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二百九十一章 陨星碎片

第二百九十一章 陨星碎片

  林立怔怔的站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诺菲勒所知道的一切都已经说出来了,可是林立脑子里的疑问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是堆得越来越多了,比如乔凡尼为什么要研究亡灵魔法,又为什么要修建地下宫殿,又比如祭坛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为什么会释放出如此强大的神圣火焰,还比如这个见鬼的不朽之王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的跟自己纠缠不休……这一个个的疑问,就好象一块块巨石,压得林立简直喘不过气来,特别是不朽之王的一切,更是让林立一阵毛骨悚然,他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有人精心布下的陷阱,就等着自己一步步的踩上去。

  “妈的,谁吃饱了撑的想当猎人,就要有被老子咬死的觉悟!”站在一群亡灵生物中间,林立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张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么一句近乎失态的咒骂。

  诺菲勒单膝跪在地上,苍白的脸庞就好象是大理石雕刻的一般,新主人的失态没给他带来丝毫影响,就好象这一切跟他毫无关系似的。

  “真他妈的……”狠狠的发泄了一通之后,林立迅速冷静下来,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看不到丝毫烦躁:“好了,诺菲勒,现在带我去那座祭坛看看吧……”

  “遵从您的吩咐!”诺菲勒的声音充满了恭敬与服从,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中,却还是露出了一丝难掩的忧虑:“不过,主人,那座祭坛里蕴涵的力量太过强大,诺菲勒可能无法保护您的安全……”

  “这个你用不着担心。”林立笑了笑,说出了一句连高阶吸血鬼都觉得高深莫测的话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可能会在那座祭坛里见到一位老朋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诺菲勒那张苍白的脸上有着几分疑惑,不过他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轻轻挥了挥手,那无数的亡灵生物就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只不过眨眼之间,大厅里就又变得空荡荡的,除了那一堆堆小山般的金币之外,就只剩下林立与诺菲勒这一个人类一个亡灵。

  “主人,请跟我来。”

  身穿黑色斗篷的诺菲勒走在前面,脚下的步子又轻又快,看上去就好象一个幽灵,林立不紧不慢的跟在诺菲勒身后,一双眼睛不时打量着这座庞大的地下宫殿,乔凡尼确实是个心理阴暗的家伙,若不是诺菲勒带路的话,林立又怎么会想到,堆满金币的大厅,不过是地下宫殿的入口而已,从那一堆堆金币中间穿过,打开一道由机关控制的暗门,才算真正踏入这座庞大的地下宫殿,而石门之后,却又是一条布满各种陷阱的走廊,就连幽灵一般的诺菲勒走到这里,脚步也变得不再轻快,没办法,他必须每走几步就停下来解除一次陷阱,林立随随便便给他算了一下,不到五百米的走廊,他至少停了八十次之多……林立走着走着,冷汗就不由冒了出来,幸亏跟诺菲勒结成了血誓,否则自己一个人闯进来的话,只怕早就已经被射成刺猬了,这一条走廊上布下的陷阱,只能以卑鄙无耻来形容,埋在地砖下的利箭,抹在栏杆扶手上的剧毒,这些都只是入门级而已,当林立好不容易穿过走廊,终于长长的吁出口气时,却被诺菲勒告之,前面的某块地砖,将会触发一个传送法阵时,林立终于是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贱人……”

  但是很快,林立就知道自己骂得太早了……穿过这条无耻的走廊,前方正是一间宽敞的石室,林立透过虚掩的房门往里面望了一眼,正看见一排一排的书架整整齐齐的摆在那里,书架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从这些书籍的装订看来,似乎都是黑暗年代的产物,想到乔凡尼的另一个身份,林立不由有些心动,这屋子里放着的,搞不好都是来自黑暗年代的珍贵文献,正想问问诺菲勒,这里面有没有与奥斯瑞克有关的资料时,高阶吸血鬼却必恭必敬的介绍着:“主人,这里就是地下宫殿的地牢了,这里面一共关押了三头来自深渊的恶魔……”

  “……”林立差点没一口鲜血喷出来,妈的,这个乔凡尼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好端端的一间书房,为什么非要弄成地牢,还关押着什么来自深渊的恶魔,你他妈怎么不关几个恶魔君主进去?

  “主人,您怎么了?”见林立脸上神色有异,诺菲勒不由很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继续!”

  “是!”

  一个人类,一个吸血鬼,就这么有惊无险的一路走去,在这座危机四伏的地下宫殿中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林立才终于看到了一个出口,出口外面,是一条蜿蜒向下的阶梯,站在出口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阶梯的尽头,正有一股岩浆潺潺流动,不时溅起的火花下,一座祭坛正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主人,就……就是这里了……”诺菲勒战战兢兢的站在出口处,身子不由自住的往后缩了缩,诺菲勒毕竟是亡灵生物,这种纯粹无比的神圣光辉对他来说,就好象毒药一样,稍稍沾上一点,就可能连身体带灵魂之火都一起摧毁。

  “恩,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先过去看看。”林立也知道,神圣光辉对于诺菲勒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这一次,他没有让诺菲勒给自己带路,而是让他在地下宫殿内休息,自己则孤身一人踏上了那条蜿蜒向下的阶梯。

  “果然……”随着林立越来越近,那种熟悉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在这个时候,林立甚至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这股熟悉的气息正是从祭坛当中散发出来的。

  祭坛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一条地下岩浆正潺潺的流动,而祭坛就伫立在那条岩浆之上,在祭坛的正前方,一条由细碎月亮石铺成的小道,正散发出蒙蒙的光亮,从远处望去,整个祭坛都沐浴在神圣的光辉之下,林立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潺潺流动的岩浆,手心却是早已被汗水打湿,无论是诺菲勒还是乔凡尼,都不知道这种神圣光辉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林立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站在那里的时候,他甚至可以很清楚的听见,一个声音正从脑海深处传来。

  “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林立带着笑容,走上了那条由月亮石铺成的小道。

  耀眼的光芒,滚滚的岩浆,一切的一切都似乎不复存在,林立的脑海当中,只剩下一片神圣的光辉,以及来自灵魂深处的那个声音。

  三步,两步,一步……在手指触到祭坛的瞬间,林立仿佛听到了“轰”的一声巨响,又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他只记得,在那一瞬间里,无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无数的色彩从眼前闪过,仅仅是一刹那之间,但对林立来说,却仿佛千万年一般漫长,当他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掌心中已经多了一抹耀眼的光芒……然后,一切又都静了下来。

  滚烫的岩浆不再流动,耀眼的光芒瞬间黯淡,在这一刹那之间,就连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好象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被抽空了,都在瞬息间凝固到了林立掌心的那一抹光芒之上。

  恐怕也只有林立自己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他慢慢的将手掌合拢,耀眼的光芒依旧从指缝间透出,这个时候,林立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手上握着的,正是一支仿佛太阳般耀眼的弩矢,耀眼的神圣光辉,正源源不断的从弩矢上散发出来,强大而又纯粹,干净得就好象日出时,东方洒下的第一缕阳光一样……这样一支强大而纯粹的弩矢握在手中,林立脸上的一丝笑意已是不由自主的扩散开来,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亡灵生物能够对自己构成威胁了,无论是已经突破传奇境界的森德罗斯,还是幽影谷中的那两位亡灵君主,无论他们多么强大,都无法敌得过陨星碎片的一击。/没错,林立手上握着的这支弩矢,正是七枚陨星碎片之一,传说中可以撕开最深的黑暗,击碎最污秽的邪恶,神圣与纯洁的象征——“圣光!”

  在无尽世界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神祗以地水火风光明黑暗混沌,七种元素锻造出七支弩矢,又以星河为弦以弯月为弓,锻造出了毁天灭地的星辰之怒,在传说当中,神祗手持星辰之怒的一击,甚至足以击碎天际的星辰!

  星辰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亡灵生物?

  手中紧紧的握住圣光,林立已经一下明白过来了,为什么乔凡尼会死得不明不白,老实说,这贱人运气确实不怎么好,费心费力修建了地下宫殿,又费心费力将自己转化成巫妖,满以为这样就可以在地下宫殿中永生不死,却没想到搬进地下宫殿的第一天,就发现了圣光的存在,偏偏这家伙又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居然妄想一探圣光背后的究竟……生光中蕴藏的可是最强大最纯粹的神圣力量,就算是莱丁王国那位教宗陛下,自称安瑞尔最虔诚的信徒,圣光在人间的代言人,恐怕也不如自己手上这支弩矢来得纯粹来得强大,毫不夸张的说一句,圣光一击之下,就连强大无比的恶魔君主也要抖上几抖,更何况是一个刚刚完成转化的巫妖?

  “活该这家伙倒霉……”幸灾乐祸的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林立头也不回的走上了阶梯,身后的祭坛已经渐渐变得黯淡,滚烫的岩浆也仿佛失去了生命力一般,正有气无力的蠕动着,林立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拿走了圣光,让它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力量源泉。

  回到地下宫殿的时候,诺菲勒望向林立的目光,已是隐隐多了几分恐惧。

  因为他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年轻魔法师的手上,已经掌握了一股足以在瞬间将自己摧毁的力量。

  “主人,您还好吗?”诺菲勒的声音听上去战战兢兢的。

  “我很好……”林立点了点头,最后望了一眼身后的祭坛:“从来没这么好过!”

  “恭喜主人。”

  “好了,诺菲勒,我们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已经太久了,我们必须赶快出去,不然的话,我真不敢想象这座地下宫殿会被糟蹋成什么样……”

  “啊?”诺菲勒明显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才刚刚回到那座堆满金币的大厅,就听见一真丁丁当当的挖掘声从外面传来,其中还不时夹杂着几声中气十足的怒骂。

  “妈的,你们一个个的是没吃饱饭还是怎么的,挖个破陵墓都挖这么久,等你们把这大门挖开,老鼠都能挖出条路进去了!”

  “葛瑞安会长,您别着急,我们一定会把费雷魔法师救出来的……”

  “妈的,伊瑟拉,你去把魔法师叫来,给老子狠狠的轰,老子还就不相信了,一千个魔法师都轰不开这破陵墓的大门!”

  “……”想到一千个魔法师同时轰击陵墓大门的场景,诺菲勒不由艰难的吞了口口水。

  “这老家伙干得出来的,赶紧把门打开吧……”

  “是。”

  诺菲勒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念了一句咒语,跟着就只听见一阵“喀喀喀”的声响不绝于耳,紧闭的陵墓大门,就这么缓缓的升了起来,然后,林立就看见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葛瑞安会长,这么多魔法师同时施法,万一伤到费雷……”伊瑟拉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突然怔住了,因为他分明看见,众人正准备搭救的那位费雷魔法师,正一脸笑容的站在那里,浑身上下连一根寒毛都没伤到,根本就不象刚从无数亡灵生物包围中逃出来的样子。

  “哈哈哈,老子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没事,老子果然又猜对了……”还没等林立开口,葛瑞安已经一脸惊喜的扑了过来,只不过一番自吹自擂之后,中年胖子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怎么样,你真的没事吧?”

  “我没事……”

  “那就好,那就……”葛瑞安一个“好”字还没来得及出口,脸上的笑容就突然僵住了,因为他分明看见,费雷身后还站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两人逃出陵墓的时候,诺菲勒还没化成人形,所以葛瑞安并不知道,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有着一张苍白脸庞的年轻人,其实是一个拥有十八级实力的高阶吸血鬼,不过这并不影响葛瑞安的判断,几乎是在看到诺菲勒的第一眼,葛瑞安心头就已是“咯噔”一下,好强大的死亡气息……“费……费雷,这一位是?”

  “他是诺菲勒,我刚请的保镖……”

  轻描淡写的一句解释,听得葛瑞安跟伊瑟拉面面相觑,一老一少都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说假话说得这么没技术含量的,大概也就只有眼前这位了,妈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保镖,老子可是跟着你一起进的陵墓,你什么时候多出了个保镖老子怎么不知道?

  当然,这话也只能在心头说说。

  嘴上不但不能说出来,反而还要带着一脸笑容,殷勤的问候这位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浓烈死亡气息的诡异强者:“原来是诺菲勒先生,真是幸会幸会……”

  两个人类跟一个高阶吸血鬼如何幸会,林立已经没有兴趣去关心了,他现在比较关心的,反倒是大厅那一座座小山般的金币怎么处理,没办法,实在是太多了,多得就算调用加洛斯十七支势力所有的人手,恐怕也要花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完全运出去。

  “对了,诺菲勒……”林立想了想,决定把主意打到诺菲勒头上。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你手下那群亡灵,可以走出这座陵墓吗?”

  “可以。”诺菲勒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只要不受到阳光照射,去什么地方都没问题。”

  “那太好了,我这里正好有一件小事,你让它们给我办一办……”林立低下头来,凑在诺菲勒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是,主人!”

  诺菲勒转身进了陵墓,只留下一脸呆滞的葛瑞安跟伊瑟拉。

  “人都走了,你们还在看什么?”

  “妈的小子,你给老子老实交代,这家伙是不是亡灵生物?”

  “什么亡灵生物,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妈的你还敢狡辩,这家伙身上的死亡气息这么强大,一双眼睛又红得跟兔子似的,不是吸血鬼就是死亡骑士,你真以为老子老糊涂了不成?”

  “好吧好吧,你就当他是个亡灵生物好了,不过他是一个听话的亡灵生物……”林立轻描淡写的敷衍完葛瑞安,这才又回过头来,一脸笑容的安抚着那群无辜的工程队成员:“谢谢各位帮忙,大家也辛苦这么久了,先回去休息休息吧,等改天回到加洛斯,我一定请各位吃饭,重重的感谢!”

  这一番场面话下来,一群工程队成员个个受宠若惊,特别是那些心理承受能力差点的,更是走路都感觉脚下轻飘飘的,一直到走出矿洞的时候,他们脸上都还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一个个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刚刚和颜悦色夸奖自己的,真是翡翠高塔的费雷魔法师?天哪,等回去之后,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写下来,以后讲给儿子孙子听……工程队成员如何激动林立并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葛瑞安他老人家很激动。

  “快快快,快跟我说说,那陵墓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还有,你小子又打什么鬼主意,干嘛把工程队的人支开,没了他们,老子上哪找那么多人把这些金币运出去?”

  “金币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解决了,你先把人都弄出去,等中午的时候,叫人到矿洞口接收就可以了,至于我在陵墓里究竟遇到了什么,这个说来可就话长了,你听我慢慢跟你说,刚才那个诺菲勒你看见了吧,这家伙可是大有来头……”林立一边将葛瑞安哄出地下宫殿,一边慢条斯理的讲述着自己在里面的遭遇,当然,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这些讲述也只能是半真半假,比如陨星碎片的存在,林立就只能当成一个秘密,永远藏在心里,因为这涉及到了他的来历,而且这其中还有许多疑点,就连他自己都还能弄个明白……回到屠魔山谷之后,再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平平静静的过去了,一直到差不多下午的时候,诺菲勒才如同一个幽灵一般出现在林立的帐篷里,听他说了一下搬运的进度之后,林立又去找了一趟葛瑞安,让他叫人把矿洞入口的金币给运回加洛斯。

  不得不承认,葛瑞安这一次还真的很厚道。

  一开始的时候,他就答应了跟各大势力二八分帐,当时谁也没把这事往心里去,事情是明摆着的,葛瑞安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货色,不打自己主意就已经是祖上积德了,谁还能指望从他手里捞点什么好处?

  结果,金币一运出来,葛瑞安还真兑现了诺言,数百万的金币,就这么我八你二的,当场在屠魔山谷分得清清楚楚,直乐得十六支势力的首领一个个都合不拢嘴。

  只不过在乐的时候,却有人注意到一件很不和谐的事。

  这些金币上面,无一例外的,都带着浓浓的死亡气息,其中最外面的那些,甚至还沾着一些绿幽幽的尸水,再想想费雷魔法师支开所有人,却偏又让这批金币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矿洞入口,其中的道理,恐怕就连傻子都能想明白了……想通其中关键的瞬间,几乎每一支势力的首领,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妈的,这个恶魔……难怪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难怪杀起人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原来他果然在暗地里跟邪恶的亡灵生物有一腿,甚至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驱使这些可怕的亡灵生物,妈的,这么一个恶魔在翡翠高塔,以后谁还活腻了敢跟翡翠高塔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