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三百零一章 保护费

第三百零一章 保护费

  “主人,有血腥气。”就在林立心头疑惑的时候,身旁的诺菲勒却突然皱了皱眉头。

  诺菲勒可是真正的高阶吸血鬼,他的生命他的力量他的一切都来源于鲜血,对鲜血的敏感自然也远超常人,既然连他都说有血腥气,那这乌云镇上,只怕真的是有什么地方正在流血了……“什么地方?”

  “教堂广场。”

  “走,我们过去。”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林立的漂浮术就已经放出来了,在漂浮术的力量支撑之下,林立整个人就如同一阵风一般的向教堂广场方向掠去,这一个月来对十几条核心魔法规则的研究,确实给他带来了数不尽的好处,简简单单的一个漂浮术在他手上,竟也快得仿佛闪电一般,也幸亏这个时候没什么人看见,不然非被他吓掉半条命不可,把大魔导士级别的漂浮术玩成传奇级别的飞翔术,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林立控制着这个足以媲美传奇魔法的漂浮术,瞬间就已经飞到了教堂广场的上空,广场上的情景让林立有些吃惊,并不如何宽敞的广场上,竟挤了差不多上千人,要知道这里可是乌云镇,既不是繁华的王都奥兰纳,也不是挤了十八支势力的混乱之城加洛斯,这只是多兰德附近的一座偏僻小镇,整个小镇满打满算,也才不过一千多户人家,这一千多人,几乎也就等于是每一家每一户都有人来了。

  “都给我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该交钱的交钱,该回家的回家,要是耽误了老子吃晚饭,下个月可就有你们苦头吃了!”人群中传出来的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瓮声瓮气的,就好象严重鼻塞一样。

  林立诧异之下低头望去,正看见一名三十来岁的壮汉,身前摆着一张长桌,桌上放着一口大大的木箱,而那壮汉就在那里一边高声叫骂,一边将一枚枚的银币放进箱子,镇民们在长桌前排起长长的队伍,就在那名壮汉的高声叫骂下,将一枚枚的银币送上……一开始的时候,林立还以为是税官来了。

  事实上,也难怪林立会这么以为,最近这几年,法兰王国的边境一年比一年不太平,特别是到了今年,法兰莱丁两大人类王国,已经一连打了好几仗了,虽然都是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但是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这两个人类王国迟早会有一战,战争与赋税,永远是连在一起的,所以今年的赋税也抽得特别的重,林立在乌云镇才住了一个月,就已经见过两次税官的马车了……可是转念一想却又觉得不对——那些穿黑衣乘马车的税官哪有这么拉风?看看这位,一双三角小眼,满脸的横肉,一边口沫横飞的高声叫骂,一边将两腿翘在桌上,一眼望过去,真是要气质有气质要派头有派头,比什么税官都拉风!

  “妈的,一个个都是该死的吝啬鬼,要不是我们夏亚盗贼团这几年来一直保护你们,你们的庄稼能长这么好?你们的生意能做这么久?你们的小孩能长这么大?收你们一点点钱就推三阻四的,你们到底还有没有良心?我告诉你们,我们老大说了,最近物价上涨,开支也比以前多了,从下个月开始,一家要多交五十个银币,你们这些吝啬鬼,最好早点把钱准备好,别又象今天这样磨磨蹭蹭的!”

  壮汉在那一番喋喋不休的抱怨,林立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听明白了,感情这家伙还真是比税官都拉风,人家税官收税多多少少还要伤点脑筋,想想用什么名目收税才好,这家伙却是连名目都不用想,直接一个保护费想收多少就收多少!

  保护费这种事情,林立一向是不怎么喜欢的,所以,他慢慢的从天空中降了下来,正打算找壮汉谈谈的时候,却突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费雷,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林立回头一看,正看见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晚上好,萨拉特大叔。”

  这个名叫萨拉特的老人,正是林立的新邻居,今年五十多岁,在林立的小屋旁边开着一间生意清淡的铁匠铺,平日里都是靠打点农具维持生活,乌云镇这么个小地方,一般人家里的农具几年都不一定会换一次,萨拉特的生意自然也是冷冷清清,往往是几天几天的没人上门,再加上一个儿子游手好闲,成天做着当冒险者发大财的美梦,十几岁就开始在多兰德混,现在冒险者没当成,倒是快混成底层的地皮流氓了,几年下来钱没弄到几个,倒是靠老萨拉特接济了他不少,生意不好儿子又不争气,老萨拉特的生活自然也就过得异常拮据。

  不过,尽管生活过得异常拮据,但老萨拉特在乌云镇上,却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就拿林立来说吧,刚搬到乌云镇上的时候,可没少受老萨拉特的照顾,嘘寒问暖跑上跑下,热情得就好象亲人一样,一直到现在,老萨拉特要是弄了点什么好吃的,都不会叫上这个年轻的邻居去分享分享,以至于就连林立这么脸皮厚的人,有时候都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总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改天找个机会报答报答这个善良的老人。

  此时,老萨拉特脸上正一脸的焦急:“费雷,你快告诉大叔,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呵呵,我白天出去了一趟,刚刚才回来,然后就发现镇里没什么人……”

  “哎,你真是……”老萨拉特叹了口气,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充满了焦急的神色:“你回来干什么,好好的在外面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挑这个时候回来,哎,这下可有麻烦了……”

  “到底怎么了,萨拉特大叔?”

  “先别问这么多……”老萨拉特四周看了看之后,又悄悄把林立拉到一边,伸手指了指教堂广场对面的树林:“费雷,你看见那边没有?对对对,就是树林旁边,那里有一条小路,你现在趁那些吸血鬼还没来得及发现你,悄悄的从那条小路跑到镇外去躲一躲吧,等天黑了之后再回来……”

  “什么吸血鬼?”

  “就是他们!”老人悄悄指了指人群中央,正翘着二郎腿在长桌后收钱的壮汉:“他们都是夏亚盗贼团的人,这些吸血鬼每年都要从镇上收去不少的钱,还说什么这是保护我们的代价,呸,这些该死的吸血鬼,不来祸害我们就好了,还指望他们保护……”

  “他们收钱你们就交?”

  “不交又能怎么样,他们一个个都有武器的,我们怎么斗得过他们。”

  “那镇里的民兵呢,还有多兰德,乌云镇怎么也是受多兰德保护的吧,多兰德城里就从来没过问过这件事?”

  “民兵斗不过他们的,乌云镇里一共就几十个民兵,武器都是几十年前的淘汰品,夏亚可是有一千多人的盗贼团,在轻风平原上都是排得上号的,几十个拿着落后武器的民兵,怎么可能保护得了乌云镇,至于多兰德,我可是听人说了,城主大人安杰伊和夏亚盗贼团的老大,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

  “这样啊……”林立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好了,费雷,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还是赶紧从小路跑吧,你可能不知道,这群吸血鬼除了收钱之外,还经常把镇里的青年抓去,要嘛加入他们,要嘛成为奴隶,我家那小子你见过的吧,要不是怕他被这群吸血鬼抓去,我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多兰德鬼混?”

  老人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张老脸上已是充满了焦急,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希望这个年轻的邻居受到任何伤害,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太长,但老萨拉特却一直将这个年轻人当成子侄一般看待,比起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来,这个年轻人简直就好象是另一个极端,对人谦逊而又温和,脸上永远带着礼貌的微笑,就连自己这个卑微的老铁匠,他也是从来充满了尊敬,偶尔到自己的铁匠铺来串门的时候,还会向自己问一些锻造方面的事情。

  这样的年轻人,又有谁忍心看着他被夏亚盗贼团的人抓去,或是在酷刑之下丢掉生命,或是被洗脑成杀人不眨眼的盗贼?

  “没事,萨拉特大叔,您放心吧,我不会被他们抓去的……”老萨拉特的心思,林立自然是知道的,感激的安慰了几句之后,目光就落到了长桌后的那名壮汉身上。

  不得不承认,收保护费确实是一件重体力活,乌云镇好歹也有一千多户人家,一家五十枚银币,加起来就是五万多枚银币,这一枚枚的收下来,可不是一般的累人,也难怪夏亚盗贼团的老大下个月要涨价了……“好了,你们这群该死的吝啬鬼,都给我快一点,别在那里磨磨蹭蹭的,要是耽误了老子吃晚饭,小心老子扒了你们的皮!”罗素一边高声叫骂,一边将几个银币放在手中抖得“丁丁”做响。

  林立撇了撇嘴,正打算告诉这家伙,你恐怕没时间吃晚饭的时候,人群外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

  几名手持武器的盗贼团成员,此时正押着一名年轻人往广场中央走来,这年轻人看上去二十多岁,眉眼之间,竟跟老萨拉特有着七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