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大屠杀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大屠杀

  从屠魔山谷逃出来的时候,罗纳德已是灰头土脸,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有烧伤也有擦伤,头发乱糟糟的象个鸟窝一样,蒙着瞎眼的黑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扯掉了,只剩下一只空洞洞的瞎眼暴露在空气当中,让人见了不由一阵毛骨悚然……不过还好,总算逃出来了……罗纳德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听见远处传来隆隆的水声,一个心总算稍稍放下一些,只要度过黑水河,就能够进入低语森林的范围,地狱森林地形复杂,灌木浓密杂草丛生,正是适合潜行暗杀的地方,再加上阴影之巢数十年来的经营,就算翡翠高塔的魔法师再多,也绝不敢胡乱闯入,自己只要耐心的等个几年恢复元气,未必没有重夺屠魔山谷的机会。

  唯一可惜的是,这一场战斗的损失,实在是太惨重了一点。

  花费巨资布下的各种陷阱,连用都还没来得及用,就被焦土式的魔法打击给摧毁了,还有至少上百名核心成员的死亡,罗纳德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痛,这可是用了近十年才培养起来的嫡系,居然莫名其妙的就在屠魔山谷损失了上百个……当然,最让罗纳德无法接受的,还是老梅林的死亡。

  那可是真正的大魔导士,纯以战斗力而论,比起十五级战士的自己只强不弱,如果不是因为梅林家族突然衰败的话,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招揽到这样的人物,事实也证明了,老梅林的魔法力量对于阴影之巢来说,绝对是最重要的东西,自从招揽到老梅林之后,许多本应艰难无比的战斗,都突然变得轻松起来,特别是进攻翡翠高塔那次,在老梅林的暗中帮助下,几乎可以说是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这座数百年未曾陷落的高塔。

  可惜,老梅林死了……想再找一个大魔导士,还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事,毕竟,并不是每一支势力,都有翡翠高塔那种运气,莫名其妙的就拥有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大魔导士,而且还是那种强大到近乎变态的怪物,妈的,这种运气,老子怎么就碰不到?

  一想起这事,罗纳德就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手下。

  妈的,全怪这群废物!

  数百年未曾陷落的翡翠高塔都被攻下来了,这群废物却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妈的,如果找到了那件东西,自己又哪会有今天的失败?那位来自奥兰纳的大人物可是亲口答应过自己的,只要能把那件东西交给他,无论是装备还是人员,都可以给自己最大方便,妈的,如果自己手里有几个大魔导士,又哪容得了翡翠高塔这么嚣张?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罗纳德摇了摇头,将这烦人的思绪抛开,继续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向黑水河的方向走去。

  黑水河就在前面,湍急的河水拍打着两岸,溅起蒙蒙的水雾,水草茂盛的地方,停靠着十艘大船,这是当初阴影之巢攻入屠魔山谷时留下的,现在,罗纳德简直无比庆幸,幸亏刚才的英明决定,否则这一千败兵想要游过黑水河,怕是至少都要损失一半以上……“老老老……老大!”眼看着黑水河越来越近,罗纳德正要命令手下登船的时候,身边一名心腹却突然僵住了。

  “妈的,闭嘴!”罗纳德正在那心头烦躁,听手下结结巴巴的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顿时就一股无名火冒起,要不是现在正在逃亡途中,多半早就一个耳光抽过去了。

  然后……一个正漂浮在天空中的身影,就好象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将罗纳德一肚子的火气,全都浇得无影无踪,在那一瞬间,罗纳德简直就好象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一边拼命的往黑水河方向跑去,一边拼命的招呼着自己的手下:“快快快,想活命的都他妈给我上船!”

  “上船?”林立操纵着漂浮术,静静的漂浮在黑水河上空,看着罗纳德声嘶力竭的呼喊,看着争先恐后的阴影之巢成员登上大船。

  苍穹法杖被紧紧的握在手中,淡黄色的龙眼宝石闪闪发光,遍布杖身的一道道魔纹,正呈现出剧烈的魔法波动,林立输入其中的魔力正不断的被放大和提纯,最后转化为最纯粹的魔法力量缓缓释放……复杂冗长的咒语吟唱声,就好象流水一般潺潺流动,神秘而又庄严,无穷无尽的冰系魔法元素,正在黑水河上空滚滚翻腾,浓浓的乌云遮天蔽日,就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夜一般,滚滚雷霆不时闪过,一道道闪电就如同金蛇一般,哗啦啦的撕开天空,在浓浓的乌云边缘,镀上一层华丽的金色,下方的黑水河依旧湍急,浪涛一次又一次的拍打着两岸,弥漫的水雾下,只见一片末日的景象。

  林立的咒语吟唱声越来越快……“完了……”罗纳德目光呆滞,天空中那个手握法杖的身影,就好象挥舞着镰刀的死神一样,七月的天气,竟飘起了漫天的大雪,那种冰寒刺骨的寒意,让罗纳德一颗心都紧紧的揪在了一起,这个时候,罗纳德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太乐观了,这个年轻魔法师的目的,根本不是将自己赶出屠魔山谷,他要的是一场屠杀,一场足以震慑任何势力的屠杀……完了,一切都已经完了……罗纳德站在那里,怔怔的望着天空,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与绝望。

  流水般的咒语潺潺流动,林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黑水河上,目光中看不到一丝怜悯,在一阵高亢的吟唱声中,最后一句咒语终于喝破,刹时之间,漫天的大雪就在狂风卷动之下,弥漫了整个黑水河畔,一时之间,只见整个天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有阴影之巢的亡命之徒,也没有那十艘足以容纳千人的大船,甚至就连那湍急的河水,也在刹那之间静止,天地仿佛重归一体,除了白色之外,世间再无一丝杂色……然后,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黑水河上狂风呼啸,那个仿佛死神一样的年轻魔法师,却始终静静的飘在天空。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除了呼啸的狂风之外,再听不见一丝声音。

  足足十分钟之后,第一批魔法师才穿过屠魔山谷,追击到黑水河边,可是他们看见的,却是足以让他们做上一辈子噩梦的景象……“老天……”一个来自曼尼斯家族的年轻魔法师最先抵达黑水河畔,几乎是在他看清楚一切的瞬间,就已是发出一声仿佛梦呓一般的呻吟,然后就无力的坐到了地上。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近千名魔法师就这么怔怔的站在那里,与黑水河上的近千座冰雕遥相呼应。

  鹅毛般大小的雪花依旧飘个不停,飕飕的冷风不时从耳边吹过,近千做栩栩如生的冰雕,就这么静静的伫立在那里,有些才刚刚登上渡船,有些则正拼命的往渡船跑去,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一座座晶莹剔透的冰雕显得异常华丽。

  在这一刻,华丽与残忍,竟是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望着那一座座晶莹剔透的冰雕,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十六支势力的首领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从对方目光中读出了惊骇与恐惧。

  所有人脑子里,都只剩下一个念头——老天,这是一场真正的屠杀……没错,这确实是一场屠杀。

  包括罗纳德在内,上千阴影之巢成员,十艘渡船无一幸免,所有人都被冰封千里活活冻成了冰雕,一直到死的那一刻,他们脸上都还充满了绝望的神色。

  林立操纵着漂浮术,依旧静静的漂浮在天空当中,黑色长袍下的身躯,在狂风当中显得单薄而又孱弱,但在众人的眼中,此时的他却与挥舞着镰刀的死神无异,不不不,甚至比死神更加可怕,死神至少还是有选择的收割生命,但这个年轻魔法师,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屠夫,就好象一千二百年前,那位以一人之力,震慑整个法兰的大领主一样,同样的惊才绝艳,同样的心狠手辣……“抱歉,吓着各位了……”将最后一滴河水也凝结成冰之后,林立这才慢慢的从天空中落下只见他轻轻拍去长袍上的灰尘,脸上依然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顺路送了阴影之巢的客人一程……”

  “……”十六支势力的首领正满脸堆笑的迎上前去,突然听见这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顿时就不约而同的一个踉跄,一个个的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畜生啊畜生,一挥法杖就杀了上千人,居然还笑得这么无耻,妈的,你该不会是被奥斯瑞克那大屠夫的鬼魂附体了吧?

  当然,害怕归害怕,一个个脸上还不得不堆起笑容。

  “阴影之巢这些混蛋,活该有这下场,年年骚扰加洛斯,早该收拾收拾他们了,费雷魔法师今天把他们一网打尽,简直是大快人心!”

  “对对对,我们早就判着这一天了!”

  “费雷魔法师,您实在是太谦虚了!”

  一时之间,阿谀奉承之声不绝于耳,林立笑了笑,左耳进右耳出,压根没当成回事,在那随口敷衍了几句之后,就找了个借口告辞,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把葛瑞安给找到了。

  “妈的,禽兽啊禽兽,上千个活生生的人,你小子居然说杀就杀,妈的,这么刺激的事,居然不叫上老子一起!”葛瑞安一脸兴奋的骂道。

  “……”

  “快快快,快给老子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葛瑞安两眼放光,一边望着黑水河畔的冰雕,一边一脸兴奋的追问:“是不是千里冰封?”|林立也不瞒他:“恩。”

  “妈的,真是千里冰封?”葛瑞安顿时一脸呆滞,盯着林立看的时候,简直就好象是正盯着一头会喷火的巨龙:“妈的,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我又不是故意的……”林立很委屈的撇了撇嘴,心想你以为老子愿意?妈的,老子到现在都还没弄懂,什么叫“不朽之王”,什么叫“以骸骨为权杖,加冕为王”,你以为老子这十六级突破得很塌实?妈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麻烦呢……“咦,不对……”在那唠唠叨叨的嘀咕了一阵之后,葛瑞安一张胖脸上,却又露出了几分狐疑:“老子以前在奥兰纳的时候,也看见过别人施展千里冰封,怎么没你这个这么厉害?啧啧啧,一个千里冰封干死上千人,你该不会是骗老子的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会配一点小药剂……”

  “妈的……”

  葛瑞安一听这话,又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这小子施展千里冰封之前,肯定喝过什么厉害的药剂,在一瞬间内将魔法威力提升数倍,才造成了眼前这恐怖的场景,妈的,一瓶药剂加一个千里冰封,就能在瞬间杀死上千人,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怪物?

  “这种药剂还有没有?快分老子几瓶……”

  “别做梦了,你以为这种药剂,人人都能用?”林立翻了个白眼,神色间似乎带着几分疲倦:“实话告诉你吧,这种药剂虽然厉害,副作用却大得吓人,你别看我现在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其实全部精神力都已经被抽空了……”

  “真可惜……”

  林立一脸疲倦的笑了笑,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一周之后,自己就将离开加洛斯的话,他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使用燃灵药剂,副作用实在是太厉害了,对精神力的压榨,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即便是以自己那种近乎妖孽的精神力,也是在一瞬间内被压榨得干干净净,没个几天的休息,根本不要想缓过劲来……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自己一周之后,就会离开加洛斯,前往轻风平原,也许一年两年,都不会有机会再回到这片被自己视做家乡的土地,自己走了之后,翡翠高塔怎么办,葛瑞安怎么办,万一又有什么不长眼的势力,打起翡翠高塔的主意,自己又该怎么办?

  自己只能在离开之前,给他们留下一个警告——在打翡翠高塔的主意之前,请先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承受得起失败的代价……“好了,你派人去布置巫师之眼,我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恩,快去吧。”

  葛瑞安也知道精神力被抽空的厉害,当下不敢再耽搁林立,只是叫来两个年轻学徒,将已经疲惫不堪的林立送到刚刚扎下的帐篷里。

  望着那个略显蹒跚的身影,葛瑞安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发酸,他至今都还记得,在那场拍卖会开始之前,他就曾经问过这个年轻人,愿不愿意接替自己执掌翡翠高塔,当时这小子的回答似乎是不想被束缚,可是再回过头来看看,在这之后,这个年轻人所做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为了翡翠高塔,他一直在悄悄的为翡翠高塔做许多他不愿意做的事。

  “费雷,辛苦了……”

  …………葛瑞安说得没错,林立确实辛苦了。

  这一觉睡下去,就一直睡到第四天早上,才昏昏沉沉的醒来,燃灵药剂的副作用实在是太厉害了,就算是以林立的精神力,也是花了四天的时间才总算勉强消化掉,从帐篷里出来的时候,林立都还觉得有些不适,往日里敏锐无比的精神力,今天却始终有些迟钝的感觉,林立站在帐篷外,尝试着放了两个风刃,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魔力流动,似乎不如往日流畅,就好象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看来,四天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林立摇了摇头,倒也并不怎么着急,精神力的恢复,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许十天,也许半个月,总之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急也不能催,等时机到了,它自然又会恢复到全盛时期的状态。

  将心头那一丝担忧放下,林立这才发现,一觉醒来之后,整个屠魔山谷已是焕然一新,秘银矿洞外的碎石已经被清理开了,一群魔法师正指挥着从阴影之巢手上接管过来的奴隶,在矿洞里挖得热火朝天,曾经被魔法轰成一片焦土的地方,已经扎下了一座座的帐篷,十六支势力带来的数百魔法师,并没有在战斗结束之后离去,而是在屠魔山谷住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四天。

  林立挠了挠头,心头不由有些疑惑,照理说,这一个个的在加洛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日理万机可能有点夸张,但繁忙却是肯定的,大把的生意大把的纠纷等着他们处理,他们又哪来那么多的美国时间在屠魔山谷度假?

  “费雷,你醒了?”林立才刚刚走出帐篷,就听见葛瑞安的声音从前面初来。

  “刚醒。”林立点了点头,又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对了,伊瑟拉他们怎么还不回去?”

  “我有点小事要找他们帮忙。”

  “让他们帮忙出钱?”林立撇了撇嘴,心想你开口让人帮忙,还能是什么好事……“妈的,老子是这种人吗?”葛瑞安一脸激动,好象真受了多大冤枉似的,只不过嚷嚷完之后,中年胖子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嘿嘿,你别说,这个想法还真是不错,老子一会找伊瑟拉商量商量,妈的,他手下的魔法师轰来轰去,轰坏了老子屠魔山谷好多的花花草草,他出点钱也是应该的……”

  “你积点德吧……”

  “老子这是在帮伊瑟拉减轻负担你懂不懂,妈的你也不想想,你个小兔崽子一个冰封千里下来,不知道吓疯了多少人,现在全加洛斯上上下下十六支势力的首领,个个都在帐篷里发抖呢,生怕你哪天气不顺了,把冰封千里砸他们头顶上,来个全家老小一锅端,现在我去找他们要钱,那是给他们面子,这说明他们还有点利用价值,不会被你发神经干掉,不信你去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出钱帮我们重建屠魔山谷。”

  “算了,你继续吹,我找点吃的去……”林立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论起歪理,十个自己加起来,也比不上一个葛瑞安,干脆不跟这中年胖子继续瞎扯,一觉睡了四天,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先找点吃的垫垫才是正经。

  “妈的,你是人还是猪啊?一睡醒就吃,也不怕撑死你,等会再说,我先跟你谈点正事……”

  “什么正事?”林立一脸狐疑的看了葛瑞安一眼。

  “我知不知道,马拉顿家族为什么要支持阴影之巢?”

  林立挠了挠头,有些不太确定的问了一句:“我记得,你前几天好象说过,什么藏宝图?”

  “没错没错,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

  “那又怎么样,你前几天不是刚说过,那张藏宝图是骗人的吗?”

  “不不不……”葛瑞安四下张望了一番,这才又悄悄的凑到林立耳边:“我跟你说,我前天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什么秘密这么厉害?”

  “这事说来也是巧合……”葛瑞安伸手指了指远处:“那个矿洞看见了没有?前几天进攻的时候,咱们不是把矿洞给轰塌了吗,那天你睡了之后,我就找了一批人,让他们把矿洞门口的碎石挖开,谁知道挖着挖着,我就发现有问题了,在矿洞里大概五十米的地方,锄头挖下去居然是空响……”

  “空响?”林立一听这话,顿时就皱起了眉头,锄头挖下去是空响,这岂不是意味着,在矿洞之下,还藏着别的什么东西,难道那地方,就是葛瑞安所说的什么藏宝图所在?

  “没错,就是空响!”葛瑞安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两天我狠狠的研究了一下那张藏宝图,一直到今天早上,我终于可以肯定,我以前的理解完全错了,那张藏宝图上所标示的地点,不是在低语森林,而是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