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盟友和战友

第二百七十七章 盟友和战友

  亚伦-玛齐斯一脸的焦躁不安,在屋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简直就好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执掌血色兄弟会已经十几年了,还从来没象今天这么烦躁过,打了十几年的太平拳,却让罗西这个不长眼的白痴给毁了,妈的,这白痴到底怎么想的?居然傻到为了一点钱去翡翠高塔捣乱,难道他真以为葛瑞安失踪,翡翠高塔就彻底倒了不成?

  这一次可真的是麻烦大了,葛瑞安除非不回来,否则必定会拿血色兄弟会开刀,到了那个时候,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亚伦-玛齐斯越想越是火大,盯着刀疤脸看了半天,心头暗骂,妈的,这白痴该不会是哪支势力派来的奸细吧?

  不行,老子得想想办法……亚伦-玛齐斯想来想去,终于是咬了咬牙,把几名心腹叫了过来。

  “准备礼物,跟我去翡翠高塔。”

  “是!”

  “还有你……”亚伦-玛齐斯又指了指一脸战战兢兢的刀疤脸:“带上你那群手下,跟我去翡翠高塔听从发落,是死是活,就看你运气好不好了,你个白痴最好祈祷费雷魔法师还没有回来,否则……”

  “费雷魔法师?”刀疤脸听到这个名字,心头顿时就是一紧,只见他壮了壮胆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老大,您……您说的费雷魔法师,是不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黑头发,黑眼睛……”

  “对。”亚伦-玛齐斯正在那权衡,该带些什么礼物才好,冷不丁听到刀疤脸这么问,也只是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可是点完头之后,亚伦-玛齐斯的一双眼睛,却突然张大了,他几乎是一下就抓住了刀疤脸的衣领:“你见过他?”

  刀疤脸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是……是的。”

  “妈的……”亚伦-玛齐斯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怔怔的站在那里,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整个人都好象傻掉了一样,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回来了,那个怪物回来了……“……”刀疤脸心头惊疑不定,却只能将头低低埋下,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一次一定是惹下大麻烦了,一个可能会让自己丢掉小命的大麻烦……这种可怕的沉默,一直持续了足有十分钟之久,才由亚伦-玛齐斯的声音打破,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刀疤脸,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把当时的情况告诉我,要是被我发现你漏了一个字,你就等着被人装进麻袋吧……”

  “是……”刀疤脸又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一层冷汗唰的一下就布满了整个额头,就算他只是血色兄弟会的外围成员,也知道“被人装进麻袋”意味着什么,这是血色兄弟会最重的刑罚,一向只用来处置叛徒,将活人装进麻袋乱棍打成肉酱……刀疤脸知道,那是真正的肉酱,在刚刚成为血色兄弟会外围成员的时候,他就曾经亲眼看见过一个叛徒被装进麻袋,无数木棍砸下,整整打了一整天,当麻袋被打开的时候,只能看见一堆砸碎的碎肉,根本就分不出什么是手臂什么是大腿……刀疤脸一边抹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将翡翠高塔门前发生的事,向亚伦-玛齐斯说了一遍,确实是一字不漏,连召唤血藤术的那段咒语,都被他哼哼唧唧的学了一通,虽然学得象鸡叫多过象咒语,不过总算还是没落得个被装进麻袋的下场……“妈的,老子真该让人在你脸上再划一道疤……”亚伦-玛齐斯刚刚听完,就又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指着刀疤脸鼻子骂的时候,一只手已经气得不听抖动:“费雷魔法师让我去翡翠高塔,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留到最后才说,妈的,你到底是人还是猪?”

  匆匆丢下这么一句话,亚伦-玛齐斯连那几个去准备礼物的心腹都顾不得带了,只是叫他们把费雷魔法师回来了的事告诉其他几支友好势力的首领,就带着刀疤脸出了血色兄弟会的驻地,两人急急忙忙的找了辆马车,直奔翡翠高塔而去。

  坐在马车上的时候,亚伦-玛齐斯真是汗水都留了下来,幸亏罗西这白痴太蠢,虽然堵住了翡翠高塔,却没真惹出什么祸事来,费雷魔法师虽然一向心狠手辣,却也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要自己好好解释的话,应该还有一点机会……一旁的刀疤脸却是战战兢兢,他加入血色兄弟会三年,一直都是外围成员,平日里在加洛斯城打打杀杀,所为的也不过是有朝一日能够得人赏识,真正进入血色兄弟会的核心阶层,至于整个血色兄弟会的最高首领亚伦-玛齐斯,对于刀疤脸来说,简直就是只存在于传说当中的人物,就连做梦的时候,刀疤脸都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够亲眼见到亚伦-玛齐斯,更没有想过,有一个叫做费雷的年轻魔法师,只用了一句话,就让亚伦-玛齐斯吓得冷汗直流,连外套都顾不得穿上一件,就急急忙忙的赶去翡翠高塔……刀疤脸知道,当自己提到“费雷”这个名字的时候,亚伦-玛齐斯脸上那种惊骇的表情,绝对是真实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够把亚伦-玛齐斯吓成这样?刀疤脸想象不出……………………马车驶到翡翠高塔门前的时候,血色兄弟会放出的消息,已经在加洛斯城里传开了。

  十一大魔法家族,六大地下势力,上上下下,就好象经过了一场地震一样,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首领,都是瞬间瞳孔放大,那个怪物真的回来了?

  黎明广场上那次决斗,彻底摧毁了他们的信心,在那个怪物一样的年轻魔法师面前,他们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在加洛斯这片土地上,费雷这个名字,就好象本身就拥有某种魔力一样,就算是伊瑟拉鲁本之流,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呆了好半晌的时间。

  然后……加洛斯城就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无论是十一魔法家族,还是六大地下势力,都不约而同的动了起来,绝大多数的势力首领,在听到这个消息的同时,就立刻象亚伦-玛齐斯一样的准备好了马车,直奔翡翠高塔而去,往日里冷清的几条街道,顿时就变得热闹无比,几个相熟的势力首领一边急匆匆的赶路,一边交换着彼此的意见,虽然大家的看法在细节上并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加洛斯城又有一场暴风雨了……“什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伊瑟拉正在家族工坊,手上拿着一枚刚刚附魔完的戒指,可是才刚刚听到消息,手上的戒指就“叮”的一声落到了地上:“费雷魔法师回来了?”

  伊瑟拉足足愣了一分钟,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太好了,费雷魔法师终于回来了!”伊瑟拉很快叫来几名手下,将一条条指令发了下去:“你立刻去萨鲁曼家族,把这个消息告诉鲁本,还有你,拿我的手令去调一批十级以上的家族魔法师,至少五十个,让他们进入待命状态,随时可能有战斗发生,另外你们两个,去家族库藏中挑一挑,挑几件最好的魔法装备,然后跟我一起去翡翠高塔。”

  “是!”

  几个得力手下接到命令之后,很快就各忙各的去了,家族工坊里只留下笑得莫名其妙的伊瑟拉,等了一个也的消息终于等到了,伊瑟拉真是想不笑都不行,这一次曼尼斯家族又赌对了,在阴影之巢攻占屠魔山谷的时候,曼尼斯家族毫不犹豫的站在了魔法公会一边,在阴影之巢一把火烧了翡翠高塔的时候,曼尼斯家族又毫不犹豫的站在了魔法公会一边,就凭这两件事,就足以让曼尼斯家族在未来一百年之内,再不用担心在加洛斯城里的地位。

  这是从盟友到战友的转变,只是一字之差,却是完全不同的关系。

  盟友因利益而结合,战友却可以生死相托。

  …………“费雷,你终于回来了……”公会大厅里,几个年长的魔导士正围在林立身边,七嘴八舌的说着这一段时间以来,魔法公会里所发生的每一件事。

  他们说得有些杂乱,但是比起凯文来,却又详细了许多,从他们的口中,林立听到了更多的细节,比如阴影之巢攻陷翡翠高塔之后,还在这里驻扎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在那个晚上,他们几乎将整个翡翠高塔都翻了过来,一直到天亮之后,才一把火将翡翠高塔点燃,然后带着人耀武扬威的回到了屠魔山谷;比如阴影之巢的人离开时,似乎都不怎么满意,应该是没有找到他们想要找的东西……林立听得很认真,中间还不时问上几句,这一番谈话,持续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两个月里魔法公会所发生的一切,也渐渐在林立脑海中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而与此同时,一些最近两个月才加入魔法公会的年轻学徒,则大多正好奇的向其他人打听,他们心里充满了好奇与疑惑,几乎所有人都在问,这个叫费雷的年轻魔法师,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一回到翡翠高塔,就引得所有人为之欢呼?难道他的地位,竟比已经失踪的葛瑞安会长更加重要?

  “他就是我们翡翠高塔的骄傲,费雷魔法师。”被问到的人,总是一脸骄傲的这么回答,然后,他们就会耐心的为新来的学徒讲述,讲述那场天价的药剂拍卖会,讲述那场震惊加洛斯的决斗,在最后,他们还总会重重的加上一句:“没有费雷魔法师,就没有今天的翡翠高塔!”

  几个年长魔导士的话说得差不多的时候,亚伦-玛齐斯的马车也开到了翡翠高塔门口。

  亚伦-玛齐斯带着刀疤脸,几乎是埋着头走进门的,一想起这事,亚伦-玛齐斯就忍不住想再给刀疤脸一个耳光,都怪这该死的白痴,要不是他干下的蠢事,自己到了翡翠高塔,怎么也能享受一下客人的待遇,又哪里用得着象现在这样,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就好象作贼一样……不过还好,总算费雷魔法师留了话,点名要见自己,这一路走进来,总算没受什么刁难,可就算是这样,那些魔导士盯着自己的目光,也够让人难受的了,一想到这里,亚伦-玛齐斯又忍不住暗暗骂了一句,妈的,都怪罗西这该死的白痴,等回去之后,老子非让人把他装进麻袋不可……“早,玛齐斯先生。”林立远远的就看见两人走进了翡翠高塔,当下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在公会大厅的一个角落里找了几张张椅子,请亚伦-玛齐斯跟刀疤脸坐下,老实说,这其实是有一点失礼的,毕竟亚伦-玛齐斯是血色兄弟会首领,论地位论身份,跟葛瑞安不相上下,他登门拜访,再怎么也应该请到会客室才对。

  不过可惜,阴影之巢一把火点烧了翡翠高塔,虽然抢救及时没受太大的损失,但会客室却已经不能再用了,也只能委屈他们在公会大厅里坐坐。

  “早,费雷魔法师,您什么时候回的加洛斯,怎么也没说一声,早知道您今天回来的话,我一定亲自接您去了……”亚伦-玛齐斯正在那提心吊胆,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又哪还顾得上失不失礼?这个时候,别说让他坐在公会大厅,就算让他坐在厕所,估计他也会二话不说的坐上去。

  “呵呵,下午回来的。”林立笑了笑,也没去指出亚伦-玛齐斯话中的语病,只是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说了一句:“两个月没回来,加洛斯的变化可真够大的……”

  “是啊是啊,变化可真够大的……”亚伦-玛齐斯心头忐忑,也不知道对方这一句话里,是不是藏着别的意思,只能顺着对方的口风说了下去。

  “不过我可真没想到,变化居然会这么大,我记得以前的加洛斯,可没什么人敢堵在翡翠高塔门口……”林立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但望向亚伦-玛齐斯的目光,却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费雷魔法师……”亚伦-玛齐斯心头顿时一紧,再望向林立的时候,真是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费雷魔法师,您……您听我解释……”

  “呵呵,没什么好解释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会告诉我,这一切都跟你没关系,都是这位刀疤脸仁兄的主意,怎么样,玛齐斯先生,我猜得对不对?”

  “这……”

  “好了,玛齐斯先生,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不用解释,我也不会追究,就当它从来没有发生过,毕竟血色兄弟会是我们的盟友,我们魔法公会这一点度量还是有的。”

  “啊?”亚伦-玛齐斯一下愣住了,在来翡翠高塔之前,他就想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结果,有好的有坏的,不过就算是最好的结果,多半也要被敲诈一番,毕竟如今的魔法公会百废待兴,需要大量的金钱来重建翡翠高塔,而亚伦-玛齐斯也已经作好了准备,只要不是太离谱的条件,他都准备先答应下来。

  以至于,在听林立说到“我不会追究”的时候,亚伦-玛齐斯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一直等到一段话说完,亚伦-玛齐斯才一下愣住了。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年轻魔法师是什么性格,亚伦-玛齐斯可是一清二楚,当初的克伦威尔,就是因为抓了他两个朋友,就被他一根冰锥当场杀死,自己又是走了什么运?手下堵了翡翠高塔的大门,扬言要魔法公会交出葛瑞安,居然都可以当这事没发生过,难道,这个年轻魔法师在奥兰纳两个月,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性格大变不成?

  “别这么紧张,玛齐斯先生,翡翠高塔身为加洛斯十八支势力之一,维护加洛斯的和谐秩序责无旁贷,一点小事而已,没必要放在心上,不过现在我有一点更重要的事,要跟您商量商量。”

  “费雷魔法师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血色兄弟会能办到的事,我亚伦-玛齐斯绝不推辞!”那么大的事都已经不追究了,亚伦-玛齐斯又哪还敢推三阻四,还没等林立说出什么事来,他就已经在那拍着胸脯保证了。

  “是这样的,玛齐斯先生,我听说加洛斯附近,有个叫屠魔山谷的地方,山清水秀风景秀丽,就好象人间仙境一样,我一直想去欣赏欣赏……”说到这里的时候,林立稍稍一顿,这才又继续说道:“不过可惜,我听说最近阴影之巢的人占领了屠魔山谷,还布下了各种下流的陷阱,我这人一向胆子小,怕欣赏的时候发生意外,所以我想请玛齐斯先生帮个忙,帮我弄一张屠魔山谷的地图,最好能把那些下流的陷阱都找出来,免得我去欣赏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

  “……”亚伦-玛齐斯目瞪口呆,无耻的人他见得多了,可是无耻成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妈的,奥兰纳确实改变了这个年轻魔法师的性格,不过是把他改变得更加无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