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算你狠

第五百六十六章 算你狠


  “好……好处?”林立听的眼睛都直了,康纳里斯所说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光是魔晶可以孵化这一点就已经够离奇的了,如今还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难道这么一颗魔晶还能够孵化出另外一头毁灭之龙不成?

  “没错……”就好像早就预料到了林立的反应一样,康纳里斯发出一阵轻微的笑声之后,就又继续说了下去:“我之所以会用孵化这种说法,只是为了让你更容易理解一些,其实整个过程,要远远比孵化更加复杂,我真的不是在吓唬你,别看你现在离传奇境界已经不远了,可是真的要孵化这颗魔晶,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那你不如不说……”康纳里斯的声音落入耳中,林立顿时就很泄气的骂了一句,这家伙可是真正的远古魔神,在漫长无比的生命当中,不知道见识过多少强大存在,他口中的很长,之怕要比自己想象当中还要长上许多。

  “不过你也用不着泄气,虽然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完成魔晶的孵化,不过这并不就意味着你一点好处也得不到……刚才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当年不朽之王之所以选择孵化而不是吸取魔力,就是因为在孵化的过程当中,可以得到比吸取魔力更加巨大的好处……”

  “到底是什么好处?”

  “想要孵化毁灭之龙的魔晶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将你自身精神力融入魔晶当中,去唤醒毁灭之龙残存在魔晶当中的那一点灵魂烙印,这听起来可能相当简单,但是你要知道,这就好像用水滴滴穿石板一样,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当年不朽之王用了一百年来完成这一切,至于你嘛……马马虎虎两百年可能差不多了……”

  “你怎么不去死……”林立差点没当场吐血,马马虎虎两百年,开什么玩笑,就算自己突破传奇境界,让寿命达到数百年以上,那也等不了两百来年的时间啊……每天坚持将精神力融入一块石头,而且一坚持就是两百年的似乎间,就为了孵化出另一个毁灭之龙来?吃饱了撑的……“别急,听我慢慢说下去……”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刚才不是问过我,到底有什么好处吗?这就是好处……毁灭之龙的魔晶不但拥有强大无匹的力量,还拥有黑暗与邪恶两种规则,以及毁灭之龙一声的经验与知识,只不过这一切都藏在哪一点残存的灵魂烙印当中,根本不可能直接从魔晶当中吸取,不过,当你将精神力融入魔晶,试图唤醒哪一点残存的灵魂烙印的时候,这一切的规则,经验,知识却会如同山泉一般,缓缓渗出……至于能够吸收多少,就要看你的精神力到底有多么强大了,越强大的精神力收获就会越大,当年的不朽之王并不是不能在短短几年之间将魔晶孵化出来,之所以会用了一百年之久,只是因为他还没有完全掌握不朽之王的一切而已……”

  “我明白了……”林立点了点头,这一次他是真的明白了,其实不光是毁灭之龙的魔晶,任何魔兽的魔晶都是一样的,天赋魔法通过灵魂烙印传承,想要取得这些天赋传承,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精神力吞噬那一点灵魂烙印,事实上很多魔法师都是这么做的,只不过他们的精神力可以吞噬的,最多也只能是十级以下的魔晶而已,一旦达到十五级以上,这个过程就会变得相当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落得个魔力崩溃的下场,所以在处理十五级以上魔晶的时候,魔法师们通常会借助魔纹力量,或者是更复杂一些的炼金法阵。

  至于传奇魔晶……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听说过哪位魔法师敢于这么吞噬一颗传奇魔晶……不过毁灭之龙的魔晶不太一样,足以媲美神灵的守护巨龙,本身就已经是强大得不可理喻的存在,就算是不朽之王再世格雷斯科重生,也不可能吞噬其中的天赋魔法……事实上,那已经不是什么天赋魔法了,而是规则……整个安瑞尔世界最基本最核心的规则!

  林立和康纳里斯之间的交谈,完全是以精神力方式完成,看上去似乎过了很久,但是实际上只不过是一眨眼之间而已,精神力与精神力的交谈,瞬息之间就可以交换无数信息,以至于当林立重重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的时候,旁边的赫顿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费……费雷魔法师,那个……那个该不会……该不会就是……”赫顿远远看了一眼骸骨之路的尽头,那个黑色身影依旧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但是那种强大无比的气息,却正肆无忌惮的散发出来,让任何人都可以感觉得到,站在那里的至少也是一位传奇以上的存在……赫顿虽然贵为玛法家族第一继承人,本身又是十七级的大魔导士,但是从小到大所接触的传奇强者,也只不过是聊聊几人而又,此时突然闯进传奇强者的领地,赫顿心头的震撼自然是可想而知,更何况,这位传奇强者还是统治着整个萨伦深渊的黑暗之主……“没错,那就是黑暗之主……”林立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慢慢的将苍穹法杖拿在手上,因为林立知道,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堂堂毁灭之龙的化身,萨伦深渊的统治者,又岂会因为几句话而动摇?

  更何况,眼前这个黑色身影与其说是黑暗之主,倒不如说是毁灭之龙的一部分力量,在毁灭之龙陨落之后,黑暗之主的一切意志早就已经彻底湮灭,剩下来的只不过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和一丝纯粹的本能罢了……这个时候林立已经完全明白,图坦卡蒙为什么会让自己到这里来了……毁灭之龙陨落之后,不朽之王用魔晶孵化出了图坦卡蒙和他的兄弟,他们共同掌握着黑暗和邪恶两种规则,甚至可以说,两个两个加在一起其实就是另一个毁灭之龙,只不过不管是图坦卡蒙还是他的兄弟,都还算不上真正的完整……其中原因就在黑暗之主身上……这个时候,林立甚至暗暗有些怀疑,当年的毁灭之龙,是不是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陨落,不然的话,为什么要为了一点力量而将化身投入萨伦深渊当中,正是因为毁灭之龙将化身投入萨伦深渊,才让新生的图坦卡蒙兄弟无法完整掌握黑暗和邪恶规则。

  看来,图坦卡蒙之所以将三人派遣到萨伦深渊来,除了像他自己所说的考验之外,恐怕也有利用三人找回失落力量的意思。

  当然,这种利用应该是没有什么恶意才对,不然的话,以图坦卡蒙的力量完全可以采用一些强迫手段,堂堂毁灭之龙的后裔,继承了阿扎达斯一半力量的恐怖存在,对付几个二十多岁的大魔导士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总之,战斗无法避免……只有将毁灭之龙最后的痕迹彻底抹去,这个由星辰虚空构成的世界才会消失,没有传送法阵,没有黑暗王座,真正的黑暗王座……其实就是这整个世界!

  “怎么办,费雷魔法师……”赫顿的声音听上去隐隐有些发抖,毕竟这位玛法家族的第一继承人虽然天才横溢,但是真正跟传奇强者生死相搏却还是第一次……“这个……”林立很无奈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剂喝下:“我只能说,就这么办!”

  “啊?”

  赫顿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出口,就突然看见四周空间一阵扭动,凶威滔天的骸骨巨龙撕开虚空,带着一种冰冷邪恶的气息凭空出现,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传来,刹时之间,整个世界都好像弥漫起了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

  “赫顿,帮我拿好这个……”林立随手将召唤神灯丢了过去,同时一个漂浮术放出,整个就这么轻飘飘的落在骸骨巨龙背上,双手紧紧握住苍穹法杖,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与本身完全不符的强大气息……“传……传奇境界!”赫顿顿时觉得脑子有些发蒙,一时之间,竟是连林立跑过去的召唤神灯都忘记了去接住,一直以来赫顿都觉得,这位年轻会长虽然实力强大,但是至少还跟自己处于同一个层面上面,只要自己足够努力足够勤奋,总有机会追上对方的背影……但是现在,赫顿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相当厉害……二十岁突破传奇境界,就算是空前绝后的格雷斯科,都没有这么疯狂啊,这要是传了出去,别说整个法兰王国,就算整个安瑞尔世界只怕都要立刻轰动,连那些已经死了一千三百多年的高等精灵,搞不好都要吓得从坟地里面跳出来……赫顿觉得,自己也算是一个魔法天才了,二十多岁就已经成为大魔导士,有生之年至少有七成把握踏入传奇境界,就连自己的导师塞恩都曾经说过,轻风平原这一代的年轻人当中,除了黑暗之刃的斯蒂凡之外,就以你最为出色。

  可是现在,当赫顿看着那个驾驭骸骨巨龙的年轻会长的时候,赫顿突然觉得脸上发热,塞恩老师留下的“出色”二字更是显得说不出的讽刺,二十多岁的大魔导士算是出色,那么二十岁的传奇法师又算什么?

  “别这么惊讶……”这个时候,那个年轻会长仿佛是看透了赫顿的心思一样,随手将一只已经空了的药剂瓶子丢了下来:“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借助了药剂的力量而已……”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骸骨巨龙也张开了骨翼,如同一片铺天盖地的乌云一般,笼罩在了那个黑色身影的头顶。

  “药剂的力量?”赫顿带着一脸的疑惑弯下腰来,将那位年轻会长刚刚丢下的药剂瓶子捡起,放在鼻子下面轻轻闻了一下……赫顿在药剂学上虽然没有什么高深的造诣,更不像林立那种已经达到宗师级别的怪物,但是有一样本事,恐怕连林立都不一定能够想到。

  玛法家族以经营黑道生意闻名,一百多年来不知道聚集了多少财富,其富裕程度甚至不在闪金商会之下,赫顿身为玛法家族的第一继承人,从小到大喝过的魔法药剂,恐怕就连他自己都不一定能够数得清楚,再加上塞恩这个传奇法师言传身教,赫顿虽然在药剂学上造诣不算高深,但是对于分辨药剂却是相当在行。

  此时瓶子刚刚拿到手中,那股略微有些刺鼻的味道散发出来,赫顿几乎是马上就分辨出来这是一瓶魔力沸腾药剂。

  “确实没有我想的那么夸张……”赫顿慢慢将药剂瓶子放下,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苦笑,以赫顿对药剂知识的了解,又怎么会不知道魔力沸腾药剂的效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魔力沸腾药剂就等于是全知全能药剂的简化版,全知全能药剂可以瞬间提升魔法师实力一个等级,一个十九级大魔导士兵喝下去,立刻就会拥有传奇境界的力量。

  而魔力沸腾药剂的力量可就要弱得多了,它可以瞬间让魔法师的魔力沸腾,并以此激发出魔法师潜在的力量,如果魔法师的运气够好,力量又正好处于等级临界点上,确实可以取到瞬间提升力量等级的效果。

  不过魔力沸腾药剂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持续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一瓶全知全能药剂可以产生长达半个小时的力量提升效果,而魔力沸腾药剂的效果则不过是短短一分钟而已。

  魔力沸腾药剂的唯一优势,恐怕也只能是副作用不大,一些身体强壮的魔法师甚至可以连续饮用,而不用担心药剂副作用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

  没错,那位年轻会长确实没有达到传奇境界,可是老实说,赫顿真的想不出来,一个可以利用魔力沸腾药剂达到传奇境界的魔法师,跟真正的传奇法师到底有什么分别?

  如果一个大魔导士可以利用魔力沸腾药剂突破传奇境界,那么他离真正的传奇境界恐怕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事实上这一步几乎是可以忽略掉的,只要这个大魔导士愿意,随时都可以踏出这一步进入真正的传奇境界,其中花费的时间,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周……甚至,有可能是一眨眼之间……一直以来,赫顿都对这位年轻会长的真正实力感到好奇,从黑石山脉到萨伦深渊,赫顿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进行试探,但是最后都因为心头的恐惧而强行抑制住了。

  终于,赫顿心头的疑问有了答案……但是这个答案带来的,却是一种彻彻底底的绝望。

  在这一瞬间赫顿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赶上这位年轻的魔法公会会长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大魔导士,与一个更加年轻,却一只脚已经踏入传奇境界的怪物之间,差距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恐怕也只能是天与地的差距,二十多岁的大魔导士虽然罕见,可是黑暗年代之后的一千三百多年,安瑞尔世界却出现过不少,光是轻风平原这片土地上,就至少出现过上百个之多。

  可是二十岁的传奇法师谁又见过?就连被尊为法师之神的格雷斯科,都是在三十岁之后才突破传奇境界的,这位年轻会长比起格雷斯科足足提前了十年……十年啊……如果格雷斯科真是传说当中那样肉身成神的话,知道这一切之后只怕也会气得降下神罚吧?

  不过,为什么会是魔力沸腾药剂?

  按照道理来说,那位年轻会长如果要强行突破传奇境界的话,最佳选择应该是全知全能药剂才对,长达半个小时的效果持续时间,稳定而且强大,足以让他以传奇法师的力量完成整场战斗。

  好吧,就算全知全能药剂只存在于传说当中,以这位费雷会长近乎无所不能的手段都无法弄到,可也还有思维敏锐药剂吧,那可也同样是高级药剂,虽然无法让这位年轻会长突破传奇境界,可是精神力强化之后带来的额外魔力,可是至少等于一倍魔力的提升,难道说,一倍魔力的提升还比不上一分钟的传奇力量?

  要知道,思维敏锐药剂的效果,可是接近一个小时!

  赫顿以前一直觉得,魔力沸腾药剂纯粹就是搞笑的,唯一一个优势带来的,也仅仅是短时间内多次饮用而已,开什么玩笑,谁会吃饱了撑的不断饮用魔力沸腾药剂?要知道那可是高级药剂,整个轻风平原都没有几个药剂是可以配制,放到市场上面至少是几万金币多的价格,拿这个当白开水喝,除非是疯了才会这么做……“见鬼,费雷会长该不会是真的想这么干吧……”一个念头突然在赫顿脑海当中闪过,这一下,那张本来就有些发白的脸庞,更是顿时就没有了一丝血色……就在赫顿脸色煞白的时候,林立已经驾驭者骸骨巨龙,用一口冰焰宣告了战斗开始……随着骸骨巨龙一口冰焰喷吐而出,那个一直安安静静的黑色身影,也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

  “果然……”这一声咆哮落入耳中,林立就知道自己确实没有猜错了,这个黑色身影果然不是真正的黑暗之主,因为林立听得出来,那一声咆哮当中,充满了纯粹的杀戮和毁灭**,一个真正活着的生物,不管是魔兽还是恶魔,在咆哮声中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别的情绪,比如愤怒,比如憎恨,比如恐惧,比如迟疑,比如很多很多……如此纯粹的杀戮和毁灭**,只能说明这个黑色身影,根本就不是一个活着的生物,更不是真正的黑暗之主。

  想到这里,林立暗暗松了口气……黑暗之主的力量虽然依旧强大,但是却失去了来自毁灭之龙的智慧,这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一个空有强大力量却没有足够智慧支撑的敌人,是无法发挥出真正实力的。

  铺天盖地的冰焰瞬间弥漫了林立的视线,但是与此同时,一道耀眼的光芒却在冰焰当中亮了起来,林立低头一看正看见一把利剑撕开虚空……“我靠!”这一剑的威力绝对是林立生平仅见,就算是当初在火羽山,亲眼目睹风暴剑圣大战沙罗曼蛇的时候,都没有看见那位高达二十一级的剑圣挥出过如此强悍的一剑……骸骨巨龙可是真正的传奇亡灵,特别是在跟林立签订召唤契约之后,可以大量的借用林立的强大精神力,战斗力比起在死亡之痕的时候,起码又提高了一个档次,这一口冰焰喷吐出来,虽然不说瞬间杀死传奇强者,但是林立绝对没有想到,竟会被黑暗之主一剑破开。

  不是抵挡不是闪避,而是以近乎蛮横的一剑,生生将冰焰破开!

  而且,这一剑破开冰焰之后仍是余势未尽,带着一股凛冽刺骨的寒意,直奔骸骨巨龙而来。

  就算是喝下魔法沸腾药剂,强行突破传奇境界的林立,在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剑的时候,都忍不住心头生出一股寒意,这个时候想要让骸骨巨龙闪开已经来不及了,林立根本顾不上思考太多,直接就又是一瓶魔法沸腾药剂喝了下去,同时几个魔法字符吐出,三道冰墙“轰隆,轰隆,轰隆”竖了起来……自从突破十八级之后,冰墙术就成了林立最常用的一个魔法,不得不承认,冰墙术确实是一个攻守兼备的魔法,想想就知道了,时空道标术当中的格雷斯科,早已经达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境界,灵魂都可以寄托于虚空当中,但是战斗中依然会施展出冰墙术来,由此可见,这确实是一个值得信任的魔法。

  但是现在,这个值得信任的魔法,却几乎是瞬间就被破开,黑暗之主的这一剑,绝对足以让许多剑圣汗颜,一剑挥出,充满了无穷杀戮与毁灭,黑色火焰过处,竟是无一物可以阻挡,林立瞬间竖立起来的三道冰墙,同时也是瞬间被这一剑破开,就只听见“轰,轰,轰”三声闷响,三道冰墙已是轰然倒塌……“好厉害……”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的林立,此时也是不禁被这一剑吓出了一身冷汗。

  还好,这充满杀戮与毁灭的一剑,在破开了漫天冰焰又破开了三道冰墙之后,一往无前的势头总算缓了一缓。

  林立就是借着这么一缓,险而又险的放出了一个元素护盾,不过这个元素护盾并不是环绕着林立自己的身体来回旋转,而是刚刚形成就已经被林立放了出去,脱离身体范围的元素护盾,这是传奇法师才能够拥有的能力,事实上,这种层面的战斗也只有传奇法师才能够立足,这也正是林立喝下魔力沸腾药的目的,林立并不是不知道全知全能药剂好用,可惜一共就配制出了那么一瓶,早在死亡之痕的时候就已经用掉了,思维敏锐药剂虽然不错,可是并不适合眼下的情况。

  黑暗之主很可能拥有二十一级的力量,就算已经失去了意识和智慧,只能依靠杀戮和毁灭的本能进行战斗,也绝对不是一个大魔导士所能抗衡的,近乎魔力无限的林立就算精神力再怎么强化,再怎么将魔力提升一倍,也只能是继续魔力无限,根本无法将战斗力提升到另一个层次。

  眼下情况再一次证明,林立选择魔力沸腾药剂,确实是相当正确。

  元素护盾化为地水火风四颗光球,就如同一面坚不可摧的盾牌一般,牢牢的挡在了骸骨巨龙的身前。

  紧接着,就是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尖锐声响,就好像两块厚厚的钢板互相摩擦时所发出来的声音一样,刹时之间,就只见一片火花四溅的场面……“嗷!”骸骨巨龙一声凄厉的嘶吼,几乎响彻了整个世界。

  “妈的,灵魂之主这王八蛋怎么还不赶快来篡位,老子可是真的要顶不住了啊……”林立驾驭者骸骨巨龙一个俯冲,刚好与黑暗之主的身影擦身而过,等到林立定下神来的时候,才总算看清楚骸骨巨龙的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传奇级别的战斗就是这么凶险,刚才那一剑的力量简直凶悍到了极点,三道冰墙加上一个元素护盾,竟然还是让它在骸骨巨龙额头上劈出了一道伤痕,这要是没有那三道冰墙和元素护盾,只怕光是那一剑,就足以将骸骨巨龙的头颅生生劈开……不过……骸骨巨龙毕竟也是传奇亡灵,就算力量不如黑暗之主,反击的能力却还是有的,几乎是在利剑劈在额头的同时,骸骨巨龙的利爪也落了下去,并且是结结实实的落在了黑暗之主身上……当初在死亡之痕的时候,骸骨巨龙的爪子可是连厚厚的石壁都能拍的粉碎,就算黑暗之主继承了毁灭之龙的力量,此时一爪落在身上,也是够狠狠的喝一壶的了,这一爪就足足将黑暗之主拍出了百米之外,虽然表面上看来,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但是林立凭着敏锐的精神力,依然是立刻就感觉到,黑暗之主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稍稍弱了几分……这一次交锋可以说是两败俱伤,骸骨巨龙额头上的裂痕几乎无法弥补,除非是林立请求森德罗斯出手,不然骸骨巨龙的力量注定要下降一个境界,而黑暗之主虽然情况稍好,可是也不可能立刻修复身上的伤势,在现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战斗当中,无法立刻修复的伤势就等于是永远也无法修复了。

  “见鬼,你这是在玩火你知不知道!”趁着这两个恐怖存在稍稍喘息的机会,林立背上的康纳里斯又跳动了两下。

  “我心里有数。”林立紧了紧手中的苍穹法杖,同时又是一瓶魔力沸腾药剂喝了下去,这已经是林立喝下去的第三瓶魔力沸腾药剂了,这也就意味着战斗已经持续了三分钟的时间。

  “你有个……”康纳里斯好不容易才把到了嘴巴的脏话吞了下去,但是声音当中仍是充满了愤愤不平的情绪:“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敌人是谁?那可是统治了萨伦深渊千年之久的黑暗之主,毁灭之龙阿扎达斯的投影化身,你真的以为你可以靠着那可笑的药剂跟它抗衡?我拜托你清醒一点吧,别说你现在只是依靠药剂的力量进入传奇境界,就算你真的达到了传奇境界,在没有拥有完整魔法领域之前,你都不可能是这个怪物的对手……”

  “我知道……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想要亲手干掉它,我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拖延时间?该死,你是不是疯了?你现在的敌人是黑暗之主,你身后还有一个灵魂之主随时可能出现,你不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用毁灭之龙的魔晶吞噬黑暗之主你还在等些什么?别怪我没有预先警告你,等灵魂之主过来你可就来不及了,你该不会是以为,深渊角斗场的那些恶魔和魔兽,真的可以围困住灵魂之主吧?”

  “我当然不会这么以为……”林立摇了摇头,带着几分安抚的意思,轻轻拍了拍背上的康纳里斯:“事实上,我之所以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等待灵魂之主的到来……”

  “……”康纳里斯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你在等灵魂之主到来?你是嫌麻烦还不够多是吧……”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当年黑暗之主几百墨菲斯托之后,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或者是永久镇压,非要将它的灵魂切割为无数碎片,洒落在萨伦深渊的每一个角落,你不可能不知道,灵魂之主还不是你这种无法杀死无法镇压的远古魔神,黑暗之主既然是毁灭之龙的化身,那么它至少有一百种办法彻底杀死灵魂之主,它为什么不这么做,为什么要将灵魂切割为无数碎片……”

  “妈的,黑暗之主为什么要这么做,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要老老实实的用毁灭之龙魔晶将它吞噬掉,再安安全全回到安瑞尔世界去不就好了,你搞这么多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康纳里斯,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黑暗之主一旦被毁灭之龙的魔晶吞噬掉,我们就永远也无法离开这里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灵魂之主其实早就已经摆脱深渊角斗场那些魔兽和恶魔的纠缠了……”

  “你……”康纳里斯的声音顿时一怔:“你的意思是说……”

  “我的意思就是,灵魂之主其实早就来了,之所以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手,完全是因为黑暗之主而已,我敢用脑袋向你保证,一旦我用毁灭之龙魔晶吞噬了黑暗之主,墨菲斯托立刻就会向我们出手,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是真的后悔都来不及,你可千万不要忘了,现在的墨菲斯托不但拥有二十级的力量,还拥有传奇强者应该拥有的智慧,就算我不停地喝下魔力沸腾药剂,加上骸骨巨龙一起,都肯定敌不过它的灵魂风暴……”

  “妈的,墨菲斯托这王八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康纳里斯狠狠的骂了一句,这个时候就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林立的分析确实有几分道理,灵魂行者本身就是以狡猾而闻名的恶魔,墨菲斯托身为传奇级别的灵魂行者,狡猾程度更是要远远超过其他同类,以康纳里斯对这位灵魂之主的了解,整个推测确实有很大的可能……“不过……”但是短暂的沉寂之后,康纳里斯心头又冒出了新的疑问:“就算让你拖延到了时间又怎么样?墨菲斯托不可能永远的等待下去,你跟黑暗之主的战斗迟早会分出胜负,到了那个时候,墨菲斯托还不是一样会亲自出手?”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别的我不敢多说,但是有一点我可以保证,只要我能够制造出两败俱伤的假象,把墨菲斯托这只狡猾的护理引出来,我就至少有七成把握将它解决掉……”

  “什么办法?”

  “很简单……”林立很下流的笑了笑,正打算把这个秘密跟康纳里斯分享一下的时候,手握利剑的黑色身影却又动了,而且这一次,黑暗之主身上那种杀戮与毁灭的气息,明显要比先前浓重许多,就算是隔着数百米的距离,林立也知道接下来的必然是一场恶战:“算了,等一下再说,你现在先帮我对付一下黑暗之主才是正经……别拿封印来搪塞我,你最好知道,我要是死了你也没什么好处,灵魂之主肯定很乐意吞噬一个远古魔神的灵魂……”

  康纳里斯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妈的,算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