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四百六十章 蝰蛇之毒

第四百六十章 蝰蛇之毒


  如果不是高等精灵一族崛起,这些洪荒魔兽甚至有可能彻底统治安瑞尔世界,不过就算是自比神祗的高等精灵一族,在与洪荒魔兽的战斗中,也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无数高等精灵死在洪荒魔兽的利爪獠牙之下,它们不但拥有强横无比的**力量,还在一生下来的时候,就通过自身血脉传承了天赋魔法,这种魔法不需要学习也没有咒语,就只是一声嘶吼,甚至只是一个念头,就可以操纵毁天灭地的力量。

  在那些模糊不清的记载当中,高等精灵曾经不止一次的提到过,洪荒魔兽的凶残与强大,它们残忍而又狡猾,甚至如同高等精灵一般,拥有自己的思想,每一次战斗都会让它们变得更加强大,如果放任它们进行千万年的进化,说不定真的会产生出一个足以媲美泰坦与巨龙的强大种族。

  不过最后,高等精灵还是赢得了这场战争,他们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将大地上所有的洪荒魔兽都屠戮一空,只有不足千万分之一的幸存者遁入了无尽之海,在那些孤零零的岛屿上苟延残喘着。

  真要严格说起来,现在这些洪荒魔兽的后裔,都已经算不得真正的洪荒魔兽了,千万年的时间,沧海桑田的演变,它们体内的洪荒魔兽血脉,早就变得稀薄无比,唯一不变的,恐怕也只是灵魂深处的那一点烙印了。

  不过也正是这一点烙印,让它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一切魔兽,对于一般魔兽来说,它们就是魔兽当中的王者,在魔兽的世界里,上下等级之分,甚至比人类世界更加森严,那是千万年不变的法则,从灵魂深处传承下来的恐惧,哪怕是突破传奇境界的魔兽,也无法在洪荒魔兽面前生出反抗的念头,就好象一只老鼠不管长得再大再凶猛,也永远也不会想要去反抗巨蟒一样。

  当落日山脉的情况被传出来之后,最高议会彻底震动了,洪荒魔兽一旦占据了落日山脉,等待安瑞尔世界的恐怕就只能是一场浩劫,千千万万的魔兽大军一旦涌下落日山脉,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它们虽然不够强大,也没有自己的思想,更不可能象洪荒魔兽一样,与人类争夺安瑞尔世界的统治权,但是它们可以破坏可以杀戮,就如同千千万万的蝗虫飞过稻田,也许用不了一年时间,整个法兰王国就会毁在魔兽的肆虐当中。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出现的洪荒魔兽后裔,并不只是一头,而是多达三头之多,这话听起来可能很矛盾,三头洪荒魔兽的后裔,危险何止十倍,又哪还有什么值得庆幸的?但事实偏偏就是这样,这三头洪荒魔兽的后裔,它们并不属于同一个阵营,而是想互撕杀相互争斗,不仅仅是它们自己,还包括它们所控制的魔兽,这一次的黑潮,就成了它们的战场,无数魔兽在黑潮中丧生,它们的鲜血甚至染红了整个落日山脉。

  因为这一场黑潮,一千三百年来从未出过手的三位仲裁者,亲自去了一趟莱丁王国,当天晚上,最高议会与光明神殿达成协议,双方各自派出两名圣域强者,务必要将那三头洪荒魔兽后裔扼杀在落日山脉之上。

  这是安瑞尔世界最强大的两支势力,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合作,最后的结果就如同大家现在所看到的一样,最高议会和光明神殿,依旧屹立在安瑞尔世界,而落日山脉上的黑潮,也依旧是一年一次,不过那些疯狂的魔兽当中,再没有洪荒魔兽后裔的影子。

  无论是最高议会还是光明神殿,都对当年那一战守口如瓶,除了有数的几个人之外,再无其他任何人知道,就算是林立,也只不过是旁敲侧击的从安度因口中问出一些,所以林立才不太明白,为什么恩洛斯好端端的,会突然提起那场灾难来?

  “当年那三头洪荒魔兽的后裔当中,有一头正是洪荒蝰蛇的后裔,而且它的血脉受到的稀薄最少,几乎完全继承了洪荒蝰蛇的毒性……”恩洛斯重重的叹了口气,神色间透出几分悲痛:“谁也没有想到,它竟会在临死之前,咬伤了罗萨里奥陛下……”

  “……”林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洪荒蝰蛇这种东西,就算是以林立的见识,也仅仅是在书本上见过,可是蝰蛇之毒林立却并不陌生,宗师级配方当中,就有好几个是以蝰蛇之毒做为假想敌的,因为蝰蛇之毒,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阴险也最狡猾的毒素了。

  洪荒蝰蛇以剧毒为食,千万年的岁月当中,积攒下了无数种毒素,这无数种毒素又在洪荒蝰蛇体内不断融合,最终形成一种属性无比复杂的全新毒素,当这种全新的毒素与洪荒蝰蛇本身的毒素融合在一起之后,才会形成真正的蝰蛇之毒,蝰蛇之毒介乎与毒素与诅咒之间,既不是纯粹的毒素也不是纯粹的诅咒,一旦沾染几乎是无药可救,无论是净化**还是净化精神,都无法将蝰蛇之毒彻底化解。

  也许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强者,比如罗萨里奥阿波菲斯之流,可以凭着本身的力量进行压制,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用来压制蝰蛇之毒的力量越强,中毒者的身体所受的伤害也就越大,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总有一天蝰蛇之毒会再次爆发,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真正的神祗化身降临也救不了了……“难怪……”林立原本想说,难怪这几十年来,罗萨里奥陛下一直没离开过晨曦教堂,可是转念一想,这可是光明神殿最大的一根刺,自己这时候说出来,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嘛……“不,罗萨里奥陛下留在晨曦教堂,不光是因为蝰蛇之毒,还有一些别的原因……”恩洛斯却好象是看穿了林立的心思一样,不等林立开口,就已经自顾自的接了下去:“不过这并不重要,我今天来,除了送上礼物道贺之外,还想求费雷会长一件事……”

  “恩洛斯先生,您该不会是想让我化解蝰蛇之毒吧?”林立顿时愣住了:“这个,你会不会太看得起我了?”

  “不不不,费雷会长你误会了,你我都知道,蝰蛇之毒阴险无比,除非药剂宗师亲临,否则谁也无法将它化解,我今天来,只是想要费雷会长一个承诺,我希望费雷会长能够答应,如果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药剂宗师……”

  “恩洛斯先生,您不用说了……”不等恩洛斯说完,林立就已经摇了摇头,将他的话头打断了:“很遗憾,您要的承诺我给不了,因为就算是药剂宗师,也化解不了蝰蛇之毒,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我自然有我的依旧,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如果有一天我掌握了化解蝰蛇之毒的办法,一定会优先救治罗萨里奥陛下。”

  “好,费雷会长,有您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恩洛斯说完之后,就好象是怕林立反悔一样,一把就将手中的油灯塞到了林立手上:“费雷会长,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您如果再拒绝的话,可就是看不起我这个老家伙了!”

  “这个……”老实说,如果可以的话,林立真的不想收下这盏油灯,这东西确实是一件宝贝,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沉重的责任,收下了这盏油灯,也就意味着不管自己愿不愿意,都必须尽力找出化解蝰蛇之毒的方法,这跟利益无关,仅仅是林立做人的一点准则,那种收了别人的好处,却消极怠工的事,林立自问是干不出来的。

  骗别人没什么,可是不能骗自己。

  但是,就在林立想要再次拒绝的时候,脑海中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蠢货,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手上拿着的那盏油灯,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宝贝?我康纳里斯怎么会认识你这种蠢货,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把这盏油灯收下,你一辈子都别想开动永恒熔炉!”

  “呵呵,既然恩洛斯先生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不收下的话,可就真有些不识抬举了,您放心吧,我会尽快找出化解蝰蛇之毒的办法……”在康纳里斯的提醒下,林立原本推出去的手,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只不过在跟恩洛斯说话的时候,一丝精神力也透入了无尽风暴之戒当中:“康纳里斯,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你这一次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放心吧,我可是伟大的灵魂商人,我只会进行公平的交易,从来不会骗人,你等一下如果有空的话,就把我从那个该死的次元空间里放出来,我会好好的给你讲一下这盏油灯的故事,你最好快一点,这个该死的次元空间,真是快把我给憋坏了……”

  康纳里斯的声音越来越轻,等到它完全从脑海当中消失之后,林立才回过头来,对恩洛斯笑了笑,正打算再次感谢这位大主教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一声惊叫。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