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八十二章 秘闻

第五百八十二章 秘闻


  林立当初和森德罗斯谈过死亡骑士的事情,所谓的天谴骑士就是传奇级的死亡骑士。死亡骑士间的特性,就是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天谴骑士,一旦有死亡骑士晋级为天谴骑士,其他的死亡骑士不管距离它有多远,也不管自己距离晋级有多近,都会立刻停止自己的进化,然后自发的聚集到这位天谴骑士的身边,成为它的忠实部下。

  而这些成为天谴骑士部下的死亡骑士,由于自己停止了进化,在之后的战斗中所获得的力量,都会无私的转到天谴骑士的身上,帮助天谴骑士以更快的速度提升。所以每一个天谴骑士,实力都是相当恐怖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传奇级可以形容。

  之前在死亡之痕,林立误打误撞的收了一批死亡骑士,在那些死亡骑士的心里,他就是他们的天谴骑士。然而,林立不是真的天谴骑士,自然也不用死亡骑士停止进化来供养自己,所以他有很大的可能将这一批死亡骑士全部培养成天谴骑士。

  不朽之王的手臂既然已经催生过一位天谴骑士了,说不定对自己的天谴骑士团培养计划也会很有帮助。想到这些,林立对那条不朽之王的手臂就更感兴趣了,又向赫顿问道:”那么后来呢,那个天谴骑士和他的死亡骑士团怎么样了,不朽之王的手臂怎么跑到乌云镇的小教堂里去了。”

  “天谴骑士和死亡骑士团的肆虐,让轻风平原成为了人间地狱,”赫顿两眼望向远方,满怀憧憬的缓缓说道:”后来,光明神殿最后一位先知维伦,踏上了轻风平原,用圣光净化了那位天谴骑士和他的死亡骑士团,并将不朽之王的手臂封印在了轻风平原唯一的一个小教堂里,也就是乌云镇的教堂地下。”

  赫顿的口才到很适合去做一个吟游诗人,口沫横飞的将这一段不为人知道的秘闻,说得是精彩纷呈跌宕起伏,让林立到有一种听评书的感觉。

  不过林立听到后来,却突然想到似乎有点问题,眉头微微挑动两下,缓声说道:”赫顿魔法师,据我所知,虽然玛法家族在这轻风平原上,也是实力属一属二的魔法家族,但实际上立族也不过两百多年时间,算得上是轻风平原的一个新兴家族。”

  轻风平原历史悠久,大大小小家族势力林立,而这玛法家族,两百多年前轻风平原上还没有他的位置。玛法家族立族的先祖是一名叫里奥-玛法的冒险者,三十岁已经有了十八级的实力,称得是一个天才人物。在这轻风平原初露头角之后,各个势力都想方设法的拉拢,然而格雷斯科的弟子的后人,怎么可能去给别人做附庸呢。出于对先祖的尊敬,里奥没有选择依附于任何势力,而是凭着自己的力量建立了玛法家族。到后来,玛法家又出了一位传奇法师塞恩,玛法家族在轻风平原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

  赫顿愣了一下,连忙满脸堆着笑,谦虚的说道:”哪里哪里,费雷会长过誉了,以我看来,黄昏之塔虽然建立时间尚短,但以后的成就必将远胜我玛法家,成为轻风平原最年轻最强大的势力。”说着话心里却不由哀叹,以前都是别人恭维自己,现在却轮到自己恭维别人了。

  不愧是玛法家族选定的继承人,拿得起放得下。林立摆了摆手,笑道:”我不是说这个,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所说的这个消息的准确性。玛法家在轻风平原立族不过两百余年,许多更加古老的家族和势力都不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赫顿魔法师又是从何得来的消息。”

  “呃……这段辛秘是记载在先祖的一份手札中,费雷会长可能还记得,我们玛法家的先祖曾经是格雷斯科的弟子。”说到先祖,赫顿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自豪神情。格雷斯科是什么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法师,被称为法师之神,而自己的先祖是格雷斯科的弟子,这是多大的荣耀。

  虽然不朽之王与格雷斯科并非同一个时代的人,之间相差了不知多少年,但格雷斯科毕竟也是站在圣域巅峰,被称为法师之神的人物,掌握一些别人不知道的辛秘也没什么奇怪的。

  “哦,是这样,”林立点头,又说道:”既然这件事在玛法家传承已久,为何直到现在才想要去取那不朽之王的手臂呢。”以格雷斯科的成就,不朽之王的手臂对他的帮助并不大,所以知道而不去取也很好理解。但是格雷斯科离开之后呢,玛法家的人为什么等了这么久。

  “没办法啊,”赫顿一脸的无奈,叹了口气说:”我们也知道好东西要趁早抓在自己手里,可是维伦是光明神殿最后一位先知,他所加持的封印是我们根本无法破解开的,只能等待着封印随着时间自行减弱。”

  这样似乎就解释的通了,林立心里想着,看似有些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赫顿脸上的表情,忽然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了两下,说道:”我差不多明白了,不过还有一点小小的疑问……”

  “什么疑问?”

  林立笑了笑:”据我所知,塞恩大师,似乎并不擅长亡灵魔法……”

  “这……”赫顿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僵住了。

  林立笑了笑,说道:”我记得赫顿魔法师刚才说过,那条不朽之王的手臂,曾经催生出一位天谴骑士,可见这手臂中所蕴含的死亡之力何等庞大,也只有亡灵法师才会对这条手臂感兴趣吧。”

  这里是轻风平原,不管是魔法王国法兰,不是圣光之国莱丁,对于亡灵魔法的态度都是极为憎恶的。研究亡灵魔法,在这里就等于自寻死路,即使以玛法家族如今在轻风平原的实力和地位,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碰触这个禁忌。

  别看玛法家族也有一位传奇法师坐镇,但在安瑞尔世界的众多强者中,塞恩的分量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重。也只有如森德罗斯那样,本身就拥有资深传奇境界的实力,再加上身为黑暗神殿大祭祀的身份,才能无所顾忌的研究亡灵魔法。

  不朽之王的手臂,既然能够催生出天谴骑士,其中所蕴含的力量绝对是庞大而又纯粹的死亡之力。除了亡灵魔法,林立想象不出还能用来做什么。而对于玛法家族以及轻风平原大多数势力来说,这不朽之王手臂的来历虽然很强大,却没有任何实际用途。没有用处的东西,即使是再强大,也是没有价值的,哪个势力会为了一件无用的东西和黄昏之塔为敌呢。

  如果,夏亚强盗团里面,出现了亡灵魔法师或者是亡灵生物,一切也就说得通了。可是,对方阵营中出现的却是炼金巨像,还有十位正统的十八级大魔导士,没有任何与亡灵沾边的东西,这就不能不让林立有所怀疑了。

  赫顿的目光有些躲闪,有些诱惑并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放弃的。不过他毕竟是玛法家的第一继承人,在想法和见识上,不是寻常人可以比的,犹豫了片刻后,开口说道:“还请费雷会长见谅,这一切确实涉及到了家族秘密,我也确实有一些隐瞒,好吧……不朽之王的手臂是千真万确的,另外就是那条手臂上,还握有一件强大的魔法武器。”

  “哦!”林立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才对嘛,不朽之王的手臂蕴含再庞大的死亡之力,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也是无用的,而那一件不朽之王用过的魔法武器,才是真正吸引他们的原因。

  不管那件武器究竟是什么,既然是不朽之王击杀毁灭之龙时使用的武器,那能是一般二般的货色吗。这样一件魔法武器,其吸引力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别说是牺牲一个小小的乌云镇,就是需要牺牲整个多兰德,也无法让玛法家族打消觊觎之心。

  见年轻的费雷会长微笑着盯着自己,赫顿的脑门上都渗出汗来了,心里忐忑不安的想道:这家伙又在笑什么,怎么笑得那么让人毛骨悚然的,难道这家伙又在怀疑玛法家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吗。

  堂堂玛法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就因为对方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居然被吓得直冒冷汗。旁人若是知道如此情景,恐怕真的会笑掉大牙,可是赫顿心里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知道,面前这位年轻人不只是魔法工会会长,同时还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传奇强者。事关家族存亡大计,对传奇强者心生畏惧,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费雷会长,我们玛法家的确是很想得到不朽之王的手臂,还有……还有那件魔法武器,但是这一次的事件,我发誓真的与我们无关。”赫顿面带急色的解释道。

  “呵呵,赫顿魔法师多虑了,既然你们接受了我的邀请,我们之间就是盟友了,盟友之间自然是要相互信任。”林立看得出赫顿没有欺骗自己,为了日后更好的合作,出言安抚下对方的情绪。

  赫顿终于松了一口气,比起那件传说中的魔法武器,还是与这位年轻的会长搞好关系,对于家族的意义更实际一些。史上最年轻的传奇强者,格雷斯科三件遗物的拥有者,图坦卡蒙口中的选定者,无不说明这位年轻会长的无穷潜力。这样一个盟友,是多少势力想求都求不到的,怎么敢再把他推向对立面。

  林立心里的疑问,终于也算是解开了一些,虽然还是不知道那个支持夏亚强盗团是势力是何方神圣,但起码知道了引起这次事件的根源。不朽之王的手臂,以及不朽之王屠龙时的武器,这两样东西林立绝不希望它们落入敌人的手中。

  不朽之王屠龙时的武器到底是什么,玛法家那位先祖的手札中也没有写到,不过林立却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尽管他在之前什么都不知道。

  林立让守候在门口的加文去把葛瑞安叫来,既然玛法家的人已经到了,而自家手下的魔法师经过休整也是状态大好,接下来就要计划一下进攻夏亚强盗团的事情了。

  “费雷会长,这次进攻夏亚强盗团,就由我们玛法家的人来承担主攻任务吧。”为了表示诚意,赫顿主动向林立请战。尽管听林立介绍了夏亚强盗团的情况,又是炼金巨像,又是大魔导士,不过赫顿却并不担心。就凭黄昏之塔这几个人,还在巨龙山脉与对手周旋了两个多月,可见那所谓的炼金巨像和大魔导士,似乎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

  “呵呵,赫顿魔法师有心了,”林立笑着说道,也算是答应下了赫顿的请缨。当然,从心里也没有当真,别人不知道炼金巨像的厉害,自己还不知道吗。

  见林立同意了,赫顿这才稍稍安下心来,说得不好听一些,这也算是一个投名状,既然对林立接下了,就说明两家的关系有希望更进一步。

  “那个……费雷会长,还有一点事情,想要跟您商量商量……”赫顿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请讲,我们现在是盟友,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虽说玛法家算计过自己,不过对方既然已经服软,而自己也没有受到损失,林立也懒得学那小家子气。

  “是这样的,在下听说最近多兰德出现一批魔法药剂,来源正是黄昏之塔,所以想向您询问一下,不知能不能为我们玛法家族提供一些份额。”赫顿一边说着,一边两眼紧张的盯着林立脸上的表情,准备好一旦出现不好的苗头立刻改口。

  自从听说多兰德出现魔法药剂,玛法家的口水就哗哗的没有停过。玛法家的主要战力就是魔法师,所以对于魔法药剂的需求堪称天文数字,最重要的是有时候花钱也未必能买到足够的药剂。

  在对待自己人方面,林立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从黄昏之塔的超优厚福利就看得出来。玛法家族现在与自己是盟友,但是盟友距离自己人毕竟还是差了一点,自然也不可能不计报酬的为他们提供药剂。

  林立想了一下,说道:”这个要求到也不是不能答应,不过赫顿魔法师也知道,黄昏之塔建立不过数月,我对轻风平原的地理环境也不是非常熟悉,所以配制药剂所需要的材料就不太好收集到。听说玛法家在月痕峡谷附近有一大片盛产草药的土地,如果玛法家能够为我底价提供一些药材的话,我可就能省不少的事,药剂的产量自然也就有了保证。”

  “没问题,没问题!”赫顿心中大喜,至于说低价提供草药,根本算不上什么问题,反正家族也不是靠出售那些草药来维持的。再说自家没有药剂师,草药卖给药剂师公会也买不了几个钱,拿来和黄昏之塔换取成品药剂份额反而更合算一些。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我们再详细谈合作的细节。”林立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同时心里也盘算起来,黄昏之塔也许应该培养一些药剂学徒。

  自从与与闪金商会、镀金玫瑰合作药剂生意,林立每天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配制药剂上边。这也是没有办法,谁让他太过追求完美,把个黄昏之塔搞成了吞金机器。这次回来,加文也向他汇报了药剂生意方面的事情,随着生意愈发红火,药剂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即便是他之前留下了不少存货,两家商会也已经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限量销售。

  虽然林立从黑暗王座那里搞到了一批财宝,但也不能因为有了大量的鸡蛋,就放弃生蛋的母鸡。生意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的,只是为了自己有更多的时间修习魔法,培养一些药剂学徒是非常必要的。

  不过,培养的人选还是要仔细考虑一下。从黄昏之塔内部挑选,到是可以对人品性格有一个了解,不过只是这样的话,未必有足够的人有学习药剂学的天赋。还有一个来源,就是直接从药剂师工会是要些人过来,凭着自己在药剂师工会的名气,那两个老头子应该不会为难才是。

  两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之后,才各自回到帐篷休息,只等这第二天狠狠的收拾对夏亚强盗团。

  然而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还没等黄昏之塔与玛法家的魔法师们动起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由远及近,惊起林间无数的飞鸟,整个地面都在不断的颤抖,声势浩大好像山崩地裂一般。

  强烈的魔法波动,将两座营中的魔法师都从睡梦中惊醒,纷纷抓起法杖冲出帐篷。如此大的声势,就是傻子都知道是遇到了敌袭,只是玛法家的人少不了心里奇怪,这夏亚强盗团的余孽怎么还有这么强大的魔法师。

  众人冲到外面抬头看去,头顶的天空已经被暗红色的火云遮得严严实实。火云不断的聚散翻滚,强烈的魔法波动让地上的魔法师暗暗心惊,都知道那其中正酝酿着一个极强的魔法,绝不是一般的魔法师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