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六七十章 规则

第二百六七十章 规则

  刹时之间,只见千万流星从天际坠落,无数耀眼的火花飞溅而起,水蓝色的光幕之上,顿时就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妈的,这家伙果然吃药了……”林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献祭之雨的威力果然不是一般魔法所能比的,千万流星打在水蓝色光幕之上,顿时就让林立一阵头晕目眩,只是眨眼之间,源水护盾就只剩下薄薄的一层。

  这一下,真是吓得林立寒毛都竖了起来。

  惊骇之下,林立赶忙将魔力催动到了极限,拼命补充已经摇摇欲坠的源水护盾。幸亏林立也是怪物一个,近乎无限的魔力汹涌而出,虽然还无法扭转眼前下的劣势,但保持源水护盾倒也还绰绰有余。

  林立一边持续输出魔力,一边死死盯着马迪亚斯,这个家伙太诡异了,才一个多月不见,就已经强大到了这种程度,一连放出的几个魔法,更是一个比一个阴狠,要不是自己刚刚完成一次突破,恐怕早就已经被地狱火砸成肉酱了,更不用说现在这个仿佛瘟疫一般,正拼命腐蚀自己魔力的献祭之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腐蚀,持续了足有十秒之久,一直到某个魔力无限的怪物都有些虚弱的时候,献祭之雨的火焰才渐渐熄灭,而这个时候,马迪亚斯的咒语吟唱却已经接近尾声,只听那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渐渐变得高亢而又响亮,就好象一段慷慨激昂的祷文,一团蓝幽幽的磷火正在马迪亚斯掌心熊熊燃烧,心灵防护力场化成一片金色光芒,正牢牢的保护着马迪亚斯,让他不至于受到魔力反馈之类的魔法影响。

  “费雷这次麻烦大了……”霍夫曼一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黎明广场上空。

  “我想,比赛就快结束了……”赫尔扎也是微微叹了口气,这个来自最高议会的老人心里很清楚,就算是以自己接近传奇级别的实力,也很难改变黎明广场上的局势,没办法,那个加洛斯魔法师的劣势实在是太大了,马迪亚斯的咒语已经接近尾声,又正处于心灵防护立场的保护之下,进攻与防守,近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连一点机会也没给对手留下。

  在这个时候,唯一获胜的机会,恐怕也只能是以绝对力量强行破开心灵防护力场,再以魔力反馈给马迪亚斯最致命的一击,否则等待那个加洛斯魔法师的,必将是一场惨痛的失败。

  可是,强行破开心灵防护力场,又岂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今的马迪亚斯至少也是十六级实力,想要强行破开他布下的心灵防护力场,除非是对魔法的核心规则有着深刻理解,并拥有至少传奇级别以上的精神力,否则,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因为强行破开心灵防护力场,本身就是违反魔法规律的事,除了绝对的力量之外再无其他途径……“哎……”霍夫曼摇了摇头,一张胖脸上堆满了惋惜。

  大概也只有霍夫曼自己才知道,真正让他感到惋惜的,并不是那笔庞大的赌注,而是一个数百年都不一定会出现的真正天才,这个来自加洛斯魔法公会的年轻人,确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天才,魔法实力强得吓人不说,还在药剂学上有着近乎奇迹一般的造诣,别说霍夫曼自己佩服不已,就连法兰王国公认的药剂学权威巴尔博,都一而再再而三的表达过自己对这个年轻人的欣赏。

  太可惜了……就在霍夫曼暗暗摇头的时候,黎明广场上空的战况,却又是忽的一变。

  高亢而又响亮的咒语吟唱声嘎然而止,就好象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突然扼住了马迪亚斯的咽喉一样,整个黎明广场突然静了下来,唯一一丝声响,也只是“嗖”的一声……然后……“啊……”马迪亚斯就是一声惨叫,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挺挺的就从天空中落了下去。

  在这一瞬间,所有魔法师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在马迪亚斯坠落的瞬间,一缕鲜血已是猛的喷涌而出,在天空中拖出了一条鲜红的血线……马迪亚斯居然受伤了!

  谁也没有想到,从头到尾都一直占据着压倒性优势的马迪亚斯,竟会在这个时候受伤,要知道就在片刻之前,观众席上的数千魔法师都还异口同声的断定,马迪亚斯必定会赢得这场胜利,事实上,当时的战况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可是在片刻之后,马迪亚斯却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就直挺挺的落了下来……“这这这……这究竟是他妈怎么回事?”几乎所有人的脑海当中,都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么一个疑问。

  虽然马迪亚斯在落地的瞬间,勉强用一个漂浮术稳住身形,没有落得个活活摔死的下场,可是那苍白的脸色,虚弱的魔法波动,以及黎明广场上那一片殷红的鲜血,却是连傻子都看得出来,马迪亚斯已经受伤了……瞬息之间胜负易主,魔法师之间的战斗,就是这么残酷而又刺激。

  在场这数千观众当中,大概也只有眼力最为高明的几位,比如奥德文,比如恩洛斯,比如森德罗斯之流,才知道在刚才那一瞬间当中,究竟发生了何等惊人的变故,至于其他人,大多都还云里雾里,一脸的莫名其妙。

  甚至就连号称最强大魔导士,对林立又最为了解的麦德林先生,此时也只能根据习惯猜测,在刚才那一瞬间里,费雷那家伙,多半又干了什么坏事,只不过究竟是什么坏事,却是连麦德林也不太清楚。

  “这又是什么情况?”

  “你这个试炼学徒,确实是一个奇迹创造者,总是不断的给人带来惊奇……”奥德文摇了摇头,一脸的苦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刚才那一瞬间里,费雷必定是利用力量,强行破开了马迪亚斯的心灵防护力场,并用一个魔力反馈终结了对手的施法,至于之后那发风刃,顶多只能算是半买半送……”

  “你说什么?”麦德林就好象突然被人踩了尾巴一样,一声尖叫之后,差点没当场跳了起来:“破破破……破开了马迪亚斯的心灵防护力场?”

  会长大人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之下,麦德林一张脸顿时就变得煞白,他可是号称最强大魔导士的人,破开心灵防护力场需要什么实力,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至少传奇级别的精神力,以及对核心魔法规则的深刻理解,这两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条件,麦德林光是想想都觉得背心发凉,精神力倒也就罢了,反正费雷那小子是天生的变态,就算精神力再强,麦德林也不会觉得意外,可是对核心魔法规则的理解,却真的是差点把麦德林当场吓疯……在魔法的世界里,规则就是一切,掌握得越多越深刻,实力也就越强大,这种强大并不是力量上的强大,而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就好象某个古老传说中的屠夫一样,千万次的宰杀,让他对牛的身体有着最深刻的理解,以至于到了最后,他可以只用一把小刀,在闭着眼睛的情况下,瞬息之间将一头活牛肢解。

  这个屠夫为什么会这么神奇?就是因为他已经掌握了最核心的屠牛规则。

  一个掌握了核心规则的魔法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另一个神奇的屠夫,随心所欲的施展任何魔法,手持小刀越级挑战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的强者。

  这种越级挑战有多可怕,麦德林比其他人更加清楚。

  再望向黎明广场的时候,麦德林真是脸色都变了,在他的眼中,那个漂浮在天空中的年轻人,已经不再是一个前途无量的试炼学徒,而是一个可以正面击败自己的真正强者,麦德林甚至没有勇气跟自己的试炼学徒再打一场,因为他知道,如果再打一场的话,就算自己不压制力量,也只有不到四成的赢面……掌握了核心魔法规则的魔法师,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这个时候,马迪亚斯一个漂浮术生生稳住身形,用手摸了摸小腹,顿时就摸到了一手的鲜血。

  “我还是低估你了……”马迪亚斯的声音,就好象从深渊传来一般,那种透彻骨髓的森寒气息,就连坐在观众席上的魔法师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就好象一头来自深渊的恶魔,正用它幽幽的双眼盯着自己一般。

  “啊哈哈,承让承让……”林立笑呵呵的谦虚着,手上却是一点没停,借着人在空中的优势,一连十几个风刃落下,顿时就逼得马迪亚斯撑起了一面元素护盾。

  这一场比赛打到现在,才终于到了林立最喜欢的节奏,利用强大的精神力,用迅捷无比的瞬发低级魔法进行压制,将对手逼得抱头鼠窜的同时,自己却好整以暇的准备另一个杀招。

  “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你这样的蝼蚁,永远也无法伤害来自深渊的使者……”身处风刃压迫之下,马迪亚斯非但没有一点狼狈,反倒是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

  “哦?”

  就在林立微微一愣的时候,马迪亚斯已经伸出了一只右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血红色的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