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一十一章 蚀骨粉

第六百一十一章 蚀骨粉

  当葛瑞安说起培训的事情时,瞧瞧那些药剂师们的嘴脸,一个个都用看白痴一样的眼光看着他。可是,只有巴尔博,却在这时表现出一付如获至宝的样子,直接让那些人险些晕倒过去。

  别人不知道,巴尔博心里却非常清楚,那个才二十岁的年轻会长,在药剂方面的造诣,就连自己都未必能比得上。药剂宗师?虽然林立没有承认过,但是巴尔博的心里已经隐约有了答案。

  这个培训,在别人看来,是林立那个年轻的会长在占药剂师工会的便宜,而且还是用着非常白痴的说法。但是巴尔博知道,这对于药剂师工会来说,所获得的好处根本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尽管林立的信中说是培训结束后,保证可以让学员提升一个等级。不过能够得到一位药剂宗师的指点,在提升这一个等级之后,那些学员恐怕晋级大师级的可能性也会大幅提升。所以,巴尔博不顾其他人的反对,很痛快的同意了林立提出的培训计划。

  当时,看着那些药剂师们的脸色,葛瑞安虽然表情严肃,可实际上肚子都笑痛了。以前没少受这些药剂师们的白眼儿,这回看着他们那便秘一样的表情,心里着实的出了一口恶气。

  “三十个低级药剂师,五个中级药剂师,巴尔博到是真信得过我。”林立看了一下葛瑞安递来的名单,别看都是些级别不高的药剂师,但是年纪却都是二十岁左右。也就是说,这些被派遣来的药剂师,是真正为了学东西来的,而不是单纯为了做劳力。

  教育,自然是在白纸上绘画更有效率,而那些入行多年的药剂师,有什么习惯想要改就非常困难了。

  在药剂师工会里,四五十岁的低级药剂师一抓一大把,如果巴尔博不相信林立的能力,只是碍于人情派人过来帮忙的话,就会派这种没有什么提升希望的低级药剂师过来,而不是把大有前途的年轻人派来给林立糟蹋。

  只不过,巴尔博的一片苦心,又有几个人能明白呢。已经各自安排房间休息的年轻药剂师们,此刻却正三个五个的聚在一起聊天,所说的自然是离不开糊涂的巴尔博会长,和黄昏之塔那个卑鄙的费雷会长。

  魔法师的社会地位很高,而药剂师则远在魔法师之上,再强大的魔法师也离不开药剂的帮助,而想要得到药剂,自然还是要依靠药剂师。

  堂堂药剂师工会的成员,却要来一个魔法师工会接受培训,这种事情说出去,恐怕谁也不会相信。什么培训,那不过是糊弄小孩子的东西罢了,不就是想要得到药剂师免费的帮助吗!

  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不管是来的药剂师,还是那些没有来的。

  林立没有安抚那些骄傲的小公鸡们的打算,既然要的劳力已经到了,那么配制药剂的工作自然也就要立刻开始了。

  “哎,费雷,我走之前那件事情,怎么样,有结果没有。”葛瑞安把自己的事都说了一遍,又想起来了那本日记的事情,于是好奇的向林立询问。

  林立点了点头,说道:“嗯,是真的,找到地方。”

  “真的!”葛瑞安两条眉毛立时挑了起来,满脸兴奋的说道:“哎,快给我说说,你都看到什么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东西。”

  如果是不了解葛瑞安的人,这时恐怕会以为这胖子是想讨要好处。不过林立与葛瑞安相处了这么久,对他的性情有着相当的了解,知道他这么兴奋的追问,就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林立没有隐瞒,把进入山洞之后遇到的事情,什么天谴骑士罗德哈特,被锁了千年的红龙,甚至那神迹一般的天然魔法领域也都讲给葛瑞安听。

  葛瑞安听得两只小眼直放光,嘴里也不歇着,随着林立的讲述不时发出惊呼,“啊,天谴骑士!什么,红龙!天……天然魔法领域!”

  一直讲到了半夜,林立终于把地下宫殿里的事情,都告诉了葛瑞安,当然有些讲不清楚的,容易说来话长的事情就没有讲了,比如什么永恒熔炉啊,什么灵魂商人康纳里斯这些。

  葛瑞安听得很过瘾,一边又后悔自己没有亲眼看到,一边又庆幸自己没有跟着去给林立填麻烦,这心情可算是相当的复杂。

  第二天,林立把药剂师们都召集到了面前,不过这些药剂师们的目光可是相当的不友好。林立也不在意,说了声跟我来,便转身自顾自的走了。药剂师们犹豫了一下,可想到毕竟是会长巴尔博安排的工作,终于还是忍着心里的怒气跟了上去。

  “各位都是药剂师工会的人才,想必对于配制药剂的基础应该都有所掌握吧,今天需要大家做的,就是配制一种名为蚀骨粉的药剂。具体的配制方法,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都记在这块黑板上,希望大家用心配制。每个人只有三次免费失败的机会,之后如果造成什么损失的话,可是要照价赔偿的。”接着,林立很是无耻的宣布,第一届药剂师培训班开课啦。

  “什么!”

  听完林立说的话,下边那三十五位年轻的药剂师们,顿时群情激奋一片哗然。

  天啊,这世上还有没有公理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我们来你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啊!你搞个培训的幌子,骗一骗别人也就算了,不会是连自己也搞不清楚真假了吧。

  这简直太可笑了,要学习药剂学,整个安瑞尔大陆,还有什么地方能够比得上药剂师工会。整个安瑞尔大陆,药剂学造诣最高的几位大师,也都是药剂师工会的。你一个新建立的魔法师工会的会长,在药剂学方面没有任何的名气,也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理论与著作,凭什么来培训我们。

  这所谓的培训,事实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相信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只不过,不管这背后到底有多少黑幕,多少龌龊的交易,毕竟是与巴尔博大师有关,所以才忍着恶心过来接受所谓的培训。其实谁都清楚,就是来配制药剂,替别人赚钱来的,不过就是心照不宣罢了。我们自己不说什么,是看在巴尔博大师的面子,你不能真拿我们当傻瓜啊。

  我们可是药剂师啊,低级药剂师也是药剂师,随便走到哪里,谁不是以礼相待。可是到了这里,没有欢迎仪式也就算了,安排的住处居然是四人合住的,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学院似的。长途跋涉而来,片刻也不得休息,第二天这就要安排干活儿了。

  最可气的,就是那三次免费失败的机会,超出去居然还要自己掏钱赔偿原料。先不说拿到一个新的配方,要经过多少次试验才能掌握熟练。要知道,按照行业惯例,请药剂师帮忙配制药剂,不管配制药剂的难度如何,允许的失败率至少也是百分之五十啊。如果是那种配制难度极高的,更是不管所用的药材有多珍贵,哪怕是全部都浪费了,也怨不得药剂师的身上。

  是的,我们得承认,的确是有过打算,用这个借口先浪费掉一半的药材,给你一点点的教训。可是,这不是还没有做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视行业内的潜规则。

  三十五名年轻的药剂师,一个个两眼冒火的盯着林立,好像眼前站着的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哦,不是好像,在他们的心里,早已经将林立当成仇人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自己等人被派遣到这里接受所谓的培训,实际上根本就是被放逐了。不能继续跟着老师学习,等到这个所谓的培训结束,自己等人恐怕早被其他人远远的抛在后面了。而这一切,自然都要怪眼前这个无耻的家伙。

  “如果看够了得话,你们各位是不是可以看看配方,然后开始考虑药剂配制的事情了。”林立才不会被他们的目光吓到,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语气中略带讥诮的提醒他们。

  林立喜欢占便宜,但是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巴尔博那老头子,给他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所以这一次的培训并不是为了占便宜,而是真正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展开的。

  只不过,林立从来没有真正做过老师,对于老师们谆谆善诱那一套也没什么经验,或者可以说是根本就不会。所以,他的教授方式,就是直接把该说的都说了,什么要求啊注意点啊之类的,顶多就自己先做一遍示范。理解不了?记不住?对于这个问题,林立也没有好的办法,只有一个字,骂。药剂师又怎么样,森德罗斯不但是资深传奇强者,还是黑暗神殿的大祭司,不也照样被骂得抬不起头来。

  如此简单粗暴的教学方式,放在林立穿越前的世界,绝对会遭到大量的口水批判,可是在安瑞尔世界里,只要你有令人信服的本事,很多人会抢着来让你骂他。他们一边挨骂,还要一边满脸欣喜的说“是是是,您骂的对,是我自己太笨了。”

  林立搞出这个培训的名目,是不想欠巴尔博和药剂师工会的人情,可不代表着他真的要为此费尽心力。所以在教学方式方面,他也懒得去考虑改进什么,总之听得懂就听,相信巴尔博应该也不会派傻子过来。

  不过,就现在来说,这群年轻的药剂师们,明显还不认为林立这个无耻之徒,会在药剂学上真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本领。来得时候,他们早就打听过了,这个轻风平原魔法工会的会长,实际年龄才二十岁。二十岁的时候,自己等人在做什么呢,差不多还都只是学徒吧,顶多也只是刚刚成为低级药剂师。

  听到林立说的话,当时就有人想要翻脸,不过却被身边的人急忙拉住。这些人心里面最想做的,恐怕就是把眼前这个不廉耻为何物的家伙,按在地上恨恨的揍上一顿。可是,他们想到了会长巴尔博大师,眼前这个人毕竟是与巴尔博大师有关系的,得罪了这个人,以后恐怕自己连回去药剂师工会的机会都没有了。

  林立当然知道他们在顾虑什么,于是脸上挂着极其可恶的笑容,伸手指了指正面黑板上的蚀骨粉配方。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白,与其继续这样盯着老子看,还是想想怎么完成这个药剂的配制吧。

  一群人恨得牙根发痒,房间内似乎都隐约能听到咯吱吱的咬牙声。不过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们还是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将目光“依依不舍”的从林立的身上移开,转向了正面那块黑板上边。

  好啊,不就是三次失败机会吗,你也太小看我们了,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药剂师!

  被巴尔博派过来的这三十五人,在其他人甚至他们自己看来,根本就是被放逐了。但实际上,巴尔博为了把这次培训的效果最大化,派出来的可都是工会年轻一辈里面的佼佼者。他们的级别虽然不高,只是低级和中级药剂师而已,但是药剂学的基础知识却非常扎实。对应级别的药剂,即使配方以前没有见过,凭着扎实的基础,也可以快速掌握配制,并且将失败的几率降到最低。

  众人的目光,移到了正面的黑板上,然而准备在林立面前大显身手的他们,却在看清黑板上的文字后,再次变得激愤起来。

  蚀骨粉!

  这并不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药剂,尽管他们之前并不知道配方,但是在学习药剂学发展史的时候,蚀骨粉这个貌不惊人的名字,不止一次在历史上留下过深深的印记。

  药剂师,可并不只是治病救人的。

  蚀骨粉的名字,在历史书中每出现一次,都意味着一场惨绝人寰的灾难。你能想象一个人,如果没有了骨头,会是一付什么样子吗?如果一个三千多人口的小镇,一夜之间所有居民都变成了这样,那又是何等恐怕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