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千里冰封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千里冰封

  “这……这怎么可能?”淡黄色的光芒轻轻一闪,格兰芬多脸上的笑容就顿时僵住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的魔力就好象被冻结了一样,任凭他如何吟唱咒语如何催动精神力,都无法唤起哪怕是一点点的魔法波动。

  格兰芬多差点当场疯掉……见鬼,一个中了魔力反馈的人,怎么可能反过来冻结自己?

  可惜,他已经没时间多想了,因为在下一瞬间,林立已经开始了烈焰风暴的吟唱,刹时之间就只见漫天的火光,就好象一道道火龙般张牙舞爪的向格兰芬多扑了过来,在这个时候,格兰芬多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烈烟风暴在身上炸开,元素护盾的光芒在瞬间就变得黯淡起来。

  一个烈焰风暴得手之后,林立更是毫不留情,跟着就是一个冰霜之触,一冰一火两个魔法,在这一刻竟是结合得如此完美,就好象一首由冰火写成的诗歌一般,在黎明广场掀起了绚丽的元素风暴,汹涌澎湃的魔法波动当中,格兰芬多不得不一退再退,奥术壁垒带来的反馈效果,瞬间就将局势扭转过来,刚刚还以一秒之差占据绝对优势的格兰芬多,片刻之后就落入了被动挨打的困境。

  格兰芬多不得不一退再退,利用这种不规律的移动,给对手增加一些施法难度,从而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我靠,他怎么办到的?”观众席上的数千魔法师,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张大了眼睛,刚才那一幕实在太离奇了,就好象一切都颠倒过来了一样,那个叫费雷的年轻人明明中了魔力反馈,怎么会象个没事的人一样,操纵着冰霜与火焰疯狂攻击……难道,这又是什么匪夷所思的施法技巧?

  不不不,这绝不可能……再怎么匪夷所思的施法技巧,也不可能让人违反魔法规律,象现在这种情况,完全是不讲道理的打法,一个连魔力反馈都无法控制的魔法师,跟一个没人性的禽兽有什么分别?妈的,难道时隔几百年之后,加洛斯魔法公会又要出现一个非人的怪物了?

  当然,这一切跟比赛中的两人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不管是林立还是格兰芬多,此时都没有时间去关心其他事,一个拼命抵抗,希望撑过这一段尴尬的时间,一个拼命攻击,希望将优势继续扩大,一时之间,黎明广场上的战斗变得异常微妙……趁着格兰芬多连连后退,林立又是一个烈焰风暴出手。

  “轰隆!”一声巨响就如同闷雷一般滚滚传开,在这一瞬间里,至少有一半的观众都站了起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格兰芬多身为大魔导士,在两个烈焰风暴一个冰霜之触的攻击下,也很难保持元素护盾的完好,要是运气再差一些的话,搞不好就会彻底输掉这场比赛。

  “哎……”林立却是轻轻叹了口气,一边挥手散去早已准备好的风刃,一边为自己补上了一个元素护盾,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够了,尽管三个魔法都已经压缩了施法时间,可在速度上还是稍微慢了一点,第二个烈焰风暴出手的时候,奥术壁垒已经失去了效果,看似惊天动地的火光,其实不过是轰在了另一个元素护盾上面……一次惊心动魄的交换之后,双方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林立的估计确实没错,元素护盾才刚刚撑起,一片火光与浓烟当中,就已经“嗖嗖嗖”的窜出了三根冰锥。

  “乡巴佬,你死定了!”凭着三根冰锥连发逼退对手,格兰芬多脸色铁青的从浓烟中走出。

  也难怪格兰芬多这么愤怒,现在的他看起来简直跟平日里判若两人,一件做工精细的长袍在烈焰与浓烟之下,早就被烧得乱七八糟,看起来又皱又破,就好象刚从垃圾堆里拿出来一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子上还沾着不少灰尘,就算是马戏团的小丑,看上去也比现在的他光鲜几分。

  向来骄傲的格兰芬多,又怎么忍得了这种侮辱?他现在真恨不得能象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这个加洛斯来的乡巴佬。

  事实上,他也有这个自信。

  刚才那一次惊心动魄的交换,看上去好象是对方占了上风,但格兰芬多心里很清楚,那只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自己错就错在没有想到,一个中了魔力反馈的人,居然还能反过来控制自己,不过无所谓了,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是因为它不会常常发生,这种事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自己绝不会上当,抛开意外的因素不谈,双方的实力差距是明摆着的,自己可是十五级顶峰的大魔导士,只需要再往前踏出一步,就可以突破十六级,达到动用源质护盾的境界。

  而且……格兰芬多心里很清楚,这一步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显得遥不可及,但对自己来说,却是随时可以踏出,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导师是传奇法师诺森呢……这个凭运气突破十五级的菜鸟大魔导士,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人可以凭空提升一级的力量,格兰芬多突然有些期待,他很想看看,当自己使出十六级力量的时候,那张讨厌的脸上,究竟会出现多么精彩的表情,是惊骇还是绝望,是痛苦还是迷茫……从滚滚浓烟中走出的同时,格兰芬多就开始了咒语的吟唱。

  “糟糕……”听着那奇异的音节远远传来,林立顿时就知道不妙,因为他听得清清楚楚,格兰芬多吟唱的这段咒语,竟然全都是由高等精灵文字构成!

  对于一个真正的魔法师来说,高等精灵文字大概是除了通用文字之外,最常用的一种语言,事实上,绝大多数的魔法咒语里,都有几个关键字符是由高等精灵文字写成,以至于就连林立这种半路出家的货色,现在也已经掌握了几个常用字词了,更何况是有着法兰第一魔法天才之称的格兰芬多?

  但是,象这种整段整段都是由高等精灵文字构成的咒语,林立却还是第一次听见,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段咒语的威力之大,绝对要远远超出一般的十五级魔法!林立也是反应奇快,几乎是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瞬间,一只手就已经打开了无尽风暴之戒,一瓶早就配好的万色药剂被摸了出来……然后,黎明广场上就突然弥漫起一阵剧烈的魔法波动。

  “见鬼,格兰芬多居然突破了十六级!”观众席上惊呼声此起彼伏,几乎所有的魔法师都张大了眼睛,谁也没有想到,格兰芬多竟会在这个时候,以这样一种方式,突破了大魔导士的分界线十六级!

  “妈的,这怎么可能?”霍夫曼两只眼睛瞪得差点没落到地上,只见他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一张圆脸上的肥肉正呈现出剧烈的抖动,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二十多岁的魔法师,居然会拥有十六级的力量!

  大概也只有真正了解魔法等级的人才知道,十五级与十六级之间,看似一级的差距其实却是天差地远,一个十五级的大魔导士除了掌握漂浮术之外,其实并不比一个十四级顶峰的魔导士强上多少,但是一旦突破十六级,这种差距将会被无限放大,因为在十六级的时候,可以学习四个标志性的魔法,被魔法师称之为完美防御的各系源质护盾,就正是其中之一!

  “完了完了,这次老子真的要输了……”就算是最信任林立的霍夫曼,在这个时候也不由得心如死灰,十五级与十六级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施法技巧所能弥补的了,现在他唯一可以希望的,也只能是林立身上带了足够强大的药剂,强大到可以让他顶过一个十六级魔法的轰击……不过老实说,这种希望真的是很渺茫很渺茫……就在观众席上传来阵阵惊呼的时候,格兰芬多手上的法杖也开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无穷无尽的冰系魔法元素,在一刹那之间就弥漫了整个黎明广场,那种彻骨的寒意,就连离得远远的魔法师们,都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

  一时之间,只见一片白茫茫的冻气在黎明广场上呼啸而过,带着一片片鹅毛大小的雪花,从天空中打着旋的飘落下来。

  “千里冰封!”观众席上又是一阵惊呼。

  就算是在十六级魔法当中,千里冰封也绝对是最霸道的一种,那种近乎极限的冻气一旦爆发出来,瞬间就可以冻结一切,最可怕的是,在达到传奇境界之前,千里冰封是唯一一个大范围的杀伤性魔法,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在数千人的战斗当中,一个千里冰封下去,瞬间就能让胜负扭转,在面对这个魔法的时候,就连许多十七八级的强者都不禁有几分忌惮,更何况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魔法师?

  “完了……”霍夫曼一脸惨白的闭上了眼睛。

  身旁的赫尔扎也是摇了摇头,轻轻发出了一声叹息:“可惜了……”

  呼啸的狂风当中,冻气所过之处,只见白茫茫的一片,一时之间只见大块大块的碎冰飞溅而起,“喀嚓喀嚓”的脆响声不绝于耳,那是黎明广场上铺着的石板被冻裂的声音,在这一瞬间里,甚至就连空气都好象被冻结起来。

  所有人都怔怔的望着这一幕,谁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以至于刚刚还异常喧闹的黎明广场,却在突然之间变得异常安静。

  格兰芬多一只手紧紧的握住法杖,因为强行突破十六级的关系,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多多少少带着几分疲惫,不过除了疲惫之外,更多的却是快意与满足,对他来说,干掉那个加洛斯魔法师才是最重要的,哪怕是强行突破十六级会让他在很长时间内处于虚弱状态……反正马迪亚斯也是废物一个,就算自己一直处于虚弱状态当中,也可以很轻松的把他解决,也就无所谓影不影响下一场比赛了。

  千里冰封的冻气虽然已经消散,但那漫天的雪花却依然飘个不停,怒号的狂风当中,一座冰雕正静静的立在黎明广场中央。

  “怎么样,费雷魔法师,被冻住的滋味不好受吧?”格兰芬多站在冰雕面前,笑得格外的痛快,那种感觉就好象一只在耳边飞了很久的苍蝇,终于被自己一巴掌给拍了下来一样,长久以来的怨气得到了发泄,格兰芬多的话似乎也多了起来,明知道被冻成冰雕的对手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可他却固执的站在那里自言自语着:“费雷魔法师,真的是很可惜啊,好不容易进了三强,却不能活着回加洛斯,我可真替你惋惜的,不过这只能怪你自己,我并不是没给过你机会,只是你自己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以为自己有点小聪明,就可以跟我格兰芬多作对,我呸,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一个乡下来的小魔法师而已,竟然也想跟我争新公会会长?你还是到地狱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奥德文,快……快制止这小王八蛋!”麦德林气喘吁吁的上了贵宾席,一脸急切的催促着会长大人:“要是费雷出了什么事,那……”

  这一次老头确实是急了,千里冰封的威力他可是一清二楚,就算奥德文早就布下了四道大师级魔纹,就算费雷那小子身上还顶着元素护盾,可那毕竟是最霸道的十六级魔法,一旦被冻结的时间超过一分钟,恐怕就算是神祗化身降临也救不了他了。

  费雷如果死在这里,麦德林第一个就要倒霉,安度因那老头可不是好说话的,谁知道他发起疯来会干出些什么事,对了,还有药剂师公会那两个老家伙,麦德林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就在比赛开始之前,格林伯恩塞德还托人带了话来,说巴尔博会长有点事想跟贵公会的费雷魔法师商量商量……妈的,贵公会……天知道麦德林已经有多长时间没在药剂师公会的人口中听见这个词了……麦德林就算用膝盖想也想得到,这小子去参加交流会的时候,多半又不知道怎么的跟巴尔博套上了交情,这小子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引得药剂师公会突然翻脸怎么办?万一供应了一千多年的药剂突然断掉,别说麦德林,全魔法公会上下都会成为罪人!

  “这个……”奥德文稍稍犹豫了一下,老实说他真的有点为难,麦德林在担心什么,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两人所处的位置不同,也就导致了两人考虑问题的角度也不同,麦德林考虑的是费雷死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但奥德文却必须站在会长的角度,全盘考虑自己出手之后带来的影响。

  制止格兰芬多很容易,可是制止之后呢,这一场决赛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打下去了?

  真要严格说起来,自己上一场出手,就已经影响了比赛的公平性,不过还好,当时的加拉确实不太正常,太过强大的亡灵力量给了自己出手的理由,可是这一场呢,这一场又用什么理由出手?格兰芬多虽然下手太狠,可是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出格的举动,就算自己想制止,也必须考虑比赛的公平性,否则这比赛还怎么进行下去?

  不过,麦德林的担心也不无道理……费雷的背景太过复杂,牵涉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万一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奥兰纳魔法公会可不好交代。

  就在奥德文一脸犹豫的时候,贵宾席上的森德罗斯和霍夫曼,却几乎同时站了起来,一个从身旁拿起了白骨法杖,一个更是直接念起了咒语,在又肥又厚的手掌上凝结起了一团浓浓的黑雾。

  这两个人可不管你什么公不公平,论职业,一个是亡灵魔法师,一个是黑暗咒术师,都不是什么好鸟,论身份,一个是黑暗神殿首脑,一个是闪金商会决策者,更是压根不需要看魔法公会脸色行事,在他们眼里,什么格兰芬多,什么比赛公平,又哪有一个天才药剂师来得重要?

  可惜……两人才刚刚从贵宾席上站起,黎明广场中央的形势却又是一变。

  “嚓……嚓……嚓……”怒号的狂风当中,似有一丝丝脆响传来,虽然声音又轻又低,几乎微不可闻,可是落在格兰芬多耳中,却是仿佛一个炸雷在头顶响起……在这一丝丝脆响当中,冰雕上突然出现了几道裂痕,而且这几道裂痕就好象瘟疫一样,正在不断的扩散,仅仅是一眨眼之间,就由几道变成了几十道,然后又变成了几百道,一座晶莹剔透的冰雕,瞬间就好象爬满了蚯蚓一般,更着就是“轰”的一声闷响,整个冰雕在瞬间炸裂开来,漫天飞溅的冰块带起一片朦胧的水雾……格兰芬多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冰雕上出现裂痕,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冰雕炸开,整个人就好象傻掉了一样,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那个被千里冰封冻结的加洛斯魔法师,竟然自己从里面挣脱出来了,这简直就是活见鬼了,千里冰封可是接近极限零度,一旦冻结起来比钢铁更加坚硬,一个人类魔法师怎么可能从里面挣脱出来的?格兰芬多此时的感觉,就好象看见一只被捕兽夹夹住的野兽,自己打开捕兽夹逃出来了一样……“怎么,格兰芬多魔法师,你好象很惊讶?”林立站在一片朦胧的水气当中,符文法袍上沾满了细碎的冰屑,但脸上的笑容却是前所未有的灿烂,千里冰封带来的片刻冰冻,虽然差点要了林立的小命,却也让他想通了不少的事。

  比如,格兰芬多的真正实力。

  老实说,格兰芬多放出千里冰封的时候,林立真的被吓到了,十六级大魔导士是什么概念,他心里可是一清二楚,四个标志性魔法的出现,让十六级成为了一条大魔导士的分界线,毫不夸张的说一句,同样是大魔导士,十五级遇上十六级,根本就连挑战的资格都没有,直接认输还来得干脆一点……不过……在千里冰封席卷黎明广场的时候,林立却又突然意识到了,格兰芬多的实力应该还没有强到这种程度,否则他大可以一上来就放出四系源质护盾,自己就算有魔力反馈和奥术壁垒在手,也很难给他造成多少威胁。

  没办法,四系源质护盾的防御力太强,强到足以忽略大多数十六级以下魔法的程度,如果格兰芬多真有这个实力,一开始又怎么会被自己逼得如此狼狈?

  这关键的一环解开之后,一切反常之处顿时就变得合理起来。

  没错,格兰芬多一定是使用了某种方法强行提升力量,就好象当初的克伦威尔一样,凭着高等精灵的秘法,强行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十四级,这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万事万物都是这样,既然格兰芬多强行提升了自己的力量,那么他就一定会付出代价。

  所以,当林立从那片朦胧的水雾当中走出来的时候,心情异常轻松。

  “这……这不可能!”格兰芬多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林立,整个人就好象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的看了足有一分钟之久,才突然发出一声竭斯底里的尖叫。

  “没什么不可能的,格兰芬多魔法师。公鸡都可以生蛋,我为什么不可以从千里冰封中逃出来?”

  “你……”

  “别你你你的了,有什么话留到上坟的时候说吧……”林立话音尚未完全落下,一个魔力反馈已经在瞬间之内完成。

  几乎就在魔力反馈放出的同时,格兰芬多也开始了咒语吟唱,只不过才吐出第一个字符,他就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力已经被瞬间切断,跟着就只觉得一股灼热的气息从前方袭来,格兰芬多抬头一看,正看见一个脸盆大小的火球,拖着长长的尾焰向自己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