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死我活

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死我活

  其实到目前为止,夏亚强盗团这边的人同样也很意外,他们还不知道黄昏之塔已经等来了玛法家族的援兵。按照他们的想法,一上来用铺天盖地的魔法攻击营地,起码能灭掉黄昏之塔一半的人,然后地面炼金巨像和战士出击,将黄昏之塔的人一网打尽。

  一个才建立几个月的魔法工会,根本就不放在他们的眼中,要知道这十个大魔导士,随便一个人也有主持一方工会的实力了。可是,十个大魔导士不惜魔力的一阵狂轰,黄昏之塔的魔法防御结界摇摇欲坠却始终撑在那里。

  这样一来,天上漂着的几个人就有些尴尬了。从发起攻击到现在,虽然只是片刻的时间,几个人的魔力消耗却是十分惊人的。若是有所斩获还好,可现在看来,那些魔力根本就是做了无用功。如果早早的把魔力耗尽,就算是大魔导士,也会被一块板砖轻松撂倒的。

  现在就只能靠炼金巨像了,只要打破对方营地的防御结界,相信以自己这一方的实力,要屠尽对手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几个人稍作商议后,改变了攻击方式,将重点放在了掩护炼金巨像上边。

  而黄昏之塔这边,同样知道炼金巨像的可怕,一部分人被组织起来,竭力阻挡炼金巨像前进的脚步。然而人力有时穷,炼金巨像本身就有极高的防御力,再加上天空中十个大魔导士的掩护,想要拖慢脚步都显得不太可能。这边刚放一个泥泽术,那边就丢下个极冰术,你来我往斗的是挺热闹,可炼金巨像却一步步的越来越近。

  跟在炼金巨像身后的,是夏亚强盗团的弓箭手,纷纷举弓搭箭,也不管有没有用,把一支支利箭抛向黄昏之塔的营地。有的没有飞到就落在了地上,有的则被防御结界弹开,但是这些人却并不在意,好像专门就是来恶心人的,嬉笑着不断射出手中的箭。

  这还怎么的啊?就好像拿着木棍捅巨龙,这不是找死吗……黄昏之塔这边,魔法师们都有过和炼金巨像交手的经历,所以应对时到还能保持镇定。而玛法家族的魔法师,面对渐渐逼近的炼金巨像,震惊过后就表现的有些惊慌失措了。

  其实也怨不得他们,黄昏之塔这些人,第一次看到炼金巨像时,表现也未必就比现在玛法家的人强。

  不过,巨龙山脉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可没有浪费,葛瑞安领着这些人与夏亚强盗团的人周旋,全当是练兵了,才把这些调教成现在让赫顿都眼红的程度。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防御结界迟早会被打破,”既然林立没有提起,葛瑞安自然继续行使他的指挥权,眼看着现在的形势对己方不利,便果断下令道:”放弃魔法防御结界,结成战斗小队应敌。”既然迟早要被打破,不如干脆放弃,争取主动。

  保命的东西,总是会让人产生依赖,没有人甘心主动放弃。在玛法家的人看来,既然有这么个罩子撑着,何苦要冲出去劳累拼命呢。就算是罩子罩不住了,那等罩子破掉再打也不晚,这早早的放弃也太傻了。

  可是,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已经习惯令行禁止,有疑问事后再说,但命令必须不打折扣的执行。黄昏之塔的人放弃了魔法防御结界的维持,玛法家的人就算是再不愿意,也没有办法,只能也跟着照做,最多在心里面骂几句。

  “什么!妈的,这是什么狗屎命令,现在保都保不住了,居然要主动放弃!”命令传到玛法家族这边,亚历克气得破口大骂,却也无可奈何。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由着性子做事,一个不慎自己都可能栽进去。

  随着魔法防御结界消失,敌方的攻击毫无阻挡的落了下来,在营地中尽情肆虐。帐篷被掀翻撕碎,地面上留下各种魔法光顾的痕迹,焦黑或是霜白,隆起或是深陷,斑斑点点惨不忍睹。

  所幸的是,黄昏之塔和玛法家族的魔法师们,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并没有在这一波打击中造成什么损伤。避过一波魔法攻击后,众人按照葛瑞安的分配,纷纷结成小组迎向各自的目标。

  “嘭!”

  玛法家的一个大魔导士刚刚用漂浮术升起来,那炼金巨像手臂以与体型极不相符的敏捷,好像拍苍蝇一样,将那人重重的击飞出去。

  “白痴,以为自己是传奇法师吗,居然敢在炼金巨像面前用漂浮术。”加文看到后暗自冷笑,对那些整日鼻孔朝天的家伙,他可是没有一点好感。

  不过,毕竟大家是盟友,尤其现在面对敌人,不说团结一致起码也不能背后下刀。眼见着炼金巨像向着拍飞的苍蝇奔去,加文连忙带着同伴迎了上去。黄昏之塔的人虽然没有办法打破炼金巨像,但凭着这两个多月交手的经验,却是能将炼金巨像纠缠些时间。

  被拍飞的大魔导士凯尔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还好一早就加持了防护魔法,不然这一下就被拍成肉饼了。晃了晃晕沉沉的脑袋,这才注意去看远处的情景,心里不由得对黄昏之塔的人有了几分佩服。

  类似这样的景象,在战场的其他地方也能看到。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也许单个的实力不如玛法家族的,但是几个人合在一起,却远超过一加一的效果。

  在一般人想来,所谓的配合之术,就是看到同伴做什么,然后自己再决定是帮助防守还是协助攻击,这样就难免有时间上的延迟。但是黄昏之塔的这些人,好像都能预测到同伴的动作一样,配合之间全无间隙。就好像一架运转中的精密机器,各个零件间搭配的丝毫不错。

  在这样的配合下,尽管还不能对炼金巨像造成实质的伤害,但起码自身得到了极大的保全,这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炼金巨像可不是只有壳甲坚硬的乌龟,它的攻击力连城墙都能轻易击破,动作也丝毫不受体型的影响,敏捷灵活如同人体一般。所以说,想要在炼金巨像面前全身而退不是一般的困难,更不用说与其纠缠在一起。

  黄昏之塔众人默契的配合,也早被赫顿看在眼里,而所带来的震憾不亚于见到炼金巨像时。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队伍吗!赫顿移开眼馋的目光,转向自己家族的魔法师身上,这一看自己都觉得脸红。

  配合与配合之间也是有不同之处的,黄昏之塔的配合,目的就是以数量优势弥补个体实力的缺陷。其实这也正是林立根据以前玩游戏时的经验修改而来的,为的就是弥补黄昏之塔高端战力不足的问题。一个个凭着风骚的走位,把傻大个一样的炼金巨像逗弄得团团转,每次看似必杀的一击,最后总是被险之又险的躲过。

  而赫顿的玛法家族,或者说大多数的势力,训练魔法师之间的配合,其实就是按照练兵那样,什么口令啊队形之类的,讲究魔法齐射,讲究阵列防御,目的就是进行魔法压制,是一种以多对多的配合。即便是这么简单的配合训练,一般魔法师们也都懒得用心,加上魔法师的社会地位又高,很少有人能够强迫他们去做什么,哪还能配合出什么花来。

  玛法家的魔法师们,几个人在正面摆了个阵型,对炼金巨像进行魔法压制。可问题是,魔法轰到炼金巨像的身上,根本连防都不破,怎么可能起到压制作用呢。一群人围着炼金巨像打吧,却由于配合不得法,反而束手束脚,甚至有时候出现阻挡了同伴退路的事情。

  天空中的战场,与地面上的局面相似,十名十八级大魔导士的力量并不比炼金巨像差多少。由于高端战力不足,黄昏之塔与玛法家族的联军,只能是继续用数量来弥补不足,这样才勉强能够维持一个僵持的状态。

  而且任谁都看得出,这个僵持的状态并不能维持太长时间。战场上,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是致命的,更何况他们所面对的是等级高达十八级的大魔导士。等级虽然并不能说明一切,但敌方这十名大魔导士很明显善于抓住机会。由于配合上的失误频出,玛法家族的魔法师很快就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虽然双方打得很热闹,但只要身处其中的人恐怕都清楚,黄昏之塔和玛法家族这一边只是苦苦支撑而已。然而奇怪的是,如果是外人来看,恐怕还真不知道是谁落了下风。

  双方正式开始接战后,最先遭殃的就是跟着炼金巨像后边,那些夏亚强盗团的步卒们。被压着打了半天,黄昏之塔的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虽然打不破炼金巨像,可对付这些小喽啰还能费得了什么事。

  于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明明是占据着上风的夏亚强盗团一方,反而最多哭爹喊妈的惨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失利的一方。那些小喽啰们可没有本事和魔法师叫板,而天上的十位大魔导士,和地上的四具炼金巨像,也没有一个去想着照顾这些喽啰。

  可惜的,这些喽啰连炮灰都算不上,就算是斩尽杀绝,对于战场的大势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十名大魔导士和四具炼金巨像,几乎就是这战场上无敌的存在。

  “可恶,这东西到底是他妈什么做的!”

  眼看着自己发出的魔法,在炼金巨像身上连个痕迹都没有留下,这种感觉让人很绝望。可是,打不动难道就不打了吗,这真的是很悲惨的一件事,这就好像蚂蚁咬大象一样,搞了半天,连人家皮都咬不破,根本连骚扰都算不上……这炼金巨像之所以难缠,就是因为防御太高了,先是所用的魔法材料在物理和魔法方面的防御能力很强,然后又有炼金法阵提供的魔法防御,又给加了一层保险。毕竟这东西是用在战场上的,太过娇贵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成为战争机器。

  往天空上看,黄昏之塔和玛法家族,两家合起来也有二十多名大魔导士,可实力最强的也就是十七级而已。在大魔导士的数量方面,黄昏之塔的确是不如玛法家族,毕竟才建立几个月,仅有的几个大魔导士还是巴塞尔介绍来的。

  不过林立也不着急,自己现在主要是没有时间,符文药剂的材料都已经收集齐全,只等腾出时间来就可以配制。以那变异龙舌草的份量,最少也能配制出十支符文药剂,那就意味着十个大魔异士。到时候,黄昏之塔的实力必然有一个惊人的飞跃。

  这就是在安瑞尔世界,为什么药剂师的地位还要凌驾于魔法师之上的原因。资质有限,一辈子只能做魔法学徒?来瓶药剂,立刻成为真正的魔法师,即使以后没有了再进一步的机会,这生意也绝对划得来。魔法师时期的瓶颈,魔导士时期的瓶颈,对应每一个瓶颈都有相应的药剂,只看有没有人能配得出来而已。对于别的药剂师也许很难,但对于林立这个药剂宗师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身穿落日法袍的埃兰漂浮在半空中,用力握了握手中的落日法杖,目光注视着眼前不远处的敌人,尽管知道对方是十八级的大魔导士,心中却并没有一丝怯意。刚开始加入黄昏之塔,只是因为恩师巴塞尔的要求,而现在他深深的知道,自己能加入黄昏之塔是多么的幸运。

  落日法袍,落日法杖,落日之戒,这三件称为落日套装,在制式魔法装备中,属于最高档套装之一。其价格远不是一般魔法师可以承受的,如果不是加入黄昏之塔,也许自己一辈子都无缘碰触。

  而对于埃兰来说,物质上的收获还不是最重要的,就因为一个不太好的习惯,卡在十四级的瓶颈上迟迟无法突破,就连恩师都对此无能为力。可是,那个年轻的会长,用了一个看似毫无道理的方式,居然让自己改掉了吝啬魔力的习惯。来到巨龙山脉两个多月,瓶颈的积累再加上战斗的感悟,终于突破了十五级,成为了真正的大魔导士。

  如今在埃兰的心里,年轻的费雷会长已经被放在了与恩师巴塞尔同等重要的位置。现在,费雷会长就在下面看着,哪怕对手是十八的大魔导士,这一战也绝对不能给黄昏之塔丢脸。

  落日法杖顶端的橙色魔晶亮起,埃兰抢先发起了进攻,既然等级比不了对方,那就以命相搏吧。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当然这命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拼的。要是埃兰在晋级之前,十四级的魔导士就是再拼命,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可是现在,十五级的大魔导士,别看只是提高了一级,却有着质的不同。再加上落日套装的加成,这才有拼命的资格,才堪堪敌住对方一位十八级大魔导士。

  天空中的战斗,比起地面上的要绚丽不少,数十名大魔导士在天空中交手,好像庆典时燃放烟花一样,满天都是各种魔法的光芒。偶尔还能看到,有人惨叫着从空中坠下,可惜没有一个是敌方的人。

  可能是不想被天上的同伴夺了风头,四具炼金巨像忽然直立而起,身上的繁复的炼金法阵毫无规律的亮起,随着不断闪烁的光芒,各种魔法好像机关枪一样倾泄而出。

  围在炼金巨像身周的人们,顿时被打得四处乱飞,还好他们没有忘记开着护盾,这是与炼金巨像周旋最重要的注意事项。你可以打不动它,你也根本打不动它,所以你只能尽量确保自己被打中不会挂掉。

  天上地下,敌人占尽上风,黄昏之塔与玛法家族的魔法师们只能苦苦支撑。而这样的局面,也势必无法保持长久,也许下一刻就如溃坝一样全线崩溃。

  “费雷会长,我们现在……”面对如此强敌,赫顿心急如焚,这次自己带来的可都是家族的精锐,要是都葬送在这里,那玛法家就不得不沉寂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当他向费雷会长询问计划的时候,扭头一看险些把鼻子气歪了。

  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黄昏之塔的主人,轻风平原魔法工会年轻的会长大人,居然蹲在地上不知在摆弄什么玩意。难道画圈圈诅咒一下敌人,就能让敌人不战自退?拜托,你老人家是主事人哎!如果不是想到对方还是个传奇法师,赫顿真想立刻跳过去,扯起那家伙左右开弓狠狠的抽他一顿。可是,现在也只敢在心里意淫一下而已,真要那么做的话,死的一定会比被炼金巨像踩到还惨。

  赫顿不敢明显的说什么,可他手下有胆子大的,无知者无畏嘛,反正也不知道这位费雷会长到底有什么本事。尤其是亚历克,之前被赫顿训斥了一顿,心里对林立更是恨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