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战友、兄弟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战友、兄弟

  林立走进公会医疗室的时候,麦德林正在那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也许是因为欧灵受伤的关系,老头今天的脾气似乎特别暴躁,一群前来探病的公会魔法师们,都大多躲得远远的,生怕惹恼了爆发边缘的麦德林,公会医疗室里十几个人,只有马森敢坐在病床旁边,因为他手里端着一杯清水,那是林立临走之前交代他喂给欧灵喝的,就算是看谁都不顺眼的麦德林,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麻烦。

  “怎么样?”林立走到病床旁边,很小声的问了问马森。

  马森叹了口气:“脸色比刚才好一点了,不过还是一直没醒……”

  “别担心,我再想想办法。”林立安慰了两句,这才又把走来走去的麦德林给叫住:“我说麦德林先生,您这么走来走去的就不嫌累?先停下来喘口气好不好?我把恩洛斯大主教请来了,先让他看看欧灵再说……”

  “啊?”麦德林顿时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说要去找的人,竟然是传说中的大主教恩洛斯!

  对了,还有霍夫曼……妈的,这小子跟霍夫曼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据回来的那个学徒说,他到了闪金银庄,刚把水晶卡递过去,就立刻受到了贵宾一般的待遇,当他说到自己想找霍夫曼的时候,立刻就有人把他带到了霍夫曼面前,整个过程之间没受一点刁难一点阻挠,就好象一个魔法学徒来找霍夫曼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一样。

  而见到霍夫曼之后,这个胖胖的中年人更是什么都没问,直接就叫了一辆马车跟他到魔法公会来了。

  “恩洛斯大主教也来了?”恩洛斯可是光明神殿四位大主教之一,就算麦德林心头再怎么焦躁不安,也不得不满脸堆笑的出门迎接,这是必要的礼仪,麦德林代表魔法公会,恩洛斯代表光明神殿,一个不慎,就可能影响两家的关系。

  谁知道才刚走出门外,麦德林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见鬼……恩洛斯身后站着那家伙,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浑身上下被黑色长袍裹得密不透风,一张皮包骨头的老脸简直象僵尸一样惨白,还有他身上那种独有的阴冷气息,这不是森德罗斯又能是谁?

  妈的,森德罗斯怎么可能出现在魔放公会!

  一时之间,麦德林真是寒毛都竖了起来,森德罗斯是什么人,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那可是成名数十年的亡灵魔法师,据说实力已不比传奇法师逊色,虽然最近几十年,森德罗斯从未在法兰王国出现过,但他的名字恐怕就连小孩都知道,洛特丹的屠杀实在是太出名了,就算是几十年后的今天,洛特丹的大人也常常拿这个名字来吓唬小孩。

  这一下,麦德林是真被吓到了。

  霍夫曼来也就算了,毕竟那天在公会大厅的时候,他也曾经亲口承认,自己确实从费雷手上买过一批草药,一来二去之间,两人有些交情也并不奇怪,至于恩洛斯大主教,就多半是因为安度因的关系了,麦德林知道,这位大主教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欠安度因一个很大的人情。

  可是……森德罗斯怎么也来了?这会不会太假了一点……他可是真正的亡灵魔法师,半人类半亡灵的怪物,他成名这几十年里,除了恩洛斯跟他交情不浅之外,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能求到他帮忙的,费雷就算再有本事再有靠山,毕竟不过二十来岁,又怎么可能攀上森德罗斯这等人物?

  等等……正在那目瞪口呆的时候,麦德林又突然想起件事。

  大约半个月之前,费雷不是去参加过一次交流会吗,麦德林依稀记得,那次交流会的主办方,正是药剂师公会,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眼前这三个来头大得吓人的家伙,除了都有着强大的背景与实力之外,还有着一个相同的地方,那就是他们都是一位真正的药剂大师!

  对了,麦德林有想的,自从那次交流会之后,似乎隔天就有许多大人物光临奥兰纳魔法公会,从狮心亲王乔纳森,到杀手头子奥罗,再到之后的恩洛斯大主教,以及胖子霍夫曼,一个接着一个,就好象走马灯一样,偏偏来了之后却什么也不说,只是拉着自己跟奥德文扯些闲话,顺便打听打听最近魔法师公会是不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妈的,费雷不就正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吗?

  这一下,麦德林彻底明白了。

  感情这一个接一个的大人物,都是因为费雷而来的?

  他们肯定在交流会上见过费雷,那小子也不知道干了些什么,竟把他们一个个的都引到魔法公会来了,妈的这小子也太狡猾了,回来之后什么也没说,碰到霍夫曼还说什么卖草药,骗鬼还差不多,不行,这事得找奥德文商量商量……今天来的这几个可不得了,个个都是真正的药剂大师,能跟他们攀上交情的,至少也是高级药剂师。

  妈的,费雷这小子可藏得真够深的……当初在噩梦山脉上的时候,麦德林曾经亲耳听见,这小子在药剂学上指点过安度因,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这小子在药剂学上的造诣肯定很高,可是麦德林绝对没有想过,竟然会高到这种程度,高级药剂师是什么概念?那可是至少懂得上百种药剂配方的人物,就凭着这上百种的药剂配方,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决定一场大魔导士级别战斗的胜负!

  麦德林挠了挠头,心想老子真是活见鬼了!

  他真的很想问问,这小子到底还是不是人,二十岁就突破大魔导士境界不说,居然还同时精通药剂与锻造,一方面是一个高级铁匠,一方面还是一个高级药剂师,有时候麦德林真的很怀疑,说不定某一天,这小子就会一个人生出一个小孩来……“几位快请进……”麦德林热情的将三人请进公会医疗室内,心头却一直在悄悄嘀咕,等治好欧灵之后,非好好审问一下费雷那小子不可!

  恩洛斯走进公会医疗室,只是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欧灵,眉头顿时就紧紧的皱了起来。

  “费雷,你这位朋友的情况,恐怕真的很糟糕……”

  “是的,我知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身上的伤应该是由某种火系魔法造成的,这在平时倒没什么,无非是一个圣光术罢了,可是因为心灵干涸诅咒的存在,他的生命力已经彻底干涸了,就算我用圣光术照耀他,他身上的伤势也不会有一点好转……”

  “那能不能等霍夫曼先生把诅咒解掉之后,再由您来施展圣光术?”

  “应该可以,不过要快,否则等他失血过多,生命力彻底流尽之时,恐怕就要教皇陛下亲自出手才能救他了……”

  “恩。”林立点了点头,向霍夫曼问道:“霍夫曼先生,刚才您说的那个办法……”

  “我试试……”霍夫曼走到病床前面,慢慢伸出一只右手,在这个时候,他那五跟肥肥的手指,却显得异常灵活,就好象没有骨头一样,几个奇异的手势之后,跟着就是一片白色光芒从手心中涌出,瞬间覆盖在欧灵的伤口上。

  在这个过程当中,林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一片白色的光芒,就好象具有生命一样,正不断的涌进欧灵的体内,而与此同时,那一缕缕飘飘荡荡的雾气,也仿佛是突然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在一瞬间内变汹涌起来,就好象一片乌云笼罩在伤口上空,又浓又密,其中更是带着一股浓浓的腥臭。

  霍夫曼神色凝重,随着手上的白色光芒越来越亮,他一张胖脸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的时候,那一张胖脸简直变得仿佛森德罗斯一般苍白。

  林立知道,这是因为消耗太大。

  就算是对诅咒所知不多的林立也知道,这一次霍夫曼恐怕是真的尽了全力了,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他整个人都好象一下憔悴了下来,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看起来就好象刚刚跑了几十公里一样,这一切自然是因为欧灵身上的那个诅咒。

  “妈的,这人情欠大了……”

  霍夫曼可是真正的商人,他肯消耗自己的力量去救欧灵,必然要得到更大的回报才行,到时候如果再向自己提出什么要求的话,自己恐怕也不怎么好拒绝他了。

  “格兰芬多这王八蛋,老子跟你没玩!”林立一想到同时欠下三个天大的人情,就忍不住一阵头疼,对打伤欧灵的格兰芬多更是恨到了极点,若不是这么多人在场的话,他恐怕早就已经去找格兰芬多麻烦了。

  “费雷,你过来一下……”三位药剂大师在那忙忙碌碌,麦德林却把林立叫了过去。

  “干嘛?”林立看了麦德林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警惕,今天一下把霍夫曼他们三个请来,林立心头已经有了准备,这一下麦德林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以他的心思,很快就能猜出自己在那次交流会上干了些什么。

  “没什么,聊聊而已……”

  “好了好了,你也不用审问了,我什么都告诉你,没错,我确实是在药剂师公会的那次交流会上,认识这几位大人物的,他们觉得我药剂水准不错,也想跟我建立良好的关系,所以这一次我一开口求助,他们就都答应了下来,话说完了,你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林立倒也干脆,一口气就把来龙去脉交代完了。

  “妈的,你小子到底瞒了多少事,怕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麦德林听完之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才又摇了摇头:“不过,我找你不是想谈这个……”

  “啊?”林立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感情老子坦白了半天,白坦白了?

  “谁让你自作聪明来的……”老头撇了撇嘴,这才一脸严肃的问道:“你是不是想找格兰芬多麻烦?”

  “废话!”一提起格兰芬多这个名字,林立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下这么重的手,真亏他干得出来,您又不是没看到,那可是炎爆术,要不是欧灵命大,早就被他一发炎爆术给炸死了,又哪还轮得到什么诅咒?”

  “没错,格兰芬多这小王八蛋,真他妈欠揍!”麦德林也是一脸的义愤填膺,可是骂完之后,一张老脸又皱了起来:“不过费雷,你最好还是听我一句劝,这两天别和格兰芬多发生冲突……”

  “凭什么?”林立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格兰芬多差点一个炎爆术把欧灵打死,这老家伙居然还不让自己跟他发生冲突,他是不是被森德罗斯给吓成老年痴呆了?

  林立欧灵马森三人,可是朝夕相处两个月的室友,从一开始一起完成麦德林的任务,到之后一起在幽影谷里挣扎,再从每天一起在全知高塔学习,到隔天一次的竞技场切磋,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一般室友,他们是最亲密的战友,是最值得信任的兄弟,格兰芬多一个炎爆术打在欧灵身上,就跟打在林立身上是一样的。

  不跟他发生冲突?真亏麦德林说得出来……林立至今都还记得,当初在噩梦山脉的时候,巴瑟罗尔的父亲,霍伦大魔导士要对自己出手的时候,马森跟欧灵是怎么拦在自己身前,是怎么坚定的跟自己站在一起的,这样的兄弟与战友,林立怎么可能不维护,怎么可能不为他出头?

  “费雷,你听我说……”

  “您有什么好说的,麦德林先生?格兰芬多打伤的是我的室友,是曾经站在我身前,为我挡过霍伦大魔导士的室友,我为什么不能跟他发生冲突,您能不能给一个理由?”

  “很简单,因为格兰芬多那小王八蛋运气好,跟了一个来自最高议会的导师,所以你暂时还不能跟他发生冲突……”麦德林叹了口气,很耐心的解释起来:“你知不知道,格兰芬多的导师是谁?”

  “我管他是谁……”

  “格兰芬多的导师名叫诺森,跟你的导师安度因一样,都是已经突破传奇境界的强者,都是最高议会的掌控者之一。”

  “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过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最近十年来,诺森跟安度因两个人,关系一直不怎么好,因为他们是最高议会十位掌控者当中,最有机会成为新的仲裁者的两个人选,如果你跟格兰芬多打起来,事态必定会扩大,到时候很可能就会影响到他们两个的竞争,最高议会那个地方,可不象奥兰纳魔法公会,各种规矩森严的吓人,搞不好你这么一动手,就会直接影响到安度因……”

  麦德林一口气说到这里,稍稍停了一下,这才又继续说了起来:“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安度因输掉,让诺森成为新的仲裁者,他会不会放过你,会不会放过安度因?搞不好整个奥兰纳魔法公会,都会成为他打击的目标,你好好想一想,这是不是你想看到的……”

  “真是这样?”麦德林一席话下来,林立一张紧绷着的脸,总算稍稍放松一些,不过望想麦德林的时候,目光中仍是带着几分狐疑。

  “废话……”麦德林撇了撇嘴:“你以为我就不想揍格兰芬多这小王八蛋?我告诉你,我比你更想揍他,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欧灵的导师罗纳德,跟我是几十年的老朋友,当初欧灵刚来奥兰纳,罗纳德就已经拜托过我,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唯一的弟子,不然你以为老子真是吃饱了撑的,放着一大堆事不去处理,跑来给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当试炼导师?老子图个什么?还不就是想看看,葛瑞安口中的魔法天才究竟有多强,顺便照顾一下老朋友的弟子而已……”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您说得很有道理,不过麦德林先生,我还是忍不了这口气,您最好告诉格兰芬多,让他藏好一点,别在奥兰纳被我遇到!”

  “其实,你也不用忍得太久……”麦德林笑得很狡猾,四周看了看,这才又压低声音说道:“这次决赛的规矩,你有没有听人说过?”

  林立听得一愣:“什么规矩?”

  “这可是赫尔扎亲口告诉我的,那老家伙说,这一次的决赛允许误伤……”

  “真的?”林立一听这话,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的决赛居然允许误伤,那岂不是意味着,就算格兰芬多在决赛上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也可以推卸责任?

  老头很严肃的点了点头:“恩。”

  “太好了……”

  “不过有一点我要先提醒你,这一次决赛的地方,是天空之塔,那里已经由奥德文亲自布下了几道魔纹,可以最大限度的抑制攻击魔法的威力,如果你想伤到格兰芬多的话,恐怕需要一个威力巨大的魔法……”

  “恩,我知道了……”林立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了远处的全知高塔,看来接下来这两天,还要再去一次全知高塔才行,上次抄录魔法的时候,似乎还有几个威力巨大的魔法没来得及抄录……等到两人结束交谈,回到公会医疗室的时候,霍夫曼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此时正一脸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休息,看到林立进来,也只是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心灵干涸诅咒已经解得差不多,接下来就看恩洛斯大主教的了……”

  “谢谢,霍夫曼先生。”

  “没什么……”霍夫曼神色疲惫的摇了摇头:“不过很抱歉,我想先休息一下……”

  “好的。”听到诅咒已经解掉,林立终于松了口气,只要没有诅咒存在,凭恩洛斯大主教的实力,欧灵的命肯定是保住了。

  恩洛斯不愧是光明神殿四位大主教之一,一个简单的圣光术从他手中施展出来,跟晨曦大教堂的雷恩主教简直是天壤之别,完全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神圣而又庄严的祈祷声中,恩洛斯的白袍上似乎泛起了一层白蒙蒙的荧光,庞大无比的神圣力量在空气当中涌动,就仿佛一条潺潺流动的河流,气势磅礴却又不显得咄咄逼人,永远是充满了一种宁静祥和的气息……无穷无尽的神圣力量涌动之时,渐渐会聚成了一片柔和的白色光芒,就仿佛一道水幕一般,慢慢的覆在了欧灵身上,随着那强大无比的神圣力量涌入,欧灵那张惨白的脸上,开始渐渐多出一些血色,而背上被炎爆术炸开的伤口,也慢慢的从鲜红变成粉红,肌肉不断蠕动,以一种肉眼能见的速度飞快愈合。

  “厉害……”这还是林立第一次看见恩洛斯出手,没想到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圣光术,就可以发挥出比恢复药剂更强的效果,这要是传说中的教皇陛下亲自出手,岂不是连死了的人都救得回来?

  看来自己以前真是太无知了,以为魔法就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安瑞尔世界庞大无比,除了魔法师之外,其他的职业同样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丝……”柔和的白光散尽之时,病床上的欧灵终于皱了皱眉头,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

  “小白脸,你怎么样了?”马森顿时一脸惊喜的扑了过去,口中虽然叫着侮辱性的绰号,言语之间却充满了掩饰不住的关切。

  “白痴,闭……闭嘴……”

  “谢天谢地……”马森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家伙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睁开,就已经知道骂人了,看来应该没什么大碍。

  “谢谢,恩洛斯大主教。”终于把欧灵从死亡边缘拖了回来,林立这才长长的吁出口气,赶忙向恩洛斯道谢。

  “不用客气。”恩洛斯笑了笑,看看病床上的欧灵没什么大碍,也就站起身来向林立告辞:“好了,费雷大师,你的朋友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我跟森德罗斯还有些要办,就不继续打扰你了,我们先回晨曦大教堂。”

  “这么快就走?”

  “没办法,时间不等人……”恩洛斯说完之后,又趁机发出了邀请:“对了,费雷大师,如果你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可以到光明神殿来看看我,到时候我还想向你请教一些药剂学上的问题。”

  “好,我有时间的话,一定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