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心灵干涸诅咒

第二百四十六章 心灵干涸诅咒


  今天的晨曦大教堂,却是出奇的热闹,林立过去的时候,正看见十几辆马车停在门外,看上去竟是一副车水马龙的景象,一时之间林立不由有些疑惑,他虽然一直窝在魔法公会,但偶尔有事经过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可从来没见过晨曦大教堂象今天这么热闹过。

  法兰王国是魔法的国度,在这片土地上,就连小孩子都知道成为魔法师才是最好的出路,他们信仰强大的元素力量,向往神秘的魔法知识,从一生下来就被反复搞知,努力学习魔法知识,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法师。

  早在几百年之前,光明神殿就想将圣光的教义传播到这片土地上,可是等待他们的,却并非圣光照耀法兰的盛况,而是前所未有的激烈抵抗,上至王室成员,下至贩夫走卒,没有一个人愿意信奉圣光,也没有一个是虔诚的信徒,他们的心早就被魔法堆满,哪怕是一丁点的位置也没给圣光留下。

  有个旅店老板就曾经说过,如果一个魔法师和一个牧师同时光临他的旅店的话,那么魔法师可以得到最好的服务,牧师却只能躲在墙角啃黑面包,这就是圣光教义在法兰王国的尴尬处境。

  光明神殿几百年的努力,却没有取得任何成果,最后就连教皇陛下都不得不愤怒的宣布:“让那些该死的异教徒,跟他们该死的魔法,一起下地狱去吧!”

  最近一百年,已经没什么牧师愿意再来法兰王国了,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在这里传播圣光毫无意义,就连最狂热的信徒都不得不承认,这片土地上的人就连血液里都流淌着魔法元素,就算是再虔诚的信徒再多的神迹都无法感化他们。

  晨曦大教堂,是法兰王国为数不多的几座教堂之一,负责在这里传播教义的,是雷恩大主教——一个倒霉的中年胖子。

  这个中年胖子确实很倒霉,堂堂十五级牧师,前途光明的主教,却因为得罪了光明神殿的一位实权人物,而被发配到了奥兰纳这个地方来。

  在这片土地上别说十五级牧师,就算是二十级牧师也没有市场,没有人关心圣光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人关心他所传播的那些教义,在奥兰纳,雷恩更多的是被当成了一个不错的医生,而且还是免费的那种,唯一一群经常踏足晨曦大教堂的,恐怕也只有那些低级的冒险者了,与魔兽搏斗时手了伤,不想花钱又想治好找谁?当然是找雷恩主教,在这个时候,他的神术效果还是不错的……至于这些被治好的低级冒险者,有几个愿意听他传播圣光的教义,恐怕就只有鬼才知道了……而奥兰纳的各大势力首脑,更是谁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在那些大人物看来,雷恩只不过是一条可怜虫而已,身位光明神殿的主教没,却没有一点势力,更没有一点信徒,他全部的东西加起来,恐怕也只是这间外表威严神圣,内里却冷冷清清的晨曦大教堂。

  雷恩的日子过得确实很惨,在奥兰纳传播教义二十年,全部信徒加起来恐怕也不会超过两位数,这种日子简直比死还难受,这二十年来雷恩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在整个光明神殿,雷恩绝对是跑得最勤的主教,一年之中至少有六个月都不在奥兰纳,东奔西走四处找关系托人情,为的就是在一年一次的述职当中,找到一个调离奥兰纳的机会。

  这不,上个月又回去了……谁知道,雷恩一走,晨曦大教堂却突然热闹起来,几个青年牧师忙忙碌碌,接待着来来往往的大人物们,以至于林立在门口站了足又十分钟之久,也没有任何一个牧师来招呼他,这要是换了以前,有人主动送上门来,别说年轻牧师,恐怕就连雷恩都亲自跑出来了……林立在门口站了大半天,实在站不住了,等到一个年轻牧师从面前经过,林立忙把他拦住:“请问恩洛斯大主教在吗?”

  “你是……”年轻牧师看了林立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警惕,这半个月来找恩洛斯大主教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当然,他们没有一个是虔诚的信徒,也没有一个愿意信奉圣光,这些突然涌入晨曦大教堂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是为了从恩洛斯大主教手上得到药剂。

  没办法,谁让恩洛斯大主教是一位药剂大师呢……一连十几天下来,几个年轻牧师早就学会怎么看人了。

  就好比眼前这个魔法师,看起来有面生又年轻,这说明他没什么地位,身上穿着的是一件普通的长袍,这说明他没什么钱,再加上一脸焦急的神色,这多半是因为他的亲人或者是朋友受伤了……没什么地位没什么钱,亲人朋友又受了伤,跑到晨曦大教堂来干什么,这还用多说吗?过去这半个月里,这样的人他们见得太多了。

  “我叫费雷,是从魔法公会来的。”

  “哦……”一个年轻牧师点了点头,然后就毫不客气的,下起了逐客令来:“很抱歉魔法师先生,恩洛斯大主教正在休息,您如果是为了药剂而来的话,我劝您还是别白费心思了,这半个月来这里求药剂的人,可不止您一个。”

  “……”林立差点没被口水呛死,他很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是一看年轻牧师那笃定的神色,林立就知道辩解也没有用,因为在这个年轻牧师的眼里,自己已经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这要是换了以前,林立多半转身就走,反正跟几个年轻牧师过不去也没什么意思,不受欢迎就不受欢迎好了,反正自己也不会掉一块肉,可是这一次却不行,欧灵还在病床上躺着呢,自己要是不把恩洛斯找去,就算霍夫曼精通诅咒,也不一定能救得了身体虚弱的欧灵。

  “让开!”心头焦急之下,林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伸手,就把那两个拦在面前的年轻牧师给推到了旁边,跟着在一群围观着惊愕的目光中,抬脚就往大教堂里闯。

  今天的晨曦大教堂,可不是以前的晨曦大教堂了,一连十几天,天天有人求,就算以前没人理没人睬的年轻牧师们,也早已经养足了脾气,此时看到这个年轻魔法师居然这么不懂规矩,几个年轻牧师顿时就怒了,其中一个手脚够快,一把就抓住了林立的长袍,另一个则是一下拦在了林立身前。

  “站住!”

  “让开!”朝夕相处两个月的室友还躺在病床上,连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林立早就憋了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发,此时突然被人抓住长袍,那一股邪火顿时一下窜了起来,一边脚步不停的往教堂里闯去,一边头也不回的放出一个击退术。

  年轻牧师不过五级,又如何承受得起大魔导士的力量?刹时之间,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传开,那年轻牧师长袍都还没来得及抓稳,就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给撞得飞了起来,整个人就如同一块石头一般,重重的砸在了对面街上。

  “小子,我警告你,这里可是晨曦大教堂,光明神殿的地方,你要是敢乱来,就算魔法公会都不一定保得住你!”旁边两个年轻牧师一看情况不妙,赶忙色厉内莅的威胁起来。

  “我再说一次,让开!”林立双眼之中凶光闪动,一股剧烈的魔法波动猛的散发出来,若是马森或者凯文在这里的话,恐怕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要糟糕,这家伙绝对是真的发火了,谁要是再拦在他面前,恐怕真会弄出人命来。

  可惜,几个年轻牧师却根本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有多么危险,他们心头虽然有些害怕,但想到里面有大主教恩洛斯坐镇,胆气顿时就又壮了起来,几个年轻牧师拦在门口,毫不畏惧的与林立对视着。

  双方争执不下,晨曦大教堂门口顿时乱了起来,门外停着的那十几辆马车里,不时有人探出头来观望,都想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来晨曦大教堂闹事,要知道现在在里面坐镇的可不是雷恩那个废物,而是光明神殿四位大主教之一的恩洛斯!

  这个年轻魔法师,怕是要倒大霉了。

  一群看热闹的家伙正在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从远处传来,众人惊愕之下回头望去,正看见一名被黑色长袍包裹,脸色白得象死尸一样的老人从一辆马车上下来。

  “糟糕,这老家伙怎么来了……”其中几个了解情况的围观者,顿时就被吓了一跳,这十几天天天跑晨曦大教堂,他们已经见过这老家伙不止一次两次了,那可是一个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怪物!

  几乎是在老人走下马车的同时,那几个围观者就急忙把探出的头又缩了回去,心头更是暗暗替那个年轻魔法师担心起来,可惜了,年纪轻轻的一个小伙子,这回怕是彻底完了,硬闯晨曦大教堂也就罢了,偏偏还遇到这个半人类半亡灵的怪物,他跟恩洛斯可不是一般的交情,这一下这个年轻人怕要完了,也不知道会被变成骷髅还是僵尸,真是可怜……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年轻魔法师居然笑了。

  更没有人想到的是,那个脸色惨白得就好象僵尸一样的老人,居然也笑了……“费雷大师,怎么这么巧?”森德罗斯没法不笑,自从药剂师公会那次交流会之后,他就一直想找这个天才药剂师聊聊,可惜去了两次魔法公会,却两次都扑了个空,倒是前几天听人说了,霍夫曼那胖子似乎跟这个天才药剂师达成了某种协议。

  森德罗斯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等了,如果再继续等下去,这个震惊了法兰王国药剂界的天才,很可能就会被其他势力挖走,这绝对不是黑暗神殿希望看到的事。

  今天到晨曦大教堂来,就是想找恩洛斯商量商量,看在这件事上,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没想到居然这么巧,都还没来得及找恩洛斯商量,就先把这个天才药剂师给找到了,这种运气就好象天上掉馅饼一样,别说森德罗斯现在还只是半人类半亡灵的怪物,就算他整个都已经变成了亡灵,恐怕也会笑得合不拢嘴。

  “呵呵,下午好,森德罗斯大师。”林立笑了笑,森德罗斯跟恩洛斯的关系,他可是知道的,既然森德罗斯在这里,见恩洛斯的事,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了,礼貌的寒暄了几句之后,林立才又问道:“对了,森德罗斯大师这次过来,应该是来找恩洛斯大主教的吧?”

  “恩,这几天正好没什么事,就过来找他聊聊。”

  “太好了,我也正好有点小事,想找恩洛斯大主教帮忙,既然森德罗斯大师也要进去,不知道能不能帮我代个话?”

  “你为什么不自己进去?”森德罗斯皱了皱眉头,声音中透出几分疑惑:“恩洛斯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个……”林立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很无奈的笑了笑。

  这无奈的神色落入眼中,森德罗斯又怎么会不明白?

  “是不是你们?”森德罗斯盯着几个年轻牧师的时候,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一双眼睛中却已是隐隐闪动着几分杀机。

  “森德罗斯大师……我们……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位魔法师先生认识您……”几个年轻牧师真的是魂都吓掉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没什么地位的年轻魔法师,竟然认识森德罗斯这样的人物。

  真是活见鬼了……森德罗斯是什么人?那可是控制着成千上万亡灵大军的恐怖存在,绝对是杀人不眨眼,对他来说生命只是消耗品,用来为他的亡灵大军提供养分而已,在光明神殿的文献当中,森德罗斯早就被塑造成了一个满手血腥的恶魔,光是有资料可考的大屠杀,就至少有十次以上,而且每一次都至少有上千人丧生。

  这样的人谁不害怕?几个年轻牧师虽然是虔诚的信徒,却还没有虔诚到狂热的程度,面对森德罗斯这样的人物,他们心里同样害怕同样惊恐,生怕这个半人类半亡灵的怪物会将他们杀死,然后又利用邪恶的魔法将他们变成亡灵。

  而且,他还是大主教恩洛斯的朋友。

  没错,就是朋友。

  不了解内情的人,恐怕永远也想不明白,一个是操纵亡灵的魔法师,一个是信仰圣光的牧师,他们究竟是怎么交上朋友的?但不管想不想得明白,两人确实是朋友这一点却是毋庸质疑的,而且他们之间的交情,还铁得吓人,谁都知道,森德罗斯这个邪恶的亡灵法师,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恩洛斯的决定。

  他甚至都不用亲自动手,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让这几个年轻牧师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当中。

  几个年轻牧师脸色惨白,望着林立的时候,目光中已是隐隐多了几分求饶的神色。

  他们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唯一能够指望的,就只有这个魔法师了,只要他肯开口帮自己求情,自己就能从森德罗斯手下活下来,至于先前的阻拦与争执已经顾不得去管了,反正只要能保住性命,就算丢一下人又算得了什么?

  “其实没什么,一点小误会而已,解释清楚就好了。”林立自然不可能跟几个小牧师一般见识,只是笑了笑之后就把事情给揭过去了:“对了,您不是要找恩洛斯大主教吗,不如一起过去怎么样?”

  “好。”以森德罗斯的心思,又怎么会不明白林立是在为那几个小牧师求情?不过他都已经开口了,森德罗斯自然不会为了几个小牧师跟他过不去,当下点了点头,也不用那几个年轻牧师引路,轻车熟路的就进了晨曦大教堂。

  “恩洛斯,你看我把谁给带来了!”

  “森德罗斯,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

  “哈哈,我这次来可不光是为了看你,我还给你带来了一位了不得的客人!”见了老朋友恩洛斯,就连这个半人类半亡灵的怪物身上,也似乎多了几分人气,那张惨白的脸庞抽动了两下,挤出一丝可能是笑容的表情。

  恩洛斯疑惑的抬起头来,跟着就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费雷大师,可真没想到,您居然会到晨曦大教堂来,前几天我还刚去过魔法公会找您,可惜太不凑巧,去了两次您都还没回来……”

  “呵呵,恩洛斯大主教,您太客气了,在两位面前,我又哪当得起大师这个称呼,您还是叫我费雷吧。”

  “不不不……”恩洛斯将两人请进会客室坐下,这才一脸郑重的说道:“你解决的,可是全法兰王国药剂师都没能解决的难题,就凭这一点,你就当得起大师这个称呼,对了,费雷大师,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居然到晨曦大教堂来看我?”

  “这个……”林立挠了挠头,也没怎么隐瞒:“我有一个朋友中了诅咒,想请恩洛斯大主教帮帮忙,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帮忙当然没问题,不过老实说,费雷大师,诅咒这种东西我并不擅长,你与其找我,倒不如找霍夫曼那家伙,他可是真正的诅咒专家。”

  “霍夫曼先生我已经让人去请了,不过这一次,我朋友的情况比较复杂,不但中了诅咒,还受了很重的外伤,我怕解除诅咒的时候他会受不了,所以想请您帮帮忙,用神术治疗一下他的身体。”

  “这个倒没问题……”恩洛斯点了点头,身为光明神殿四位大主教之一,他在神术上的造诣,自然不是雷恩之流所能比的,就算再重的外伤到了他手上,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治好。

  “太好了!”

  “对了,费雷大师,我能不能问问,你那位朋友中的是什么诅咒?”

  “这个我还真的不太清楚,我只是凭他的反应判断出来的,对了,那种诅咒很奇怪,就好象一丝丝黑色的烟雾一样,不断的从伤口处散发出来,而且我可以感觉得到,那种诅咒正在让我朋友一点点的变得衰弱,我担心他恐怕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这样……”恩洛斯点了点头,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就在恩洛斯伤着脑筋的时候,一旁的森德罗斯却突然插进话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那位朋友恐怕一直都在昏迷当中吧?”

  “您怎么知道?”

  “那就对了……”森德罗斯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这种诅咒我以前见过,它叫心灵干涸诅咒,是从黑暗年代传下来的秘术,我记得,一本亡灵魔法书上曾经有过介绍,书上是这么说的——这是一个真正的恶魔,你能够掌握它的时候,它就会为你提供强大的力量,可是你一旦掌握不住,这个恶魔就会在一瞬间将你吞噬。”

  “您的意思是不是说,这个什么心灵干涸诅咒,其实就好象魔力反噬一样,一旦不能伤害到敌人,就很可能会伤害到自己?”林立听到这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难道这个什么心灵干涸诅咒,并不是格兰芬多下的,而是因为欧灵学习了什么禁忌魔法?

  “恩,差不多就是这样……”森德罗斯说到这里,又不由摇了摇头:“老实说费雷大师,这种诅咒是最麻烦的,因为它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早就已经融入了血脉,就算我知道它的原理,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去解。”

  “森德罗斯,别这么说,也许霍夫曼有办法。”恩洛斯瞪了老朋友一眼,这个家伙也真是的,当了几十年的亡灵,性格却是一点没变,什么结果最糟什么下场最惨,他就一定会说那种,虽然有时候说得也对,可是让人听起来却并不是那么舒服。

  “希望吧……”森德落斯勉强点了点头,但是神色间却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恩洛斯大主教,您现在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亲自过去看看,我怕我朋友等不了多长时间了……”听完森德罗斯的话,林立真是有些坐不住了。

  “没问题。”恩洛斯倒是很干脆,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要不,我也去看看?”森德罗斯也跟着站了起来。

  “好,两位请跟我来。”

  三人从晨曦大教堂出来,叫了一辆马车直奔魔法公会而去,只剩下几个年轻牧师,以及一群无聊的围观者在那议论纷纷,猜测着这个年轻魔法师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的两位大人物出手相助,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恩洛斯是光明神殿地位大主教之一,森德洛斯更是一手执掌着黑暗神殿,他们两个的地位,可以说是高得不能再高,能让他们两个同时出手相助,恐怕是国王陛下都不一定能够享受到的待遇。

  特别是那几个年轻牧师,望着那辆离去的马车,更是连汗都吓出来了,早知道这个年轻魔法师有这么深厚的背景,就算打死自己也不敢去拦他,这不是自己在找死吗?

  马车在公会大厅外停下,两个老人刚下马车,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哈哈,霍夫曼,你这家伙也来了?”霍夫曼那圆滚滚的体形,实在是太显眼了,森德罗斯刚下马车,就一眼把他从人群中认了出来:“怎么,你还不赶紧回轻风平原去看好你女儿,小心哪个不长眼的小子把她勾搭走了。”

  “妈的,森德罗斯你这个不要脸的老骷髅,老子迟早让人在你饭菜里下毒……”霍夫曼骂到一般,却又突然想起,自己眼前这个半人怪物根本用不了吃饭,于是霍夫曼又恼羞成怒的骂了一句:“不对……你这个不要脸的老骷髅根本不用吃饭,你还是赶紧滚回坟墓里啃尸体去吧,老子跟你站在一起都觉得别扭……”

  “……”林立听着这两个老家伙对骂,顿时一阵头大,不得不站出来打起圆场:“两位,两位,注意形象!”

  “恩,费雷大师说得对,老子是成功人士,不能跟你这种半人怪物多计较……”霍夫曼骂骂咧咧的进了公会大厅。

  “这家伙……”森德罗斯跟恩洛斯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林立在前边引路,将三人带到公会医疗室,路上的时候,还抽空向霍夫曼说了一下大概情况。

  “妈的,居然是心灵干涸诅咒,这回麻烦大了……”霍夫曼一听他的描述,顿时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一时之间,不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霍夫曼大师,就连您也拿心灵干涸诅咒没有办法?”一看霍夫曼的脸色,林立心头不由一紧,如果连这个诅咒专家都没有办法,那欧灵这次恐怕真是凶多吉少了。

  “倒不是没有办法,不过比较麻烦就是了……”霍夫曼摇了摇头,倒也没说出死定了的话来,只不过那张胖脸上面,紧紧皱起的眉头却一直没有松开。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霍夫曼话说到一半,却又停住了:“算了,先看看你朋友再说吧,说不定情况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严重。”

  “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