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会长就任仪式

第三百三十九章 会长就任仪式

  以林立现在的魔法造诣,别说教两个刚入门的学徒了,就算是给魔导士当老师,恐怕都绰绰有余了,林立可是掌握了十几条核心魔法规则的人,对魔法的理解,远在一般大魔导士之上,在这方面,就算是安度因奥德文那种,成名上百年的传奇强者,估计也不会比他强上多少。

  当天晚上,城主大人就带着一对子女来了,林立也不浪费时间,跟城主大人寒暄了几句之后,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笔记,这本笔记,正是林立刚到安瑞尔世界的时候,在落日山脉上跟安度因学习魔法时所留下的,笔记上面抄录了几个低级的魔法咒语,以及林立自己琢磨出来的各种技巧和窍门。

  当然,这些技巧和窍门其实并不如何深奥,毕竟当时的林立虽然天赋惊人,但在魔法上却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菜鸟,刚到加洛斯的时候,他甚至还连许多常识都一知半解,那个时候琢磨出来的巧合和窍门,自然也只能以“粗糙”二字来形容。

  不过对于城主大人的这一对儿女来说,这种粗糙的技巧和窍门已经足够了,毕竟他们只是刚刚入门的学徒,连进入冥想状态都还有些勉强,他们需要的并不是深奥的魔法知识,而是对魔法的兴趣和热情,只有兴趣和热情,才能让他们在枯燥乏味的魔法学习中坚持下去。

  其实林立本来可以不用这么费心的,两个刚入门的魔法学徒,随便教他们一点基础知识,就可以让他们学上几个月的了,反正大家都没把这当成一回事,就算是城主大人自己,也只不过是想利用这层关系攀上瓦里安。

  不过林立不想这么做……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还城主大人一个人情,今天晚上这事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靠了城主大人的帮忙,才能从那位神圣骑士手下脱身,要是没有城主大人掩护,搞不好宴会一结束双方就会立刻冲突,一个神圣骑士,外加四个主教,林立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也不想因为这事把光明神殿惹翻,这里是轻风平原,离神圣国度莱丁不过咫尺之遥,在这里得罪光明神殿并不明智。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就有些复杂了,也许是因为林立不屑于敷衍了事,也许是因为林立不忍心看着他们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城主大人的这一对儿女,魔法天赋都相当不错,特别是那个叫辛多雷的小家伙,更是可以用优秀来形容,曾经经历过这一切的林立,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加清楚,基础知识永远是最枯燥最乏味的,刚刚成为魔法学徒的年轻人,十个有九个都是在这上面放弃的,与其现在就教他们基础知识,倒不如教他们一些有趣的技巧和窍门,再加上那几条低级魔法咒语,很容易就能让他们迷上这门神秘的艺术。

  唯一让林立有些不爽的是,这个辛多雷的态度实在是相当恶劣,自从进门就一直在闹别扭,不管阿拉索如何暗示,都不肯跟林立说一句话,唯一一次露出笑容,还是在翻看那本笔记的时候,不过不爽归不爽,林立也不怎么往心里去,小孩子闹闹别扭,难道还真跟他一般见识不成?

  之后,林立又教了他们一些简单的东西,比如怎么提高冥想效率,怎么避免施法时的魔力反噬,等到林立打住话头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深夜时分了,阿拉索看看天色已晚,也不好意思继续打扰,又再三向林立道谢,然后带着一对儿女上了马车……“辛多雷,你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上马车,城主大人的脸就沉了下来。

  “我不喜欢那个家伙……”见城主大人脸色不好,辛多雷也有些害怕,只是一边低着头,一边还是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

  “胡闹!”城主大人的声音陡的升高,因为太过生气的缘故,一只手已是隐隐有些发抖:“这几年你天天喊着要我帮你找个魔法老师,现在我帮你找到了,你居然说你不喜欢,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家伙……”辛多雷低低的埋着头,不敢去看父亲的脸色。

  “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喜不喜欢,费雷魔法师是我亲自请来的,以后你对他必须保持足够的尊重!”

  “父亲,您根本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有多讨厌,又粗鲁又没礼貌,回来的时候,他居然敢把姐姐当佣人使唤……”

  “你给我闭嘴!”

  眼看城主大人就要发火,旁边的伊凡赶忙将弟弟护住:“父亲,您别生气,弟弟年纪小不懂事,您多给他一些时间,让他多跟费雷魔法师接触几次,他会明白的。”

  “这个小兔崽子,我迟早会被他给气死……”阿拉索喘了两口粗气,也渐渐冷静下来,自己这个小儿子,确实不怎么懂事,一天到晚只知道给自己惹些麻烦,就好象这一次,居然一个人溜出城主府,结果被夏亚盗贼团的人给抓住,幸亏费雷魔法师把他们救了回来,不然还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

  “对了,伊凡,你回来之后我一直没来得及问你,你对这个费雷魔法师,到底知道多少?”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城主大人愣了一下,神色间带着几分疑惑:“塞纳他们不是你雇来的吗?你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

  “不是的,父亲,这个费雷魔法师,并不是佣兵团的人。”

  “你说什么!”城主大人先是一惊,跟着又沉声说道:“伊凡,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次,记住,不要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是这样的,父亲,那天晚上我们在巨龙山脉遇到了一头怪物……”

  “什么样子的怪物?”

  “一头很可怕的怪物,站起来有小山那么高,浑身上下都是白毛,对了对了,它还会用魔法把一切都冻起来……”

  “见鬼,那是冰嚎……”城主大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可不是伊凡那种无知少女,一听这几项特征,就已经猜到那头怪物,正是传说中的魔兽冰嚎,这一下可真是把城主大人吓得不轻,虽然早知道伊凡救人不会顺利,却没想到会危险成这样,那可是冰嚎,传说中的远古魔兽后裔,身体里流着蛮荒血脉的恐怖怪兽。

  “是的,塞纳团长好象也说过,那个怪物叫冰嚎,原本塞纳团长他们是打不过冰嚎的,不过幸好遇到了费雷魔法师他们……”

  “等等,伊凡……”城主大人吞了口口水,声音显得有些沙哑:“你的意思是说,费雷魔法师杀死了冰嚎?”

  阿拉索真的被吓到了,冰嚎的力量有多么恐怖,他比很多人都清楚,几年前阿拉索带着一支军队深入巨龙山脉,想要剿灭盘踞在那里的夏亚盗贼团,最终却被一群突然出现的魔兽挡住了脚步,这一群魔兽当中就正有一头冰嚎,当时的冰嚎给阿拉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强横无比的身体力量,以及无所不在的冰系魔法,简直就是一个噩梦,阿拉索知道,那个费雷魔法师的实力确实很强,但是阿拉索绝对无法相信,他会强到可以杀死冰嚎的地步。

  “不是……”伊凡轻轻摇了摇头。

  “我就说嘛,这怎么可能……”

  正当阿拉索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小姑娘却又说出一句话来:“杀死冰嚎的,是费雷魔法师的随从……”

  “……”城主大人差点当场疯掉……如果这话不是从伊凡口中说出来,阿拉索真是打死也不会相信,仅仅是一个随从就可以杀死冰嚎,那这个费雷魔法师本身又该是什么样的实力?好吧好吧,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个费雷魔法师本身实力不怎么样,可是能够拥有如此厉害的随从,他身后的背景岂不是更加可怕?阿拉索真的不敢去想,到底要什么样的人,才能够拥有这么厉害的随从……可惜,阿拉索万万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伊凡接下来的讲述,更是差点让阿拉索彻底崩溃。

  亡灵废墟中的万千亡灵,盘踞在高塔中的巫妖,以及飞翔的骸骨巨龙,一个个恐怖的存在,对于阿拉索来说简直就好象是神话一样,从佣兵团驻地到城主府差不多半个小时路程,在这半个小时当中,阿拉索的嘴巴就没有合起来过,惊骇的表情就好象在脸上凝固了一样,一直保持到马车驶进城主府内。

  “这……这怎么可能?”回到城主府之后阿拉索一夜未睡,整个晚上都在重复着同一句话,一直到差不多清晨的时候,阿拉索才披上外套从卧室出来。

  城主府的花园很大,里面种满了各种花草,每到清晨的时候,总是散发出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不过有些奇怪,今天的阿拉索并未象往常一样,在经过花园时停下来休息片刻,阿拉索脚步匆忙,从卧室出来之后,急急忙忙的就穿过了花园,来到了一间爬满常青藤的木屋前……这木屋看上去有些简陋,就是几块简单的木板搭建而成,但在这花园当中,却充满了一种和谐的美感,就好象与花园融为了一体一样。

  阿拉索站在木屋前,轻轻的在房门上敲了两下。

  “贝坦尼大师,请问我可以进来吗?”阿拉索的声音异常恭敬,还好花园里空无一人,不然被外人听见只怕当场就要吓落一地的下巴……“阿拉索,我记得我告诉过你的,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来打扰我……”

  “不不不,贝坦尼大师,我这一次来,是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

  “那么进来再说……”

  ………………而这个时候,林立却已经在收拾行李了。

  罗兰城这边的事情已经告一个段落,那一百万金币的粮食也已经在昨天晚上敲定,塞纳这家伙办事确实挺快,昨天晚上的宴会都还没结束,他就已经跟城主大人说好这事了,最迟一周之后,那一百万金币的粮食就会运到多兰德。

  既然粮食的问题得到解决,再呆在罗兰城也没什么必要,何况林立可没忘记,还有四个来自光明神殿的家伙正惦记着自己呢,再呆下去,说不定哪天就被他们找个机会堵上,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麻烦。

  这种是非之地,还是早走早好。

  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又叫上了诺菲勒,乌伊法鲁西,以及杰森等人,跟塞纳说了一声之后,就钻进了回多兰德的马车。

  乌云镇外一座高塔直入云端,远远望去神秘而又庄严,林立刚从马车上下来就遇到了赫尔扎,十几天不见老人明显清瘦了一些,这倒也难怪,林立这一走,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被推到了老人身上,又要处理各种杂务,又要监督高塔的建设,一连十几天下来,没累趴下就算不错了。

  “费雷,你可算是回来了……”老人一见林立,就一脸焦急的迎了上来。

  “怎么了,赫尔扎先生,是不是乌云镇这边出了什么事了?”

  “不是不是,走走走,我一边走一边跟你说……”老人拉着林立就往乌云镇里走去:“五天之后,就是你的会长就任仪式,到时候会邀请很多大人物,请贴我都已经弄好了,现在你跟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这么快?”林立吓了一跳。

  “没办法,这是最高议会的决定。”

  赫尔扎将林立带回住处,很快拿出一堆厚厚的请贴:“你先看一下这些请贴,如果没什么遗漏的话,我明天就会让人送出去,另外会长就任仪式上的一些细节,还需要由你来亲自确定。”

  “我说赫尔扎先生,这一次最高议会怎么这么急?”林立一点翻看着手中的请贴,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赫尔扎聊着。

  “我也是刚刚接到的命令,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决定,可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也许你应该去问你的导师安度因,他现在可是最有机会成为审判者的人之一,这方面的消息肯定要比我灵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