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厄运精金

第三百三十六章 厄运精金

  “我听布鲁克说,费雷魔法师好象在我那里买了两把匕首?”

  老人坐下来之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林立生出了几分警惕,这老头该不会是知道些什么吧?怎么一过来什么都不提,偏偏提到了那两把匕首?带着心头的这一丝疑惑,林立很谨慎的点了点头:“没错,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瓦里安先生,这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瓦里安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看上去丝毫也不介意林立的无礼:“我只是觉得很好奇,那两把匕首放在陈列室里,也有一两百年的时间了,一直没什么人问过,今天要不是布鲁克提起,我都差点把它们忘了,所以我很好奇,费雷魔法师为什么会看上它们……”

  “这个……”林立很奇怪的看了瓦里安一眼,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怀疑,这老头会不会是喝多了,不然怎么会问出这么冒昧的话来?这两把匕首虽然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可是大家非亲非故的,甚至连认识都谈不上,这老头凭什么认为自己一定会告诉他?

  所以,林立很开心的问了一句:“瓦里安先生,您觉得今天天气怎么样?”

  “……”瓦里安被他这句话堵得,真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其实瓦里安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么问确实有些冒昧,只不过一来他真的很好奇,这两把匕首在时光寄卖行放了一两百年,从自己祖父那一代起,就没一个鉴定师能看出他的来历,身为时光寄卖行的继承人,瓦里安确实很想知道它们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二来也是没想到这个年轻魔法师会这么难缠,一开始的时候,瓦里安可真没想到会是这样,自己好歹也在罗兰城有点小名声,一般年轻人见了自己,哪个不是有求必应?又哪会象这个年轻魔法师一样,防贼一样的防着自己,就好象生怕自己从他口袋里偷钱似的……其实这也怪不了瓦里安,因为他根本不清楚,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于这个家伙来说,什么德高望重什么大名鼎鼎,根本连一个铜板都不值,这家伙天生就是不能吃亏的性格,管你什么时光寄卖行的主人,管你什么罗兰城的传奇人物,要是不给点好处出来,他连话都懒得跟你多说两句,就更不用说问出什么秘密了……不过还好,瓦里安毕竟是有涵养的人,虽然一上来就碰了一鼻子的灰,却也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怎么生林立的气。

  “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这么跟瓦里安叔叔说话!”不过瓦里安不生气,并不代表别人也不生气。

  拉索里克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甚至还碰翻了几只放在桌边的酒杯,此时的拉索里克看起来确实很激动,一张胖脸长得通红,双手夸张的挥舞,若是胆子稍微小一些的话,只怕还真会被他吓到。

  可惜,林立的胆子一向不小……所以当拉索里克站起来的时候,林立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好象在那张牙舞爪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一只“嗡嗡”乱飞的苍蝇一样。

  “闭嘴,拉索里克,你太没有礼貌了。”瓦里安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可是,瓦里安叔叔……”拉索里克虽然一向嚣张跋扈,可是在瓦里安面前他还不敢太过放肆,因为他心里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在瓦里安面前都是客客气气的,这个看起来有些瘦小的老人,可不仅仅是时光寄卖行的主人那么简单,他的身份与地位,要远比外人看到的高出很多很多。

  就在拉索里克想为自己辩解几句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有人正在拉扯自己的衣袖,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正看见同伴向自己比了个坐下的手势,拉索里克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带着几分不甘坐了下来,等到拉索里克坐下之后,那年轻人才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费雷魔法师,拉索里克这个人就是这样,说话直爽惯了,要是有什么不礼貌的地方,还请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我这在这里先替他向您道个歉,不过有一点我觉得他没有说错,您刚才对瓦里安先生的态度,确实缺乏必要的尊重……”

  “是吗……”林立不动声色的看了对方一眼,心头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个家伙多半跟自己的某个熟人有些关系,不然无怨无仇的,为什么要一上来就说挑拨味这么浓的话?这几句话听起来象是在替拉索里克道歉,可是仔细一听却完全不是那个意思,道歉什么的只不过是幌子,真正的重点其实还在最后一句。

  “阿古斯,我的酒好象忘在那边了,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拿过来一下?”瓦里安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好的,瓦里安先生……”年轻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笑容也似乎变得有些难看,不过他毕竟不是拉索里克那种蠢货,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很干脆的退出了这场谈话。

  “真是不好意思,费雷魔法师,小孩子年轻不懂事,还请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等到那个被叫做阿古斯的年轻人走远之后,瓦里安这才一脸歉意的笑了笑。

  “呵呵,瓦里安先生言重了……”瓦里安的道歉很真诚,丝毫没有扭扭捏捏的意思,这倒是让林立对这个老人生出了几分好感。

  “我刚才提出的要求确实太冒昧了,不过有一点好请您千万不要误会,我之所以会如此关心那两把匕首,并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这仅仅是出于一个鉴定师的好奇心,从我很小的时候起,我的父亲就不断告诉我,一个好的鉴定师,必须要保持旺盛的好奇心,永远也不要对自己已经掌握的知识感到满足。”

  “您真的很想知道?”

  “是的。”瓦里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林立想了想之后,把诺菲勒给叫了过来:“诺菲勒,天谴匕首借给我用一下。”

  “是,主人。”诺菲勒什么也没问,默默的从腰间拔出两把天谴匕首放在桌上。

  “费雷魔法师,这一位是……”瓦里安看了诺菲勒一眼,目光中一丝惊讶一闪而过。

  “他叫诺菲勒,跟我从多兰德一起过来的同伴。”诺菲勒的真实身份自然不能多说,林立随口解释了两句之后,就拿起了其中一把天谴匕首:“瓦里安先生,您觉得这两把匕首,是用什么金属锻造而成的?”

  “这个……”瓦里安想了想:“应该是地狱魔铁吧,光彩暗淡,色泽黝黑,这正是地狱魔铁的最大特征。”

  “不不不……”林立摇了摇头,又将手中的匕首翻了过来,将刃口对着瓦里安:“您再看仔细一些,这把匕首的刃口,可没有魔铁特有的锋利。”

  “那会不会是因为闲置的时间太长了?您也知道的,这两把匕首放在陈列室里已经有一两百年了,这么长的时间刃口变钝也是很自然的事……”

  “这跟时间长短没什么关系,魔法武器可不是普通武器,魔法元素天生具有流动性,这就决定了魔法武器的腐朽方式跟普通武器完全不同,普通武器的腐朽总是从刃口开始的,因为刃口总是最薄弱的地方,总是最容易受到潮湿的侵袭,但是魔法武器却并不是这样,刃口是魔法元素流动最剧烈的地方,一把魔法武器一旦锻造成功,它的刃口必定是最后腐朽的,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是过程却是截然相反。”

  “原来是这样……”瓦里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老实说,这个年轻魔法师所说的东西,其实并不复杂,相反,这都是很浅显很常识的东西,瓦里安只是稍稍回忆了一下,就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了,那些魔法武器和普通武器的腐朽过程,确实是完全不同。

  不过,也正因为太过浅显太过常识,瓦里安才从来没有去留意过,一件武器若是腐朽了,那也就意味着它已经成了废品,谁又会对一件废品多加留意?更何况,武器的腐朽过程动辄上百年,试问这个世界上又哪有那么多蛋疼的人,会花上百年的时间去观察武器的腐朽?

  “那么费雷魔法师,它们究竟是用什么金属锻造而成的?”

  “厄运精金,一种充满缺陷的魔法金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几乎跟凡铁没什么分别,在所有魔法金属当中,它可以说是坚韧性最差的,如果不采用特殊工艺锻造的话,只要稍微激烈一点的战斗就而已把它轻易折断,你看看这刃口,一两百年的时间就已经钝成这样了,除了厄运精金之外,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魔法金属会变成这样。”

  林立说到这里,稍稍顿了一顿:“不过厄运精金有一个优点却是其他魔法金属比不了的,那就是它几乎可以容纳无限的魔法元素,不管是多么强大的魔力源泉,多么凶猛的魔纹法阵,都完全不用担心厄运精金会不堪负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