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誓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誓

  三个六芒星阵一个套一个,构成了一个复杂的多边形,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灾难力场,专门用于提纯死亡力量,并对它们进行重新分配,以维持各种魔法设施的运转,比如通灵塔,比如大墓地,总之,这是一道顶级亡灵魔法师必须掌握的魔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灾难力场就好象一颗心脏,控制着所有的一切,一旦这颗心脏停止跳动,整个由灾难力场支撑起来的世界也就彻底完了。

  所以,林立老老实实的把手缩了回来……因为林立知道,这矿洞下藏着的,恐怕不是宝藏那么简单,灾难力场与咒怨宝石同时出现,这里说不定就是哪位顶级亡灵魔法师的埋骨地,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位顶级亡灵魔法师的埋骨地,意味着各种强大的魔法装备,意味着亡灵魔法师毕生的研究心得,甚至意味着一些陷入沉睡的强大召唤生物,这一样一样的,哪一样不比一点金银珠宝强?

  从灾难力场中剥离咒怨宝石倒是没什么难度,可是剥离之后,却很可能会让三人失去继续探索的机会,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样,三人就会与一座真正的魔法宝库失之交臂,那才是最让人遗憾的。

  最后看了一眼悬浮的咒怨宝石,林立咬了咬牙,一伸手就推开了那道虚掩的石门。

  “……”在推开虚掩的石门之前,林立绝没有想到,石门内外的差别竟是如此之大,简直就好象是两个世界一样,一边是安安静静的石室,一边却是阴森恐怖的墓园,远远望去,只见无数墓碑林立,幽幽的磷火在墓碑间飘来飘去,伴随着呜咽的冷风,让人不由自主的一阵头皮发麻。

  走进这片庞大的地下墓园,林立甚至以为自己回到了毁灭之龙阿扎达斯的巢穴,整个墓园修建在空旷的山腹当中,一眼望过去,怕不有成千上百的墓碑立在那里,而在这千百墓地的中央,却又是一座宏伟的古代陵墓,林立远远看了一眼,从陵墓修建的风格看来,应该是一千年前修建的,因为那个时候,高等精灵王朝刚刚覆灭,安瑞尔世界的很多东西,比如艺术品,比如建筑物,都还留有一些黑暗年代的影子。

  幽幽的磷火在陵墓上空徘徊,就如同一只只惨绿色的萤火虫一样,远远望去,只见一片绿幽幽的,空旷的山腹中不时有风声吹过,时高时低,象是呜咽又象是呻吟,让人听了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三人从一块块墓碑之间走过,一路上随处可见残缺的骸骨,空洞洞白森森的,更是为这鬼气森森的地方平添了几分恐怖。

  墓地中央的那座陵墓,大概是整个山腹中唯一的例外,看上去宏伟而又庄严,三人站在陵墓前,还可以看见一缕光亮从陵墓当中透出……“如果真有什么宝藏的话,恐怕也只能藏在这里面了……”林立站在陵墓前,回过头来向身后二人问了一句:“要不要进去看看?”

  “当然要!”葛瑞安连想都没想。

  “那……那就进去看看吧……”伊瑟拉心头虽然有些忐忑,可是葛瑞安都已经说话了,他又怎么敢发表反对意见,万一惹火了这中年胖子,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不过这门……”葛瑞安说完之后,却又突然有些心虚:“会不会也跟外面一样?”

  “这门应该没什么问题……”林立仔细的看了一遍,确认四周没有布下什么魔纹,这才带着两人走上前去。

  这一次,林立确实没有说错,这门确实没什么问题,只是轻轻一推,就带着阵阵轻响打开了。

  然后……就只见一片光芒从陵墓当中透出,一时之间,林立只觉得满眼都是金灿灿的,就好象沐浴在正午的阳光下一样。

  “老天……”

  林立并不是没见过钱的人,当初在无尽世界的时候,他手上掌握的财富,只能以天文数字来形容,就算之后来到安瑞尔世界,也同样是过得有滋有味,一场奥法药剂拍卖会就席卷金币一百多万,弄得葛瑞安都不得不帮他申请了一张闪金银庄的水晶卡。

  但那毕竟只是数字而已……林立从来没有想过,当这些数字变成实物的时候,竟是如此的震撼,从陵墓大门进来,正是一座空旷的大厅,一眼看过去差不多足球场大小,而那一座座小山一般的金币,就这么散乱的堆在大厅里面,有的多些有的少些,但是看上去都是一堆一堆的,就好象一座座小山一样,一片灿烂的金色当中,红红绿绿的宝石点缀其间,在空旷的大厅里营造出仿佛梦幻般的光芒……“妈的,我们发了……”葛瑞安的瞳孔慢慢放大,望着那一座座金山的时候,一双小眼睛已经变成了两枚金币,只见他满脸通红呼吸急促,要不是被一旁的林立抓得紧紧的,恐怕早就兴奋的扑过去了。

  “小心点,这里有古怪……”林立望着那一座座的金山,却莫明其妙的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古怪?”

  “见鬼,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环境的关系,身处这诡异的陵墓当中,林立觉得自己总有些心神不宁,就算眼前摆着的是一座座金山,那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却始终挥之不去,就好象有一双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睛,正悄悄的注视着自己一样。

  来到安瑞尔世界之后,这种感觉一共出现过两次,一吃是在噩梦山脉,一次是在幽影谷内,虽然在这之后,都没有什么特别危险的事情发生,可林立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感觉是准确的,就算之后没有特别危险的事情发生,那也只是因为时机未到罢了……总之,这是一种让人不安的感觉。

  而且除此之外,林立还在这一座座金山当中,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比起那种不安的感觉来,这一丝熟悉的气息,才是林立真正关心的。

  事实上,从林立破去死亡之歌魔纹,推开那道紧闭的石门时,他就感受到了这一丝熟悉的气息,那是一种近乎血脉相连的感觉,就连时间与空间都无法限制,就好象深深刻在灵魂上的烙印,无论距离多么遥远,一旦感觉到了,就如同在眼前一般清晰。

  特别是当林立走进陵墓之后,这一丝气息更是变得无比强烈,就好象有一个声音正在耳边不停的呼唤。

  可是林立始终想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自己产生这种熟悉,甚至血脉相连的感觉……这一丝疑惑始终在林立心头萦绕,一直到一丝轻响从那一座座的金山深处传来……“小心!”几乎是轻响响起的瞬间,林立就意识到自己有麻烦了,封闭千年的陵墓中,突然出现一丝响动,除了那见鬼的亡灵生物还能是什么?

  果然……林立一句“小心”才刚刚说完,一堆金币就突然散开了,在漫天飞舞的金币当中,十几具白森森的骸骨,手持锈迹斑斑的弯刀,就如同鬼魅一般窜了出来。

  “妈的,又是这些东西!”林立简直一阵头疼,自从在幽影谷里,跟这些亡灵生物打过一次交道之后,自己就似乎再也无法跟它们撇清关系,一次又一次,从幽影谷到黑山镇,再从奥兰纳到加洛斯,这些见鬼的亡灵生物就好象永远无法摆脱的梦魇一样,死死的咬在自己身后……可惜,现在已经没时间给他多想其中原因了。

  十几名骷髅战士掀开金币一拥而上的时候,旁边的几堆金山中也发出了阵阵轻微的响动,一时之间,只见金币哗啦哗啦的落下,那连绵不断的声响,就好象无数蝗虫正在啃噬稻田一样,伊瑟拉脸色有些发白,亡灵生物他见过不少,可是一次这么多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到,看看这空旷的大厅,若是每一座金山下都埋着骷髅战士的话,事情恐怕就有些大条了……“快退到门口!”林立一边举起手中的苍穹法杖,一边提醒着正目瞪口呆的两人。

  “哦……”经林立这么一提醒,伊瑟拉才突然醒悟过来,此时三人正站在大厅的中央,若是每一座金山下的骷髅战士都一起冒出的话,怕是立刻就会将三人包围起来……葛瑞安和伊瑟拉急急忙忙的往陵墓入口处退去,林立却是紧紧握住手中的苍穹法杖,飞快的念动着晦涩难明的咒语,就看见法杖顶端的龙眼宝石光芒一闪,一片火光就在地上蔓延开来,凭着这熊熊的火焰,总算挡住了正不断逼进的骷髅战士。

  放出这个火墙术之后,林立这才往后退了几步,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开始了又急又快的咒语吟唱。

  自从在黎明广场上掌握了大量核心魔法规则之后,林立的施法技巧就已经达到了大成境界,如今一个十级以下的魔法在他手上,可以说是随心所欲,想压缩施法时间就压缩施法时间,想改变元素排列就改变元素排列,如果肯冒上一点小风险,恐怕连十级魔法都可以完成瞬发……如此变态的施法技巧,施展起烈焰风暴这样的八级魔法来,自然是吃饭喝水一般轻松,就听见又急又快的咒语从他口中流泄而出,无数的火龙已是张牙舞爪的向着一拥而上的骷髅战士扑去。

  一个,两个,三个……接连不断的烈焰风暴打击之下,就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瞬间就将数十骷髅战士烧成了灰烬,林立的施法速度实在太快,快得连那些白森森的骸骨,都还来不及从一堆堆金币中爬出来,在这近乎扫荡的魔法打击之下,刚刚还布满骷髅战士的大厅里,突然又变得空荡荡的。

  但是,林立却是一点也不敢大意。

  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很肯定了,这里绝对是一位顶级亡灵魔法师的埋骨地,看看吧,死亡之歌魔纹,咒怨宝石,灾难力场,哪一样不是只有顶级魔法师才能够拥有的?在这样一片埋骨地里,又岂会只有骷髅战士这样的低阶亡灵生物?

  所以,林立的双手始终紧紧握着苍穹法杖。

  果然……还没等林立放出第四个烈焰风暴,大厅里却又突然传来一阵响动,跟着,林立就突然发现,大厅对面的石门已经突然打开了。

  “要糟……”林立当时就觉得心头一紧。

  果不其然,几乎是在石门敞开的瞬间,大量的亡灵生物,就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这绝对是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丧尸,怨魂,骷髅战士,地狱骸骨……各种各样的亡灵生物,就好象潮水一样的涌进大厅,远远望去,只见密密麻麻的一片,浓浓的死亡气息,简直熏得人透不过气来,就算林立曾经在亡灵横行的幽影谷里待够了七天,就算林立曾经见识过一场死亡洪流般的亡灵生物大战,在面对这一幕的时候,也是不由得目瞪口呆,也许从数量上来说,这些亡灵生物还不如幽影谷里那次,但是比起种类来,却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简直就象是一场亡灵生物的盛宴,石门刚一敞开,几乎所有能叫得上名字的低阶亡灵生物就都涌进来了……“开什么玩笑……”望着那密密麻麻的亡灵生物,林立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还不如早早的拿了咒怨宝石跑路,非要觊觎什么顶级亡灵魔法师的埋骨地,现在好了,搞出人命来了,这么多的亡灵生物,就算用冰封千里来轰,怕是也要轰到明天早上去……“费……费雷魔法师,我们怎么办?”伊瑟拉吃力的吞了口口水,简直连肠子都快悔青了,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抽自己两巴掌,妈的,让你犯贱,人家魔法公会的事,你跟着凑个屁的热闹,现在好了吧,妈的,这么多的亡灵生物,一个摸你一下,也够把你摸成肉酱的了……“你保护葛瑞安会长,先退出去再说,我争取多拖延一点时间。”林立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这么多的亡灵生物,硬上肯定是干不过的,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跑路了,而且还必须是分批跑路……“胡说八道,老子不需要人保护!”伊瑟拉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葛瑞安倒是先骂开了,只不过骂完之后,却又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中年胖子不得不改口道:“就算你嫌老子碍事,老子也可以自己先走,伊瑟拉留下来帮帮忙应该没什么问题……”

  “少废话!”葛瑞安的关心,林立又怎么会不明白?只不过这个时候,实在不怎么适合谦让,林立一边操纵着尚未熄灭的火墙,一边对正有些犹豫的伊瑟拉说道:“还发什么呆?马上带葛瑞安会长出去!”

  “哦,好……”伊瑟拉看着步步逼近的亡灵生物,知道已经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当下也不管葛瑞安同不同意,一把抓住长袍,连拉带扯的总算退到了陵墓外面。

  目送两人退出陵墓,林立总算松了口气,一边操纵着火墙阻挡亡灵生物,一边慢慢的往陵墓入口退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却突然发生了……就在林立放出最后一个烈焰风暴,打算抽身离开这座诡异的陵墓时,大厅中央却突然一片黑色雾气升腾而起,跟着就只听见“匡当”一声,林立惊骇之下回头望去,正看见那敞开的石门已是猛的合了起来,在这一瞬间,林立真是脸都白了,身前大群亡灵生物步步逼近,身后的退路又被彻底截断,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漏屋偏逢连夜雨,走起背运来连喝凉水都塞牙缝!

  “妈的,你们非把老子往绝路上逼是吧?”林立紧了紧手中的苍穹法杖,又一次开始了冰封千里的咒语吟唱。

  但就在林立吐出第一个字符的瞬间,那片弥漫而起的黑色烟雾当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挺拔的身影,远远望去,那似乎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黑色的斗篷,苍白的面容,浑身上下充满了优雅与从容,就好象传说当中那些来自黑暗年代的高等精灵贵族。

  “老子怎么这么倒霉……”但是这种优雅与从容落在林立眼中,却是顿时就让林立觉得手脚冰凉。

  因为林立很清楚的记得,两个月之前在幽影谷里,自己曾经见到过同样的优雅与从容,没错,就是那个最后死得莫名其妙的高阶吸血鬼!

  同样是浓浓的血腥气,同样是诡异的血色双眸。

  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真正的高阶吸血鬼!

  “这下麻烦大了……”想到高阶吸血鬼的强大,林立不由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这名高阶吸血鬼,很可能就是这大群亡灵生物的首领,当他驾着一团黑雾降临的瞬间,整个大厅就突然安静了下来,丧尸们停止了低沉的咆哮,怨魂停止了痛苦的哀号,就连那一具具手持弯刀的骷髅战士,都好象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约束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只有空洞的双眼中,不时闪动着绿幽幽的磷火。

  强大无比的死亡气息从高阶吸血鬼身上散发出来,就如同传说中的龙威一般,压得林立简直喘不过气来,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了,眼前的这名高阶吸血鬼,实力之强大,恐怕还远在幽影谷那位之上……就算自己掌握了大量核心魔法规则,就算自己已经突破了大魔导士梦寐以求的十六级,恐怕也很难抗衡那强大无比的死亡力量。

  在这个时候,林立只能拼命的吟唱着咒语,希望这一个冰封千里,可以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身穿黑色斗篷的高阶吸血鬼,却干了一件林立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

  只见它慢慢的将头低下,一张苍白的脸上充满了虔诚与狂热,然后——它就跪了下来……“伟大的不朽之王,您终于回来了……”

  “啊?”林立惊骇之下,差点没被口水给呛死,这这这……这又是什么情况?

  等等……伟大的不朽之王?

  难不成,这又是一个疑似鬼上身的家伙?

  林立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前几天在奥兰纳的黎明广场上,那个叫加拉的试炼魔法师,也同样是神神叨叨的称自己为“伟大的不朽之王”,还说什么“您将以骸骨为权杖,重新加冕为王”,没错没错,当时的情况与现在几乎是一模一样,甚至就连两人脸上的神色都没有丝毫分别,同样的虔诚同样的狂热,看起来简直就好象是光明神殿那些最虔诚的信徒一样!

  “难道老子真跟那个什么不朽之王长得很象?”林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头暗想,老子没这么倒霉吧?

  “伟大的不朽之王,我代表鲁斯法拉图家族向您献上忠诚!”就在林立疑神疑鬼的时候,那名单膝跪地的高阶吸血鬼,却已经伸出了自己修长的手指,用又尖又长的指甲,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一划……跟着,就只见一缕鲜血涌出……“见鬼……”看着这一幕的时候,林立差点连眼睛都掉到了地上,对于吸血鬼这种生物,林立算不上多么了解,但是有一点却是听安度因说过几次,那就是吸血鬼一旦向谁效忠,多半都是以血誓的方式进行。

  而现在,这个高阶吸血鬼所进行的,正是一个完整的血誓。

  以鲜血为引,以生命为证,立下永不背叛的誓言,这就是吸血鬼一族的血誓。

  林立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知道,只要自己走过去,用手指沾上一点鲜血,并涂抹在自己的额头上,这个血誓就算是彻底完成,这个高阶吸血鬼将成为自己最忠诚的仆人,就算是自己想要它的命,它也会毫不犹豫的将生命献上。

  在这一刻,林立真的以为自己正在做梦。

  莫名其妙的闯入了一座亡灵生物横行的陵墓,又莫名其妙的见到了天文数字一般的金币,这一切本来就已经够刺激的了,却没想到更刺激的还在后面,一个至少十八级的高阶吸血鬼,居然莫名其妙的用血誓向自己效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