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七十四章 信使

第五百七十四章 信使

  从黑石山脉返回黄昏之塔,林立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只不过在安顿诺菲勒和乌伊法西鲁去乌云镇的时候,发现乌云镇里好像被战火洗礼过一般,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屋,街道上随处可见已经凝固的血污。

  “怎么回事,人都到哪里去了?”一见这般景象,林立心里立刻升起不好的念头。他用精神力将整个乌云镇扫了一遍,居然连个可以问话的人都找不到。

  林立也顾不得掩饰身边的亡灵仆从们,直接带着他们前往黄昏之塔,万幸的是看黄昏之塔的样子,并没有遭到攻击的迹象。只是他走入黄昏之塔,才发现里面的魔法师们也都不见了踪影,冷清清空荡荡毫无生气。

  “会长大人?是会长大人回来了!”就在林立站在大厅当中想要找人来问话的时候,一个中年魔法师满脸激动的跑了出来。

  “伯莱卡?”林立勉强记起这个中年魔法师的名字。就像在学校里一样,给人印象深刻的,往往是两种人,一种学习尖子,一种学习垫底的。而这个伯莱卡,魔法方面的天赋不怎么样,四十多岁也只是达到八级魔法师的水平而已。

  “会长大人,真的是您啊,我是伯莱卡。”能让会长大人记住自己的名字,伯莱卡还挺激动的。

  “哦,伯莱卡,我不在的时候,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林立奇怪的问道。

  “会长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平时可难得有这种机会和这位年轻的会长大人说话,伯莱卡好容易压下心中的激动,这才向林立说道:“大概两个多月前,会长大人离开后不久,夏亚强盗团的人的袭击了乌云镇,推倒了镇中心的教堂,不知道从里面挖了什么东西出来。”

  “又是夏亚强盗团,这群白痴还真是不知死活。”林立一听这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夏亚盗贼团的胆子,会不会太大了一点?

  以前刚听说夏亚强盗团的来历时,他其实从心里还是有些同情他们的,但是同情并不代表可以放纵他们为所欲为,更何况,死亡之痕附近的那次偷袭,早就把林立仅有的那点同情给偷袭没了。

  看来,真的要找个机会去一次巨龙山脉,把夏亚盗贼团剩下的那点人,也一并解决了算了……“他们袭击了乌云镇?我回来时路过了那里,难道镇子里的人全都……”

  “会长大人,我们得到消息后就立刻赶了过去,可是还是有不少人遇害了,我们只救下了一部分,将他们暂时安顿到了别的地方。”伯莱卡知道会长大人和乌云镇的人关系亲近,所以连忙补充道。

  “萨拉特大叔他们呢,”林立在乌云镇住过一段时间,那段日子是他到安瑞尔大陆后,难得的感觉心灵平静的日子,让他有种回到了穿越之前似的感觉。镇子里的人,大多就如同小时候老家的街坊邻居,亲切随意。例如邻居老萨拉特,那个开了个小铁匠铺的和蔼老人,还有房东苏珊大婶,给自己送果子的小杰克等等。

  伯莱卡脸色有些难看,吱唔的说道:“会长大人,我们……我们赶到的时候,老萨拉特已经……已经……”

  “恩,我知道了……”林立点了点头,脸上神色并没有太多变化,但是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听在伯卡莱耳中,却仿佛一块冻结的寒冰一般,冷得让人毛骨悚然……“对了,其他人呢?”往黄昏之塔里面看了一眼,林立脸上又露出了几分疑惑,森德罗斯好像说过,两个多月以前,自己手下的魔法师们就已经回来了,怎么现在黄昏之塔还是冷冷清清的样子?

  尽管知道不是冲着自己,可是会长大人冰冷的语气还是让伯莱卡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连忙又说道:“葛瑞安会长他们是在事情发生后一个多月的时候回来的,听说这件事后,葛瑞安会长就说要带着人去找夏亚强盗团的人算账,其他人怎么劝也劝不住,然后就跟着一起去了。”

  “恩。”林立紧绷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这倒是很符合葛瑞安的脾气,不过紧接着,林立脸上又露出了几分疑惑:“他们什么时候出发的?”

  “会长大人,他们回来知道事情后没几天就出发了,大概有两个多月了吧。”伯莱卡说着自己也有些担心。

  “什么,两个多月!”林立闻言大吃一惊。夏亚强盗团的老大范高雷,带着强盗团的精锐在黑石山脉埋伏自己,然后被自己杀的一个不剩,可以说夏亚强盗团已经算是名存实亡了。虽然黄昏之塔此时的力量并不如何强大,可对付夏亚强盗团那些残余的渣滓,根本不用多费什么力气才对。想到这里,他问道:“知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回来。”

  伯莱卡却摇了摇头,说道:“葛瑞安会长走的时候,只是吩咐我等会长大人您回来,这两个多月里,我还没有接到他们任何消息。”

  “见鬼……”林立低声骂了一句脏话,这一切已经很明了了,葛瑞安可是大魔导士,再加上好几个魔导士,一大群魔法师,对付已经名存实亡的夏亚盗贼团,居然还要两个多月的时间,这不是开玩笑又是什么?

  林立甚至敢用脑袋打赌,如今葛瑞安直接面对的,肯定不是什么夏亚盗贼团的残余势力。

  毫无疑问,有一支不弱的势力正在支持着夏亚盗贼团!

  不过到底是哪一支呢……多兰德一带有名有姓的势力,林立大部分都是心中有数,能够正面抗衡黄昏之塔的虽然不少,但是敢冒这个风险的只怕一个也找不出来,毕竟当初会长就任仪式上,那一个个宾客的名字,可是已经传遍了整个多兰德,他们不可能不顾忌一下后果,为了一个已经名存实亡的夏亚盗贼团,去得罪日渐强盛,又跟众多强者关系不浅的黄昏之塔,哪个傻子会去干这种赔本生意?

  林立脸上神色阴晴不定,旁边的伯卡莱却是战战兢兢,生怕这位年轻会长将火气发在自己身上:“会……会长大人,我也要求过一起去的,不过……”

  “哦,不关你的事……”听着伯卡莱吞吞吐吐的辩解,林立才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忙摆了摆手,示意这位天赋并不如何出众的魔法师放宽心来:“你继续留守黄昏之塔,我要去一次巨龙山脉。”

  不过,才刚刚走出门外,林立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夏亚盗贼团当初可是跟玛法家族搞在一起的,听赫顿那意思,双方的关系似乎还是相当不错,至少生意上的来往时挺多的,不然的话,范高雷也不会听从赫顿的吩咐,在死亡之痕附近偷袭自己了。

  那么这一次的事情,会不会跟玛法家族有关系?

  对了,还有教堂下边的那个什么东西,自己好像也曾经听玛法家族的人提起过……“伯卡莱。”想到这里,林立已经迈出的双脚,顿时又停了下来。

  “会长大人,您有什么吩咐。”伯卡莱连忙小跑两步到了林立面前。

  “你以我的名义写一封信,让人送去亚米尼亚,交给玛法家族的人。”

  “是。”伯卡莱恭敬的点了点头,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会长大人,这封信的内容是……”

  “告诉玛法家族,他们的盟友轻风平原魔法公会,将在一周之内扫清夏亚盗贼团的残余势力,请他们按照同盟约定,派出一批至少十级以上的魔法师进行协助。”

  “这……”伯卡莱很明显的愣了一下,黄昏之塔什么时候跟玛法家族结成联盟了?

  而且玛法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实力,伯卡莱虽然一直没有离开过多兰德,但是对这个远在亚米尼亚的黑帮家族,仍然算是有着足够的了解。

  玛法家族崛起于两百年前,轻风平原历史上最强大的冒险者里奥-玛法,就是玛法家族的第一任族长,如今两百多年过去,这个黑帮家族几乎垄断了亚米尼亚所有的地下生意,甚至成为了整个亚米尼亚的实际统治者。

  这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除了同样扎根于亚米尼亚的黑暗之刃以外,方圆千里之内,几乎没有任何势力足以抗衡玛法家族。

  跟玛法家族比起来,刚刚建立起来的黄昏之塔,简直可以说是不值一提。

  也正是因为这样,伯卡莱脸上才多了几分犹豫:“这个……这个,会长大人,我们的措辞是不是要稍稍……稍稍修改一下?”

  “不用,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写。”林立摇了摇头,有些奇怪的看了伯卡莱一眼,心想自己的措辞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那么送信的人呢,要不要我亲自去一趟亚米尼亚……”

  “你要是去了,谁来留守黄昏之塔?别麻烦了,随便找一个人送去就可以了……”林立匆匆交代了两句之后,就叫上了一直等待在旁边的诺菲勒和乌伊法鲁西,转身离开了黄昏之塔。

  “哎……”伯卡莱望着林立远去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头暗暗有些惋惜,费雷会长到底还是太年轻了……虽然这一段时间以来,伯卡莱已经渐渐意识到,领导公会的这位年轻会长,远远不是一般年轻魔法师所能比的,但是这一次伯卡莱觉得,会长大人年轻的缺点终究还是暴露了出来。

  玛法家族是什么来头?那可是统治着整个亚米尼亚的庞然大物,又岂是一个小小魔法公会所能支使的?看看费雷会长刚才交代的那些内容,根本就是将玛法家族当成跟班在使唤,连人家派出来的人要什么实力都限制了,这要是换成自己是玛法家族的族长,只怕根本连理都不理,直接就把信丢进废纸堆里了吧……一直等到林立的背影都看不见了,伯卡莱这才摇了摇头,转身进了黄昏之塔,铺开信纸开始冥思苦想起来,伯卡莱在斟酌着该怎么写这封信才好,费雷会长年轻不懂事,自己可不能随便乱写,不然到时候盟友的援助要不来,反倒是惹下一个强敌可就麻烦了………………亚米尼亚城,玛法家族大门前,一辆满是尘土的马车缓缓停下。一位中年魔法师,满脸疲惫的从车中下来,付过车费后走上台阶,如果林立在这里的话,必定是一眼就可以认出来,这位中年魔法师正是自己安排留守的伯卡莱。

  虽然被会长大人安排留守,不过在伯卡莱想来,以玛法家族的声望和地位,就算是让会长大人亲自前来也是有资格的,如今光是自己这个在黄昏之塔地位不高的魔法师送信,已经算是对玛法家族不礼貌了,可万万不敢真像会长大人所说的那样,随便找两个人把信送来……“站住,干什么的。”大门前玛法家族的护卫,毫不客气将来人拦下。

  “轻风平原魔法工会,黄昏之塔的信使,八级魔法师伯莱卡,求见玛法家族长,”伯莱卡接下会长的任务后,片刻也不敢耽误,昼夜不停的赶路,终于在两天后来到了玛法家。

  “什么黄昏之塔,我怎么没听说过,”门前的护卫上下打量伯莱卡一番,表情不屑的说道。

  虽然魔法师的地位比较高,但是伯莱卡毕竟只是个八级小魔法师而已,在轻风平原这片土地上,确实有些上不得台面。别看那护卫只是个看大门的,可毕竟身后是玛法家族,哪里会把一个八级魔法师放在眼里。

  “居然敢骗到玛法家族头上,我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另一个护卫握着剑柄说道。

  “两位,通融一下,我真的有急事……”

  “走不走,你以为玛法家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吗,再不走小心老子割了你的脑袋。”护卫呛的一声把剑拔出半截来,反射的阳光照在伯莱卡的眼上。

  “什么事吵吵嚷嚷的,这是什么地方,不嫌丢脸吗!”忽然一个声音从伯莱卡身后传来。

  两个护卫连忙站好行礼,齐声叫道:“赫顿少爷!”

  赫顿带着两个人走上台阶,看了看自家的护卫,问道:“到底什么事情。”

  “赫顿少爷,这人自称是什么黄昏之塔的使者,一来就嚷着要见族长大人,”一个护卫指着伯莱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