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一十章 魔纹阵列

第五百一十章 魔纹阵列


  等到林立将这十三道魔纹一一分析完之后,也是不由得变了脸色,这绝对是宗师级别的手笔,就算是跟黄昏之塔的十方皆杀阵列比起来,只怕也是不遑多让,而且在整个设计思路上面,多半还要比十方皆杀阵列巧妙一些。

  十三道魔纹分别蕴涵着七种力量,腐蚀,重力,剧毒,恐惧,幻觉,媚惑,黑暗,在魔纹阵列的控制下,这七种力量可以以任何方式组合,并发挥出令人恐惧的威力,而且,整个魔纹阵列是以幽暗为魔力源泉的,也就是说,这十三道魔纹可以直接吸取幽暗的力量。

  在林立看来,这才是整个魔纹阵列最大的亮点。

  因为幽暗本身就是这世界上最纯粹的黑暗力量,这十三道魔纹吸取幽暗的力量之后,甚至都不需要转换就可以直接运用,而且还永远都不需要担心这种力量枯竭。

  “厉害……”身为一个真正的铭文宗师,林立心里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在魔纹设计上,越强大的魔力源泉也就越难以运用,比如林立自己,在设计十方皆杀阵列的时候,最困难的其实并不是如何平衡那十道独立的魔纹,而是如何将十方皆杀阵列融入传奇魔晶的动力体系当中。

  一颗传奇魔晶就已经如此困难了,那么比传奇魔晶更加强大的幽暗呢?

  看来,那个曾经辉煌无比的王朝,并不是只有奥斯瑞克一个天才。

  “费雷魔法师,您怎么……”林立望着月亮石上的魔纹出神,旁边的阿德拉却有些忍不住了。

  “召唤卷轴还有吗?”

  “有倒是有……”阿德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翻了翻口袋,掏出一张白色的召唤卷轴来:“不过十五级以上的召唤卷轴,都在对付骸骨战士的时候用光了,现在就剩下这么一张召唤三眼魔狼的,您看会不会……”

  “没事。”林立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三眼魔狼的召唤卷轴,然后轻轻捏开中间的封皮,手上的召唤卷轴顿时化成一团雾气,雾气当中一头三眼魔狼若隐若现,林立也懒得等那弥漫的雾气散尽,直接就用精神力下达了一道命令:“到台阶上去。”

  三眼魔狼毕竟只是低级魔兽,以它那可怜的智商,又怎么可能明白,这座祭坛到底是多么恐怖的存在,林立这个召唤者的命令才刚刚下达,三眼魔狼就已是“嗖”的一声冲上了台阶。

  “费雷魔法师,您这是干什么……”

  阿德拉的话音才刚刚落下,祭坛四周就弥漫起了一片黑色雾气,这一片黑色雾气并不太浓,但是却在瞬间就将整个祭坛遮盖起来,跟着,就听见三眼魔狼的一声惨叫从黑色雾气当中传出……除了林立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一声惨叫吓到了,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么一座一千三百年没见过天日的祭坛当中,竟会藏着如此可怕的杀人陷阱,特别是乔纳森,在听见这一声惨叫的时候,真是连冷汗都吓出来了,先前要不是费雷魔法师把自己叫住,现在发出这一声惨叫的恐怕就应该是自己了……“我明白了……”阿德拉脸色苍白的望着祭坛,目光当中隐隐带着一丝恐惧:“原来这么多年以来导师都上错的,导师一直以为当时偷袭他的是巫妖,却没想到居然是这座祭坛本身的陷阱……”

  “这个陷阱叫魔纹阵列……”林立一脸笑容的说完之后,却并没有去解释魔纹阵列到底有多厉害,因为这根本没办法解释,就算是在整个安瑞尔世界,懂得魔纹阵列的人也不会超过十个,这十个人当中,当然不可能包括阿德拉和他的导师,自己再怎么解释,阿德拉也是不可能听得懂的……而且,林立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没错,这个魔纹阵列的设计者,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就算是换了自己,也没把握设计出如此巧妙的魔纹阵列来,但是设计不出,并不代表自己不可以抄袭,铭文师一旦达到宗师境界之后,其实已经没有什么高下之分了,差距只是想得到和想不到而已,只要自己把整个魔纹阵列拓印下来,最多研究个几天,就可以原封不动的复制出来。

  “乌伊法鲁西,给你半个小时时间,把这上面的花纹拓印下来。”

  “是,主人。”

  半个小时之后,乌伊法鲁西完成了拓印,而林立也举起了苍穹法杖,慢慢走到了祭坛前方。

  “大家往后退一点。”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林立开始了咒语吟唱,仍然是炎爆术的咒语,仍然是快得接近瞬发。

  “轰——”

  随着一声闷响,巨大的火球狠狠砸在祭坛表面,耀眼的火花当中,大块大块的月亮石飞溅而起,原本完整无缺的魔纹阵列上,顿时就出现了第一个缺口,跟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到第十三个……林立用十三个炎爆术,在祭坛上轰出了十三个缺口,如果有其他铭文师在这里看见的话,只怕真的是要气得破口大骂,这十三个炎爆术轰开的地方,正是十三道魔纹的核心回路,也就是说,这十三个炎爆术,彻底破坏了这个天才的魔纹阵列。

  “好了,乔纳森大哥,你上去吧。”

  “好。”

  乔纳森点了点头,拿着那六颗黑色魔晶,顺着台阶就爬了上去,在阿德拉的魔法标记指引下,乔纳森很快就把六颗黑色魔晶镶嵌到了应该镶嵌的地方。

  随着组后一颗黑色魔晶镶嵌完毕,山洞里的一切好象突然变得清晰起来,那种让人压抑而又烦躁的微弱魔法波动,也好象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抑制住了一样,让人再也无法感受到一丝一毫。

  就连林立都感觉到了,无尽风暴之戒当中的圣光,在突然之间就停止了跳动,变得安静而又平和,再也不复先前那种烦躁不安的模样。

  “这六颗黑色魔晶,也是那位高等精灵贵族的遗物,据说是来自一种远古魔兽,它们唯一的特点就是会疯狂吞噬魔力,就算是一位顶尖大魔导士,也会在一瞬间内被它们抽干,所以我才会让乔纳森先生携带它们,另外,那位高等精灵贵族曾经在日记中写到,祭坛里的那支弩矢拥有一种很奇怪的力量,只有用这六颗黑色魔晶将那种力量暂时压抑住,我们才能够安全的取得宝藏地图。”

  在六颗黑色魔晶疯狂吞魔力的时候,阿德拉也在很耐心的给林立解释着,随着大家离祭坛中的宝藏地图越近,阿德拉就越是表现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所做的事会让这个年轻魔法师产生什么误会,因为阿德拉心里很明白,这个时候产生误会不但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整个玛法家族……“好了,费雷魔法师,我们上去吧。”一直等到幽暗的气息彻底消失,阿德拉才跟林立一起走山台阶。

  取出贵族先生遗物的过程相当顺利,因为幽暗就握在不朽之王的半身像左手当中,而阿德拉口中的宝藏地图,则是一张泛黄的羊皮纸,这张泛黄的羊皮纸被卷成一个卷轴,就放在不朽之王的半身像旁边。

  从不朽之王的半身像旁边拿起宝藏地图的时候,阿德拉激动得连手都在微微发抖,这可是打开不朽之王宝藏的钥匙,在那座宝藏当中,不但有无穷无尽的财富,还有获得最强力量的方法,一旦让自己掌握了这种方法,自己真有可能在有生之年突破传奇境界,甚至有希望攀登圣域的颠峰……“幽暗,真是好久不见了……”

  林立的手也在微微发抖,七支星辰碎片,已经有两支在自己手上了,而且是一光一暗,只要自己好好运用,幽暗与圣光,将会成为自己最强的力量,而且,自己手上有了这一光一暗两支星辰碎片,再想要寻找其他的可就容易多了,星辰碎片之间可是会产生共鸣的,自己以后再也不用等到近在咫尺的时候,才凭直觉判断出某个地方很可能藏着一支星辰碎片。

  对于现在的林立来说,再找到其他五支星辰碎片,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林立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心头的激动压抑住,然后伸出微微颤抖的右手,将那支被不朽之王半身像握住的幽暗抽了出来……脱离了那六颗黑色魔晶的吞噬,幽暗本身的力量立刻就弥漫出来,强大而又深邃,就如同黑暗本身,林立将幽暗握在手中,细细感受着这股熟悉的力量,恍惚之间,似乎又回到了无尽世界………………而这个时候,玛法家族的团队,也已经穿过了死亡之痕,在一片空旷的平原上扎下了营地,跟出发的时候比起来,现在这支团队已经完全换了一个样子,不但补充了大量玛法家族的精英,还得到了几位极其强大的盟友,比如轻风平原排名前十的夏亚盗贼团,比如黑暗神殿的大祭司森德罗斯。

  老实说,森德罗斯的到来,确实让赫顿喜出望外,如今的黑暗神殿虽然已经无法同光明神殿抗衡,但是森德罗斯依然是站在魔法颠峰的顶尖强者,传奇境界的亡灵魔法师有多可怕,赫顿早从导师口中听过无数次了……当然,赫顿心里其实也知道,象森德罗斯这样的人物,玛法家族肯定是请不动的,这次之所以能够这么顺利的邀请到,靠的全是导师当年的一点交情。

  所以这几天赫顿把森德罗斯伺候得格外殷勤,单独为他安排了一间豪华宽敞的帐篷不说,早午晚三餐必定是亲自送进帐篷里面,言谈之间的态度更是恭敬得不能再恭敬了,不得不承认,这位玛法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就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独特天赋,就好象跟任何人都能相处融洽似的,就连森德罗斯这么阴冷的性格,在跟赫顿说话的时候,都会偶尔挤出一丝生硬的笑意。

  赫顿为森德罗斯安排的帐篷,就在整个营地的中央,从外面看上去宽敞而又奢华,走进帐篷里面,地下铺着的是又软又暖的地毯,四周摆放的桌椅更是全部出自名家之手,走进这样一座帐篷,就好象走进了国王的行宫,你根本无法想象这是在环境恶劣的黑石山脉。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恐怕也只能是太过冷清了,偌大的一座帐篷里面,就只有身穿黑色长袍的森德罗斯一个人,除了一日三餐亲自送来的赫顿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人愿意走进这座帐篷。

  因为这位传奇法师身上,似乎天生就有着一种阴冷的气息,别说一般的仆人了,就算是范高雷这样杀人不眨眼的盗贼头目,在森德罗斯面前,都忍不住会微微颤抖,在来的第一天,范高雷就想跟这位传奇法师攀上关系,然后,这位杀人不眨眼的盗贼头目,就位这个想法后悔了整整几天。

  那种感觉真的太可怕了……看起来又矮又瘦的一个老人,除了一个传奇法师的头衔之外,似乎没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但是当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种阴冷的气息却是瞬间就深入骨髓,那种感觉就好象突然掉进了一个冰窖一样,让人浑身上下连血液都被冻结起来。

  不过最可怕的却是那双眼睛,每次想起那双眼睛,范高雷就觉得自己象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样,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范高雷在黑石山脉上一连做了好几晚上的噩梦,从那一次之后,范高雷就再也不敢去接近这个可怕的亡灵魔法师了,他甚至暗暗发誓,如果可以的话,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要再看到这个家伙……杀人不眨眼的范高雷都吓成这样,其他人自然就更不用说了,短短几天下来,除了赫顿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敢踏入森德罗斯的帐篷。

  不过对于森德罗斯来说,有没有人踏入自己的帐篷,其实并不重要,反正自己这一次来黑石山脉,除了还塞恩一个人情之外,更多的是为了那个在黑暗神殿传承了一千三百年的预言,至于其他人,森德罗斯根本没兴趣理会。

  没有旁人打扰的情况下,森德罗斯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了冥想上面,不过到了他这种程度,冥想的目的已经不光是恢复魔力那么简单了,对于森德罗斯来说,冥想的最大意义是让他可以静下心来思考。

  早在一千三百年前格雷斯科就曾经说过,传奇法师一生的时间都会用在思考上。

  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夸张,任何一个突破了传奇境界的魔法师,都会将思考当成最重要的事,因为他们需要思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一旦突破了传奇境界,也就有资格洞悉这世界的许多秘密,他们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思考,魔法的本质,世界的真相,这种思考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就如同魔法学徒将冥想当成最重要的事,魔法师将记忆咒语当成最重要的事,魔导士将研究技巧当成最重要的事,大魔导士将领悟规则当成最重要的事,无非是不同的阶段做不同的事情而已……今天森德罗斯仍然是与往常一样,吃过午饭之后就开始了每天一次的冥想。

  但是,才刚刚进入冥想状态,森德罗斯就突然张开了眼睛。

  “这怎么可能……”森德罗斯的目光当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此时的他简直就好象是一个被打雷闪电吓坏的小孩一样。

  还好范高雷不在这里,不然的话,这位杀人不眨眼的盗贼头子,只怕打死也不会相信,那双仿佛毒蛇一般阴冷的眼睛当中,竟会流露出如此人性化的神色。

  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森德罗斯张开眼睛之后,几乎是立刻就冲出了帐篷,在从几张椅子旁穿过时,甚至还很狼狈的绊了一下,幸亏森德罗斯反应不错,踉跄了几步总算没有摔倒,不过这一幕若是落在其他人眼中,只怕真要给吓出心脏病来,这慌慌张张,就好象被狗追一样的狼狈老人,真的就是黑暗神殿最强的大祭司森德罗斯?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出现这么纯粹的黑暗力量……”森德罗斯一脸慌张的冲出帐篷,用一种惊疑不定的目光死死定着死亡之痕的方向。

  凭着一个传奇法师的敏锐感觉,森德罗斯有十成十的把握,那股突然散发出来的黑暗力量,绝对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但是就算森德罗斯见多识广,这一生当中见识过无数人想都不敢想的存在,但是在这个时候,森德罗斯依然不敢相信,这种纯粹得近乎完美的黑暗力量,居然真的会在安瑞尔世界出现……这简直就是违背这个世界规律的存在,任何力量都不可能没有一丝瑕疵,任何绝对完美的存在最后都必将走向毁灭。

  可是,那股从死亡之痕传来的黑暗力量,却又是如此的真切,森德罗斯甚至可以很清晰的把握住它的每一次跳动,那种完美的旋律简直就如同一首优美的音乐一样。

  “难道,那个预言是真的?”这个念头就好象一道光芒一眼,突然在森德罗斯脑海当中闪过,然后,这位黑暗神殿最强的大祭司就突然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