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幽魂之狼 8000字

第四百八十六章 幽魂之狼 8000字

  两个十七级的高阶战士。外带四个十五级以上的盗贼,就算是传奇魔兽遇上,只怕都够喝一壶的了,更何况是这十七级的赤豹?

  所以林立摸了摸鼻子之后,就很放心的退到了一边……

  与远处那场鲜血横飞的战斗比起来,林立现在倒是对那个同样隐藏了实力的中年魔法师更感兴趣,这是一个真正的伪装大师,就算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他依然将自己伪装的很好,神色之间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慌乱,林立甚至还听见他念错了几句咒语。

  十七级顶峰的大魔导士当然不可能念错咒语……

  “伪装得真不错,可惜就是运气太差……”林立撇了撇嘴,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

  整个战斗只持续了几分钟,赤豹一头撞开冰墙,再被雷吉一刀扎进心窝,然后一切就结束了,那颗十七级的魔晶落入了雷吉的口袋,这是冒险者之间不成文的规矩,两帮冒险者同时参与战斗的话,谁完成了最后一击,谁就获得最珍贵的战利品。

  赤豹死了之后不到两个小时。这支先遣队就踏入了死亡之痕。

  两旁都是陡峭的山壁,脚下铺着黑褐色的泥土,一脚踩上去总觉得又湿又滑,隐隐约约之间,还散发着一种熏人的腥味,抬头仰望,头顶的天空似乎特别昏暗,在黑石山脉上,死亡之痕就好象是一道被利刃割出的伤口,永远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死亡之痕给林立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荒凉,两旁的陡峭山壁就好象一座囚笼一样,将死亡之痕和黑石山脉分割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脚下的大地仿佛已经死去,黑褐色的泥土时刻散发出破败的气息,峡谷虽然宽阔无比,可是举目望去,却总让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林立知道,这是因为这峡谷中的颜色太过单调,永远是黑沉沉的,就好象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空,没有清澈的水溏,也没有青葱的植物,有的只是黑色的土地,以及偶尔暴露在土地之外的森森白骨……

  “照地图看来,应该是往这边走才对……”乔纳森从口袋里掏出地图,在那比划了半天之后。终于是很肯定的指了一个方向出来。

  不过,这一句话说完之后,就连他自己也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前方是一片如同刀劈斧砍一般的山壁,仅有的道路就是山壁上那几道裂开的口子,一个天然的三岔路口摆在众人眼前,三条路看起来都有些阴森森的样子,但是这三条路当中,又以乔纳森指出来的那条最为触目惊心,一眼望过去,只见那一片黑土地上堆满了白森森的骸骨,有人类的也有魔手的,旁边散落着无数锈迹斑斑的武器盔甲,其中一些甚至还带着淡淡的魔法波动,看着这一切,就算是傻子都想象得出,这片黑土地上究竟流淌了多少鲜血,这条道路上又曾经发生过多么惨烈的战斗……

  “这个,费雷兄弟,你说我们要不要进去?”乔纳森望着那白森森的骸骨,一双眼睛忍不住有些发直。

  “看起来好象很危险啊……”林立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这一次他倒真的不是在装比。这条道路确实很危险,也许别人看到的,只是那白森森的骸骨,以及千百年来,人类与魔兽之间的惨烈战斗,但是除了这些之外,林立还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对于林立来说,这种气息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在幽影谷的试炼当中,在屠魔山谷的地下宫殿,在夏亚镇废墟的钟楼之上,都有着与之相同的气息,没错,这就是亡灵生物所独有的死亡气息,只不过,这里的死亡气息要比林立所见识过的都要更加强大……

  老实说林立真是有些心虚,这么强大的死亡气息,恐怕连全盛时期的乌伊法鲁西都不曾拥有过的,况且,又是在死亡之痕这么一个无比邪门的地方,鬼知道这强大的死亡气息背后,到底藏着一些什么样的东西。

  “真不知道赫顿少爷怎么想的,居然派了你们这几个废物来,怕死就老老实实的躲在后面,别拿着张地图在那碍手碍脚……”林立跟乔纳森在那犹犹豫豫,半天也没决定要不要进去,终于是让阿德拉那两个保镖不耐烦了。

  两人都是十七级的高阶战士,本身就有着徒手撕裂魔兽的恐怖力量,此时一脸不屑的走上前来。只是轻轻一拨就将林立跟乔纳森拨到一边,特别是林立这个身体孱弱的魔法师,踉踉跄跄的就往后退了几步,要不是乔纳森搀扶及时,只怕当场就要摔在地上出个大洋相。

  “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差点被拨了一个跟斗的林立也不生气,只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小心个屁,小心能当饭吃吗?”其中那个背着双手巨剑的保镖发出一声冷笑:“怕死的话就赶快滚回去,玛法家族不养没用的废物。”

  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人也不管林立是什么脸色,一左一右的护着阿德拉,就往遍地白骨的峡谷深出走去,对于两个十七级的高阶战士来说,十级魔导士并不比一只蚂蚁强上多少,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用一只手指将他碾死,这样的小角色推了也就推了,又有谁会去关心他是什么脸色?

  “费雷兄弟,你没事吧?”乔纳森脸上带着几分关切,高阶战士的力量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自己都被轻而易举的推到一边,这个年轻魔法师看上去身体似乎有些孱弱,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到哪里……

  “没事。”林立笑了笑,自己虽然不是高阶战士。却是真正的铁匠宗师,被熔炉和铁锤锻炼出来的身体,又岂是被人轻轻一推就会受伤的?事实上,如果自己不愿意的话,就算是十七级的高阶战士,只怕也别想这么轻易的将自己推开。

  自己之所以会退得如此狼狈,也不过是想要给这两个家伙让路罢了……

  这种事情又不是排队领钱,谁冲在前面谁就领得更多,恰恰相反,这里是危机四伏的死亡之痕,谁冲在前面谁就更容易遭到魔兽的袭击。

  “躲都躲不及的事。白痴才跟你们争……”望着两名高阶战士伟岸的背影,林立很下流的笑了笑。

  这笑容多少有些诡异,乔纳森跟雷吉他们是根本看不懂,只是暗暗猜测,这个年轻魔法师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诺菲勒跟乌伊法鲁西倒是看懂了,可是对于这两个冷血亡灵生物来说,死谁不是死?只要那个年轻魔法师不死,其他人死了他们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只有雷娜很鄙夷的白了林立一眼,如果让恩洛斯老师知道,这他口中的天才药剂师居然是这么个下流货色时,不知道会不会气得直翻白眼……

  而事实也证明了,林立的下流是有道理的,前面的道路并不平坦,先遣队才刚刚切进这条岔路不到十分钟,就遭遇了进入死亡之痕之后的第一场战斗。

  那是一群数目多达百头的阴影之狼……

  没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在傍晚的夜幕下,被一百多头阴影之狼围住到底是个什么感觉,一双双绿莹莹的眼睛,在夜幕下如同一点点磷火一般闪动着,让人光是看上一眼就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阴影之狼的等级并不太高,只是十一二级而已,就算是装成十级魔导士的林立跟阿德拉,都可以毫无负担的干掉几头,而不用担心暴露自己的实力。

  不过不管多么低级的魔兽,一旦多起来就会变得相当可怕,这是林立当初在奥兰纳的时候,被数百头三眼血狼攻击之后做出的结论。

  这个结论在死亡之痕同样适用,上百头阴影之狼从四面八方涌来时,那景象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半亡灵半魔兽的身体,在夜幕下就好象一团团烟雾一样,一般的攻击甚至很难杀死它们,它们在传说当中,本来就是野狼死后怨气不散而生成的怪物,天生就有着豁免一部分物理伤害的能力,想要杀死它们。必须要使用附带元素力量的武器,也就是所谓的魔法武器……

  魔法武器并不多见,特别是无权无势的冒险者,要想搞到一把不错的魔法武器更是难上加难,不然当初的杰森也不会为了一把符文精金长剑而花掉所有积蓄,最后不得不接下夏亚镇废墟那种以前绝对不会接下的任务。

  两个高阶战士倒是有,他们手上一把弯刀一把巨剑,都算是不错的魔法装备,这弯刀巨剑上所附带的元素力量,也正好是一冰一火,在两个强大战士的操纵下,这一冰一火的元素力量简直被发挥到了极限,几乎没有任何一头阴影之狼可以扑近他们身旁五米的范围,犹如实质一般的斗气当中,幽蓝与赤红两色光芒显得无比华丽。

  林立他们手上也有几件魔法武器,比如诺菲勒手上的天谴匕首,比如雷娜从不离身的辉煌之刃,可惜他们不能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冒险者拥有一把魔法武器本身就很容易引人注目,更何况是他们这种低级冒险者,真要是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就算消灭了这些阴影之狼,也会把阿德拉吓个半死。

  至于乔纳森跟雷吉他们几个,所使用的武器勉强可以称之为利器,锋利倒是锋利,可是离真正的魔法武器,还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顶多也就是放在武器店里,被卖个三五千金币的货色,用来对付阴影之狼自然也是稍嫌不足……

  不过这也难不倒林立,只见他在口袋里摸了摸,很快就掏出了几张卷轴。

  “这卷轴你们一人一张,用斗气激活就可以了。”

  “这是什么卷轴?”乔纳森接过其中一张卷轴,神色间带着几分疑惑。

  “烈焰之刃的附魔卷轴,能够让你们的武器附带火焰力量,不过只能持续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周这种火焰力量就会消失。”

  “老天……”乔纳森顿时就吓得双手一抖,差点没把手上的附魔卷轴掉到地上。

  “嘘……别声张,我从老师那里偷来的……”林立怕这家伙嚷嚷,只得说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谎话。

  “哦……”乔纳森这才一脸恍然的吁出口气,就是说嘛,费雷兄弟一个十级魔导士,怎么可能弄来那么多的附魔卷轴,要知道附魔卷轴虽然不是永久附魔,可是在市场上的价格也是相当昂贵,一张象这样的烈焰之刃卷轴,少说也是一万金币一张,而且还别嫌贵,你不买没什么,大把的人排队等着买,对于一个冒险者来说,一个小时的附魔效果,很可能就会让你在关键时候捡回一条小命。

  没办法,魔法物品的市场行情就是这样,这要是换成魔法武器,或者是永久附魔,价格更是高得可怕,动辄数十万的金币,高的更是多达百万,不是杰森和艾门达斯那种级别的冒险者,根本连问一问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从老师那里偷来的,应该就说得通了……

  看对方二十来岁的年纪,却有十级魔导士的水准,乔纳森就知道,这位费雷兄弟的老师,多半是一位大魔导士,而且还是那种十七八级的顶尖大魔导士,不然的话,也教不出这么年轻有为的弟子来。

  “费雷兄弟,你这样会不会有麻烦?”不过恍然大悟之后,乔纳森又露出了几分担忧,在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冒险者眼中,魔法师是这个世界上最古怪的一群人,他们把自己关在冷清的高塔内,研究着那些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明白的神秘知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早将他们摧残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变态,而且年纪越大实力越强的,肯定也就越变态,按照这个思维,费雷兄弟的老师,肯定是一个变态到不能再变态的家伙,要是让他发现附魔卷轴被偷了,会不会一怒之下用费雷兄弟来进行魔法实验?

  “放心,我老师手上有很多这样的附魔卷轴,悄悄拿上几张他一定不会发现的……”林立昧着良心安慰了两句,没办法,他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乔纳森,没错,安度因那老头手上确实有很多附魔卷轴,不过那都是自己给他的……

  随着乔纳森等人的加入,战况顿时有了几分改观,阴影之狼的数量虽然很多,却始终只是十一二级的实力,在一开始的时候,还可以仗着半亡灵半魔兽的身体纠缠一下,现在突然多出了五个生力军,而且个个手持犀利的魔法武器,火系魔法元素本来就是除了光明魔法元素之外,亡灵生物最为惧怕的一种力量,当五把附魔了烈焰之刃的武器挥舞起来时,对于阴影之狼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屠杀。

  阴影之狼的数量正越来越少,就算再蠢的人都看得出来,先遣队离胜利已经不远了。

  可是这个时候,林立却一直皱着眉头。

  这一百多头阴影之狼,虽然没给先遣队带来多少危险,却让林立证实了自己先前的猜测,死亡之痕最危险的并不是什么疯狂的魔兽,而是那股让魔兽疯狂的黑暗力量……

  因为林立知道,阴影之狼其实并不是什么野狼死后怨气不散催生出来的怪物,它们只是一些普通的三眼血狼,或者是比三眼血狼更弱的狼类,不过一群阴影之狼当中,必定有一头强大的狼王,这头狼王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它们的父亲,因为正是因为这头狼王的存在,它们才能够由最多不超过五级的三眼血狼摇身一变,变成十一二级的阴影之狼。

  阴影之狼的狼王,被称之为幽魂之狼。

  幽魂之狼只是一种称呼,活着的时候,它可能是一头不超过五级的三眼血狼,也可能是一头至少十五级的暗夜魔狼,但是当它回归死亡的怀抱,并被黑暗力量操纵之后,它就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幽魂之狼……

  幽魂之狼是真正的亡灵生物,从本质上来说,它甚至比诺菲勒这个吸血鬼,以及乌伊法鲁西这个巫妖更加纯粹,因为不管是吸血鬼还是巫妖,总归都还保留了一些生前的特征,如果谨慎一些的话,他们甚至可以象正常人类一样生活。

  但是幽魂之狼不同……

  只有最纯粹的黑暗力量,才能够催生出幽魂之狼这种可怕的怪物,它们也许会保留一些生前的记忆,但那只不过是来自灵魂之火当中的本能,变成了幽魂之狼,也就变成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存在。

  每一头幽魂之狼诞生的时候,都拥有至少十八级以上的力量,它们不但精通各种各样的亡灵魔法,还拥有一具诡异的半亡灵半魔兽身体,这具诡异的身体给它们带来了强横无比的力量,在这方面,甚至就连诺菲勒这个吸血鬼都无法同它们相比。

  没错,诺菲勒确实是可以空手撕裂冰嚎的猛人,可是林立相信,如果不动用天谴匕首的话,就算是诺菲勒都拿幽魂之狼没什么办法,因为幽魂之狼的身体本身就介乎于虚实之间,就如同噩梦山脉的梦魇一样,是一种有形无实的存在,纯粹的肉体力量根本无法给它带来多少伤害。

  灵魂之火当中的那一丝本能,驱使着它们不断的呼唤同伴,狼被本身就是群居动物,就算是被黑暗力量催生为幽魂之狼,这种来自灵魂之火当中的本能依然无法改变,没有任何狼群可以抵抗这种呼唤,就如同没有任何魔兽可以抵抗洪荒魔兽的控制一样,那是一种天生的弱者对强者的畏惧与臣服。

  那些被呼唤来的同类,在一开始的时候可能没什么变化,但是随着天长日久,幽魂之狼体内的黑暗力量会渐渐改变它们,让它们变成一种与自己相似的怪物,而这种被改变过的怪物,就是林立现在所看见的阴影之狼。

  不过现在让林立皱起眉头的,却并不是这些怪物的父亲,传说中的幽魂之狼,林立真正担心的,是催生出幽魂之狼的那股黑暗力量……

  当初在奥兰纳的时候,林立跟森德罗斯交情不错,也曾经听这位黑暗神殿的大祭司将过一些与幽魂之狼有关的故事,在黑暗神殿的传说当中,幽魂之狼是神祗的宠物,它们存在的目的,就是寻找祭品来献给神祗。

  不过真正的幽魂之狼,就连森德罗斯都没有亲眼见过,在黑暗神殿的典籍之上,也至少有数百年没有关于幽魂之狼的记载了,离现在最近的一次,甚至还要追朔到七百多年前,黑暗神殿还处于全盛时期的那个年代,当时那头幽魂之狼在莱丁王国北方造成了可怕的灾难,最终还是光明神殿的四位大主教同时出手,才将这场可能席卷整个莱丁王国的灾难扑灭。

  当然,那头幽魂之狼确实是特别的厉害,据黑暗神殿的典籍记载,那头幽魂之狼是黑暗年代中期就一直存在的,被一股黑暗力量孕育了无数年月之后,已经拥有了差不多二十四级的力量。

  死亡之痕的这一头肯定不会这么厉害,从黑暗年代到现在不过一千三百多年,再怎么孕育也孕育不出二十四级的大变态来,林立猜测,这一头幽魂之狼顶多也就十八九级的样子,虽然强大,却也并非不可战胜——当然,前提是林立肯拼命的话……

  各种药剂喝下去,噩梦之主召出来,以及一切邪恶力量的圣光在手,如果再有几个炮灰肯去牺牲一下,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的话,自己还是有机会干掉幽魂之狼的。

  “但是玛法家族又没给老子发薪水,老子为什么要这么拼命?”

  林立从来就不是一个视死如归的人,恰恰相反,这贱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怕死的人之一了,所以他才会一来到安瑞尔世界,就想方设法的变强,偷也好抢也好骗也好,只要能够变强,什么下流的手段他都用得出来,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让他这种贪生怕死的家伙去跟幽魂之狼拼命?

  你不如割他一块肉好了……

  林立看了看正吟唱着咒语的阿德拉,心头暗暗盘算着,要不要把这个家伙一起带走,关于这一次玛法家族的计划,他似乎知道不少的东西,要是抓回黄昏之塔审问一下的话,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x,怎么回事!”但是就在这个手,林立却突然感觉到,手指上突然传来一阵灼热。

  灼热传来的瞬间,林立就已经反应过来,是无尽风暴之戒!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几乎将林立半条小命吓掉,这一阵灼热来得太过反常,无尽风暴之戒在自己手上戴了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就连康纳里斯那个又下流又狡猾的家伙,在无尽风暴之戒当中都翻不起什么波浪,一直好端端的无尽风暴之戒,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林立心头惊慌之下,也管不了什么阴影之狼了,直接将一丝精神力探入无尽风暴之戒当中。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副令人目瞪口呆的景象。

  一直安安静静躺在无尽风暴之戒当中的圣光,竟在突然之间变得狂暴起来,就好象一拖完全失去了控制的公牛一样,在那无边无际的次元空间当中狂冲乱撞,炽热无比的白光照亮了整个世界,恐怖的神圣力量肆无忌惮的散发出来,让近乎永恒的次元空间都一阵地动山摇。

  那一丝精神力才刚刚涌入,就被狂暴无比的神圣力量裹了起来,只是刹时之间就被绞了个粉碎。

  “怎……怎么会这样?”还好林立精神力异常强大,虽然被神圣力量绞碎了一丝,却还不至于对他本身造成什么影响,若是换个一般的魔法师来的话,只怕光是这一次精神力的损失,就足以让他魔法水准往后倒退一大步。

  不过精神力没受到什么影响,并不就意味着林立不感到惊讶。

  这可怕的景象林立还从来没有见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

  这怎么可能,永远安静祥和的圣光,怎么会在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狂暴?

  “难道……是因为催生幽魂之狼的那股黑暗力量?”林立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之后,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催生出幽魂之狼的黑暗力量虽然强大,却还没有强大到足以让圣光狂暴的程度,要知道,就算是自己在无尽世界当中,亲手射杀毁灭之龙阿扎达斯的时候,七支星辰碎片都没有表现得这么疯狂。

  唯一一次与之相似的情况,应该是在太阳之井的时候。

  那个时候自己才刚刚获得星辰之怒,还不动得如何驾驭这件众神使用的武器,一个极其偶然的失误,自己让圣光与幽暗靠在了一起,光明与黑暗的力量碰撞之下,制造出了一场几乎将太阳之井彻底摧毁的元素风暴。

  “等等,幽暗?”林立想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已是难以抑制的露出了几分惊愕:“难道说,催生幽魂之狼的黑暗力量……是幽暗?”

  传说当中,众神以地,水,火,风,光明,黑暗,混沌七种元素力量,打造出了七支星辰之怒的弩矢,它们只需要轻轻一击,就足以让星辰破碎,其中一支圣光,林立已经在夏亚镇废墟使用过了,虽然没有象传说当中一样击碎星辰,却击碎了一未传奇巫妖的骸骨领域,并杀死了一头实力不在传奇巫妖之下的骸骨巨龙。

  圣光的力量来自光明,幽暗的力量来自黑暗。

  想通这一切之后,峡谷深处传来的死亡气息,再不象先前那般压抑,隐隐约约之间,林立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亲切,甚至听见了一个声音正在自己的耳边不听呼唤,这个声音超越了空间超越了时间,但是听在耳中,却是与当初在太阳之井时一般无二。

  “我明白了……”

  循着这一丝线索,林立想通了许多东西,来到黑石山脉之后,一直不明白的东西,好象在突然之间就豁然开朗,无论是玛法家族的计划,还是这次先遣队的目的,甚至就连那个曾经跟自己一起吃过烤肉的图坦卡蒙,林立也隐隐才到了几分他的真实身份。

  “看来,这黑石山脉注定要变得精彩起来了……”

  林立嘴角带着一丝笑容,当他走进峡谷的时候,步子竟是如此的坚定沉稳。

  ………………

  几乎是与此同时,离死亡之痕不远的营地里,却突然闪过一个瘦小的身影,在傍晚的夜幕下,这个瘦小的身影就好象一个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闪进了赫顿的帐篷当中。

  “赫顿少爷,我回来了。”

  “恩。”赫顿身上裹着一张厚厚的毛毯,手上拿着一本黑色封面的魔法书,当那个瘦小身影闪进帐篷的时候,看得聚精会神的赫顿连头都没有多抬一下,只是很随意的问了一句:“威瑟这一下午都去了一些什么地方?”

  “威瑟并没有走得很远,只是去了一片离死亡之痕不远的树林,然后在那里跟一个叫加文的魔法师见了一面。”

  “加文?”赫顿皱了皱眉头,轻轻的将手中的魔法书放下:“告诉我详细的经过,记住,不要漏掉任何一句话。”

  “是。”瘦小的身影微微弯着腰,用一种恭敬得近乎谦卑的姿态,向这位年轻的玛法家族继承人复述自己所见到的一切。

  威瑟跟加文见面的过程本来就有些漫长,加上赫顿又有命令,绝不能漏过一丁点的细节,所以这个瘦小的身影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将一切完完整整的复述下来。

  “你是说,轻风平原魔法公会?”

  “是的……”

  “去把哈恩找来,对了,还有艾门达斯……”

  “是。”

  瘦小的身影离开还不到五分钟,帐篷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哈恩跟艾门达斯几乎是同时走进帐篷,两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疑惑,都已经这么晚了,赫顿少爷为什么还会把自己找来?

  “哈恩,你这一次招募来的冒险者里,是不是有一个叫费雷的魔法师?”

  ………………

  本来想码满一万字睡觉,结果实在顶不住了……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