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五十章 战斗法师

第二百五十章 战斗法师

  林立的对手来自罗德隆魔法公会,这家伙看起来二十多岁,一脸的络腮胡子,近两米的身高往黎明广场上一站,看起来简直就象一座铁塔一样,要不是他身穿长袍手握法长,只怕观众席上大半人都要以为他是个孔武有力的战士。

  “这两位试炼学徒分别是,来自罗德隆魔法公会的洛肯,来自加洛斯魔法公会的费雷……”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大魔导士就隔在两人的中间,在两人出场的同时,用他洪亮的声音向观众席上的众多魔法师做着介绍。

  “咦……”而这个时候,林立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惊讶。

  眼前这家伙,莫非就是安度因所说的,罗德隆独有的战斗法师?林立好象记得,安度因曾经说过,罗德隆那个地方靠近北冻高原,正好与野蛮人的领土接壤,一千三百年下来,野蛮人的战斗技巧不断传入,人类的魔法知识不断传出,双方相互学习的结果,就是衍生出了另类的战斗法师。

  魔法与武技,知识与**,看似并不相融的东西,却异常和谐的结合在了一起,并爆发出了惊人的威力,一开始研究战斗法师的人,大多被当成了疯子和神经病,可是随着战斗法师的力量体系一天天成熟,这些既精通魔法,又通晓武技的家伙,很快就成为了法兰王国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甚至有人说,真正强大的战斗法师,足以媲美矮人一足的骄傲,传说中的风暴使者。

  “我靠,这种怪物怎么可以出现的……”霍夫曼坐在贵宾席上眼睛都瞪圆了,一张胖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这个天才药剂师的运气也太好了吧,一上来就遇到个战斗法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真正的战斗法师已经有一百多年没出现过了,现在的年轻人,又有几个知道他们有多可怕?

  妈的,这下麻烦大了……就算这个天才药剂师拥有大魔导士的实力,霍夫曼也不敢断定他就一定能拿下这场比赛,没办法,战斗法师的存在实在是太神秘了,稍不留心就可能留下终身遗憾,当年战斗法师的力量体系刚刚形成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对他们不了解,而在这些精通魔法通晓武技的家伙面前,吃上了天大的哑巴亏。

  赫尔扎就坐在霍夫曼旁边,自然是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此时一见霍夫曼脸色不对,心头顿时就想到了些什么,不过他也不当场说破,只是笑呵呵的问了一句:“怎么样,霍夫曼,这第一场的胜负你怎么看?”

  “有什么好看的,战斗法师很厉害吗?你别以为那傻瓜赢定了,我告诉你,只要知道战斗法师的弱点,那傻瓜马上就要被揍成猪头了……”霍夫曼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洛肯,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狠不得能自己下去赢这一场!

  可惜,规则不可能允许他下去……“呵呵……”这一番表情落入赫尔扎眼中,自然是什么都明白了,老家伙笑得一脸的幸灾乐祸:“下面那小伙子怕是要悲剧了,你看他现在最多十二级,对上同是十二级的战斗法师,简直不可能赢啊……”

  “胡说八道……”霍夫曼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是目光当中却难免带着一丝心虚,十二级战斗法师他倒是不怕,那个天才药剂师毕竟是大魔导士,霍夫曼怕的是这个大魔导士不知道战斗法师的厉害,倒时候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闪金商会输掉的就可能是上千万的金币……“嘿嘿……”赫尔扎笑了笑,再不多说什么,只是一双浑浊的老眼始终盯着黎明广场上,盯着那个看起来异常年轻的试炼学徒。

  霍夫曼心头忐忑的时候,黎明广场上的两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林立紧紧的握住苍穹法杖,感受着从中传来的庞大魔力,杖头上镶嵌的龙眼宝石,正在阳光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这根苍穹法杖是早在暮色森林的时候,安度因就已经帮他弄好的,今天才是第一次拿出来使用。

  不得不承认,安度因对自己确实大方……一开始的时候林立还不知道,等到从灰烬森林回来,拿到这根苍穹法杖的时候才发现,这老头竟用了一根智慧树树枝作为杖身!这可是价值连城的魔法材料,生长在黑暗年代的智慧树,天生就是用来制作法杖的,因为它不但蕴涵着庞大的魔力,还具有极高的元素敏感度,只可惜黑暗年代的那一场战争摧毁了六座天空之城,导致整个安瑞尔世界的元素力量失控,失去了奈以生存的养分之后,唯一一棵智慧树,也随着高等精灵的覆灭,而消失在时间长河当中。

  如今存在的智慧树树枝,无一不是从那个年代流传下来的,每一支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瑰宝,若是林立肯把手上这根法杖拿出来卖的话,不知道会引得多少魔法师求上门来,其真正的价值,恐怕就算是资深奸商霍夫曼都估量不出。

  如果非要定一个价格的话,那恐怕也只能是——无价!

  智慧树的树枝,拳头大的龙眼宝石,再加上铭文宗师亲自布下的三道魔纹,这么一根近乎变态的法杖,谁敢轻易估价?

  不过现在,这根近乎变态的法杖拿出来,引来的却只是一阵嘲笑。

  没办法,龙眼宝石看起来实在是太土了……柔和的黄色光芒,淡淡的魔法波动,以及那足有拳头大小的块头,只怕十个魔法师见了,有九个都会说这是一颗琥珀石,至于不说那个多半更糟糕,他肯定连琥珀石都不认识……“这这这……这也太假了吧?费雷可是击败过麦德林的人,他怎么会拿出这么一根法杖?你看看那颗琥珀石,不是只有魔法学徒才会用吗?”

  “见鬼,我怎么会知道,我就想不明白,他怎么就敢在法杖上镶琥珀石的?难道加洛斯魔法公会真的已经穷到这种地步了?”

  “说不定还真是这样,加洛斯那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穷得连苍蝇蚊子都不愿意在那里安家,我上次可是听人说了,那地方的魔法师穷得连饭都快吃不起了,对了,上次费雷穿那件长袍你看见了吧?都烂得跟什么似的了还不肯丢,听说后来还是麦德林先生给了他一件象样的先穿穿……”

  “真有这么夸张?”

  “千真万确!”

  “这也太假了,好好的一根法杖,居然镶颗琥珀石,他要是实在拿不出钱来买,可以先跟公会里商量商量啊,好歹也是击败过麦德林先生的人,公会不会连这点钱也不肯借吧?”

  “你问我我问谁去……”

  苍穹法杖一拿出来,顿时就引得观众席上一群魔法师议论纷纷,一时之间,只听黎明广场上空“嗡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就仿佛千万只苍蝇同时震动翅膀一般。

  这个时候,就连霍夫曼都有些愣住了:“费雷大师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在法杖上镶颗琥珀石的……”

  “哈哈,这个小家伙挺有意思,等决赛完了之后,我一定要找他聊聊,他到底怎么想的啊,居然在这种决赛上,拿出一根镶着琥珀石的法杖……”赫尔扎乐呵呵的看着广场中的两人,一双眼睛已经笑得眯了起来。

  “老家伙,你知道个屁……”霍夫曼恼羞成怒的骂了一句粗口,可是骂完之后,却也不由犯起愁来,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法杖可是最关键的武器,一根好的法杖,可以把魔法师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而一根垃圾法杖,同样也会让魔法师一开始就陷入被动。

  毫无疑问,费雷大师现在拿着的,就是一根垃圾法杖。

  霍夫曼现在真是肠子都毁青了,早知道会是这样,自己就应该保守一点,直接把盘口落在格兰芬多身上多好,看看那小王八蛋在那笑得红光满面的,多半又是抽到了什么好签,再看看这边的费雷大师,一头撞上个战斗法师就不用说了,手上拿出来的居然还是一根镶着琥珀石的法杖……要不是旁边这么多人看着,霍夫都想给他跪下了:“大爷,您认真一点好不好,这可是上千万金币的生意,您要是没钱您就早点说,我白送您一根价值一百万……哦不,两百万的法杖还不行吗?”

  此时的黎明广场上,至少坐了数千名魔法师,再加上贵宾席上这些大人物,个个都称得上是眼光犀利,特别是象霍夫曼这种,几十年的老奸商,从他手里流过的金币估计都能堆出一座山来,见过的魔法装备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可是这一次,却是全都看走眼了。

  当然,这也怪不了他们,要怪只能怪龙眼宝石太有欺骗性。

  谁又能够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拳头大小的龙眼宝石?这要是说出来,可真是要吓死人的,为了不出人命,这必须是一块琥珀石!

  身为一块琥珀石,压力可就要小得多了,拳头大小的琥珀石虽然罕见,不过总算也能说得过去不是………………洛肯往黎明广场中央一站,手中的法杖重重的顿在地上,顿时就只听“当”的一声脆响……“妈的……”林立一张脸顿时苦了下来,心头暗骂,什么时候铁棒也能拿出来当法杖用了……这要是砸在身上,还不得当场砸出个好歹来?

  “看来两位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比赛现在开始!”

  随着广场中央裁判一声“开始”,一股剧烈的魔法波动,瞬间就从黎明广场上散发开来。

  洛肯的咒语吟唱又快又急,一连三个魔法,均是不约而同的落到了自己身上,迅捷术,蛮力术,石肤术,跟着就听见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起,整个人就如同一发出膛的炮弹一般,“轰”的一声向林立扑了过去。

  而几乎与此同时,林立手中的苍穹法杖也是高高举起,没有冗长的咒语,也没有复杂的手势,有的只是一片冰寒彻骨气息,刹时之间就弥漫了数十米的地方,在那一瞬间内,所有人都只看见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升腾而起,无数细碎的冰屑在白雾当中打着旋的飞舞。

  “我靠,瞬发冰风暴!”观众席上的魔法师们,几乎是瞬间站起来了一半。

  “我的老天!”霍夫曼的声音,更是仿佛杀猪一般,只见他一下从贵宾席上跳了起来,一张胖脸上满是惊喜交加的表情,他实在是太激动了,这小子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吓死人。

  见鬼,瞬发的冰风暴……冰风暴可是不折不扣的八级魔法,就算是奥德文这样的传奇法师,都不一定敢说自己能够瞬发,可是现在,那个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却真真正正的做到了这一切,看着那白茫茫的雾气,再看着那飞舞的冰屑,霍夫曼一脸的神气活现,心想,谁要是敢说这不是冰风暴,老子就抽谁的耳光!

  “这不是冰风暴……”谁知道,霍夫曼这个念头都还没来得及转过,耳边就传来了赫尔扎的声音。

  “妈的,老家伙,你故意跟老子作对是不是?”霍夫曼一脸怒色,要不是打不过这老头,他早就扑上去给他一通狠揍了!

  “张大你的眼睛……”

  “啊?”

  霍夫曼先是一愣,但紧接着,黎明广场上的战斗就让他明白了过来……没错,这的确不是冰风暴。

  冰寒彻骨的气息弥漫开来,却并没有爆发出惊人的冻气,而是一连三声尖锐的破空声响,从那白茫茫的雾气当中接连传出……“我靠,这位费雷大师可真够阴险的……”霍夫曼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一听那三声破空声响,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先前那一片寒气弥漫,十个人里至少有九个人都认为,这是一个瞬发的八级魔法,可是事实上,真正的杀手却是隐藏在寒气当中的三发冰锥,那位费雷大师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悄悄改动了冰风暴的元素排列方式,让原本的八级魔法摇伸一变,变成了一个可以瞬发的障眼法。

  而在这个障眼法先声夺人的时候,三根冰锥却是暗渡陈仓,只怕观众席上那数千魔法师,没有一个能够想象得到,这一次进攻的背后居然还藏着这样的阴谋……“那个战斗法师完了……”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双方距离实在太近,再加上又有冰风暴的掩护,这三发冰锥就是神都躲不过去。

  “当,当,当……”但是紧接着,却又是三声脆响传来。

  刹时之间,整个黎明广场静了下来。

  “妈的……”林立心头顿时一紧,这家伙的身体强度,还远在自己想象之上,三根冰锥射上去,竟象是射到了冰霜护甲上一样,就算是那些皮糙肉厚的魔兽,也没几个能夸张成这样的吧?

  不过还好,他现在毕竟是大魔导士实力,虽然三根冰锥落空有些意外,但反应起来却还是不慢,三声脆响传来的瞬间,林立已是一个击退术放了出去,只不过他击退的目标,却并不是正如炮弹般轰来的洛肯,而是自己脚下的大地。

  “轰!”随着滂湃的魔力涌出,顿时就只听一声闷响传来,击退术带来的庞大反冲,震得林立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借着这种反冲的帮助,林立在一瞬间内,就又急又快的往后退出了十几米的距离。

  而几乎与此同时,洛肯手中的法杖,已是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刹时之间就只见一片碎石溅起,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威力,竟是丝毫不比一个五级魔法逊色,林立人在空中,背心也是忍不住阵阵发凉,这一下要是砸到自己身上,还不得当场砸出个好歹来?

  不行,这家伙必须立刻解决,拖得越久越麻烦!

  落地之前的瞬间,林立一个漂浮术放了出来。

  这一个漂浮术放出的时机,可以说隐蔽到了极点,刚好是双脚离地不足半米的地方,瞬间涌出的空气魔法元素,带着林立轻飘飘的就落到了地上,偏偏还没人能看出什么,因为他落地的速度实在太快,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这不足一秒的时间里,他已经放出了一个大魔导士级别的魔法。

  洛肯一次挥击落空,却丝毫不觉得气馁,沉重的法杖高高举起,借着迅速术带来的速度,又一次向林立逼近,而这个时候,林立却正在吟唱咒语,苍穹法杖上的宝石光芒涌动,庞大的魔力正顺着智慧树树枝涌进体内……“见鬼!”又急又快的咒语吟唱落入耳中,几个识货的魔法师顿时坐不住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不过二十岁的魔法师,竟然可以这样施展魔法!

  “老家伙,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霍夫曼更是神情激动,一只又肥又厚的手掌,死死抓住身旁的赫尔扎,拼命的摇晃:“看到没有,这就是你说的十二级魔法师,哈哈哈哈……”

  “看到了,看到了……”赫尔扎一把年纪,又哪受得老这个,顿时就被这家伙掐得直翻白眼,一边拼命的想要挣脱那只胖手,一边从嗓子眼上挤出几个字来:“见鬼,这怎么可能的……”

  “轰!”

  就在观众席上乱成一片的同时,黎明广场中央已是一声巨响传来,就看见一道道火龙张牙舞爪,就仿佛一头头凶兽一般,猛的向洛肯扑了过去。

  “烈焰风暴?”洛肯双手握住法杖,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冷笑,这个据说曾经击败过麦德林的家伙,看来也只不过是徒有虚名,准备了这么半天,放出来的却只是一个烈焰风暴,难道他以为,一个八级魔法,就可以战胜十二级的战斗法师吗?

  更何况,自己又岂是一般战斗法师所能比的?

  我洛肯身上流淌着的,可是野蛮人的血脉!

  “去死吧!”就听见洛肯一声怒吼,双脚猛的在地上一蹬,整个人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从天而降,沉重的双手法杖高高举起,带着雷霆般的力量猛的砸下……但是在下一瞬间,洛肯脸上的表情,却突然由狰狞变做惊骇,他分明感觉到,除了那逼人的火系魔法元素之外,还有另一股力量悄悄的影响着自己,那股力量并不如何强大,但对此时的自己来说,却绝对足以致命。

  见鬼,那是一个该死的魔法驱散!

  尽管洛肯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可是人在空中无处借力,别说施展魔法,就算是想稍稍缓一缓下落的速度都无法办到,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增益法术被飞快驱散,整个人就如同一个**的婴儿一般,面对着那一条条张牙舞爪的火龙。

  然后……就听见“轰隆”一声闷响,无数火龙在一瞬间内,就吞没了没有魔法保护的洛肯,尽管他是一个真正的战斗法师,尽管他身上流淌着的是野蛮人的血脉,但这一切却只能帮他提升魔法效果,并减少所受到的伤害,这些东西并不能为他带来直接的魔法免疫,增益魔法被驱散,也就意味着这一切什么都不是了……“怎么会有两个魔法的?”在那一瞬间,洛肯脑子里只来得及冒出这样一个疑问,只不过还没等他思索明白,他就已经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晕了过去……“看到没有,老家伙,这就是你说的十二级战斗法师?”霍夫曼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用力的拍着赫尔扎的肩膀。

  “老眼昏花,看走眼了……”赫尔扎倒是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一张老脸上毫无尴尬的神色,没办法,刚才那个叫费雷的年轻魔法师,确实发挥得太出色了,虽然使用的都是一些低级魔法,但是在施法技巧方面,却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别说奥兰纳魔法公会了,就算是最高议会里的一些人,恐怕也不如他干得出色。

  “霍夫曼,这小子你认识?”赫尔扎坐下之后,又悄悄向身旁的胖子问了一句。

  “嘿嘿……”霍夫曼得意之下,更是笑得一脸的小人得志。

  “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