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时光寄卖行

第三百三十一章 时光寄卖行

  坐落在轻风平原西北部的罗兰城又名丰饶之城,得天独厚的肥沃土地上有着大大小小数百个农庄,这里每年产出的粮食足以养活整个轻风平原而有余,每年秋季总有无数马车排着长队等在罗兰城外,甚至就连周边的许多人类小国,以及精灵矮人两大种族,都会暗中派人进行接洽。

  随着这一车车的粮食被运出去,庞大的金钱和资源也如同流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流进丰饶之城,从黑暗年代之后就一直如此,这一千三百多年下来,丰饶之城究竟积累了多少财富,只怕谁也说不清楚。

  阿拉索二十四岁的时候继承城主之位,到今天已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在这过去的二十多年里,阿拉索凭着自己精明的头脑,将整个丰饶之城打理得井井有条,这在许多人看来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当初阿拉索继承城主之位的时候,整个丰饶之城都正处于混乱当中,上任城主老阿拉索刚刚去世,一群手下个个忙着争权夺利,弄得丰饶之城就好象一盘散沙一样,同时周边的各大势力又大多对这片肥沃的土地虎视眈眈。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阿拉索的笑话,周边的几位城主甚至用这件事打了个赌,赌的是阿拉索在这个位子上到底能不能撑过一个月,当时恐怕谁也没有想到,阿拉索不但撑过了这一个月,而且还撑得特别的漂亮,坐上城主之位后,阿拉索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打开城门,迎来了一支强大的精灵军队,这支精灵军队只用了十天的时间,就扫平了罗兰城的叛乱,并在之后的二十多年中,始终威慑着蠢蠢欲动的周边势力。

  没有人知道这支精灵军队是从哪里来的,也没有人知道阿拉索为什么可以控制他们,总之,阿拉索就是凭着这支精灵军队,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坐稳了罗兰城城主的位子,并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牢牢的将丰饶之城控制在自己手中。

  这些故事,都是林立在路上的时候,从塞纳口中听来的……十几辆马车浩浩荡荡的进了罗兰城,直奔佣兵团的驻地而去,一直到这个时候林立才知道,塞纳手上这支佣兵团其实才建立起来两周,甚至连一个象样的名字都没有,至于驻地就更不用说了,在罗兰城的西北角上搞了几间房子,正中最宽敞的那间就成了会议室和接待室,旁边的两间则分发给团员休息,当然,拥挤是肯定的,一般来说四五个团员能分到一间就算不错了,就连身为团长的塞纳,都不得不跟人挤在一间房里。

  不过塞纳很有信心,他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摆脱这种窘迫的困境了……因为就在刚才进门的时候,塞纳亲耳听见那个年轻魔法师跟自己说过:“塞纳,你下午如果有空的话,就找个时间,把这两姐弟送回城主府,记住,是以你佣兵团的名义,至于提什么要求,这个你自己拿主意就可以了,但是别忘了帮我弄一百万金币的粮食,我需要用它们来换一些东西。”

  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塞纳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是不是听错了?

  这怎么可能……阿拉索城主的悬赏意味着什么,身为一个罗兰人,塞纳又怎么会不清楚?这几乎就意味着一切,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利,只要是你能够想到的,阿拉索城主差不多都可以为你办到,塞纳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会拒绝这样的机会,这可是人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拒绝的……可是刚才塞纳却又分明听见,那个叫费雷的年轻魔法师,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个机会让给了自己,尽管他提了一个要求,要一百万金币的粮食,可是在塞纳看来,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要求,要知道,他救出的可是罗兰城城主的儿子,罗兰城又名丰饶之城,一向以盛产粮食而闻名,一百万金币的粮食,顶多不过装满一千辆马车,满打满算也就是十处农庄一年的产量,而这样的农庄,在罗兰城的土地上,足足可以找出数百处之多!

  听完林立的这句话之后,塞纳就一直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整个人就好象中了邪一样,神色茫然目光呆滞,而与此同时脑子里却是莫名的兴奋,那种感觉就好象一个乞丐突然得到一大笔钱一样,一边担心这笔钱突然飞走,又一边头疼该怎么将它花掉。

  “其实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啊?”这个声音吓了塞纳一跳,等到抬起头来,看见跟自己说话的,正是那个将机会让给自己的年轻魔法师时,才忙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费雷魔法师您的吩咐,塞纳又怎么敢不听从……”

  “不不不,这并不是什么吩咐,只是一点小小的建议而已,其实我个人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提出金钱方面的要求,虽然金钱对冒险者来说确实很重要,而且也确实可以帮助你将佣兵团发展壮大起来,但金钱这个东西,其实很多时候都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并不具备决定性的意义,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还是提一些特权方面的要求,比如从退役士兵中招募团员的权利,比如完成任务时请求军队协助的权利,对了,让城主大人派出一批教官帮你训练团员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总之,尽量让你的佣兵团变得强大起来……”

  在林立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塞纳一直在安安静静的听着,并没有象以往一样,林立只要说出一句话,他必定要拍上三句以上的马屁。

  “说句你可能不太爱听的话,这一次去夏亚镇废墟,你手下这批人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他们根本就无法应对真正的危险,如果你真向罗兰城主要来一笔庞大的财富,那么你们恐怕也就离灾难不远了,因为你们根本应付不了那些觊觎你们财富的人,轻风平原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够赢得别人的尊重,远的我也不想多说,你自己看看杰森好了,毫不夸张的说一句,今天的杰森就算身上连一个铜板都没有,也一样可以在多兰德活得轻松愉快,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他有实力,他和他的两名同伴,是整个多兰德最杰出的冒险团队之一,没有任何人敢忽视他们的存在,就算是多兰德城主也是一样,我说塞纳团长,你就真的不想拥有杰森那样的地位?”

  “我想我明白了,费雷魔法师……”塞纳站在那里,足足发了一分钟的呆,才慢慢抬起头来,这个时候,他脸上表情确实是出奇的诚恳:“谢谢您的指点。”

  “呵呵,指点什么的我可当不起,这只是一点小小的建议,至于究竟该怎么做,还是要由你自己来拿主意。”说完自己想说的之后,林立就好象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一样,从头到尾都没再提起过一次。

  当然,林立可以忘记,塞纳却不敢忘记。

  年轻魔法师刚才的那一番话,真是句句都说得他心惊胆颤,在这之前,他想过要用这个要求换取一笔庞大的财富,也想过要用这个要求换取巨大的权利,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得到这一切之后,又该用什么来保住这一切,要知道这里可是轻风平原,连阿拉索的父亲,堂堂罗兰城主,都会莫名其妙的死在家里,更何况是自己?

  林立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塞纳,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路自己已经给他指出来了,能不能走通只能看他自己的运气。

  反正对自己来说,这只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就算塞纳真的走不通这条路,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可万一要是他真走通了,建立起了一支强大的佣兵团,却是可以为自己带来巨大的帮助,魔法公会毕竟是魔法公会,有许多事情是不方便亲自做的,所以几乎每一个魔法公会,都会跟一支佣兵团保持良好的关系,加洛斯魔法公会如此,奥兰纳魔法公会也是如此,反正都必须跟一支佣兵团保持良好的关系,那么这支佣兵团自然也是越熟越好……塞纳和他手下那群人熟倒是够熟的了,可惜实力还差得太远,别说让他们给自己办事了,就这么一群十级上下的冒险者,能不能保住自己都还是个问题,林立想了想,还是干脆把这次的奖赏送给他们算了,反正对于自己来说,除了那批粮食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自己想要的罗兰城主拿不出来,能够拿出来的则多半是自己看不上眼的东西,倒不如送给塞纳做个顺水人情,给他一个发展壮大的机会的同时,也给自己积攒点人品,以后自己要是有事找到塞纳头上,他难道还好意思拒绝不成?

  这是一次真正的双赢,特别是对于塞纳来说,这绝对是一块从天而降的馅饼,得到林立的承诺之后,塞纳更是笑得连嘴都合不拢了,一上午都轻飘飘的,见了谁都是一脸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以至于吃过午饭之后林立终于看不下去了,在那干咳了两声:“我说塞纳团长,您是不是该去办正事了?”

  “哦对对对……”听林立这么一说,一上午都在那笑得四季花儿开的塞纳才突然醒悟过来,然后连忙换了一件衣服叫了一辆马车,带着两姐弟直奔城主府而去了。

  塞纳走了之后,林立也开始无聊起来了,没办法,佣兵团的驻地里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偏偏还一个个见了自己就跟见了鬼一样怕得要死,说上两句话不是支支唔唔就是战战兢兢,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怎么他们了呢,唯一一个敢跟自己说上两句话的杰森也是神色古怪,弄得林立简直烦不胜烦,在驻地里转了一圈之后,干脆把诺菲勒和乌伊法鲁西给叫了过来。

  “你们两个,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陪我出去转转。”

  “哦……”两个亡灵生物能有多大事?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就这样,林立带着一个高阶吸血鬼一个巫妖,又从驻地里叫了个人带路,一行四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上了罗兰城的街道,从街道上看来,罗兰城和多兰德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从黑暗年代遗留下来的建筑,带着浓重的高等精灵气息,甚至就连各个区域都大多雷同,从佣兵团驻地出来,往南差不多两百米的地方,正是无数冒险者进进出出的冒险者公会,一条街到正对着冒险者公会的大门,街道两旁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商铺,有卖武器的,有卖盔甲的,有卖魔法物品的,有卖毒药暗器的……总之,只要是冒险者会用到的东西,几乎都可以在这条街道上找到。

  “镀金玫瑰?”刚刚转过街角,林立就看到了这个熟悉的名字,一时之间不由有些好笑,看来伊瑟拉的生意果然做得很大,就连这远在轻风平原的罗兰城都没逃过他们曼尼斯家族的毒手。

  “费雷魔法师您可真是好眼光……”被林立叫出来带路的,可能是佣兵团里众多冒险者当中,最不害怕林立的一个了,这家伙叫巴罗夫,一个十级的盗贼,只不过说来也怪,这家伙身为一个盗贼,却丝毫没有盗贼的猥琐气质,一路上指指点点的介绍,倒还真象是个合格的导游,此时到了镀金玫瑰门口,巴罗夫更是口沫横飞的吹嘘起来:“镀金玫瑰可是我们罗兰城最好的魔法装备店了,虽然价格稍微贵了一些,可卖出来的可都是真正的好东西,怎么样费雷魔法师您要不要进去看看,价格方面您不用担心,塞纳团长认识这里的老板,你要是看上什么东西的话只管保塞纳团长的名字就行了,保证可以给您一个最优惠的价格……”

  “……”林立摸了摸鼻子,实在没好意思巴罗夫,其实自己跟镀金玫瑰的老板,也有那么一点点小交情……镀金玫瑰的东西自然是不用看了,因为这里没有人能比林立更加清楚,他们最好的东西全都留在了加洛斯,而林立自己正是他们最大的顾客之一……“对了巴罗夫,你们罗兰城除了镀金玫瑰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卖魔法装备?”

  “这个不太好说……”巴罗夫稍稍犹豫了一下:“只能碰碰运气……”

  “哦?”

  “是这样的,费雷魔法师,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家经营了几百年的寄卖行,很多手头缺钱的冒险者都喜欢把东西放在那里寄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市场,对了,如果冒险者愿意的话,还可以把东西卖给他们,由他们自己负责出售……”

  “……”林立又摸了摸鼻子,这不正是传说当中只要眼光够好,就绝对稳赚不赔的生意——当铺吗?

  “走,看看去!”

  来到安瑞尔世界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见过当铺这种东西,一时之间林立不由大感兴趣,带着两个亡灵生物一个盗贼,急急忙忙的就往接道对面走去。

  巴罗夫所说的地方并不太远,一行四人转过两条街道之后,很快就看到了一幢低矮的建筑物,这幢建筑物就座落在街角的位置,门口是一个人流密集的三岔路口,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多都会让里张望一番,从林立现在所在的位置望去,正看见一排大理石的台阶,以及两道敞开的大门,大门内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冒险者进出,其中甚至有几个实力不俗的强者,至少以林立的眼光看来,这几个人的实力大多都在十五级左右,虽然还没强到杰森那种程度,但是在一般冒险者当中,这也绝对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了。

  一行人才刚刚走进大门,就有人热情的迎了上来,这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下午好,四位尊敬的客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对了,在这之前请允许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布鲁克,时光寄买行的负责人之一,看四位的样子应该是冒险者吧?如果四位是想增强一下实力的话,那就肯定没走错地方了,我们时光寄卖行提供各种各样的武器盔甲以及魔法装备……”

  “魔法装备暂时不用了,不过我这位同伴正好缺少一件武器……”林立指了指身旁的诺菲勒:“不知道布鲁克先生有没有什么好介绍的?”

  “武器?有有有……太有了!”布鲁克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夸张起来,一边带着众人往里走去,一边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我们这几天刚好运来了一批武器,对了,马拉顿锻造工坊四位应该听说过吧?这些武器就正是马拉顿锻造工坊出产的精品,怎么样,要不要我带四位去看看?”

  “马拉顿锻造工坊?”林立一听这个名字就停下了脚步,脸色也顿时沉了下来:“布鲁克先生,您该不会是在开我玩笑吧?马拉顿锻造工坊的东西,拿来给守城的士兵用用还可以,给我这位同伴用会不会太敷衍了一点?他们锻造出来的装备,能劈开魔兽的身体,能挡住魔法的攻击吗?”

  “这个……”被林立这么一问,中年人不由有些尴尬,他知道这一次多半是碰到内行了,马拉顿锻造工坊的武器盔甲,虽然是整个法兰王国都出了名的,但是恐怕只有很少数人才知道,他们真正精锐的装备,都只为三大禁卫军提供,平时卖出来的都不过是二流装备,虽然不至于象对方所说的那样,差得只能给守城的卫兵使用,但是在十级以上的冒险者手中,确实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不过中年人毕竟是经验丰富,虽然把戏被人当场拆穿,脸上的神色倒也并不显得如何慌乱,只是带着几分尴尬,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便算是把这事情给揭过去了,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这个笑容也算是道歉了,林立自然也不可能继续追究,正打算听他如何解释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异常刺耳的声音。

  “我靠,这是哪个王八蛋的口气这么大啊?连马拉顿锻造工坊出产的装备,都只能给守城的士兵使用,那我还真是不知道,要什么样的装备才配得起你们几个,拿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如何?”

  “……”林立站在那里,足足愣了十秒,一时之间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来到安瑞尔世界也差不多有一年了,结过不少的仇怨也起过不少的冲突,可是象眼前这种路见不平仗义执言的家伙,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不对……不是第一次……林立刚一回头,就知道自己错了。

  站在自己身后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看起来圆滚滚的又矮又胖,偏偏身上还穿着一件银光闪闪的盔甲,头盔已经拿了下来,此时正用右手抱着,远远看去,简直就好象是一只大冬瓜正带着一只小冬瓜出来散步一样……“我靠,原来是你这个混蛋!”林立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的拉索里克就已经杀猪般的嚷了起来:“好哇,好哇,我说怎么在多兰德找不到你呢,原来是躲到罗兰城来了,怎么,你也知道你家拉索里克大爷的厉害,知道先躲起来了?告诉你,躲起来也没用,你们……你们几个,给我把这混蛋抓起来!”

  拉索里克一边声嘶力竭的呼喝着随从,一边却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可惜,那几个随从也不是笨蛋,那天在多兰德的时候,他们可是亲耳听见加扎大师说的,那个穿黑色斗篷的家伙,至少也是十七级的实力,开什么玩笑,十七级的怪物你叫我们上去送死,你他妈自己怎么不上?

  “妈的算了,老子先放你一马……”拉索里克在那喊了半天,几个随从却是连动都不动,就算再蠢的人也明白事情不对了,当下只好一边说着狠话,一边将抓人的命令收了回来……“闭嘴……”林立远远的看了拉索里克一眼,就再没兴趣理睬这只银光闪闪的冬瓜了,只是笑了笑,对身旁的布鲁克说了声抱歉:“不好意思,被这家伙给耽搁了,怎么样,布鲁克先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适合的装备介绍给我这位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