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深红巨蟒

第四百六十五章 深红巨蟒

  日子一晃又过了十几天,黄昏之塔依然是半死不活,偶尔有那么一两个魔法师来进行等级认证,也大多不过是五级六级,最离谱的是,前几天还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魔法学徒,弄得林立简直哭笑不得,当时他真的很想问问,三十多岁了还没成为魔法师,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继续学习魔法……对于林立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阿波菲斯这老家伙终于走了,那天把图纸跟指环交给林立之后,这老家伙也拿走了一块熔岩精金矿石,不过他确实说话算话,真的只要了拳头大小的一块,而且在离开之前,他还帮了林立一个小忙,用一个永冻风暴彻底冻住了永恒精金矿石。

  老实说,对于这事,林立是挺感激的……熔岩精金矿石最大的毛病,就是不能暴露在空气当中,不然最多三五天,火系魔法元素就会释放光,到了那个时候,价值连城的熔岩精金矿石,也只不过是破石头一块,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它冻结起来。

  不过冰封千里虽然威力惊人,却始终只是十六级魔法,以林立现在的实力,最多只能冻住一天,时间一到,就必须再施展一次冰封千里,虽然林立从来不用为魔力操心,可是这么每天一次也确实烦人,况且,以后万一有什么事要出门,三五天回不来怎么办?难道还真要去雇佣两个大魔导士轮流施展冰封千里?

  有了永冻风暴就不一样了,堂堂二十四级魔法,除了阿波菲斯这老头之外,整个安瑞尔世界只怕还真没多少人能用得出来,这意味着无比复杂的元素结构,以及极其变态的魔力消耗,当然,随之而来的是近乎永远的冻结效果,除非是有人强行用暴力进行破坏,否则永远也不用担心冻结效果会消失。

  其实林立也知道,老头对自己真是不错,堂堂圣域法师,在黄昏之塔一住就是大半个月,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指导自己,虽然老头指导的方式有些古怪,不过这半个月来,自己在魔法上的提升可不是一点半点,三天之前,自己就已经稳稳的突破了十八级,这中间除了受乌伊法鲁西的灵魂契约影响之外,更多的,其实还是这位老人的功劳……没有人能比林立更加清楚,这大半个月里,自己的收获到底有多大,虽然每一天自己都被揍得鼻青脸肿,但是每一次挨揍,自己都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魔法的理解又深刻了很多,这种提升甚至就连林立都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是每天都在挨揍,可是揍着揍着,就揍上十八级了……当然,对于林立来说,最重要的,其实还是会长就任仪式那天,在图书馆里的那一番谈话,那是一段只有阿波菲斯和林立才知道内容的谈话,只怕谁也不会想到,整整一个上午,阿波菲斯都在将故事……将他如何从一个魔法学徒变成一个圣域法师的故事。

  这个跨越了一千三百多年的故事很长很长,其中一些内容甚至已经变成了真正的传说,在那场神话一般的战争渲染下,蒙上了一层莫名的光辉,吟游诗人将这些内容编成歌谣,在安瑞尔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传唱。

  但是在阿波菲斯口中,这些内容又变成了另一个样子,老人的口才并不如何出众,讲这些内容的时候情绪也相当平静,就好象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并不是那场改变安瑞尔世界命运的战争,而是昨天晚上赌钱赢了几个铜板一样。

  林立就这样听了整整一个上午,听这位生活在神话当中的老人,用那种时不时骂上几句脏话的方式,完完整整的讲完了整个故事。

  除了那场战争之外,阿波菲斯讲得更多的,是一些除了他自己之外,再无任何人知道的东西,比如当他接触魔法的时候,他是如何完成第一次冥想,又是如何施展出第一个魔法,又比如当他成为大魔导士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成为传奇法师的时候,又是什么感觉……这一切从阿波菲斯口中娓娓道来,没经过任何加工也没有任何遮掩,完全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讲出了自己当时最真切的感受。

  以林立的镇定,在听着这个故事的时候,都激动得呼吸有些急促,因为他知道,这是一笔真正的财富,一笔价值无可估量的财富。

  会长就任仪式那天,林立收到了无数的礼物,有梦境水晶雕琢而成的药剂瓶,有尚未孵化的火羽龙鹰卵,有满满一盒子的星光草,还有可以召唤出恶魔君主的油灯,但是对于林立来说,阿波菲斯的故事,才是那天收到的最珍贵礼物……这是一位圣域法师一生的经验,任何一个魔法师得到这些经验,都可以让他在魔法道路上少走无数弯路,特别是对于林立这种天赋变态的家伙来说,这些经验甚至足以让他顺顺利利的踏入圣域!

  尽管嘴上不肯承认,但是在林立心里,对阿波菲斯还是很感激的……阿波菲斯走了之后,林立的日子又开始变得无聊起来,每天除了配制几瓶秘仪药剂之外,就是陪葛瑞安聊聊天什么的,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月,一直到这天下午……这天下午,林立正在跟埃兰说话。

  会长就任仪式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而在这一个月里,埃兰一直愁眉不展,因为他发现,费雷会长给自己的那块水晶,就好象一个可怕的无底洞一样,不管自己怎么输入魔力,那块水晶都没有被填满的迹象。

  一天两天可能还没什么,可是整整一个多月下来,埃兰终于有些受不了了。

  这天下午,他拿着那块水晶去找了林立,想向这位年轻会长请教一下,这块水晶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埃兰更想要请教的,还是怎么才能改正自己对魔力太过吝啬的坏习惯。

  “干得不错,埃兰魔导士,这块水晶已经快填满了,继续努力吧。”

  “哦……”埃兰点了点头,想要继续请教自己的坏习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在黄昏之塔一个多月,埃兰真是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位年轻会长了,一开始的时候,埃兰甚至以为这是最高议会开的玩笑,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魔法师,怎么可能担任公会会长一职?

  可是渐渐的,埃兰就觉得有些不对了,站在这位年轻会长的面前,自己竟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就好象他永远被一片迷雾笼罩着,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看不出他究竟是什么实力,只能隐隐感觉到,这位年轻会长很强很强……埃兰知道,只有那种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的魔法师,才会让自己有这样的感觉,自己如今已经是十四级魔导士,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的,岂不是十五级,乃至十六级的大魔导士?一想到这个,埃兰就不禁有些头皮发麻,二十来岁的大魔导士,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坐上公会会长的位子。

  特别是最近这几天,埃兰更始明显感觉到,这位年轻会长的实力,又有了一种爆发性的提升,如果说以前自己站在他面前,还只是想隔着一层迷雾的话,那么现在他给自己的感觉,简直就好象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一样。

  对于这位年轻会长,就连加文都曾经说过——深不可测!

  “其实对魔力运用太过精确,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坏习惯,只不过有些小家子气而已,魔力其实就和金钱一样,穷的时候当然应该节约一些,可是当你有一百万金币的时候,还是这么节约,你就很可能永远也无法把这一百万金币变成一千万了……”

  林立的话才刚刚说到一半,却突然听见一声嘶吼从远处传来,跟,就是一股异样的魔法波动弥漫而起,这股魔法波动炽热而又凶狠,就算是隔得远远的,林立都可以从中嗅出一丝狂暴的气息。

  “糟糕!”魔法波动传来的方向,正远处的乌云镇,林立心头顿时就是一紧,赶忙念了一句咒语,跟着就只见公会大厅中央的水晶球亮了起来,在水晶球上,一道红色的身影正飞快掠过,修长的身躯,长长的羽翼,在乌云镇的上空带过一道红色的流光……这一道红色流光,顿时就让林立变了脸色,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一头成年的深红巨蟒,传说中的十八级魔兽,一旦让它在乌云镇落下,只怕片刻之间,整个乌云镇就会变成一片火海,这可不是林立想要看到的,黄昏之塔既然建在乌云镇,就有保护乌云镇的责任,这是法兰王国二十五家魔法公会共同遵守的规则。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诺菲勒和乌伊法鲁西还留在乌云镇里,现在也只能希望,他们可以阻挡一下深红巨蟒毁灭的火焰了。

  “埃兰,叫上加文,我们得去乌云镇看看!”匆匆忙忙的交代了一句,不等埃兰开口询问,林立已是一把抓起苍穹法杖,又急又快的念出了漂浮术的咒语,整个人象一道利箭一般向乌云镇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