曼才能以区区十六级的实力,屹立在强者横行的轻风平原始终不倒。

  看来,这事还真要跟费雷那小子说说……而这个时候,林立的虚空力量药剂,已经差不多快完成了。

  十种草药当中,有八种都已经放进了坩埚,此时他手边放着两只烧杯,一只装着月光草,一只装着太阳花,为了保证太阳花的效果,林立还专门制造了一些冰块镇在上面,在晶莹的冰块当中,太阳花独有的红色显得异常鲜艳。

  巴尔博的目光直勾勾的,始终盯着林立的双手,这个年轻人所展现出来的一切,又一次颠覆了他的常识,魔法与药剂的完美结合,即便是与药剂为伴数十年的巴尔博,一时之间也是看得叹为观止。

  “伯恩塞德,快帮我想想办法。”巴尔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严肃:“无论任何代价,我们药剂师公会都必须得到这个天才,否则的话,我将会成为药剂师公会的罪人!”

  “会长大人,这一次我可是真没办法了,刚刚我也帮你探过口风了,让他离开加洛斯魔法公会,他是绝对不肯的……”老格林双手一摊,露出了一脸的苦笑。

  “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还有什么办法?”老格林不由一阵气结:“难道还能由你我出面,收他当学徒不成?别开玩笑了,您又不是没看见,安度因活了一百多岁,就收了这么一个学徒,天天拿着当宝贝似的,又哪来机会给我们挖墙角?”

  “安度因这老混蛋,运气真是太好了。”巴尔博在那想了半天,也不得不承认,老格林说的的确是事实:“要是我们早一点下手就好了……”

  “对了,我想起件事!”正在那垂头丧气的时候,老格林又突然想起件事来:“也许,你可以在这上面想想办法。”

  “什么事?”

  “刚才我去帮你探口风的时候,费雷跟我提过一次,说他想向公会买点原始树叶,要不你用这个东西做筹码跟他谈谈?”

  “让我想想……”

  两人正在那嘀嘀咕咕,虚空力量药剂的配制,却已经进入了最后一步。

  随着红艳艳的太阳花花瓣洒进坩埚,所有药剂师的心都不约而同的悬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这已经是最后一步了。

  刚才那个年轻魔法师米洛,就是在这一步失败的,现在这个比米洛更年轻的魔法师,是不是能够越过这最关键的一步,就成了所有人心头的疑问,越不过去自然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可一旦被他越过去了,也就意味着药剂学上的一颗新星诞生。

  而且这一颗新星,要比以往那些更加耀眼。

  这一张配方难倒的,可是整个药剂师公会,乃至全法兰王国所有的药剂师,霍夫曼的技术已经算得上是无可挑剔了吧?亡灵魔法师森德罗斯的药剂造诣,算得上是高深莫测了吧?可是就连他们,也没能完成这张古怪的配方。

  如果在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手上完成,这将注定是一件轰动整个奥兰纳的事。

  “小子,好好干,让霍夫曼那死胖子知道,不是人长得胖,药剂学水准就一定高的!”人群当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顿时引的一阵哄堂大笑。

  “小伙子,加油!”

  “对,小伙子,好好干,你要是能完成这张配方的话,我就把女儿介绍给你!”

  “加里森你这个老不要脸的,你还是积点德吧,你女儿都快四十岁了,也好意思让她来老牛吃嫩草?”

  “我呸,我说的是小女儿!”

  “我靠,你小女儿今年还不到十三岁吧,你要不要这么狠啊?”

  “怎么,不服气?有种你也生女儿啊……”

  公会药剂室里的气氛,莫名的就变得热烈起来。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药剂师都在为林立加油助威。

  其中有几个,是先前鄙视过他不懂高等精灵文字的,也有几个是跟鸣雷城魔法公会有些交情的,但更多的却是连见都没见过的陌生药剂师,他们的助威与交情无关,也与恩怨无关,纯粹是出自对药剂学本身的热爱。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他能够成功。

  “谢谢大家捧场!”

  太阳花花瓣火光闪动的瞬间,林立轻轻洒下了银光闪动的月光草,跟着就只见一片白色雾气弥漫而起,林立站在一片白蒙蒙的雾气当中,顺手熄掉了坩埚下的炉火,并回过头来向着一群围观药剂师鞠了个躬,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药剂台……白蒙蒙的雾气弥漫,带着一股淡淡的甜香,让整个公会药剂室里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一群药剂师全都眼巴巴的望着那片蒙蒙的雾气。

  巴尔博第一个站起身来,因为动作太过激烈的缘故,身下的藤椅一下就被他掀到了身后,一张脸上虽然表情平静,但紧紧贴在身侧的双手,却已经忍不住有些微微发抖,跟着站起来的是格林-伯恩塞德,然后是神情紧张的安度因,然后是一个又一个,接连不断起身的药剂师们……他们正以这样一种方式,想这个年轻的魔法师致敬。

  没错,他真的成功了。

  根据配方上的描述,药剂一旦被配出来之后,会呈现出一种浓稠的透明状态,靠近时还会闻到一股淡淡的甜香,就好象麦芽糖的味道,一切的一切,都跟坩埚中的液体一般无二。

  这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魔法师,解决了全法兰药剂师都没能解决的难题,今天这一场交流会,注定会让这个年轻人成为药剂学上最耀眼的一颗明星!

  短暂的寂静之后,药剂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上百个药剂师,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不管有恩怨的没恩怨的,在这一刻全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当中,这个年轻人解决的,不仅仅是一瓶简单的药剂,而是一个困扰着全法兰所有药剂师的难题,这一瓶药剂的诞生,代表了药剂学的一次巨大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