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瓦解法阵

第五百八十六章 瓦解法阵

  赫顿心里一惊,不自觉的向林立那边看去,生怕刚才的话被林立听到。看到林立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这才松了口气,狠狠的瞪了一眼亚历克,怒声斥道:”闭嘴,我们是盟友,怎么能做这种事情,你最好把这念头马上给我忘掉。”

  赫顿的确是眼红黄昏之塔的魔法师,可是心里再次提醒自己,费雷那家伙是个怪物,二十岁的传奇法师是那么好得罪的吗。他知道亚历克也是好意,想法用到别人身上也没有错,自己带着所有人一跑,谁能在十个十八级大魔导士加四具炼金巨像的围攻下逃脱。可是,费雷根本就是个妖孽,别人逃不出去,不代表他逃不出去。

  妈的,往日杀伐决断大少爷哪里去了,是谁红着眼看美女一样盯着人家的手下不放。亚历克心里面十分的不忿,自己难得想出这么个好主意,偏偏这大少爷还要讲什么同盟之谊。这年月,讲感情的有几个活得好的,盟友不就是用来出卖的吗!

  “少爷,在下也是为了我们玛法家着想,黄昏之塔虽然那会长是个胆小无能之辈,但手下的这些魔法师确实不错,要是能招揽进来,也算这一趟没有白跑。”亚历克继续劝说道。

  “闭嘴!”赫顿吓得魂儿都要飞了,紧咬着牙,声音从牙缝里硬挤出来。妈的,什么叫胆小无能,连萨伦深渊两大君主都栽他手里了,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做不了的。挖他的墙角?他奶奶的不来挖老子的墙角,老子就多谢天神保佑了。

  亚历克对赫顿时的表现十分不解,不禁心中暗想:赫顿少爷和那个费雷会长之间,难道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否则为什么总是维护那个家伙呢。见实在劝说不动,亚历克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就算是不挖墙角,也不能把自己的都赔在这里吧,说是又痛心疾首的说道:”赫顿少爷,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撤退了,家族的精锐不能全丢在这里,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您怎么向长老会交待。”

  这一次出来,与长老会闹的并不愉快,就算亚历克说的,如果真把家族的这些精锐折在这里,回去后那些老头子可就有话说了。赫顿犹豫的向战场看去,自家与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正在苦苦支撑,敌人已经将己方完全压制,崩溃只是迟早的事情。再向另一处看去,是两家受伤的魔法师,让他心生幽怨的是里面大部分是玛法家的人,黄昏之塔的只有三个人而已。

  “少爷,下令吧,不能再拖了!”亚历克焦急的叫道。

  赫顿缓缓抬起手来,又在亚历克的注视中重重落下,可是嘴里说的话却让他眼前一阵发黑。赫顿嗓声有些沙哑,却以态度坚决的说道:”再坚持一下,大家协力渡过这次难关,回去后我赫顿必然不会亏待大家。”

  “少……”亚历克还要开口再劝,却被旁边的突然冒出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还好来得及……”

  终于,林立完成了最后一笔,将瓦解法阵与落日法杖顶端的魔晶连通,紧接着就能看到似乎是有光顺着笔迹流入法阵。环绕杖柄的二十四个节点依次亮起,那连接各个节点的银色透明物质所构成的法阵线条,随着光芒的流过发出淡淡的银色光晕。、当初林立刚到加洛斯不久,和当地的魔法家族结了仇怨,后来订下了一场决斗。而在决斗之前,他曾经用深邃之银造了一根点金棒,也正是靠着那根点金棒,把对手的一个越级魔法化于无形。不过那本来就不是用来打架的玩意儿,后来也就用的少了,正经和魔法师的战斗,谁容你走近了用棒棒点人家棒棒。

  这瓦解法阵的功效,其实与那点金棒也有异曲同工之处,也不是正经用来争斗的手段。虽然炼金史上有人用过一段时间,但根本上还是一种辅助的东西,应该算是生产劳动的技能吧。

  不过,一件东西要用来做什么,也没有谁强制规定,菜刀能切菜也能剁人,按摩器能按摩也能那啥。而现在,这瓦解法阵在林立的手里,也不再是帮人勤俭节约的技能了。

  “哟,您终于醒了,醒得还真是时候,再晚一会儿,你就只能自己留在这里了。”就因为林立,亚历克被赫顿连着训斥了几回,这心里的怨气要是能显形的话,恐怕与冲天狼烟也差不了多少。

  “费雷会长,你可算是忙完了,现在的情况,不用我介绍你也看到了,不知下一步可有什么计划。”赫顿瞪了亚历克一眼,然后满眼急切的向林立问道。

  亚历克现在对自家的大少爷也是颇有不满,因此对赫顿瞪过来的眼神故作不见,依然用嘲讽的语气说道:”是啊,费雷会长,现在就等着你来扭转局面了,你看是不是可以让我们的人先撤下来了。”

  “亚历克,住口!”赫顿吓得连忙喝止,心中暗恨:妈的,你想死自己去死好了,别拉着玛法家族给你陪葬!

  “大少爷,你醒醒吧,还真指望他能扭转局面吗,谁知道他是凭什么做上会长的,但绝不会是靠真本事。你看看他刚才的表现吧,手下和盟友在前边拼命,他自己不出手也就算了,连指挥都是交给别人去做,他能干得了什么!”亚历克也是气极了,连和赫顿说话的语气都不怎么好了。开什么玩笑,就算是塞恩大师到了,想要摆平这些敌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那四具炼金巨像,传奇法师对上也会头痛,因为那东西太结实了。他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就算是天才顶到天了,顶多也就是个大魔导士的实力,出不出手又有什么差别。

  赫顿此时脸上的表情可就好看了,自己的手下这么和自己说话,颜面何存!又担心亚历克的话得罪了费雷会长,不说会不会给家族引来大祸,至少这一趟算是白跑了。

  赫顿气得都有些哆嗦,就要抬起手里的法杖狠狠的砸过去,可是这法杖刚刚举起,却看到亚历克竟然脸色煞白,如同置身冰窖一般抖个不停,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赫顿心头一阵嘀咕,妈的,你刚才不是叫的挺开心的吗,还让老子醒醒,现在怎么跟个白痴一样?

  不过,赫顿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一个人影从自己这边正向前方飞去,正是刚刚不知忙什么的费雷会长。

  亚历克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或者说已经崩溃了,只是凭着本能勉强站在那里而已。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被自己说成胆小无能的费雷会长,居然……居然是他妈的传奇法师。

  大魔导士要飞上天去,只有用漂浮术,而传奇法师就不一样了。亚历克真真的看着对方,连咒语也没有一句,身上的魔法波动都不见变化,就那么自然的好像本能一样飞了起来。

  自己得罪了传奇法师!自己奚落了半天的人,居然是一位传奇法师!二十岁的会长居然是传奇法师!一道又一道的让人难以置信的信息,好像一记记重锤狠狠的敲打着亚历克脆弱的神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弦就会被敲断一般。

  亚历克现在很后悔,虽然玛法家有塞恩大师这位传奇法师坐镇,可是人家会为了自己这个小蚂蚁和传奇法师交恶吗。身在大家族,也见多了大家族之间利益的纠葛,他知道这件事到最后的结果,八成也是把自己牺牲出来,平息对方的愤怒。可是能怪谁呢,事情是自己惹下的,赫顿几次阻止自己,偏偏自己气蒙心了,居然什么都看不出来。

  看到林立飞向战场,赫顿的心却是稍稍放下一些,说起来就算是一般的传奇法师,此时面对四具炼金巨像和十位十八级大魔导士,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可是,费雷会长是一般的传奇法师吗,这是一个妖孽似的人物,谁把他当成一般人,谁就要吃大亏啊。

  既然费雷会长出手了,不管他要用什么样的手段,终究还是不用自己操心了。赫顿不用担心战局方面的事情,可是眼睛一瞟还傻站在那里的亚历克,这心里的火又腾了起来:”亚历克,你觉得我这梦做的怎么样,现在是醒啊,还是没醒呢。”

  噩梦啊,到真希望自己是在做噩梦!亚历克现在死的心都有了,这才想起自己不只是得罪了传奇法师,似乎还得罪了赫顿少爷,心中暗暗叫苦:真是该死啊,这下连替自己说话的人都没了。

  “亚历克,你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哑巴了!”赫顿越想越气,不只是因为刚才亚历克对自己不敬,还有担心与费雷会长的关系真被这混蛋给搅了。

  “赫顿少爷,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费雷会长居然是传奇法师……”

  妈的,现在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哼!”赫顿冷哼一声,说道:”道歉的话,还是等费雷会长回来,你自己向他去说吧。”

  不过道歉不一定有用就是了……赫顿心头暗暗补充了一句,那位年轻会长是什么性格,赫顿可是很清楚的,要嘛不跟你一般见识,连理都不会理你一下,不管你干什么都是一脸笑眯眯的,可真要是把什么事情当真了,那你就赶紧自求多福吧,道歉?磕头都没用……年轻的费雷会长竟然是传奇法师!不说亚历克被这个事实吓得不轻,就是黄昏之塔的众人此时也是满脸的震惊。二十岁啊,就算是当年的法师之神格雷斯科,也没有在二十岁就达到传奇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