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结束,开始

第二百七十四章 结束,开始

  林立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一句咒语脱口而出,跟着就只见无数红色藤蔓,如潮水一般铺遍了整个黎明广场。

  “又是血藤术!”

  观众席上的惊呼声尚未来得及落下,疯狂蔓延的血藤就已经缠上了马迪亚斯的身体,那一根根血红色的藤蔓,就好象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刚一缠上马迪亚斯的身体,顿时就有无数尖刺刺入,跟着就好象一条条水蛭一般,拼命吮吸着鲜美的血液。

  “啊……”马迪亚斯的惨叫声,就好象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显得有气无力。

  观众席上的魔法师们全都吓傻了,所有人都怔怔的望着这一幕,奥德文摇了摇头,苍老的脸上带着几分苦笑,这位执掌奥兰纳魔法公会数十年的老人,第一次觉得,自己竟是如此的无力,今年的试炼决赛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尽管自己已经干涉过比赛的进程,但最后的结果却依然是无法改变。

  黎明广场上静得吓人,只有血藤疯狂蔓延时,所发出的一声声轻响。

  一条吸饱鲜血的血藤已经攀上了马迪亚斯的脖子,正仿佛一条毒着红信的毒蛇一般,进行着最后的试探,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这条血藤,哪怕是傻子都知道,只需要它稍稍一紧,马拉顿家族的继承人,就会死在黎明广场上……“费雷魔法师,请手下留情!”就在这个时候,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却突然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其中为首的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眉眼之间更是跟马迪亚斯有着七分相似。

  林立只看了一眼,顿时就想起来了,这个带着一群战士撞进来的,不正是当初在火羽山上,跟阿古斯一起拜访白银之手,要萨琳娜提供自己消息的家伙吗?对了对了,萨琳娜好象跟自己说过,这个叫高德的家伙,正是马迪亚斯的堂兄,维尔海姆的亲侄子。

  也许是因为马迪亚斯命在旦夕的关系,此时的高德完全失去了当日在火羽山上的从容,只见他带着十几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从人群当中挤出,二话不说就要往黎明广场上闯,两名一直躲在角落里的裁判刚要说话,就被几个战士给推到了一边:“让开!”

  总算高德还有几分理智,知道这里是奥兰纳魔法公会,知道今天进行的是试炼决赛,带着一群战士闯进来之后,也只是将两名裁判给请到了一边,没敢干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来,甚至就连那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手下,也都被他留在了黎明广场边缘,然后才独自一人走到了林立身前几米的地方:“费雷魔法师,请看在维尔海姆大人的面子上,放过马迪亚斯!”

  林立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悄悄分出了几丝精神力,一边搜索着黎明广场上那四道被动过手脚的大师级魔纹,一边控制着血藤缠绕的力量,让它们既不至于太松也不至于太紧,就这么一直让马迪亚斯半死不活的吊着。

  “费雷魔法师,您是一个聪明人,您应该知道,杀了马迪亚斯,对您一点好处都没有,您已经赢得了这场决赛,何苦再给自己惹上更多的麻烦?”

  高德一番耐心的劝说,林立却是连一句都没能听进去,因为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已经落到了右前方不足十米的位置,几块碎裂的石板之间,一道天蓝色的魔纹正散发出淡淡的魔法波动。

  以林立铭文宗师的眼光,自然是一眼就看了出来,这应该是一道双极魔纹,由一水一火两颗十五级魔晶提供动力,一共有三十三个魔力节点,十四个魔力回路,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利用水火两系元素相互冲突之后所产生的微妙平衡,构筑出一个压抑魔法元素活跃程度的结界。

  在结界的覆盖范围之下,魔法的威力将被最大程度降低,同样是一个烈焰风暴,在结界外施展可以轰掉一艘商船,在结界内施展却只能烧掉一件长袍。

  不过,当林立的目光落到魔纹上时,却是一下就皱起了眉头,三十三个魔力节点没错,但十四个魔力回路,却缺少了最为关键的一个,林立记得,在靠近魔力源泉的地方,应该还有一个魔力回路才对,这个魔力回路的意义,就是保持一冰一火两系元素的微妙平衡。

  在双极魔纹上,这个魔力回路绝对是重中之重!

  之所以说它是重中之重,就是因为缺少了这个魔力回路之后,整个双极魔纹会变得相当危险,一冰一火两系魔晶的力量很难稳定,一旦某种魔法元素的密度超过临界点,那种微妙的平衡立刻就会被打破,到了那个时候,失去平衡的魔法元素,瞬间就会将施法者吞没……“达利安倒是个人才……”林立想到这里,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老实说,一开始的时候,他还真没有想到,达利安这种心胸狭窄的人,居然能能构思出如此精巧的阴谋来。

  可惜,如此精巧的阴谋却用错了地方。

  在一个铭文宗师面前动这种手脚,简直就象是在关公门前耍大刀一样,林立甚至都不需要亲自动手,只需要悄悄释放出一丝微弱的精神力,就足以改变整个双极魔纹,事实上,林立所做的确实不多,他只不过是将魔力失衡之后,带来的反噬效果稍稍改动了一下,变成了一种近乎直接攻击的魔法序列……“费雷魔法师……”高德一番耐心的劝说,直说得口干舌燥,那个加洛斯魔法师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到了最后,高德不得不停下来稍稍喘了口气:“您能不能先把马迪亚斯放下来再说,血藤再这么吸血,我怕他……”

  “把他放下来?当然没问题……”林立手中的苍穹法杖一举,一股暗红色的光芒闪过,刹时之间,无数血藤就好象阳光下的冰雪一般飞快消散,只是眨眼之间,黎明广场上就再见不到一根血藤。

  马迪亚斯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大量失血带来的虚弱感让他有些头晕,他不得不将法杖柱在地上,以支撑自己不堪重负的身体。

  “谢谢……”高德看着一根根血红色的藤蔓散去,又看着奄奄一息的马迪亚斯被放了下来,高德终于是长长的吁出口气,正要说几句感谢的话时,却突然感觉到四周升腾起一阵轻微的魔法波动。

  这一真魔法波动并不剧烈,就好象平静的湖面,偶尔泛起的几圈涟漪。

  从林立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其实并不如何强烈,只是在如今这个敏感的环境之下,却是瞬间就让一冰一火两种元素彻底失衡,刹时之间,就只听无“轰”的一声闷响,跟着就是一阵“嗖嗖嗖”的轻响响个不停……刹时之间,就只见无数风刃飞舞,就好象翩然飞舞的蝴蝶一般。

  刚刚从血藤中挣脱出来的马迪亚死斯,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弄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已是在一声脆响当中,被一发风刃割断了喉咙……“费雷魔法师……”等到高德发现不对,想要阻止的时候,早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风刃切开马迪亚斯的喉咙……“这个,可不关我的事……”林立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辜的说道。

  老实说,这一点确实没有说错。

  无数血红色的血藤散去之后,林立自始至终没对马迪亚斯出过手,甚至就连汗毛都没多动他两根,这个时候就连麦德林都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小子在搞什么呢,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痛下杀手,反而是因为魔法元素密度太高,导致奥德文一早布下的双极魔纹发生意外……但是紧接者,马迪亚斯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高德突然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到了最后,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马地亚斯的死亡,甚至有些莫名其妙,虽然高德明知道是这个加洛斯魔法师搞的鬼,可他却连一点证据都拿不出来,黎明广场上坐着数千魔法师,个个都是眼光远超常人,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马迪亚斯是被一片诡异的风刃杀死的,跟费雷完全没有一点关系。

  这里毕竟是奥兰纳魔法公会,就算高德身为维尔海姆的亲侄子,也不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他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咬了咬牙,脸色铁青的向林立说道:“费雷魔法师,这件事我会如实向维尔海姆大人报告。”

  说完这句话之后,高德转身走下了黎明广场,在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战士簇拥下,离开了奥兰纳魔法公会。

  “最后的胜利者,是来自加洛斯魔法公会的费雷!”赫尔扎的声音苍老而又清晰,一直到这个时候,观众席上那些目瞪口呆的魔法师们,才好象如梦初醒一般,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长达两个月的试炼,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可是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仅仅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