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特别的欢迎

第五百一十五章 特别的欢迎

  这话虽然让人哭笑不得,但总算提醒了林立一下,夏亚盗贼团第一次进犯乌云镇的时候,自己确实把十几个脱得精光的强盗丢了出去,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眼前这个说自己曾经脱过他裤子的家伙,就是当时脱得最快也跑得嘴快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罗杰,罗杰-加西亚……”

  “你好罗杰,很高兴认识你。”林立一脸笑容的伸出手来,跟这个被自己脱过裤子的强盗握了一下:“对了,再顺便问一句,你原来在夏亚盗贼团,大概处于什么位置?”

  “您……您好。”只不过这笑容落在罗杰眼中,却显得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刚才这个年轻魔法师连杀一百多人的手,脸上的笑容就跟现在一模一样,一想到那朵绚丽的冰花,罗杰就觉得自己的双腿正在发抖。

  战战兢兢的打完招呼之后,罗杰又很吃力的吞了口口水:“我……我是一个小队长,手下差不多有十来个人。”

  “如果,我把你的手下增加到几千个人,你有没有把握让他们听你的话?”

  “啊?”

  “也就是说,让你成为另一个范高雷。”林立仍然是笑咪咪的望着罗杰,说话的时候语气也显得很轻松很随意,就好象说的不是一支在轻风平原排名前十的盗贼团,而是几个在旅店里跑腿打杂的临时工一样。

  “您……”罗杰一张嘴巴顿时张大,就连隔得老远的阿德拉,都可以听见这个倒霉盗贼吸气的声音:“您您您……您的意思是说,要我成为夏亚盗贼团的首领?”

  “恩,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夏亚盗贼团这个名字太粗俗,以后肯定是不能再用了,另外,你们以前干的那些打家劫舍的事,好象也赚不了几个钱,还特别容易得罪人,我得另外找点事给你们干,不过现在不急,先让那几千人听你的话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听着这个年轻魔法师的话,罗杰突然觉得桑子有些发干,也许是因为一个小人物特有的精明,在这一刻,罗杰突然意识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似乎降临到自己身上了……没错,这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果,这个魔法师不是在消遣自己的话,恐怕就真的是想要把自己扶植成成夏亚盗贼团的新首领了……从一个只有十来个手下的小队长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象范高雷首领那样,带领数千手下纵横轻风平原的强盗首领,以前就算是在做梦的时候,罗杰都没敢做这样的美梦,可是现在,这个机会却如此真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罗杰丝毫也不怀疑,这个魔法师有扶植自己的能力。

  今天发起偷袭的这三百多人,已经是整个夏亚盗贼团的精英了,可是在这个魔法师面前,他们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在一瞬间内就被彻底击溃,对了,还有范高雷首领,以往在大家面前仿佛不可战胜的范高雷首领,同样是死在这个魔法师手下,这样的人,想要扶植自己实在是太轻松了。

  林立一番话说完之后,罗杰就一直张大着嘴巴,一张脸上全是呆滞的表情,没办法,这一番话给罗杰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甚至要超过先前的那一场杀戮……罗杰需要一点时间去消化……林立反正也不急于催促,就在那里耐心的等着,等罗杰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大约过了一分钟的时间,罗杰才如梦初醒的说道:“我有把握,魔法师先生,我有把握让他们听我的……”

  “很好。”林立满意的点了点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自己人了,现在先跟着我吧,等这边的事情完了之后,我再告诉你怎么成为新的范高雷。”

  “是……是的,魔法师先生。”

  三言两语决定了夏亚盗贼团的命运,林立正打算把黄昏之塔的几个人找来,为他们介绍一下新伙伴的时候,阿德拉却已经从后面赶了上来。

  “费……费雷魔法师,刚才的事情,您能听我解释一下吗……”阿德拉一脸急切的说完之后,还又看了一眼满是尸体和鲜血的山坡,这个时候,阿德拉的心情相当复杂,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庆幸……阿德拉紧张的是,这次偷袭确实是经过赫顿允许的,甚至都不用问,光看范高雷就知道了,这十几年来,阿德拉参与了大多数玛法家族的机密,其中包括玛法家族和夏亚盗贼团的合作,阿德拉当然知道,范高雷跟赫顿之间有着不浅的交情,范高雷发起的这次偷袭,就算不是赫顿在背后指使,也多半是经过了赫顿的同意……这一切,如果让费雷魔法师知道了的话,阿德拉简直不敢想象,事情会发展到多么难以收拾的程度。

  不过与此同时,阿德拉又有些庆幸。

  感谢老天,赫顿虽然干了一件蠢事,却还没有蠢到底,至少他还知道借刀杀人这个办法,无论是黑石镇招募来的冒险者,还是玛法家族自己的人,都没有一个亲自出手,也就是说,如果光从表面上看,绝对无法从偷袭中看到一丝玛法家族的影子。

  这可就好办多了,毕竟双方还没有直接动手,算不上彻底的撕破脸,就算费雷魔法师猜到了什么,多半也拿不到确实的证据,这种时候,玛法家族在轻风平原的地位,以及塞恩导师的强大影响力,就可以发挥一定作用了……再加上自己在中间说上一点好话,这一次的偷袭说不定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阿德拉的想法其实不错,可惜这个时候他又犯了一个错误……林立是什么人?用葛瑞安的话来说,这小子什么都吃,就是绝不吃亏,平时没事都还要找事的家伙,又怎么可能忍气吞声的吃这种闷亏?

  其实林立根本就不需要知道,玛法家族和夏亚盗贼团的合作关系,也需要知道赫顿和范高雷的交情,他只要知道,这里离玛法家族的营地不过两千米的距离,只要知道,赫顿曾经用魔法传讯告诉阿德拉要杀掉自己灭口,这就已经足够了……所以林立根本不给阿德拉解释的机会,两人沿着山坡下的小路一路走来,边走边谈,看起来一副相处融洽的样子,其实谈的根本都是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至于阿德拉想要解释什么,林立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他……“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离玛法家族的营地越近,阿德拉的心里就越着急,死亡之痕这几天相处下来,阿德拉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年轻魔法师是什么性格?就算一开始不知道,刚才看了一场大屠杀之后,难道还反应不过来吗?再说了,如果这个年轻魔法师真象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并没有把这次偷袭放在心上,那他又怎么会到现在都还不遣散骸骨巨龙,依然让这头身长数十米的庞然大物在天空中耀武扬威……望着那个越走越快的身影,阿德拉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完了,要出事了………………几乎是同一时间,赫顿走进了森德罗斯的帐篷。

  赫顿的脸色相当难看,因为就在几分钟前,这位玛法家族的第一继承人突然感觉到,死亡之痕的边缘处突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魔法波动,凭着自己对魔法的深刻认识,赫顿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十九级的大魔导士正在施展魔法。

  魔法波动传来的瞬间,赫顿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死亡之痕边缘的,除了范高雷和他手下的夏亚盗贼团之外,就只有自己想要灭口的那支先遣队了,十九级的大魔导士,范高雷手下肯定是没有的,这一次带来的三十多个魔法师里,最强的也才不过十二级,另外也不可能是阿德拉,自己这位师兄是什么实力,赫顿自己最清楚。

  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来自乌云镇的那几位了……赫顿至少有八成把握可以肯定,那个突然爆发的十九级大魔导士,就是黄昏之塔的那位年轻会长。

  这绝对是一个坏消息,对于范高雷和他手下的夏亚盗贼团来说,十九级的大魔导士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甚至可以以一人之力对抗所有偷袭者,就算夏亚盗贼团的人最后占了上风,只怕也不能象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将这位年轻会长彻底留在黑石山脉。

  这才是赫顿最担心的,这位年轻会长的背景太可怕,一旦让他下了黑石山脉,立刻就是一场祸事。

  所以,赫顿不得不再次走进森德罗斯的帐篷,希望这位传奇级别的亡灵魔法师能够旅行约定,替自己解决眼前这个不能解决的麻烦。

  “森德罗斯大师……”

  “我已经知道了。”不等赫顿一句话说完,森德罗斯就已经伸出了苍白枯瘦的右手,拿起了那支一直靠在桌子旁边的法杖。

  刚才那一股魔法波动爆发开来的时候,连赫顿都清晰的感觉到了,森德罗斯这种传奇境界的强者,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知觉?老实说,在刚刚感觉到那股魔法波动的时候,森德罗斯心里其实是有一些好奇的,这黑石山脉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么厉害的魔法师了,要知道,刚才那股魔法波动至少是十九级以上的水水准,很可能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传奇境界了……对于一个传奇法师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有意思?就算赫顿现在不走进帐篷,森德罗斯多半也已经拿着法杖出去了,不是因为要还塞恩的人情,也不是因为什么帮忙杀人的约定,就纯粹是为了见见另一个有机会突破传奇境界的同行……森德罗斯将法杖拿在手中,同时低声念了一句咒语,整个人顿时化成了一团黑色烟雾,瞬间就从宽敞的帐篷当中消失了。

  “希望还来得及……”看着森德罗斯化成一团黑色烟雾消失,赫顿脸上的神色总算缓和下来,不过在那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紧随着森德罗斯流下的魔法波动追了出去………………“费雷魔法师,请给我几分钟解释一下好吗……”前方不远的地方就是玛法家族的营地了,可是骸骨巨龙仍在天空中耀武扬威,年轻魔法师身上的魔法波动也变得越来越激烈,这一下阿德拉是真的急了……“真是倒霉,这下想不听你解释也不行了……”这一次林立倒是出人意料的停下了脚步,只不过在跟阿德拉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天空……“啊?”阿德拉顿时愣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顺着林立目光望去,然后,阿德拉就发出了一声惊呼:“老天……”

  黑色的长袍,枯瘦的身影,以及那强大得令人窒息的魔法波动,如果不是因为亲眼看到巫妖的身体摔得四分五裂的话,阿德拉多半还以为是巫妖又出现了。

  不过,天空中这位虽然不是巫妖,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却丝毫不比巫妖逊色,甚至在感觉上还要强大一些。

  “见鬼……”那种近乎窒息的感觉,连阿德拉都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怎么又是传奇强者……”

  “鬼才知道……”林立摸了摸鼻子,脸上神色倒没什么改变,但是一只手却悄悄打开了无尽风暴之戒,虽然到目前为止,林立还没看清楚天空中这位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但是光凭那令人窒息的魔法波动也知道,这绝对是一位传奇境界的强者。

  至于这位传奇强者是来干什么的,林立连猜都不用猜,这么嚣张的飞到自己头顶,这么嚣张的散发出魔法波动,总不会是路过打酱油的吧?

  十九级大魔导士的力量,可以轻易灭掉夏亚盗贼团,可以轻易杀死范高雷,但是用来对付传奇强者,却还稍嫌有些不足,也许只有圣光和幽暗,才能让自己解决这个麻烦,对了,如果加上骸骨巨龙的话,机会可能会更大一些……这个时候,恐怕就连林立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心态就已经发生了改变,如果是换了几天之前,林立在面对一位有敌意的传奇强者时,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绝对是先逃命再说。

  但是在死亡之痕与巫妖一战周,林立的心态却产生了微妙的变化,那一场战斗不但让林立从十八级提升十九级,还让林立切身感受到了传奇强者的力量,甚至在最后,还亲手干掉了一位二十级的巫妖,虽然这一切,都是倚靠着全知全能药剂的力量,但是从中获得的经验,却是最宝贵的财富。

  所以,当林立面对另一位传奇强者的时候,最先从脑子里冒出来的念头并不是怎么逃命,而是怎么样才能把他干掉……天空中的黑色身影越来越近,那令人窒息的魔法波动,也仿佛突然之间变得沸腾起来,其中所带着的庞大死亡气息,并不象巫妖一般充满浓浓的腐臭,而是象一块巨石一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同时,林立也将自己的精神力催动到了极限。

  两个同样强大的魔法师,正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对峙着,虽然没有真正的交锋,却远比真正的交锋更加凶险,在两股强大力量的撕扯下,四周的魔法元素正变得支离破碎,就连空间都开始呈现出奇异的扭曲,但是不管这两股力量如何撕扯,林立的身体仍然是一动不动,庞大无比的魔力就如同潮水一般,源源不断的从身体里涌了出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立额头上渐渐多出了几滴冷汗,用这种方式催动精神力,几乎就等于是在自残,就算林立的精神力有异于常人,长时间这么下去也肯定不堪重负,但是林立知道自己不能退,现在的情况已经是骑虎难下,一旦在这场交锋当中落了下风,等待自己的将是死路一条,一个精神与身体完全崩溃的十九级大魔导士,又怎么敌得过真正的传奇法师?

  所以林立只能撑下去,哪怕会撑得相当辛苦……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时间转眼过去了十分钟之久,但是对于现在的林立来说,每一秒钟似乎都显得无比漫长,这个时候,林立的精神力已经被压榨到了极限,整个人就如同一根紧紧绷住的弓弦一样,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再多拉开一分……还好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的那位也似乎到了极限,那种让人窒息的压力,仿佛在突然之间就减弱了许多,然后更是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彻底消失……“呼……”最后一丝压力消失的时候,林立也用掉了最后一丝里,整个人突然一软,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刚才那种压力实在是太可怕了,无论是精神还是**,都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要不是林立的精神力异于常人,现在只怕早就已经彻底崩溃了。

  还好,最后总算是撑住了……林立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精力药剂。

  “咕隆”一声,大半瓶精力药剂倒进口中,原本不堪重负的身体,总算是稍稍恢复了一些,不过对于严重透支的精神力,林立就拿不出什么办法了,神匠级别以下,没有任何药剂是可以恢复精神力的,诸如唤醒药剂之类,只不过是用刺激精神力的方式,加速魔力恢复而已,对严重透支的精神力,根本无法产生任何作用。

  这一切,当然瞒不过传奇境界的强者,随着那个黑色身影慢慢从天空中落下,真正的战斗也马上就要开始了。

  不过精神力严重透支的力量,却一点也不显得慌张,因为从一开始,林立就没有想过要用自己的力量战胜对方。

  骸骨巨龙张开长长的骨翼,随时都会喷吐出威力惊人的冰焰,无尽风暴之戒也已经被打开,幽暗与圣光随时都会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一触即发,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以至于谁也没有发现,在离这里不远的一片树荫当中,还隐藏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这个身影正是尾随森德罗斯而来的赫顿……赫顿其实来得很早,刚才那一场交锋刚刚开始,他就已经到了,只不过为了不惊动森德罗斯,赫顿才一直躲在树荫当中窥视,老实说,刚才那一场交锋确实出乎赫顿意料之外。

  赫顿本身就是十八级的大魔导士,就算是在整个轻风平原上,也算得上是最杰出的魔法师之一了,就算是比他早入门很多年的阿德拉,在他面前都不得不甘拜下风,赫顿从刚才那一场交锋当中看到的,自然也要比其他人看到的多得多。

  森德罗斯亲自出手的结果,居然是势均力敌!

  赫顿不得不承认,这位魔法公会的年轻会长,是自己所见过的最强天才……据说,这位年轻会长今年才不过二十来岁,可是看看刚才的表现,又哪象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魔法师?

  要知道,他的对手可是黑暗神殿最强的大祭司,达到传奇境界的亡灵魔法师森德罗斯……赫顿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会长,竟然能够跟森德罗斯这样的强者一较高下。

  但是,眼前的一切又让赫顿不得不相信,双方的第一次交锋,结果确实是势均力敌……这种近乎荒谬的感觉,让赫顿的心情变得无比复杂,有佩服也有妒忌,有尊敬也有畏惧,一直以来,赫顿都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杰出的魔法天才,三十岁都还不到,就已经成为了十八级的大魔导士,甚至就连一向严格的塞恩导士都曾经说过,自己是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最强魔法天才,自己突破传奇境界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事实上,赫顿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就算是在刚才,那股剧烈的魔法波动从死亡之痕边缘出来,让赫顿意识到,魔法公会的那位年轻会长,很可能是一位十九级大魔导士的时候,赫顿的想法都没有一丝改变。

  在赫顿看来自己并不比对方差,自己现在同样是十八级顶峰的实力,最多只要半年的时间自己就可以突破十九级,双方的差距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而且,这还是自己一直忙于家族事务的情况下,如果自己能够摆脱烦琐的家族事务,专心研究魔法的话,现在离传奇境界只怕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但是现在,赫顿终于意识到,十九级与十九级之间,也是有着很大不同的……至少,自己就不敢跟森德罗斯对峙,别说对峙了,就算只是站在这位传奇法师面前,自己都必须用尽所有的力量,才能勉强保持平常的交谈,传奇法师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特别是森德罗斯这种从来不懂得如何收敛自己力量的存在,光是随意散发出来的一丝力量,就足以让范高雷那样的强者做上几天噩梦。

  但是那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会长却可以……而且是相当可以,到了最后,甚至跟森德罗斯拼了个势均力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赫顿突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对于一个天才来说,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另一个更加优秀的天才了,现在赫顿所遇到的,就正是这样一种情况,这个时候,赫顿甚至觉得异常屈辱,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永远也赶不上这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会长,时间越长,自己就会被甩得越远……对于赫顿来说,这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事实。

  看着森德罗斯慢慢从天空中落下的时候,赫顿心里终于有了几分快意,因为他知道,只要森德罗斯一落地,这个年轻魔法师的死期也就到了,再怎么天才横溢,也掩盖不了实力上的差距,在没有突破传奇境界之前,再强的天才也不可能是森德罗斯的对手。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赫顿还只是因为不想宝藏地图泄密,才铁了心要置林立于死地的话,那么现在,赫顿的想法已经变成了,纯粹不想看到另一个比自己更强的天才,因为这个天才存在一天,赫顿就会感觉失落和屈辱一天。

  森德罗斯双脚落在地上的时候,赫顿一双眼睛甚至都开始发亮了。

  在这一刻,赫顿仿佛看见无数亡灵生物从地下爬出,在一瞬间内将那个年轻天才撕成碎片……可惜,赫顿最后什么也没看到,就看到森德罗斯走上前去,很亲热的拍了拍那位年轻会长的肩膀,然后说了一句让赫顿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费雷魔法师,比起上次在奥兰纳的时候,您的实力真是强大了很多……”

  最让赫顿无法接受的是,森德罗斯在说这话的时候,竟然笑了,而且还不是那种硬挤出来的生硬笑容,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微笑,就好象见到了一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我说森德罗斯大师,您对我的欢迎,可真是够特别的啊……”林立看了森德罗斯一眼,一边在那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一边在心头暗骂,这些研究亡灵魔法的,果然没有一个是精神正常的,不管是山洞里的巫妖还是眼前的森德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