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不朽之王的手臂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不朽之王的手臂

  “哎,你看,”亚历克忽然停下了脚步,胳膊肘顶了顶旁边的沃尔多。

  沃尔多向着亚历克示意的方向看去,原来在营地的一块空地那里,有个肥头大耳的魔法师,正在教一个青年魔法学徒学习魔法。这样的景象,看在两人眼里可是相当的搞笑。那青年应该也有二十多岁了,居然还只是个魔法学徒,也不知该说是他的资质差,还是说那胖魔法师的水平低。

  在黄昏之塔的营地中,肥头大耳的魔法师自然就是葛瑞安,而他面前那个被训斥的灰头土脸的青年魔法学徒,就是老萨拉特的儿子加索。

  别看葛瑞安骂起来毫不留情,其实从内心里还是挺看重这个学生的,这不光是因为和老萨拉特的交情,而是这个加索在学习魔法方面,的确是有一些天赋的。

  父亲被夏亚强盗团的人害死了,加索学习魔法更加的卖力,为的就是有机会能亲手替父亲报仇。二十多岁的魔法学徒,似乎是挺可笑的,可是要知道加索学习魔法才几个月时间,如今已经眼看就要达到五级成为真正的魔法师了。

  最让人遗憾的,就是加索学习魔法有些太晚了,就算是天赋不错,以后的成就也相当有限。毕竟老萨拉特只是乌云镇的一个老铁匠,靠着邻里乡亲照顾生意,也就是勉强度日罢了,哪还有能力送儿子去学魔法。再说了,魔法师在普通人看来,就是好像神一样的存在,是绝对可望而不可及的,自己能不能成为魔法师这种问题,很多人根本想都不敢去想。

  亚历克和沃尔多两个人,哪里知道内中缘由,只当是一个没水平的老师带了一个没水平的学生而已,尤其是老少胖瘦的对比看起来极为搞笑。

  “哈,原来黄昏之塔都是这种水平啊,难怪连个夏亚强盗团都搞不定,我看那个学徒去做盗贼也许更好些。”亚历克忍不住嘲讽道。他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在他看来对方听到听不到都无所谓,就算听到还能自己怎么样。你们家会长可是求我们过来帮忙的,老子说你两句又怎么样。

  “白痴,”葛瑞安皱了下眉头,毕竟是做过魔法工会会长的人,听手下偷偷说自己坏话练出的好耳力,蚊子打喷嚏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不过,他也懒得去搭理对方,有狗在旁边叫还不走路了?

  可是葛瑞安不想理这两人,这两人今天却憋了一肚子的火,正还愁没有地方发泄一下呢,现在有这么个讥笑黄昏之塔的机会,又怎么肯轻易放过呢。

  亚历克又往前凑了两步,晃着手中的魔法杖,歪着脖子斜眼打量了加索一番,扭头对沃尔多说道:”有的人就是看不清现实,以为魔法是什么人都能学的,结果做一辈子魔法学徒,魔法只能用来哄小孩子。其实最可恨的不是学生,而是那个为了满足自己私欲,就不管他人前途的骗子老师。”

  “哈哈,是啊,多好的盗贼材料啊,居然被人骗得来学魔法,二十好几的魔法学徒,这黄昏之塔可真是什么人材都有啊。”沃尔多也笑着说道。

  加索以前也是混过的人,哪里肯吃这种亏,尤其是对方居然诋毁葛瑞安老师,当下瞪着对方骂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也敢说我的老师的坏话,支起你们的耳朵听清楚,我老师可是加洛斯魔法工会的会长。”

  加索刚刚接触魔法几个月时间,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全力学习魔法,那些旁的事情,葛瑞安也不会给他讲,所以对于魔法师这个圈子里的事情还不怎么熟悉。在他想来,魔法工会是魔法师的组织,那么魔法工会的会长自然是管理魔法师的,还有什么人比魔法工会的会长更牛逼。

  “加洛斯?那是什么地方,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呢。沃尔多,你知道加洛斯吗,这位居然是加洛斯魔法工会的会长哎。”亚历克满脸不屑,加洛斯那种乡下地方的魔法工会会长,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你们他妈的说完就赶紧滚蛋,老子可没有义务教育你们,那是你们父母的责任。”葛瑞安很是不爽的说道。

  听到葛瑞安的话,亚历克脸色顿时变了,自己十六级大魔导士,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粗俗的骂过,怒声喝道:”死胖子,你骂谁!”

  “白痴……”葛瑞安什么脾气?这种等度的对骂,又岂会被葛瑞安大爷放在眼里,直接两眼一翻,连看都没看他们两个:”老子教的学生老子当然会负责,需要你们两个在那里废话?”

  “教学生?哈哈,真是大言不惭,这位魔法学徒今年有二十多岁了吧。”沃尔多满面倨傲之色打量了一下加索,口中极为不屑的说道:”难怪你们会长求我们玛法家来帮忙对付那几个强盗,靠你们还的确是够困难。”

  加索的脸上有些尴尬,感觉自己是给黄昏之塔抹黑了,给葛瑞安老师丢人了。二十多岁的魔法学徒,不管是什么原因,说起来总还是不好听的。

  “是吗?”葛瑞安看了亚历克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愣着一张脸走了过去,跟着,就只听见”啪”的一声……“你……你!”亚历克一脸惊骇的捂着自己的脸,望向葛瑞安的目光当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亚历克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个……这个又肥又老的老家伙,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什么你……”葛瑞安两眼一翻,一脸的不屑:”老子刚才只是说不想替你父母教育你,但是可没有说过你把老子逼急了,老子还会给你父母面子……”

  亚历克一张脸顿时由红转青,一段又急又快的咒语从口中吐出,法杖顶端的魔晶上,正闪烁着耀眼的红光……但是紧接着亚历克就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凝聚魔力,亚历克抬头一看,才发现四周已经为了差不多二三十个魔法师,全都是黄昏之塔的成员。

  黄昏之塔这些魔法师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成天跟着心狠手辣的会长大人,杀人放火的事情什么没干过?别说一群来自玛法家族的魔法师,就算是来自闪金商会又怎么样?一旦动起手来,黄昏之塔这一群魔法师可不管那么多,直接用魔法轰一遍再来谈其他的事情……再说了,葛瑞安是什么人物?那可是整个黄昏之塔最特殊的存在,连会长大人都对他尊敬有加,据说当年会长大人还只是一个低级魔法师的时候,就已经认识葛瑞安了,这要是让葛瑞安在大家眼皮底下被人伤了,会长大人发起火来谁受得了?

  就这么一转眼之间,营地里的气氛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一边是黄昏之塔,一边是玛法家族,两支原本应该并肩作战的势力,此时却好像两头红了眼的公牛一样,正用一种充满敌意的目光望着对方。

  还好,只是对峙而已……双方虽然心头充满愤怒,却都还没有彻底的失去理智。

  双方都知道,一旦动起手来,对谁都没有好处……魔法公会这边肯定知道,别看会长大人平时斯斯文文笑容满面,真要是发起火来,可是比暴怒的巨龙更加恐怖……玛法家族这边也是一样,不说对方十几个魔导士,动起手来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光是出发之前,赫顿曾经下过的那些命令,就让他们不敢轻易引起战火。

  而这个时候,帐篷里却是相谈甚欢。

  “十六级两名,十五级四名,共六名大魔导士,还有六名十四级魔导士,其余二十六名都是十二三级的魔导士。”帐篷里,赫顿正向林立介绍自己带来的队伍的实力,务必要让他知道玛法家族的诚意。

  “嗯,不愧是玛法家族,实力果然强大……”林立点头说道。

  赫顿连忙客气道:”费雷会长您这可就太客气了,刚才来的时候,已经见过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了,那才是真正的精锐……”

  “呵呵……”林立笑着摆了摆手,想起找玛法家族来的原因,说道:”对了,赫顿,这一次之所以邀请玛法家族共同参与围剿,除了想要借助玛法家族的力量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问问……”

  林立的话才说一半,帐篷的门帘被掀了起来,加文一头闯进来说道:”会长大人,外面出事了,玛法家的那两位魔法师,和葛瑞安魔法师打起来了。”

  加文是老实人……可惜老实人有时候也会说谎,外面那哪里是葛瑞安跟玛法家族的魔法师打起来了,明明是葛瑞安那老家伙狠狠的给了人家一个耳光……不过这也很正常,黄昏之塔这群魔法师,一向是病态的护短,别管谁对谁错,只要是跟自己人作对的,先几个魔法轰了再说。

  没办法,谁让他们有一个更加病态的会长呢……会长大人可就更离谱了,一听这话急忙站了起来,一脸关切的问道:”怎么回事,老家伙没受伤吧?”

  “……”就算这一段时间以来,加文已经见惯了这位年轻会长的护短,此时听到这话,也是不由得有一种吐血的冲动,这他妈护短也护得太明显了,外面打起来了您连为什么打起来都不问,直接问老家伙有没有事,老家伙当然没事,一巴掌把人家那个玛法家族的魔法师门牙都给抽掉了几颗,能有事吗……还好,这个时候赫顿可没有那么多闲心去多想,一听加文的话,顿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妈的,怎么打起来了?老子不是早就让那两个白痴先回去了吗,怎么还能够打起来?

  早知道这样,老子就不应该带着两个白痴来的,妈的,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一次的合作对象是谁,那是能够随便招惹的人吗?夏亚盗贼团够凶够狠吧?随随便便偷袭一下,三百多人就埋葬在死亡之痕边缘了……这两个白痴,难道要把玛法家族也给坑了不成?

  “没有,不过都僵持在那里了,您看……”加文回答道。

  知道葛瑞安没有受伤,林立这心也就放下了,扭头对赫顿说道:”赫顿魔法师,你看是不是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好好,真是抱歉,都是我的人不懂事,等这一次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们……”赫顿也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伤到人就好,一切就可以有挽回的余地。至于自己那两个手下,已经不在考虑的范围内了,鬼才管他们死活。

  “小事小事……”林立摆了摆手,一脸的云淡风轻:”回去教训一下就可以了,可千万不要动用什么酷刑,好歹也是两个大活人,长这么大不容易……”

  “……”加文差点一口口水喷出来,这要是评选轻风平原最无耻魔法师的话,肯定是非这位年轻会长莫属了……人家赫顿只不过是随便客气几句,你倒是真的把这事当成玛法家族的错了,还好歹是两个大活人,长这么大不容易……我的会长大人,这两个大活人可是已经被葛瑞安大爷抽肿了半边脸了……出了帐篷,三个人很快来到现场,外面一圈都是黄昏之塔的魔导士,人圈当中是葛瑞安和埃兰与玛法家的两个魔法师相对而立。

  “好啊,原来黄昏之塔的人都是这样的无耻小人,无礼不说,还无耻……你们这么多人想干什么?难道想围攻盟友?”亚历克冷笑着说道。

  “啪!”刚说完话的亚历克,后背上就挨了一脚,整个人被抽得向前连冲几步才站稳。刚站稳身形,他便怒气冲冲的转身看去,想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偷袭自己。可是这一看,亚历克却吓了一跳,自己刚才站的地方,赫顿大少爷目光好像冷得能冻结空气一样盯着自己“大……大少爷,您怎么来了。”沃尔多看着身边突然出现的赫顿,舌头顿时有些打结。

  “我刚才怎么和你们说的,你们拿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赫顿冷着脸说道,目光在两个人的身上扫过,心里在愤怒之余又带着些许的无奈,尤其是和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进行了比较后,怎么人家的手下就那么听话。

  “赫顿少爷,是他们太无礼,明明是求我们来帮忙的,却从头到尾摆出一付大爷的架势,好像我们是欠他们似的。”亚历克壮起胆不服气的说。

  妈的,老子什么时候说过他们求我们过来的,你他娘的就一句话说对了,老子还真就是欠他们的。赫顿脸色尴尬的看了看林立,见年轻的会长脸上并没有不悦之色,心里这才又稍稍缓和下来。但是,他可不敢让这两个手下再说下去了,天知道这不明真相的两位还会说出什么话来。

  “好了,你们不用说了!这件事是由家族长老会通过的,要怎么做,我自有主张。你们要做的就是服从,不得有任何异议。现在,立刻向葛瑞安魔法师道歉,向他的学生加索道歉,”赫顿语气严厉的说道。

  亚历克和沃尔多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里深深的无奈,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只得不情不愿的向葛瑞安和加索道歉。

  “像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允许再出现,你们回去后也告诉其他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赫顿怒声斥道。

  “是赫顿少爷,我们记下了,”两人低着头回答。

  “费雷会长,你看我这么处理如何,”赫顿小心翼翼的向林立问道。

  既然人家已经把姿态放到这么低了,林立也不想搞的太过分,点了点头说道:”赫顿魔法师,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了,我们还是回去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老实说,赫顿虽然生气亚历克和沃尔多给自己惹事,但毕竟是两个十六级的大魔导士,训斥也就是算了,非要做什么处罚的话,还真不一定下得了手。听得费雷会长的意思是不计较了,他满含歉意的看了看葛瑞安和加索,把姿态做足后,这才又跟着回到了帐篷里。

  回到帐篷,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林立将赫顿让到坐位上,表情严肃的说道:”赫顿魔法师,有一件事,我希望你必须要说实话,我怀疑这件事和夏亚强盗团此时的变化有相当大的关系。”

  “哦,费雷会长有什么问题请尽管问。”赫顿连忙做出一脸诚恳的表情说道。妈的,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却出了那么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险些让老子的努力前功尽弃。

  “赫顿魔法师可能认为,这次对夏亚盗贼团的围剿,是我回来后才组织的吧。”林立没有立刻提问题,而是打算先向赫顿说出事情的起因。

  “哦,难道不是吗?”赫顿奇怪的问道。

  林立摇了摇头,说道:”实际上,这次围剿夏亚盗贼团,早在我回来之前两个多月的时候就开始了,就由加洛斯魔法工会的会长葛瑞安带领着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进入的巨龙山脉。由于我们之前就调查过夏亚强盗团,所以找他们老巢的位置并花多少时间。”

  赫顿愈发感到奇怪了,黄昏之塔那些魔法师的实力,自己是亲眼看到的。如果像费雷会长说的那样,两个多月前就开始了剿匪行动,那么以他们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拖这久。他皱起眉头,说道:”难道,夏亚强盗团的那些余孽里,还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你和夏亚强盗团也有过接触,有没有听说过他们拥有炼金巨像这种东西。”林立被葛瑞安惊过一回,这次怎么也得让赫顿也吓一跳才行。

  果然,听到林立说炼金巨像,赫顿吓得两眼顿时瞪的溜圆,嘴唇有些发抖的说道:”费雷会长,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似乎说炼金巨像?你的意思是,夏亚强盗团拥有炼金巨像?”

  “不错,四具巨兽级的炼金巨像,赫顿魔法师想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林立嘴角微挑,带出一丝笑意,赫顿的表现让他很满意。

  赫顿只感到难以置信,巨兽级的炼金巨像啊,每一个都有相当于大魔导士的实力,实际战力还要强过大魔导士。这种东西怎么在夏亚强盗团的手里,范高雷当初也没有和自己提到过啊。

  赫顿的眉头缓缓的皱了起来,眼带疑惑的看着林立,说道:”费雷会长,虽然我也不知道夏亚强盗团怎么会得到炼金巨像,不过在我看来,以贵工会的实力,即使是四具巨兽级的炼金巨像,也不至于将他们拖在这里两个多月吧。”

  “再加上十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士呢,”林立心里实在是羡慕的很,如果自己的黄昏之塔也有这样一支力量,轻风平原还有哪个势力敢在黄昏之塔面前大声说话。

  不过,也不用羡慕多久,林立想到自己在黑石山脉采到的变异龙舌草,那东西配出的符文药剂,效果绝对给力,到时候说不定自己的黄昏之塔也能多出十来位大魔导士呢。

  符文药剂的副作用很明显,一旦使用就绝了以后更进一步的希望,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个魔导士能够肯定,自己有生之年就一定会晋级为大魔导士。有多少魔导士卡在十四级的关口,却一辈子再无寸进。只要药剂配出来,就不愁没有人肯喝,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对黄昏之塔的忠诚。

  “你说什么!”赫顿一口气险些没有上来,十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士,即使是自己的家族也没有办法凑出来吧。可以肯定的是,这十个大魔导士绝对不是夏亚强盗团的余孽,而是属于某个未知势力。

  “赫顿魔法师也想到了吧,虽然不知道这十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士来自哪个势力,但肯定不是夏亚强盗团的。可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有势力支持夏亚强盗团呢,他们在图谋什么,”林立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动着。

  “是,是啊,他们在图谋什么呢,”赫顿被一个个惊人消息,震得有些神情恍惚了,十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士啊。尽管玛法家还有传奇强者坐镇,可传奇强者属于核武器用于威慑,而大魔导士就是常规导弹,是真的能用来砸人的。

  “事情又回到了最初,我们为什么围剿夏亚强盗团的余孽,因为他们袭击了乌云镇。赫顿魔法师对这个地方,应该也不陌生吧,听说夏亚强盗团的人从乌云镇的教堂地下,挖出一件什么东西。”林立用手指重重的在桌面上敲了两下,甚至明显的看到赫顿被吓得打了个哆嗦。

  “是……是吗,什么东西,”赫顿目光闪烁的说道。

  林立如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赫顿眼睛,问道:”应该由你告诉我,乌云镇教堂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个……”赫顿犹豫了,格雷斯科的三件遗物已经没有了指望,而那件东西对于家族来说就更加重要了。可是,如果不说的话,这位费雷会长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玛法家族和黄昏之塔真的要撕破脸了。

  “赫顿魔法师,不管乌云镇教堂下的是什么东西,现在已经到了夏亚强盗团或者说是某个神秘势力的手中,你继续隐瞒还有意思吗?”林立眉角扬起一缕讥诮之意,语气淡然的说道。

  赫顿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不得不承认费雷会长说的是事实,东西已经被敌人得了去,既然现在和黄昏之塔是同盟的关系,再隐瞒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赫顿语气有些艰涩的说道:”乌云镇教堂下面的东西,是不朽之王的一条手臂。”

  “什么!”林立已经做好准备,承受那东西的不凡所带来的震撼,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东西居然是如此的不凡。开玩笑的吧,不朽之王的手臂,那东西是随便能丢的吗!

  赫顿轻咳了两声,接着说道:”当初不朽之王与毁灭之龙一战,虽然最终将毁灭之龙斩杀,但自己也为此失去了一条手臂。以不朽之王当时的力量,想要把手臂接回去,其实是根本不废吹灰之力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朽之王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将手臂随意的丢弃在了战场上,也就是现在的轻风平原。”

  “不朽之王的手臂,恐怕会引来不少人的争夺吧。”林立摸着下巴说道。

  赫顿却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原本并没有人知道,而是因为后来的一件事情,人们才知道不朽之王居然留了条手臂在这里。那件事对于整个轻风平原来说,都是一场无法忘记的灾难,一个死亡骑士得到了那条手臂。”

  林立的眉头也跟着一跳,自己手下可还有十几个死亡骑士呢,就是培养起来实在有点麻烦。

  赫顿不知道林立动了什么心思,继续说道:”在不朽之王那条手臂的帮助下,那个死亡骑士成为了安瑞尔世界上的第一位天谴骑士,并利用死亡骑士间的特性,很快聚集起一支强大的死亡骑士团。随后它们开始了对轻风平原的扫荡,所有活着的生物都是被消灭的对象。短短不到十年的时候,轻风平原的人口损失达到三分之一以上,包括罗兰城在内的数座城市成为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