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是的,我回来了

第二百七十六章 是的,我回来了

  刀疤脸一把推开拦路的年轻魔法师,正要带人往里闯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一片红影疯长,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见一片血红的藤蔓,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只是眨眼之间,就把几个手下缠了个结结实实。

  跟着,就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轻响,那一根根红色的藤蔓,就好象无数水蛭一般,正疯狂吮吸着手下的鲜血,那种一鼓一鼓的颤动,让刀疤脸寒毛都竖了起来……“老天……”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一群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开去。

  然后……刀疤脸才突然发现,翡翠高塔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亮马车,此时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一脸笑容的从车厢里出来。

  但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每一个人都不禁心头一寒。

  “擅闯翡翠高塔者,死!”

  翡翠高塔门口静得吓人,只有血藤吸血时所发出的轻响,刀疤脸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老实说,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立刻逃离这个见鬼的地方,太可怕了,这个年轻人看着自己的时候,简直就好象被什么魔兽盯上了一样,那种让人遍体生寒的目光,就算是毒蛇也比它温暖几分。

  可是刀疤脸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跑……自己手下这一群人,本来就谈不上什么忠诚,用钱拉拢起来的乌合之众罢了,刀疤脸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一跑,他们立刻就会象遇到狮子的羊群一般飞快散去,到时候事情办砸了,自己会有大麻烦的,被逼无奈之下,刀疤脸也只能壮着胆子:“见鬼,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们的事?”

  “我是什么人?”林立依然是笑容满面,可是在下一瞬间,苍穹法杖却是光芒一闪,一个正打算偷偷溜进翡翠高塔的家伙,顿时就被数十条血藤紧紧缠住,刹时之间,就只听见一阵诡异的声响传来,被血藤缠住的家伙拼命挣扎拼命惨叫,那种凄厉而又疯狂的声音,让每一个人都不禁心头发寒,但是这一切只是徒劳,任凭他如何挣扎如何惨叫,血藤却是越缠越紧,不过片刻之间,就将他活活吸成了一具干尸,原本又高又大的一条壮汉,被血藤抖落出来的时候,却只剩下干憋憋的一层,一双眼睛死死的往外凸出,一直到死,他脸上都充满惊骇与绝望的神色……“真不好意思,我正好是加洛斯魔法公会的一员,不知道凭这一点,我够不够资格管各位的事?”林立说完之后,还很温和的笑了笑。

  “你……你别过来!”这笑容落入刀疤脸眼中,却象是见了鬼一样,一边急急忙忙的往后退去,一边发出了一声尖叫,太可怕了,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就算刀疤脸平日里再怎么横行霸道,此时也是不由得被吓破了胆……“别这么紧张,放轻松一点,我不喜欢杀人,也不喜欢惹事……”林立带着一脸温和的笑容,沿着台阶一路走到翡翠高塔门口,这才回过头来,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望着刀疤脸:“不过,如果有人敢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踏入翡翠高塔,可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小子,你别太嚣张!”接二连三的目睹手下惨死,刀疤脸早就已经吓掉了半条命,现在就算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往翡翠高塔里闯了,跟这种杀人如麻的怪物作对,是需要勇气的,刀疤脸没什么勇气,所以他只能匆匆丢下两句场面话:“我们血色兄弟会可不是好欺负的!”

  刀疤脸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两句场面话,却给他带来了天大的麻烦。

  “血色兄弟会?”林立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站住。”

  林立的声音并不太大,可是落在刀疤脸耳中,却好象是一个炸雷一样,当场就吓得他两腿发软,在这个时候,刀疤脸真恨不得能给自己两巴掌,妈的,要你多嘴,要你多嘴,跑都已经跑掉了,非要说什么场面话,现在好了,把这个杀人如麻的怪物给惹或了,谁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生吞还是活剥……“你……你想干什么?”

  “你是血色兄弟会的人?”

  “是……”

  “很好。”林立点了点头,苍穹法杖上光芒一闪,铺天盖地的一片血藤,眨眼之间就缩回了地下,只在翡翠高塔门前留下了几具干尸:“告诉亚伦-玛齐斯,立刻到翡翠高塔来见我。”

  “……”刀疤脸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亚伦-玛齐斯是什么身份?那可是血色兄弟会的首领,跺一跺脚,整个脚洛斯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这个年轻魔法师是不是疯了?叫亚伦-玛齐斯来见他,他怎么不叫伊瑟拉叫鲁本来见他?就算魔法公会曾经一统加洛斯,那也是过去的事了,就凭一个元气大伤的魔法公会,亚伦-玛齐斯凭什么给他面子?再说了,就算要给面子,那也是给葛瑞安,凭什么给他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魔法师?

  当然……这些话刀疤脸也只敢在心头嘀咕一下,真要让他说出来,他可没那个胆子……“哦……”刀疤脸点了点头,灰溜溜的就把人带走了。

  “费雷魔法师回来了!”三人才刚刚走进公会大厅,就有一名五十多岁的魔导士把他们认了出来。

  这一声惊呼,顿时就惊动了整个翡翠高塔。

  对于翡翠高塔来说,这个名字就是一个真正的传奇。

  轰动整个加洛斯的天价拍卖会,以及晨曦广场上的那一场决斗,早就成了街头巷尾人尽皆知的故事,就再是再无知的人,也知道翡翠高塔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年轻魔法师,他的名字就叫费雷,他在翡翠高塔最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击败了梅林家族,并让翡翠高塔一统整个加洛斯所有的势力。

  只有真正跟林立相处过,真正知道他厉害的魔法师们,才明白这位传奇人物对翡翠高塔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了解,他们才始终坚守着最后一块阵地,因为他们呢坚信,苦难迟早会过去,只要等到费雷回到加洛斯,什么梅林家族,什么阴影之巢,都会再次匍匐再翡翠高塔的台阶下。

  “费雷魔法师回来了!”林立一只脚才刚刚走进公会大厅,几个认识他的魔导士就奔走相告,只是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将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翡翠高塔。

  “是的,我回来了!”

  …………而几乎与此同时,刀疤脸却战战兢兢的站在了亚伦-玛齐斯面前……事实上,刀疤脸不过是血色兄弟会的外围成员,论身份,他根本没资格见到亚伦-玛齐斯,这一次到翡翠高塔找茬,也只不过是因为有人出了一笔钱,让他去闹点事而已,却没想到,亚伦-玛齐斯的耳目众多,刚刚从翡翠高塔回来,刀疤脸就被人给叫去了。

  然后……“罗西,听说你今天去了翡翠高塔?”亚伦-玛齐斯站在那里,用一种近乎冷酷的目光,打量着正浑身发抖的刀疤脸。

  “是……是的。”

  “啪!”

  然后,就是一声脆响。

  亚伦-玛齐斯盛怒之下的一记耳光,当场就打掉了刀疤脸两颗牙齿,但是刀疤脸依然是一动也不敢动,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任凭亚伦-玛齐斯劈头盖脑的臭骂:“你他妈是不是活腻了?别人给你钱,让你去闹事你就去闹事,你他妈怎么也不看看那是什么地方?靠你妈的,那可是翡翠高塔,老子去了都不敢大声说话的地方,你倒好,带着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就敢堵在翡翠高塔门口,还他妈大言不惭,你是血色兄弟会的人,你他妈是不是想害死老子?”

  “老大……”

  “妈的,别叫老子老大,老子可高攀不起……”亚伦-玛齐斯真是肺都差点气炸了,他真后悔没早点把这白痴干掉,妈的,这些白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别人给点钱,就敢去翡翠高塔闹事,难道他们真以为,被一把火烧过之后,翡翠高塔就真的完了?

  完你妈个大西瓜啊……别人不知道翡翠高塔的厉害,亚伦-玛齐斯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别看现在翡翠高塔落魄的厉害,可是亚伦-玛齐斯心里却是清清楚楚,翡翠高塔的底子一点都没有被伤到,别忘了,葛瑞安的死讯可是一直都没有传出来呢,这个狡猾得象狐狸一样的胖子,现在还不知道在筹划些什么,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恐怕就是阴影之巢还债的时候了……更何况……亚伦-玛齐斯看得清清楚楚,最近这一段时间翡翠高塔虽然落魄,可他们最忠实的两个盟友,曼尼斯家族和萨鲁曼家族,却始终坚定的支持着翡翠高塔,这是为什么?亚伦-玛齐斯就算用膝盖都想得出来,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那个远在奥兰纳的年轻魔法师……“妈的,你们这群白痴,一天到晚屁事不会,就会给老子惹麻烦……”一想到那个年轻魔法师,亚伦玛齐斯就觉得头疼无比,今天这件事要是传进他耳朵里,自己就算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