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三百零二章 动手

第三百零二章 动手


  “你们这群混蛋,识相的就赶快防开我,不然等到我们老大来了,你们这群混蛋全都要倒大霉!”年轻人在几名强盗的推搡下,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这一路上,一直是一边不停挣扎一边高声叫骂,只不过在这挣扎与叫骂当中,一双眼睛却始终目光闪烁,给人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

  “加……加索,怎么会是加索,这小王八蛋,我不是告诉过他,让他不要回来的吗,他怎么跑回来了……”年轻人走上教堂广场的瞬间,老萨拉特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苍老的面容瞬间变得煞白,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那个年轻人,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已是断断续续,很难构成一段完整的句子。

  “怎么了,萨拉特大叔?”林立看了看身旁的老萨拉特,又看了看教堂广场上的年轻人,这一下,顿时就什么都明白过来了:“难道,他就是您的儿子?”

  “是,就是这小兔崽子……”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被强盗抓住,一时之间,老人已是急得六神无主:“怎么办,费雷,你说这可怎么办,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回来不好,非要挑这个时候回来,我早告诉过他的,每个月十五号之前,不要回乌云镇……”

  “萨拉特大叔,您先别着急,您儿子不会有事的……”林立这话,还真不是纯粹的安慰,原因很简单,这群强盗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在场这么多人,最强的也不超过十级,对于一个十六级大魔导士来说,他们简直跟蝼蚁没有什么分别,只要林立愿意,随时都可以将他们全部干掉,救出老萨拉特的儿子根本不在话下。

  所以林立从头到尾都没担心过,安慰了老萨拉特两句之后,目光就落到了那个叫加索的年轻人身上,教堂广场上一千多人,有居民有强盗,可是真正让林立感兴趣的,却是老萨拉特口中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这个叫加索的年轻人确实有点意思,身上穿着一件冒险者常穿的紧身皮甲,走起路来却脚步虚浮,丝毫不象曾经练习过武技的样子,而且,这家伙走上教堂广场的时候,林立曾经很清楚的看到,一只小小的铁钩从他口袋里露出半截,林立记得,这东西可是加洛斯小偷最常用的工具……看来,老萨拉特的这个儿子,恐怕比他想象中还要不争气一些……几个强盗将加索带到教堂广场,其中一人紧走几步,一路小跑到了长桌前,向正在数钱的小头目低声耳语了几句。

  “什么?”这名强盗的话,顿时就让小头目暴跳如雷,只见他钱也不数了人也不骂了,猛的一下就从长桌后站了起来,带着一脸象是要吃人的凶狠神色,一步一步走到了加索面前。

  然后,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妈的,好大的胆子!”小头目重重的一记耳光,当场将加索半张脸都抽得肿了起来。

  跟着,又是重重的一脚踹出,顿时就将加索踹得一个踉跄,要不是身后两名强盗将他扶得够稳的话,只怕就是这一脚,就能将他当场踹倒在地,一脚之后,小头目仍不罢休,劈头盖脑的就是一顿毒打:“妈的,你也有老大是吧,好,老子今天倒要看看,是你的后台硬,还是老子的拳头硬,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都他妈给我打,往死里打!”

  小头目的叫嚣声中,其他强盗也是一拥而上,一时之间,只听拳头落在皮肉上的闷响之声不绝于耳。

  耳光落到加索身上的时候,老萨拉特就已经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此时十几名强盗一拥而上,对着自己的儿子一阵毒打,老萨拉特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

  “马科尔,你们这群强盗,放开我儿子!”老萨拉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量,一抬手就拨开了当在自己身前的人群,跟着,就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冲了过去。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老萨拉特已是如同一只护崽的母鸡一般,牢牢的将加索护在自己身后,任凭那雨点一般的拳头,接连不断的落在自己身上。

  可是,老萨拉特毕竟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了,就算常年打铁身强力壮,也远比不上年轻时候了,此时十几名强盗拳脚相加,又岂是老萨拉特所能经受住的?只是片刻之间,老萨拉特就已经被打得口吐鲜血,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妈的,老不死的,你想要找死是不是?好,老子就给你这个机会!”

  这一下,林立可呆不住了。

  林立摇了摇头,从无尽风暴之戒中拿出了苍穹法杖,跟着,就放出了一个血藤术来。

  刹时之间,就只见一片鲜艳的红色,在教堂广场上蔓延开来,万千血藤疯长的景象,就好象是无数红色毒蛇紧紧纠缠,又好象鲜红的血花绽放,在这一瞬间,教堂广场上的这一千多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呆住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怔怔的望着教堂广场中央,望着那片令人窒息的红色。

  “见鬼,这是什么……”一群强盗连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就在一瞬间内被这片红色给吞没了。

  首当其冲的,正是那个叫做马尔科的强盗小头目,上百根血藤紧紧的缠在身上,一圈一圈的绕下来,看起来密密麻麻的,竟是将他整个人都生生裹住,这可是真正的十五级魔法,连大魔导士都不一定对抗得了,更何况是马尔科这个低阶战士,他无法挣扎,也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上百条血藤将自己越缠越紧……干完这一切之后,林立才拍了拍长袍上的灰尘,慢慢的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

  “老实说,马尔科先生,我觉得你可能没什么机会吃晚饭了……”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可怜的马尔科被血藤缠得紧紧的,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这些该死的藤蔓长着无数尖刺,此时正慢慢的往自己身体里挤去,那种疼痛并不强烈,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绝望,就好象一把钝钝的刀子,正在慢慢的切割自己的身体一般……“我?”林立念了一句咒语,稍稍控制了一下血藤生长的速度,让它们不至于伤到无辜的人群之后,这才一脸笑容的回答道:“一个不想交税的人而已……”

  就在两人一问一答的时候,教堂广场的人群当中,也传来了一阵阵窃窃私语的声音,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两三个人,但是很快,这两三个人的声音就好象瘟疫一样,很快就蔓延到了整个教堂广场。

  所有人都在相互询问,知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从那里来的,然后,自然就有认识林立的人,很骄傲的告诉他们,这个年轻人是一个月前刚刚搬到乌云镇来的,前几天还在自己的小店里买过什么什么东西呢……只不过,不管认不认识,在场这一千多人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一脸温和的年轻人,竟然是一个掌握着强大力量的魔法师!

  这个消息对于乌云镇的居民们来说,简直就是惊天动地的震撼,在他们眼里,魔法师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职业,他们操纵着闪电与风暴火焰与冰霜,用不属于凡俗的力量,在人间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一个月前,这个年轻人刚刚搬到乌云镇上来的时候,居民们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伙子,温和而又谦逊,对谁都是笑咪咪的,在那个时候,他们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讨人喜欢的小伙子,在温和与谦逊背后,竟然还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费雷真的是一个魔法师?”

  “当然!”说出这话的,正是林立的房东,一个四十多岁,开着一间面包店的胖大婶,此时,胖大婶正一脸骄傲的向邻居们炫耀着,炫耀自己当时是怎么一眼就看出这个小伙子不一般,又是怎么在平时的生活当中给他无微不至的关怀的……反正,要不是因为林立在乌云镇上住的时间还短的话,她恐怕连林立的魔法其实是她教的这种牛都能吹出来!

  一时之间,教堂广场上变得无比热闹,所有人悬起的心都落了下来,在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去关心那群强盗了,在他们看来,乌云镇里既然出了一个魔法师,那这些小小的强盗,恐怕就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我我我……我警告你小子,我们可是夏亚盗贼团的人,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们老大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马尔科在血藤术的纠缠之下,已经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威风,现在的他简直就好象一个溺水者一样,拼命的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可惜,这根稻草对林立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夏亚盗贼团是什么来头,更不知道,马尔科口中的“老大”是何方神圣。

  “老实说,马尔科先生,你的话真是太多了……”

  然后,穹法杖顶端的宝石就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