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心灵风暴

第二百八十四章 心灵风暴


  “马修斯族长真爱开玩笑,我们这么多人来屠魔山谷,当然是为了拿回一些东西,不然难道是来游山玩水的不成?”

  林立脸上始终带着礼貌的笑容,口中说出的话更是不温不火,任谁见了,恐怕都会以为他这是在跟一个老朋友闲话家常。

  只有老梅林不会这么以为……因为他现在漂浮的地方,正是离对手不过一百米之处,他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剧烈的魔法波动,正从那个年轻魔法师身上散发出来,这是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尽管老梅林有一些心理准备,但此时亲身感受,也还是不由得一阵心惊胆战,这股力量太强大了,强大到让自己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身处魔法波动的边缘,却好象面对一头巨龙一般。

  “太可怕了……”老梅林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他知道,这个年轻魔法师的成长,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的想象。

  虽然早在加洛斯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年轻魔法师的天赋惊人,有朝一日,他必定会达到一个恐怖的高度,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竟会来得如此之快,仅仅是几个月的时间,就让他从一个八级魔法师,成长为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抗衡的恐怖存在……“哎……”老梅林轻轻叹了口气,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做错了,早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局,自己当初就应该管好克伦威尔,不让他去招惹翡翠高塔,更不让他去招惹这个可怕的年轻魔法师,那么之后的一切,自然也就不会发生,虽然翡翠高塔一统加洛斯的步伐无法逆转,但至少,梅林家族可以生存下去,克伦威尔也不会在晨曦广场上丧命……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梅林家族已经衰败,克伦威尔也已经死去,就连自己,也不得不投身阴影之巢,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

  老梅林神色间的悔恨稍闪既逝,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双眼睛中已是充满了坚定,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完了,自己要做的,只能是击败这个年轻魔法师,打退翡翠高塔的进攻,再在阴影之巢的帮助下,重塑梅林家族昔日的辉煌,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虽然这个机会渺茫得几乎可以忽略……两人身上的魔法波动,几乎是同时爆发开来,在那一刹那间,就仿佛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一样,两件黑色的长袍同时鼓起,汹涌澎湃的魔法波动升腾而起,屠魔山谷上空的空气就好象沸腾了一般。

  老梅林的咒语声异常沙哑,这个时候就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面对这个恐怖的年轻魔法师,自己真是连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一场战斗,也许是老梅林一生当中,最没有把握的一场,在加洛斯的时候,哪怕是面对葛瑞安,他都始终相信,自己需要的只是一点点运气而已,但是现在,老梅林知道,自己除了运气之外,还需要许多许多……因为,他已经看见了,一片水蓝色的光幕,正在那个年轻魔法师身上泛起。

  老梅林知道,那是源水护盾——那是属于十六级大魔导士的源水护盾……老梅林心中在想些什么,林立根本毫不在意,这个时候,他正在源水护盾的保护下,专心致志的吟唱着咒语,一段冰霜之触的咒语在空气当中潺潺流动……两人几乎是同时完成咒语吟唱。

  一个冰霜之触,一个烈焰风暴,刹时之间,一冰一火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就在屠魔山谷上空激荡起了耀眼的光芒,飘飞的雪花,四散的火苗,晶莹的冰蓝,绚丽的火红,两种光芒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顿时营造出仿佛梦幻般的色彩。

  这一老一少都是大魔导生,对魔法规则的理解,也远在一般魔法师之上,在众人眼中,这两人的施法速度简直快得惊人,仅仅是眨眼之间,两人就进行了数次攻防转换。

  无论是成名数十年的老梅林,还是震惊了整个加洛斯的年轻魔法师,在这一场战斗中展现出来的实力,都已经达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高度,这绝对是最近几十年来,加洛斯最高水准的一场战斗,几乎每一个魔法师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望着那两个正飞快移动的身影……“我靠,真是大魔导士……”葛瑞安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这一次他是真的看明白了,正漂浮在屠魔山谷上空的那小子,确确实实已经突破了大魔导士境界,那一个漂浮术,与装备无关,与药剂无关,纯粹是大魔导士自身的力量!

  而且,还是一个十六级大魔导士……一想到这一点,葛瑞安就有些抓狂。

  妈的,这到底凭什么啊凭什么?

  凭什么老子钻研了几十年的魔法,现在还只是十五级大魔导士,凭什么这小兔崽子只在奥兰纳待了两个月,就能突破十六级大魔导士的?看看屠魔山谷上空的那场战斗,当年跟老子斗得不相上下的马修斯,在这小兔崽子手下居然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这到底是凭什么啊凭什么……“这他妈什么世道……”葛瑞安愤愤的骂了一句,将满肚子的不满,都发泄到了阴影之巢的盗贼身上。

  林立飞上天空迎战老梅林之后,指挥权都自然而然的落到了葛瑞安手里,此时这个中年胖子正激动的挥舞着双手,声嘶力竭的指挥着身后的魔法师们,对下方的屠魔山谷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无差别魔法打击。

  一时之间,屠魔山谷内硝烟弥漫,汹涌澎湃的魔法元素,就好象冲开了闸门的洪水一般,疯狂的冲击着屠魔山谷内的一切,暴风与烈焰,雷霆与冰霜,在这一刻好象突然沸腾了一般,一个接一个的魔法轰击之下,让整个屠魔山谷再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土地。

  多达数百名的魔法师,一旦占据了地利优势之后,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绝对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无数魔法从山崖上落下,将整个屠魔山谷都翻了一遍,一座座哨塔在火光中化成灰烬,一座座帐篷被凝结成冰,至于那些四散奔逃的阴影之巢成员,更是经常跑着跑着,就发现自己的脑袋跟脖子分了家……这是一场粗暴而又蛮横的战斗,没有偷袭也没有迂回,有的只是正大光明的站在那里,将自己所擅长的魔法一个又一个的放出去,这是一个无比简单的过程,哪怕是还没突破五级的魔法学徒都可以办到,但是当数百名魔法师同时这么做的时候,却变得无比恐怖……“这简直是荒谬……”罗纳德拼命的支撑着斗气,勉强保证自己不被魔法伤到,但身旁的手下,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倒了下去,没办法,对方的魔法打击实在太过密集,屠魔山谷又没什么死角,自己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倒下……罗纳德并不是没有想过反击,事实上,从战斗一开始,他就派出了一支盗贼小队,沿着山崖一路潜行,希望他们能够潜入魔法师方阵当中,以刺杀制造混乱——就好象当初进攻屠魔山谷时所做的一样,但是很遗憾,往日里万试万灵的手段,在今天却显得无比可笑。

  近三十名盗贼,刚刚潜出谷口,就遭遇了灭顶之灾,上百枚风刃掠过,撕开空气的同时,也撕开了他们的身体,刹时之间,就只见满地的鲜血与残肢。

  这个时候,罗纳德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他真的很想问问,究竟是哪个王八蛋,象出这么无聊的进攻的?

  妈的,这王八蛋真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完全不讲道理,仗着自己手下有数百魔法师,就大张旗鼓的压到屠魔山谷门口,用这种近乎儿戏的战术在那轰个不亦乐乎,妈的,你懂不懂什么叫战术,懂不懂什么叫兵种结合,懂不懂什么叫迂回包抄?

  “妈的,狗日的什么都不懂,居然还能压得老子喘不过气来……”罗纳德气得吐血,偏偏还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群该死的魔法师,将屠魔山谷轰成一片焦土。

  这个时候,罗纳德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唯一可以指望的,恐怕也只能是天空中漂浮着的老梅林了,他只能希望,老梅林尽快干掉那个什么费雷,然后迅速抽出身来帮助自己,没有老梅林的魔法帮助,自己手下的盗贼与战士,在魔法师的压制下,根本连头都抬不起来。

  其实,老梅林很想抽出身来帮他。

  可惜,现在的老梅林连自身都难保,又哪还有力气抽出身来?

  葛瑞安的眼光确实很毒,虽然战斗刚开始的时候,老梅林还能跟费雷战个不胜不败,但那个时候,葛瑞安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个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大魔导士,在费雷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林立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证明了葛瑞安真的没有看错。

  就在老梅林一个燃烧火球出手,却只能让源水护盾泛起圈圈涟漪的时候,林立却是一反先前的施法规律,非但没有立刻还以颜色,反倒是操纵着漂浮术让自己急速后退,然后,就是一个魔力反馈出手……“糟糕!”老梅林的嘴巴才刚刚张开,脸上的表情就突然僵住了,在这一瞬间,老梅林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上升起,让自己整个人都好象掉进了冰窟一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还有如此可怕的施法技巧,这简直就好象传说中的未卜先知一样,从自己开始吟唱咒语,都魔力流动被掐断,整个过程绝对不会超过十分之一秒,这简直就好象是预先演练好的一样……魔力流动被掐断的瞬间,老梅林一张脸就突然变得煞白。

  先前的战斗虽然吃力,但毕竟维持了个不胜不败,但随着这一个魔力反馈,自己却连表面上的均势都无法维持了。

  老梅林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林立,额头上已是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在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孤注一掷,只见老梅林在漂浮术的支撑下,拼命的往后退了近十米,然后一只手飞快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卷轴……“见鬼!”原本葛瑞安正兴奋的指挥着一群魔法师狂轰滥炸,可是在老梅林掏出卷轴的瞬间,中年胖子却突然冒出了一句粗口,让身边一群魔法师都是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

  “妈的,这老不死的真不要脸!”

  老梅林掏出的那张卷轴,一般魔法师可能并不认识,但葛瑞安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可是当年翡翠高塔落魄的时候,被梅林家族巧取豪夺低价买去的心灵风暴卷轴!

  即便翡翠高塔今时今日已经统一了整个加洛斯,葛瑞安再见到这张心灵风暴卷轴的时候,都还是忍不住要骂脏话,这可是翡翠高塔的珍藏当中,最有价值的魔法物品之一,这上面抄录的可是高达十八级的心灵风暴魔法,最可怕的是,这张卷轴曾经经过特殊处理,可以由任何一个大魔导士引发其中的力量,只要拥有充足的魔力,就可以始终保持心灵风暴的效果,直到烧光敌人最后一丝魔力……“妈的,费雷有麻烦了……”

  葛瑞安焦急之下,真恨不得能立刻施展漂浮术,飞到屠魔山谷上空阻止老梅林,可惜,魔力溃散的他别说施展漂浮术了,就连放个风刃都显得太过勉强,在这个时候,葛瑞安唯一能做的,恐怕也只能是将双手拢在嘴边,拼命的向正低声吟唱咒语的林立喊道:“快,费雷,快阻止那老不死的,不能让他打开卷轴!”

  可惜,林立根本听不见他在喊些什么,只是专心致志的吟唱着炎爆术的咒语。

  紧接着,老梅林手中的卷轴就化成了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在一瞬间内,就将林立整个人都笼罩起来,在这个时候,如果稍稍细心一些的话,必定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在两个大魔导士之间,似乎正有一条金色丝线,正若隐若现的闪烁着……这正是引导魔法的征兆……“完了……”葛瑞安一张胖脸顿时变得煞白,心灵风暴的威力,他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这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一旦覆盖下来,必将会在十秒之内,吞噬掉任何一个魔法师的魔力,就算费雷这个近乎魔力无限的怪物,也绝对无法在这个十八级魔法之下幸免,唯一的不同,恐怕也只能是时间稍稍长一些罢了,不过这又有什么分别?无论是十秒还是二十秒,只要老梅林的引导不被打断,魔力被彻底吞噬只是迟早的事,时间拖得更长,无非是增加更多痛苦罢了……唯一的办法,恐怕也只能是中断老梅林的引导。

  可是心灵风暴贵为十八级魔法,又岂是那么容易被中断的?要知道,心灵风暴除了燃烧魔力之外,本身就拥有禁魔效果,身处心灵风暴的笼罩之下,就算强如费雷,也绝不会拥有施法的机会,无法施法,又怎么中断老梅林的引导,难道用手指去捅吗?

  然后……林立就用一个简单的动作,回答了葛瑞安的问题。

  只见他身处金色光芒笼罩之下,却是丝毫也不显得慌乱,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笑容,就好象正飞快流失的魔力,跟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似的,在这个时候,林立只做了一个动作,那就是轻轻举起手中的苍穹法杖……在那一瞬间里,葛瑞安似乎看见,法杖顶端的宝石,似乎闪烁着一丝淡淡的黄色光亮。

  紧接着,那耀眼的金色光芒,就突然变得黯淡起来,就仿佛阳光下的冰雪一般,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葛瑞安目瞪口呆的同时,老梅林却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最后一个机会也被自己葬送掉了,在这个高达十六级的大魔导士面前,自己引以为傲的魔法力量竟是如此的孱弱,无法反抗无法逃离,甚至就连孤注一掷的心灵风暴卷轴,在对方眼中也仿佛小孩子的把戏一般。

  “真是遗憾,马修斯族长……”林立脸上仍然带着轻松的笑容,只是咒语的吟唱却是又快又急,就在金色光芒散尽的瞬间,一个炎爆术已是拖着长长的尾焰轰了出去……“轰隆!”

  又沉又重的一声闷响,哪怕是隔着数百米的距离,众人也是听得清清楚楚,漫天飞溅的火光,熊熊燃烧的烈焰,失去了元素护盾的保护,老梅林在炎爆术下显得如此孱弱,几乎就在炎爆术命中的瞬间,他整个身体就燃了起来,没有挣扎,没有惨叫,整个人就仿佛一团火球一般,直挺挺的落向了屠魔山谷的土地……“……”葛瑞安怔怔的望着那团坠落的火球,一时之间,心情竟是无比的复杂,一手将梅林家族带向辉煌的马修斯,曾经跟自己并称加洛斯最强魔法师的马修斯,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走向了死亡,换了以前,葛瑞安恐怕做梦也想不到,马修斯竟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死去……山崖上的魔法攻击突然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团燃烧的火球上,特别是十六支势力的首领,更是个个觉得双脚发软,刚刚发生的一幕,确实把他们给吓坏了,梅林家族族长,跟葛瑞安同样强大的老梅林,在费雷魔法师面前,竟是连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整个战斗波澜不惊,从开始到结束,竟是显得如此的顺理成章,就好象这个年轻人,本来就应该轻而易举的杀死加洛斯最强魔法师一样……“妈的,撤退!”老梅林的死亡,就好象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终于让罗纳德崩溃了,如今整个屠魔山谷都处于魔法攻击当中,自己手上最强大的魔法师又死得不明不白,罗纳德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而且还输得彻彻底底……在这个时候,撤退是唯一的选择。

  屠魔山谷虽然富饶,却并不值得拿所有兄弟的性命去换。

  就算阴影之巢再强,也敌不过整个加洛斯城,更何况,对方还有一个见鬼的费雷魔法师,妈的,这怪物究竟是怎么冒出来的,不但带来了整个加洛斯的魔法师,还在举手投足之间就杀死了老梅林,难道他真是一头披着人皮的传奇魔兽不成?

  可惜,已经没有时间给罗纳德多想了。

  在老梅林化成一团火球,从天空中坠落下来的同时,罗纳德就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这一声“撤退”才刚刚传开,顿时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数百上千的盗贼从四面八方涌出,就如同一只只正被猛兽追赶的兔子一样,争先恐后的往低语森林方向逃去,整个场面显得混乱而又狼狈,争抢与践踏更是随时发生,在这一阵争先恐后的逃亡当中,不知道多少体力稍差的盗贼死在自己同伴的脚下……“想跑?”林立静静的漂浮在天空,用一种近乎残忍的目光,注视着屠魔山谷内的一举一动。

  带了这么多人来屠魔山谷,林立想要的,又岂是赶走阴影之巢这么简单?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野心勃勃的势力,今天可以来一个阴影之巢,那么谁又敢保证,明天不会再来一个光芒之巢?对付这样的势力,林立一向很有心得,唯一可行的办法,就只能是一次将他们打怕打痛,打得他们几百年以后想起来,都还觉得头皮发麻,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对翡翠高塔心怀不轨的势力,在动手之前先思考一下,挑衅翡翠高塔的代价,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承受得起……不知道为什么,当林立漂浮在天空中的时候,突然有些理解奥斯瑞克了……不过,林立并不急于动手,他只是操纵着漂浮术,让自己不紧不慢的跟在阴影之巢的败兵身后,林立记得,亚伦-玛齐斯曾经跟自己说过,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一条湍急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