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爆炸

第五百五十六章 爆炸


  这么多的阿兹泰克同时爆发,威力简直可以用毁天灭地来形容,刚刚还被冰封千里冻结着的大地,突然之间就燃烧起来了,铺天盖地的火雨当中无数火龙奔腾咆哮,一座座由火焰构成的六芒星阵正闪烁这暗红的光芒,一眼望去,整个世界都好像正在燃烧一样……面对这种近乎疯狂的魔法攻击,赫顿跟斯蒂凡渐渐有些吃力,没办法,这种魔法攻击实在是太凶猛了,地缚术,冰墙术,血藤术,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往往是一个魔法刚刚完成,都还没来得及扩大战果,就在一眨眼之间被那铺天盖地的火焰给吞没了……“斯蒂凡,这样下去不行啊……”在完成一个冰墙术之后,赫顿低声说了一句,在那张因为过度消耗魔力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忧虑。

  “这话你还是留着去跟那个费雷说吧……”斯蒂凡苦苦支撑着冰墙,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回头望了一眼正漂浮在天空当中的林立,声音当中,更是透出一股浓浓的不屑:“这个胆小鬼惹下了所有的麻烦,现在却用漂浮术躲在那里当缩头乌龟,哼哼,我倒要看看,我们两个魔力耗尽之后,他一个人怎么对付这些阿兹泰克……”

  “也许……也许费雷魔法师正在想办法呢……”老实说,赫顿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心虚,斯蒂凡这个人虽然有些讨厌,但是这一次说的却真的是事实,除了一开始的那支冰霜龙枪之外,这位费雷会长就一直没有出手,而是远远地漂浮在天空当中……难道,费雷会长真的打算逃跑?可是这里是萨伦深渊啊,他就算想逃,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想办法?别开玩笑了,真要是有办法,早就干掉这些阿兹泰克了,还用得着像一个缩头乌龟似的躲得那么老远?”

  “这个……”赫顿张了张嘴,想要为林立辩解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最后也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将所有精神放回到眼下的这场战斗上面。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四分钟过去了……这一场战斗的时间,已经接近五分钟了。

  又是一面冰墙被炎爆术轰开,飞溅的冰块仿佛子弹一样,在空气中带起一阵尖锐的呼啸声,但是这一次,轰开冰墙的那头阿兹泰克,却并没有继续放出魔法攻击,而是将那双赤红的肉翼卷起,将整个身体都包裹起来,原本就足够汹涌澎湃的火系魔法元素,在这一刻更是好像沸腾了以样……“来了!”阿兹泰克卷起肉翼的瞬间,一直漂浮在天空当中的林立,也突然动了……林立这一动,简直就好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瞬间就飞到了破裂的冰墙上空,跟着就是“嗖”的一声,一支早就准备好的冰霜龙枪撕破空气……“轰隆!”

  然后,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这头倒霉的阿兹泰克,才刚刚化身为**炸弹,却突然遭到了冰霜龙枪的袭击,一身汹涌澎湃的火系魔法元素无处发泄,竟是生生在原地炸了开来……**炸弹的威力,绝对可以用恐怖来形容,这一头阿兹泰克的爆炸,瞬间就炸开了七道冰墙……要知道,这七道冰墙,可是赫顿跟斯蒂凡辛辛苦苦,几乎耗尽了所有魔力,才勉强召唤出来的,在先前的战斗当中,至少要十个以上的炎爆术才能勉强轰开一道,如今光是一个**炸弹,就生生炸开了七道。

  两个魔法师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完了……这种爆炸的威力,根本不是大魔导士所能够抗衡的,就算是十九级的大魔导士都不可能,在没有突破传奇境界,拥有自己的魔法领域之前,任何魔法师都不可能在这种恐怖的爆炸下幸存。

  这一下是真的完了,原本以为这七道冰墙,再怎么也可以阻挡住这些阿兹泰克片刻,却没想到在一瞬间之内,就被一个恐怖的爆炸炸开,这一下两人的魔力都已经消耗了个七七八八,唯一可以依仗的七道冰墙又被炸开,难道接下来,自己真的要挥舞着法杖,跟这些阿兹泰克进行肉搏不成?

  “怎么办?”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后,赫顿跟斯蒂凡同时愣了,两人站在那里,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目光当中都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慌乱。

  与此同时,那一群阿兹泰克也明显愣了一下,虽然它们的智商并不比一般的魔兽高上多少,但是眼前的情况它们还是能够明白的,一个同类使用了**炸弹,却什么都没有消灭,只是炸开了几道冰墙而已……紧接着,那头身体最为庞大的阿兹泰克,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跟先前的那一声咆哮比起来,这一声咆哮明显充满了愤怒和疯狂,这三个人类已经让它损失了三个同类,作为阿兹泰克一族的首领,它已经完全无法再忍受下去了,它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这三个人类。

  随着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十头阿兹泰克当中,至少有五头卷起了肉翼,在这一刻,整个萨伦深渊的火系魔法元素,都好像正往这片森林当中涌来,整个时候,无论是赫顿还是斯蒂凡,都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那几头卷起肉翼的阿兹泰克,力量正在不断攀升,从十八级到十九级,再从十九级到无限接近传奇境界……“完了……”两人眼中的慌乱变成了绝望,五个无限接近传奇境界的强者爆炸,所释放出来的魔法力量究竟有多么恐怖,赫顿已经不敢再去想象了,这几乎是一种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这种力量别说直接落在自己身上,就算只是被余**及,自己都有可能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但是,就在这个彻底绝望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风声,赫顿回头一看,正看见那个费雷会长散去漂浮术,缓缓的落在自己身旁。

  “费雷魔法师,您这是……”赫顿顿时愣了一下,这个时候赫顿真的是想不明白了,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有漂浮术在身,随时可以脱离战场,怎么要在这个要命的关头凑上来?

  “别说那么多了……”谁知道赫顿才刚一开口,就被林立挥手打断了,也不管赫顿在想些什么,只是急匆匆的问了一句:“你手上的那件魔法装备,应该可以再次使用了吧?”

  “可以。”

  “恩,那就好。”林立点了点头,将一股魔力放出……这一股魔力注入的地方,正是迷宫魔纹阵列的魔力源泉,随着这一股魔力的注入,原本暗淡无光的魔力源泉,突然之间就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跟着,十级魔晶当中蕴含着的魔力,就如同流水一般,在一瞬间之内流遍了整个迷宫魔纹阵列。

  一个又一个的魔力节点被点亮,一条又一条的魔力回路被打通,这个高级魔纹阵列的力量,在这一刻终于是真正的释放了出来。

  然后,赫顿跟斯蒂凡的表情,就顿时僵住了……因为他们突然发现,那几头瞬间突破极限,力量无限接近传奇境界的阿兹泰克,在这一刻好像突然发疯了一样,正用一种疯狂而又绝望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同类……“见鬼,这是什么……”赫顿一张嘴巴张开,就再也没能合拢……这简直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其中一头阿兹泰克竟然向自己的同类扑了过去,不不不……不只一头,在这一瞬间里,几乎所有的阿兹泰克都扑向了自己的同类,其中有两头甚至忘记了恶魔之间的森严等级,扑向了那头身躯最为庞大的阿兹泰克……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位费雷会长干的?

  当赫顿想到这个可能的时候,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几滴冷汗,这种力量……未免也太可怕了吧?随时可以让敌人自相残杀的力量,这家伙简直比恶魔更像恶魔……“发什么呆,快点使用你那件魔法装备。”

  “哦哦哦……”林立的这一声提醒,更坚定了赫顿的猜测。

  不过这个时候,赫顿已经不敢再去多问什么了,有些时候,知道太多的秘密并不是好事,特别是费雷会长这种性格的人物,自己去打听他的秘密搞不好会弄巧成拙,被当成是带有敌意的表现……而且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的,关系比起一开始的时候已经缓和了许多了,虽然暂时还谈不上什么交情,但是赫顿相信只要假以时日,自己一定能为玛法家族赢得这位强而有力的盟友。

  赫顿带着这样的想法,将一丝魔力注入了自己的手镯当中,跟着,就只件一片蓝色光幕绽放开来,在一瞬间内将三人牢牢护住。

  跟着,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整个森林当中一阵山摇地动,目光所及之处,一朵蘑菇云冲天而且,无穷热浪迎面袭来,就算是隔着一层蓝色光幕,赫顿都可以真切感受到其中温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爆炸的余波才渐渐散尽,等到三人张开眼睛的时候,整个森林早已经面目全非,方圆百米之外再无一片完整的树叶,就连脚下的大地都好像被生生的刮去了一层,四散飞舞的泥土灰尘,跟浓浓的烟雾混在一起,看上去就好像一片乌云一样。

  “太可怕了……”赫顿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切,声音微微颤抖,透出一种难以掩饰的恐惧,这一次爆炸的威力实在是太可怕了,要不是自己有家传的手镯保护,只怕光是一点余**及,就足以让自己粉身碎骨了。

  不过就算是家传手镯……赫顿低头看了看那只戴在右手的手镯,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在玛法家族传了四代,危急关头甚至足以抵挡传奇强者全力一击的新月手镯,竟然也在刚才那一次爆炸当中被毁坏了……“可惜了……”赫顿慢慢将手镯取了下来,虽然嘴上说着可惜,但是脸上神色却并没有多少可惜的意思,赫顿毕竟是玛法家族的第一继承人,跟一般的魔法师比起来,赫顿更加明白一个道理,只有活着才有一切,如果死了,再强大的魔法装备也只是空谈。

  “确实有点可惜……”林立点了点头,这手镯坏了确实有点可惜,刚才那一阵爆炸的威力,林立可是很清楚地,五头十八级以上的阿兹泰克化身**炸弹,那种力量几乎足以毁灭一切,就算是死亡之痕的那位巫妖,加上那头骸骨巨龙一起全力一击,只怕都无法跟这种力量媲美,赫顿手上这只手镯阻挡的虽然只是爆炸余波,但不管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件相当不错的魔法装备了。

  “只要人还活着,魔法装备总会有的。”赫顿笑了笑,只是笑容当中,多少带着一丝惋惜。

  “要不这样吧……”林立稍稍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你先把手镯给我,等我回黄昏之塔看能不能想个办法帮你修复一下。”

  “真的?”赫顿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惊喜。

  林立这话要是放到以前,赫顿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要知道,这新月手镯可是在玛法家族代代相传,一连传了四代的魔法装备,在玛法家族众多魔法装备当中,绝对可以排进前五,一直以来都是封锁在家族宝库当中,不到万不得已几乎不会拿出来使用。

  这样的魔法装备一旦损坏,几乎不具备修复的可能,别说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魔法师了,就算是闻名整个法兰王国,几乎一统炼金生意的镀金玫瑰,只怕也无法将这只破损的手镯修复。

  可是现在,赫顿不敢这么想了……从黑石山脉到萨伦深渊,赫顿一再见识到这位费雷会长的神奇之处,有时候赫顿甚至怀疑,这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这位费雷会长无法办到的事情。

  这样的人说新月手镯有可能修复,就连从来没报过一丝希望的赫顿,都不得不相信几分,也许,这只新月手镯真的有修复的可能呢?

  “试试吧,万一不行你可不能怪我……”林立很谦虚的笑了笑。

  老实说,修复这样一只手镯对林立来说,真算不上什么有难度的事情,如果林立愿意的话,甚至就连安瑞尔世界传说当中的那些神器都能够制造出来,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那个必要罢了,这一次之所以主动提出帮赫顿修复这只手镯,纯粹是因为刚才那次爆炸当中,赫顿确实帮了大忙。

  迷宫魔纹阵列可以保证阿兹泰克自相残杀,却不能绝对保证林立自己的安全,林立原本是打算,等阿兹泰克开始自相残杀的时候,自己就用元素护盾护住身体,同时扭曲精神力,用最快的速度飞离这片爆炸中的森林。

  不过林立知道,就算是这样,自己多多少少也会受一点伤,毕竟好几头十八级以上的阿兹泰克同时化身**炸弹,那种爆炸威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一点,在没有突破传奇境界之前,自己是没有办法跟这种力量抗衡的。

  还好,这个时候赫顿拿出了新月手镯。

  那一片蓝色光幕的出现,让林立迅速修正了自己的计划,而且整个过程也确实很顺利,十几头阿兹泰克死得一头不剩,自己身处爆炸范围却是毫发无伤,这当中除了迷宫魔纹阵列之外,赫顿那只新月手镯也算出力不少,自己顺手帮他修复一下,也算是还了一个人情。

  林立心头想的这些,赫顿可是一点也不知道,赫顿只知道,既然这位费雷会长亲口答应,那么自己这只新月手镯,只怕还真的有修复的可能。

  “就凭你也想修复新月手镯?”谁知道,赫顿一句道谢的话都还没来得及出口,旁边的斯蒂凡却突然说话了,而且一开口就是言辞激烈:“我看你是想从赫顿手上把新月手镯给骗过去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这新月手镯现在虽然已经损坏了,但是其中残存的魔力,依然可以让它成为一件不错的魔法装备,防护十级一下魔法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的魔法装备,至少价值一万金币吧,怎么样,费雷魔法师,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有这么值钱吗……”林立摸了摸鼻子,并没有继续搭理斯蒂凡,因为林立知道,像斯蒂凡这种人,你越是搭理他他就越是要咬着你不放,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要嘛不搭理,要搭理就直接一棍子打死,免得以后麻烦。

  再说了,林立现在真的很忙……那一群阿兹泰克虽然已经被炸死了,但是它们的尸体却还留在森林里面,对于林立来说,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宝物,阿兹泰克的身体天生就蕴含着极其强大的火系魔法元素,特别是那一双赤红的肉翼,可以说是制作魔法盔甲的绝佳材料,这种魔法盔甲一旦制作出来,直接就可以固化一个源火护盾,在魔法防护能力方面,直追大魔导士!

  阿兹泰克额头上的双角,也可以用来镶嵌武器,专破各种护身斗气魔法护盾,就算是接近二十级的强者,一个不慎都有可能会被这种武器伤害。

  十八级以上的阿兹泰克可不多见,平常时候就算见到,也不一定能够弄到它们的尸体,如今一下见到十几头,林立又哪还有放过的道理?光是收集肉翼和双角,就已经把林立给忙的不亦乐乎了,又哪还有那么多心思去理睬斯蒂凡?

  可惜,就连林立也没有想到,今天的斯蒂凡极其反常,林立都已经不打算搭理他了,他依然是没有放过林立的打算。

  “站住!”林立正在那四处寻找被炸飞的阿兹泰克尸体,斯蒂凡却又在身后将他叫住:“别以为装不知道,我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了,费雷魔法师,你现在是不是应该说点实话了?你把我们引到这森林里来,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斯蒂凡……”赫顿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斯蒂凡的指责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几乎就等于是在指这鼻子骂费雷会长想暗算大家,这样的指责,一个不好就会将双方的关系变成敌对,万一在搞出什么损伤,三人想要找到图坦卡蒙所说的宫殿,可就更加困难了……“赫顿,不是我说你,你当好人也应该有些限度,你刚才又不是没有看见,这个家伙把我们引到这片森林里,自己却一个人躲在那里看热闹,要不是我们两个运气够好,正好赶上这些阿兹泰克自相残杀,我们两个现在只怕都已经被炸成碎片了。”斯蒂凡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林立,目光当中充满了愤怒和不平:“还有,这一次格雷斯科遗物的竞争,本来就只有我跟赫顿两个才能够参与,我们两个才是格雷斯科弟子的后人,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竞争格雷斯科的遗物?”

  “斯蒂凡,这是图坦卡蒙先生的安排!”眼看着斯蒂凡越说越不像话,赫顿顿时有些急了,声音不由自主的就提高了几度。

  可惜,斯蒂凡却好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一样,连看都没有多看赫顿一眼,只是死死的盯着林立:“我告诉你,别以为你那个什么魔法公会有最高议会给你撑腰,你就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不是我斯蒂凡吹牛,在轻风平原这块土地上最高议会真算不了什么,得罪了我开门黑暗之刃,你那个什么魔法公会只有死路一条,实话告诉你,黑暗之刃的背后站着的可是黑暗神殿,你真以为最高议会会为了你一个人而得罪黑暗神殿?别那么天真了好不好,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赶紧退出这场格雷斯科遗物的争夺,不然到时候后悔的可不光是你一个人,你那个什么魔法公会,全部都要为你一个人陪葬!”

  “说完了?”斯蒂凡喋喋不休的时候,林立就一直在那安安静静的听着,一直等到斯蒂凡将所有的话说完,林立才笑眯眯的开口问了一句。

  “什么?”也许是因为想起了小木屋当中的遭遇,当斯蒂凡看着那张笑眯眯的脸时,满肚子已经想好的说辞,一时之间竟然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之后,这才又嘴硬的补充了一句:“说完了,你想怎么样?”

  “说完了就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