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厄运结界

第四百四十四章 厄运结界


  莫克带着众人穿过大厅,沿着台阶一路往下,很快就走进了高塔的地下室,厚厚的墙壁挡住了清晨的阳光,四周的空气也有些浑浊,但这略显阴森的气息,却掩盖不住那剧烈的魔法波动,这里就是整个高塔的核心了,高塔中的一切魔法装置,都是由眼前这几间紧闭的密室支撑着。

  亲手设计高塔的几位工程师,无疑是最了解这一切的,他们当然知道,在这几间密室当中,有一间是专门为高塔提供动力的,他们至今都还记得,某个月明星稀的夜晚,这位费雷会长独自一人来到尚未完工的高塔,将一颗火红的魔晶镶嵌在魔力源泉上,从那之后,整个高塔就始终被一股庞大的魔法力量笼罩着……那是一颗什么样的魔晶,工程师们并不了解,不过他们知道,那一颗魔晶中蕴涵的魔法力量,绝对足以让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魔法师发疯……不过这一次大家要进入的,并不是放置魔力源泉的密室,而是旁边的一间……莫克亲手打开了密室的大门,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片暗红的光芒,远远望去,就如同一片夜色下的血泊,充满了一种血腥而又神秘的气息。

  林立就站在那一片暗红之前,十个厄运结界一个不少。

  “费雷会长,这就是你要的那十个厄运结界。”

  “谢谢。”林立点了点头,并不在意莫克目光中的挑衅,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感受着那一片暗红当中传来的阵阵魔法波动。

  莫克不愧是铭文大师,这十个厄运结界完成得相当漂亮,无论是魔力的分配,还是绘制的技巧,都绝对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精品,在林立看来,这十个厄运结界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靠得实在太近了……这可能是因为莫克的性格,天生的小家子气,喜欢对铭文空间进行反复压缩,刚才外面那个逆流魔纹就证实了这一点;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魔克的魔法造诣不够,四十多岁了才刚刚突破大魔导士境界,他自然不可能象林立一样,对魔法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敏感,缺乏足够的魔法造诣,加上太过专注于铭文设计,让莫克犯了一个小错误,这十个厄运结界是相互独立的,太过紧密的空间设计,将会让它们相互干扰相互排斥,魔法波动的紊乱,很可能会引发一些无法预料的意外……不过对林立来说这并不重要……林立需要的,根本不是什么厄运结界……厄运结界的用途其实很邪恶,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实力不够强大的亡灵魔法师,才会借助厄运结界的力量,厄运结界唯一的用处,就是将它所笼罩的地方变成一片死地,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会在这片死地上失去生机。

  这正是亡灵魔法师最喜欢的,他们需要这种邪恶的力量,靠着厄运结界的帮助,他们的亡灵魔法会变得更加强大,无论是召唤还是控制,都会比以前强上数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厄运结界几乎就等于是一个被虚弱了无数倍的骸骨领域!

  除此之外,厄运结界最常用的地方,应该就是魔法陷阱了。

  特别是在猎捕强大魔兽的时候,魔法师们需要一种特殊的方法,来虚弱魔兽的力量和反抗,这个时候,厄运结界的诅咒就可以发挥了,受到厄运结界诅咒的魔兽,会在短时间内失去一部分力量,趁着这个机会,无论是活捉还是猎杀,无疑都要轻松许多……不过,这并不是林立想要的。

  厄运结界确实可以强化亡灵生物,但这些亡灵生物当中,并不包括诺菲勒和乌伊法鲁西,诺菲勒身为高阶吸血鬼,依靠的是本身强大的**力量,以及吸血鬼天生的黑暗魔法,乌伊法鲁西就更不用说了,能够召唤骸骨巨龙,创造骸骨领域的高贵巫妖,又岂会被一个小小的厄运结界影响?

  至于魔法陷阱……如果林立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布出比厄运结界厉害十倍的魔法陷阱。

  林立需要的,是一些更厉害的武器……“莫克先生,能借您的铭文笔用一下吗?”

  “啊?”林立这个要求实在有些莫名其妙,莫克在那愣了好长时间,才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工具袋中掏出了一支铭文笔来。

  林立看了一眼,莫克掏出的,正是那支以暮色水晶制成的铭文笔,看来,这位铭文大师除了心胸狭窄之外,为人倒还是挺大方的,不过林立稍稍一愣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这一支可能不行,莫克先生,有没有大一些的?”

  “……”莫克差点没当场吐血,成为铭文师这么多年,莫克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人,他难道就不知道,自己借给他的这支铭文笔,是多少铭文师梦寐以求的宝贝吗?还“有没有大一些的”,妈的,难道他以为,铭文笔跟萝卜一样,越大根越好?大一些的,太大了你他妈受得了吗你……莫克当时就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在那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才总算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

  “拿去!”从工具袋中掏出另一支铭文笔之后,莫克几乎是将它丢到林立脸上的……“谢谢。”不过林立倒是不怎么在意,伸手接过铭文笔之后,还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林立就站到了那一片暗红色的光芒之前。

  这一站,就足足站了十分钟之久。

  密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虽然莫克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可这个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好奇,他很想看看,看看这个家伙借自己的铭文笔,到底是想要干些什么。

  难道……难道他想要修改自己布下的厄运结界?这个念头才刚刚从脑子里冒起,莫克就忍不住笑了,笑容中带着几分自嘲,看来先前那一场虚惊真是把自己给吓坏了,居然会生出这么荒谬的念头来。

  自己布下的厄运结界,莫克自己当然最清楚,别说这个狗屁不懂的外行了,就算是奥德文亲临,恐怕也没有那个本事,大家都是大师,想要修改对方的作品又谈何容易?除非……除非是传说中的铭文宗师出手,恐怕才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不仅仅是莫克,那几位工程师也是一样,几人站在那里,怔怔的望着林立,天生的职业敏感告诉他们,接下来多半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真的很想看看,这位年轻而神秘的公会会长,将会干出什么惊人的事情来……在场这么多人当中,赫尔扎恐怕是唯一一个神色如常的人了,这位亲眼见证过黎明广场的决赛,又亲耳从麦德林口中听说了许多故事的老人,大概是所有人当中,最了解林立的一个,赫尔扎知道,这个叫费雷的年轻魔法师,是一位真正的奇迹创造者,不管多么匪夷所思的事,只要是发生在他的身上,都会在突然之间变得顺理成章。

  事实上,早在刚才莫克布下逆流魔纹的时候,赫尔扎就已经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什么,只不过一来是没有把握,二来是为了照顾莫克的面子,他一直忍着没有问罢了……狗屁不懂的外行?如果让安度因听见,真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时间好象过得异常缓慢,密室里的一切都好象静止住了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到了林立身上,或者说是落到了那只捏着铭文笔的手上……然后他们就看见,那个年轻魔法师突然动了……晶莹剔透的水晶笔,在天蓝色的墨水瓶中轻轻一点,跟着,一缕天蓝色的光芒就照亮了所有人的双眼。

  林立的动作快得惊人,就算是那些真正的高阶盗贼,都不一定能跟得上他的速度,手中的水晶笔仿佛化成了一道流光,在一片暗红当中挥洒出根根线条,那只捏着铭文笔的右手,在这一刻就好象被赋予了某种生命力一样,让一切都充满了一种致命的美感,在这一刻,就连那一根根枯燥乏味的线条,也仿佛充满了活力,随着水晶笔的一次次跳动,用暗红与天蓝,编制出一幅仿佛梦境般的图案……“糟糕……”一看林立动笔,赫尔扎顿时暗叫不妙,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赫尔扎并不如何精通铭文也知道,修改另一位铭文师的作品,绝对是大忌中的大忌,这几乎就等于是一记耳光抽在另一个铭文师脸上,而这个铭文师,还是最高议会的权威,铭文大师莫克……完了完了……如果说,以前两人还只是有一点小纠纷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这两人就真的变成彻头彻尾的仇人了,以莫克那狭窄的心胸,又怎么会忍受这样的侮辱?这一下可真是麻烦大了,希望不要影响几天之后的会长就任仪式才好……然而,这个时候莫克脸上的表情,却只能用精彩纷呈来形容。

  从惊讶到愤怒,再从愤怒到茫然,最后,这一切又变成了一片苍白,一种绝望的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