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零八章 日记

第五百零八章 日记

  “妈的,难道是做梦的时候?”林立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正打算放弃追究半身像的来历,直接拿取幽暗的时候,身旁的乌伊法鲁西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主……主人,那是不朽之王!”

  “什么?”乌伊法鲁西这一声惊呼,顿时就把林立给吓了一跳:“你是说,那半身像是按不朽之王的样子雕刻的?”

  “没……没错。”提起这位缔造整个高等精灵王朝的传奇人物,就连乌伊法鲁西都无法抑制住心头的敬畏,在抬头望向那座半身像的时候,这位曾经的巫妖甚至还象一个人类一样,很吃力的吞了一口口水……“……”林立仰头望着尖塔顶端的半身像,足足愣了好几分钟,才突然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脏话:“妈的,怎么又是这混蛋……”

  其实也难怪林立要骂脏话……自从黎明广场的那一场试炼决赛之后,不朽之王这个名字就好象变成了一个诅咒,开始阴魂不散的缠着自己,从黎明广场到屠魔山谷,从多兰德到死亡之痕,似乎任何一个地方都笼罩着不朽之王的阴影。

  甚至就连跟自己签下灵魂契约的乌伊法鲁西,也似乎跟这位不朽之王有着不浅的关系……关于这一点,乌伊法鲁西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但是不说并不就等于林立什么都不知道,乌伊法鲁西跟林立签下的,可是毫无保留的灵魂契约,在签下灵魂契约的那一刹那,乌伊法鲁西的一些记忆碎片,也会随之涌入林立的脑海当中,虽然这些记忆碎片无比杂乱,几乎无法阅读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但是这杂乱无比的记忆碎片当中,林立还是看到了一丝不朽之王的影子……不过林立从来没有问过,因为他觉得,任何人都有保守秘密的权利,亡灵魔法师同样也不例外,只要这些秘密不会威胁到自己,自己就没有必要去把它挖出来,乌伊法鲁西跟自己签下的可是灵魂契约,对于会威胁到自己的秘密,他恐怕比自己都要更加紧张。

  这一次,林立仍然没问“不错,就是这座祭坛!”阿德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压抑的喜悦,不过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阿德拉又有些犹豫的望着林立:“费雷魔法师,我们可以谈一谈吗?”

  “当然可以……”林立看了阿德拉一眼,这位来自玛法家族的大魔导士想说什么,林立心里其实是一清二楚,阿德拉在外面说的什么摧毁祭坛,不过是骗骗小孩子罢了,辛辛苦苦带人闯进死亡之痕,又费尽心机找到这座位于山洞深处的祭坛,就仅仅是为了摧毁而已?谁信他谁就是白痴……不过阿德拉想要谈谈,倒也正合林立的意思,阿德拉这么辛苦才找到这座祭坛,又怎么可能对它一无所知?要知道他的导师塞恩,当年可是亲自到过这里的,甚至还跟巫妖大站过一场,谁要是说阿德拉对这座祭坛一无所知,林立肯定是第一个不相信。

  其实早在阿德拉开口之前,林立就已经盘算好了,反正自己一开始想要的,也只是幽暗而已,如果能从阿德拉口中再听到一些秘密,自己也不介意跟他商量商量,该怎么分配即将获得的好处……当然,如果阿德拉想要的也是幽暗,可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我想,费雷魔法师肯定也已经看出来了,我这一次进入死亡之痕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摧毁这座祭坛……”阿德拉刚一开口,就先承认了自己说谎的事实。

  “呵呵……”林立笑了笑之后什么也没说,只不过在心里,却暗暗有些惊讶,这个擅长伪装的大魔导士,怎么一下变得这么干脆了?

  就连心思缜密的林立都没有想到,这一次阿德拉之所以这么干脆,原因其实只是一个“怕”字……没错,阿德拉确实是怕了……先遣队从死亡之痕一路杀到祭坛前面,所经历的战斗一场比一场凶险,而阿德拉对这个年轻魔法师的畏惧,也在这一场场战斗当中变得根深蒂固,这个年轻魔法师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单枪匹马收服数十名死亡骑士,以传奇法师的力量硬撼巫妖,最后甚至还封印了一头骸骨巨龙,这样的人谁还敢去欺骗他?不要命了还差不多……“其实我刚才说的那些,也不完全是说谎,只不过是漏掉了一些细节而已,当年跟随导师进入山洞的时候,我确实是昏迷过去了,只不过在我醒来之后,导师又将自己在山洞里所说的一切都告诉了我……”阿德拉为自己辩解了几句之后,这才又继续说了起来:“当年,导师确实跟一位巫妖发生了战斗,只不过据导师自己说,当年这山洞里,除了巫妖之外,并没有一头骸骨巨龙的存在,所以以导师当时的实力,其实是占了上风的,在战斗的最后,导师以实力下降一个等级为代价重创了巫妖……”

  “哦?”听到这里的时候,林立忍不住暗暗一惊,这巫妖是什么实力,自己最清楚不过了,毫不夸张的说,这位曾经接受最正统魔法教育的巫妖,在战斗技巧方面几乎是毫无瑕疵,完全就是那种浑身上下都没有任何漏洞的颠峰强者,而且又将命匣藏在祭坛当中,可以无限吸取幽暗的力量,完全不用担心魔力枯竭,放在任何战斗当中,这多是一位难缠得不能再难缠的对手……林立心里很清楚,就算自己喝下了全知全能药剂,暂时拥有了传奇境界的力量,也还不足以战胜这位可怕的巫妖,最后之所以能侥幸胜利,纯粹是因为那块暗红色的水晶,正是靠着水晶的吞噬特性,自己才能在巫妖大意的时候,制造出了一片魔力真空区,让它生生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要不然的话,现在尸体四分五裂的,恐怕就要换成自己了……但是阿德拉口中的塞恩导师,却能在跟巫妖的战斗当中占据上风,甚至还可以以一个等级为代价重创巫妖。

  这可比喝下全知全能药剂的自己强得太多了……看来,传奇法师与传奇法师之间,也是有高下之分的,这种高下之分,很可能要等到自己真正进入传奇境界,真正掌握了传奇境界的力量之后,才能彻底了解。

  “最近这十几年来导师一直在说,自己在那一场战斗当中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就是在重创巫妖之后,居然没有彻底摧毁它的身体,而只是用了一个魔法将它束缚起来……”

  “这个错误确实很大……”林立一听这话,就知道要糟糕了……“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导师发现了山洞深处的祭坛……”阿德拉说到这里的时候,神色显得有些复杂:“这个错误让导师遗憾了十几年,要不是因为当时的一时疏忽,也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事了,如果不是这样,导师突破二十一级的时间,至少要提前十年……”

  说到这里,阿德拉又叹了口气:“不过,当时那种情况也难怪导师心急,我想不管是谁,一旦知道这座祭坛里藏了这么大的秘密,恐怕都会做出和导师一样的选择。”

  “看来,阿德拉魔法师想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个藏在祭坛当中的秘密了……”

  “是的。”阿德拉点了点头:“当年导师确实进入过一座高等精灵遗迹,只不过在那座遗迹当中,除了得知死亡之痕有这么一座祭坛存在之外,还知道这座祭坛里埋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是跟不朽之王有关的……”

  “不朽之王?”

  “我想,费雷魔法师一定阅读过许多高等精灵遗留下来的文献吧?不知道您有没有留意过,在这些文献当中,经常会对不朽之王这个名字语焉不详,就算偶尔提到,也总是极力避免的样子,直到无论如何也避不开的时候,才会偶尔提上几句,而且,就算是偶尔提到的这几句,也夹杂着太多的传说与流言,即便是在一千三百年后的今天,整个安瑞尔世界对不朽之王的了解,也仅限于这位强大而又神秘的不朽之王,很可能是整个高等精灵王朝的缔造者而已……”

  “阿德拉魔法师的意思是,您对这位不朽之王,有着更加深入的了解?”

  “了解谈不上,毕竟我所知道的,都是由导师告诉我的,我想整个安瑞尔世界,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导师更加了解不朽之王了,因为当年导师在那座遗迹当中,找到了一位高等精灵贵族的日记,在日记的最后几页,这位贵族提到,自己的祖父竟然是不朽之王的仆人之一,其实随着高等精灵王朝建立,不朽之王的仆人也大多成了显赫的贵族,而当年的许多真相,也渐渐湮灭在时间长河当中,就算是这位贵族,也是在整理祖父遗物的时候,才终于发现这个秘密的,除了这个秘密之外,这位贵族的祖父还给他留下了两件遗物,一支拥有奇怪力量的弩矢,以及一张据说可以找到无穷宝藏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