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亡灵君主的傀儡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亡灵君主的傀儡

  短短的一瞬间对林立来说,却好象几个世纪一般漫长,耳边不停的回荡着喃喃的低语,仿佛夜晚的呢喃,又仿佛轻声的呼唤,无穷无尽的幽暗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七彩斑斓的光晕,就好象黑色与白色之间,突然填入了无数的色彩,让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内就变得生动起来。

  林立那一丝微弱的精神力,就在这个七彩斑斓的世界当中,小心而又谨慎的游动着。

  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突破口,哪怕只是一个最小的缝隙也好,只要能让他这一丝精神力透入,他就有信心在这上面留下自己的烙印,并彻底掌握住这颗诡异的水晶,就好象当初获得晨曦印记的控制权一样。

  但其中的过程,却远比林立想象当中更为艰难,整个七彩斑斓的世界,就好象被某种力量保护着,精神力刚一靠近,就会被立刻弹开,完全找不到一丝缝隙,找不到一点漏洞,就好象一个浑圆的球体一般,完全没有一点可以利用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立额头上已是布满了汗珠,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这么继续拖下去,等待自己的只能是精神力彻底流失,最终力竭而死的下场,林立甚至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精神力流失的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就好象一股汹涌澎湃的洪流一般,不断往那块诡异的水晶当中流去……到了最后,林立甚至都已经绝望了。

  完全没有一丝挣扎的余地,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等待死亡降临。

  “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这么缺德,居然在噩梦山脉藏了块水晶害人……”精神力的疯狂流失,让林立的心神衰弱到了极限,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唯一能够提起的一个念头,也只能是诅咒那个把水晶放在山洞里害人的混蛋。

  “妈的,老子跟你拼了!”处境已经恶劣到了不能再恶劣的程度,这个时候再去寻找什么漏洞毫无意义,在最后一丝神智迷失的瞬间,,林立终于是狠狠的咬了咬牙,再不管这个七彩斑斓的世界究竟由什么力量守护,也不去管这一丝精深里损失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伤害,他几乎是在一瞬间里就做出了决定。

  林立彻底放弃了对精神力的控制,任由它们汹涌澎湃的冲进水晶,而且与此同时,他还在不断的催动着魔力,让它们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这个七彩斑斓的世界。

  这是一个近乎找死的决定……要不冲出一个缺口,要不就死在黎明广场。

  精神力与魔力同时涌出,林立一张脸顿时就变得煞白,这种感觉就好象血肉被尽数抽空,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躯壳一般,整个人软软的提不起一丝力气,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除了一开始放出的那一丝精神力之外,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然后他就突然发现,这个七彩斑斓的世界当中,突然出现了一丝缝隙!

  “有救了!”这一丝缝隙的出现,对林立来说简直就好象漆黑的夜里,突然露出了一丝曙光一样,他完全就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操纵着仅剩的精神力,向着那一丝缝隙而去……然后,就是“轰”的一声巨响……昏昏沉沉当中,林立只觉得,好象整个世界都崩塌了,眼前那七彩斑斓的光运,仿佛在一瞬间内就裂成了无数的碎片,暗红色的光芒当中,七色碎片漫天飞舞,看上去比夜空的烟火更加华丽,但是紧接着,林立就发现那无数的七色碎片,就好象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控制一样,时而四散纷飞,时而聚成一团,最后化做一道七色流光,猛的一下就涌进了自己的脑海。

  在那一瞬间里,林立仿佛看见了一个背影。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枯瘦背影,他静静的站在这一片七色流光当中,却是显得异常的和谐,最让林立心头惊骇的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竟与加拉释放出的黑色雾气一般无二,突如其来的变故之下,林立正想放出一丝精神力探个究竟,却又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不朽的王者,你将以骸骨为权杖,重新加冕为王!”

  然后,这一切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漫天的七色流光,在一瞬间内涌入脑海……由无数七色碎片化成的流光,在涌入脑海的瞬间,就深深的埋进了记忆深处,林立猛的意识到,这必定是某个生物的记忆碎片,只不过这些记忆就好象被割裂过一样,它们杂乱无章支离破碎,也许是一段声音,也许是一幅画面,也许仅仅是一种感觉。

  在它们涌入的瞬间,林立曾经尝试着,从中解读出有用的信息,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这根本就是徒劳的,这些记忆碎片太过杂乱,相互之间更是毫无关系,指望从这里面解读出有用的信息,还不如指望安度因突然成为药剂大师来得现实……林立将这无数的记忆碎片一一过滤,唯一的收获也仅仅是从中了解到,一千多年前的黑暗年代,确实有一位被称为“不朽之王”的强大存在。

  只是这位“不朽之王”究竟是什么来头,在黑暗年代之时又曾经干过些什么,就再无法从记忆碎片当中找到任何头绪了……最后,林立不得不宣布放弃。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无论是那个七彩斑斓的世界,还是那片浓浓的黑色雾气,全都在变故发生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时候林立已经重新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握着的仍然是苍穹法杖,身上穿着的仍然是符文法袍,唯一不同饿是,自己的一只右手正紧紧的握住那块暗红色的水晶,妖异的光芒正从指缝间流泻而出……“总算运气好,没把小命送在这里……”回想起先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林立不由得流了一身冷汗,刚才的情况可以说是恶劣到了不能再恶劣的程度,哪怕是运气再差一点点,自己也绝逃不过力竭身亡的下场。

  这种纯精神力层面的争斗永远是最凶险的,虽然从开始到结束林立都没用过魔法,可是其中的凶险却是远远高过真刀真枪的战斗,一个不慎就是从**到灵魂的彻底毁灭,就连一丝灵魂烙印都无法留下,这种死法绝对是最彻底的,没有任何救治的可能。

  林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黎明广场上静得吓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到了自己身上,就好象他们看见的不是一个试炼学徒,而是一头双脚走路的魔兽一样……“这又是什么情况?”林立一下就呆住了,心头不由暗暗嘀咕,难道刚才黑雾弥漫的时候,自己又干了什么惊人的事吗?不对不对,既然都黑雾弥漫了,就算自己干了什么,他们也多半看不见吧?

  然后……林立就突然看见,自己的对手,来自遥望城的加拉魔法师,正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握住法杖高高举过头顶,神态间充满了虔诚与敬畏,此时的加拉,看上去根本就不象是要致自己于死地的对手,倒象是自己最虔诚的信徒。

  “伟大的不朽之王,欢迎您重临大地!”

  加拉的声音仍是一如既往的嘶哑低沉,偌大的黎明广场上除了林立之外,再没有人能够听清他在说些什么,但那单膝跪下的姿势,却是瞬间就在观众席上引起了一阵骚动,数千魔法师议论纷纷的声音,顿时就让整个黎明广场变得混乱起来,所有人都在猜测,先前那片黑色雾气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即将获胜的加拉会单膝跪下,为什么那个加洛斯魔法师,没被黑色雾气所吞没?

  一个又一个的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从心头冒出,但是这一切却根本没有答案,因为在下一瞬间,加上身上就突然升腾起一阵黑色雾气,它看上去就好象拥有自己的生命一样,才刚刚从加拉身上升腾而起,就开始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时而散开时而聚拢,最后在一阵仿佛夜枭般凄厉的尖笑声中,化成了一道黑烟向远方飞去……“妈的,不朽之王到底是什么东西!”林立站在黎明广场上,呆呆的看着那道黑烟消失,心头更是说不出的烦躁,因为就在黑烟离开之前,林立又听见一个声音从脑海当中传来,同样是低沉而又嘶哑,同样是让人莫名其妙——伟大的不朽之王,您终将在骸骨间醒来……“醒来你妈个大西瓜……”林立愤愤的骂了一句,这种吊人胃口的行为,简直是最讨厌不过了,弄得你心头痒痒,却偏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等等……一句话刚骂到一半,林立却又一下呆住了。

  他突然想起,刚才那道黑烟消失的方向,不正是去幽影谷的路吗?

  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多月前那次试炼?

  林立越想越觉得害怕,刚才那片黑色雾气中的死亡力量,他可是亲身感受过的,说得夸张一点,就算是换了安度因那个级别的人物来,恐怕也不会比自己好上多少,那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抗衡的力量,特别是之后的精神力对抗,更是让林立光想想都觉得冷汗直冒,自己的精神力怎么样,林立自己又怎么会不清楚?可是被那块水晶抽取的时候,林立却感觉自己象是一只被绑在蜘蛛网上的蚂蚁一样,完全没有一丝挣扎的余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步步接近死亡……想到黑雾中发生的一切,林立突然觉得,自己手上握着的水晶似乎有些发烫……“这算是谁赢了?”两名裁判站在远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半天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按道理来说,这一场比赛应该是加洛斯魔法师赢了,因为他还站着,而他的对手却已经倒下了。

  可是这中间有个问题……这一场比赛发生了太多意外,多到让人根本分不清究竟是谁胜谁负,麦德林强行冲进比赛场地不说,最后连奥德文都亲自出手了,这可是明目张胆的干涉比赛进程,假如要按规则硬来的话,早够得上取消某人比赛资格十次,并将那两个帮凶赶出黎明广场的了……当然,这也只是假如而已……就算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将那两个帮凶赶出黎明广场。

  “要不,干脆算平手好了?”其中那个年轻裁判在那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平手你妈个大西瓜!”麦德林虽然年纪一大把,耳朵却还是好使,他刚才被黑色雾气震飞,此时才刚从地上爬起来,却冷不防听见这家伙提议平手,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妈的,这也能算平手,你们两个裁判怎么当的?费雷站着,加拉躺着,这么明显的胜负关系你们也看不明白?真当老子的试炼学徒好欺负不成?”

  “不不不……麦德林先生,您误会了,您先听我解释好吗……”麦德林是什么脾气,魔法公会上上下下早就一清二楚,除了奥德文之外,再没有一个人敢去惹他,两个裁判虽然掌握着决定比赛胜负的权利,但在这位大爷面前,却还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闭嘴。

  “有什么好解释的?”老头两眼一瞪,很无耻的伸出手来,指着正躺在地上的加拉:“要算平手也可以,不过必须重赛,你们要是能把他弄醒,我就承认这一场是平手,让费雷再跟他打一次,不过你们最好快一点,我可没什么耐心……”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是**裸的威胁了。

  “这个……”看着目露凶光的麦德林,谁还敢在这个时候去触他霉头?两个裁判只用了不到十秒的时间就做出了决定。

  “好,那么获得这一场比赛胜利的,就是来自加洛斯的费雷魔法师!”

  …………最后的六强全部绝出,麦德林这一次可以说是挣足了面子,他手下三个试炼学徒两个进入了六强,其中一个甚至还有希望赢得最后的胜利,这辉煌无比的战绩,让老头的心情异常愉快,就连教育马森的次数也明显减少了。

  等到抽签结果出来之后,麦德林更是险些跳了起来,只见他一脸欣喜的拍着林立的肩膀:“费雷,你小子终于走运了!”

  “啊?”林立正在回忆黑雾中发生的一切,却突然被人猛的一拍,顿时就吓掉了大半条命,等到看清楚拍自己的人是麦德林时,才慢慢松了口气,带着一脸的无奈说道:“我说麦德林大爷,您难道就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吓个屁……”

  “算了……”林立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他知道,跟这老头肯定说不清楚,当下赶紧把话题扯开:“你刚才好象说我走运了?”

  “没错!”麦德林伸出一只手来,悄悄指了指远处:“看见没有,那个家伙,就是你下一轮的对手……”

  “这个家伙,看起来好象很面生的样子,怎么,你知道他上什么来头?”林立皱了皱眉头,远处那名年轻魔法师看起来二十多岁,身材又瘦又小,就好象天生营养不良一样,一张脸看起来有些苍白,眼睛也有点浮肿,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他叫戈登,从燃柳城魔法公会来的,实力倒是不怎么弱,据说已经接近十四级了,不过这家伙比较倒霉……”麦德林说到这里的时候,很猥琐的笑了笑:“嘿嘿,上一场他碰上的也是一个十四级魔导士,两人打了小半个小时,最后他好象还强行使用了一个十五级魔法,无论是精神力还是魔力都已经严重透支,没个三五几天的根本恢复不了,你小子现在上去,根本就是白捡个便宜……”

  “这倒是不错……”林立也一下笑了。

  “我靠!”就在这个时候,马森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

  “怎么了?”

  “你看……”马森一脸悲愤的指着远处,奥德文手上拿着两张纸片,一张写着马森的名字,而另一张上写着的,则是——格兰芬多!

  “……”

  “妈的,现在格兰芬多跟个禽兽一样,老子怎么干得过他?完了完了,本来还想进最后三强的,这一下全没了,奥德文会长也真是的,抽签之前都不会先洗一下手吗?”马森骂骂咧咧的抱怨完,又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林立:“费雷,你不是有很多药剂吗?你有没有那种喝了之后,就可以让我战胜大魔导士的药剂?”

  “……”林立顿时哭笑不得,在那憋了好半天,才终于从嘴里挤出一个字来:“有!”

  “真的?”

  “恩,不过这种药剂很麻烦,喝了之后,会有一些小小的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

  “战胜大魔导士之后,你自己也会死……”

  “我靠……”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六强抽签也已经全部完成,林立的运气不错,抽到了一个强弩之末的十三级魔导士,而马迪亚斯则稍微差了一些,他的对手可是货真价实的十四级魔导士,不过对马迪亚斯来说,这应该算不了什么难事。

  而最倒霉的,自然要数马森,他居然跟格兰芬多抽到了一起,一想到这家伙禽兽一般的实力,马森就忍不住冷汗直冒,裁判还没宣布第三轮比赛开始,这家伙就已经暗暗盘算开了,怎么才能输得体面一点……“对了,费雷!”林立正在那帮马森出谋划策,却又突然听见麦德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加拉醒了。”

  “真的?”林立一下就来了精神,也顾不得去跟马森商量,怎么才能输得更体面了,急急忙忙的就把麦德林拉到了旁边:“他有没有说过,那片黑雾是怎么回事?”

  “他说不知道……”

  “那他有没有说过,他为什么会拥有那么强大的死亡力量?”

  “他还是说不知道……”

  “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林立真是头都大了,这个加拉简直是胡搞,释放出如此强大的死亡力量,几乎将自己致于死地,醒来之后却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跑来玩老子的?

  “没办法,他说他全都忘了……”

  “他怎么不去死……”

  “不不不,我看他是真的忘了……”麦德林摇了摇头,这才有继续说道:“因为在他醒来之前,我就用魔力侦测对他进行过观察,他身上的死亡力量已经完全消失了,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十四级魔导士,也许比萨尔森稍微强点,不过绝不可能强到能杀死你的程度……”

  “你的意思是,那股力量并不是加拉本身拥有的?”

  “恩。”

  “见鬼!”林立简直是杀人的心都有了,如此诡异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却是连最后一点线索都断了,整件事直接成了无头公案,想要搞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些什么,难道真要象那个声音所说的一样,去什么骸骨当中醒来?妈的,老子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件事多半跟幽影谷里的那两位亡灵君主脱不了关系,加拉刚才也说了,进入幽影谷之后的第五天,他就遇上了一个强大无比的亡灵生物,之后就彻底失去了记忆,一直到刚才才找回自己的意识……”麦德林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带着几分忌惮,幽影谷里的那两位亡灵君主,可是从黑暗年代就已经存在的强者,谁也不知道它们现在究竟有多强,别说麦德林这个十八级大魔导士了,恐怕就连法兰第一魔法师奥德文,都没有信心面对它们……林立听到这里,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麦德林:“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刚才跟我比赛的,其实不是加拉,而是一个被亡灵君主控制的傀儡吧?”

  “很有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