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群白痴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群白痴


  药剂师的社会地位,本来就要比魔法师还高一些,而这些年轻的药剂师尽管等级不高,但都是自小就被冠以天才之名。他们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是药剂师工会重点培养的精英,自然一个比一个都是心高气傲的性格。

  现在他们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搞不清状况,搞不清巴尔博会长对自己等人的态度。虽然说的是来这里接受培训,但是这说法根本无法令人信服。在他们的心里,尽管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原因,但还是更倾向于被放逐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心里有再多的气愤和不满,也还有一丝理智在不断的提醒着他们,不要对那个与巴尔博会长有关系的年轻魔法师有太过激烈的举动。起码现在还是药剂师工会的一员,要是再惹怒了巴尔博会长,恐怕会被干脆赶出工会去吧。

  这群年轻的药剂师们,此时的心情就是两个字“憋屈”,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发泄都无处发泄,只能是等到林立走了,一伙人三五个聚在一起咒天骂地。

  “各位,我们现在再怎么咒骂也没有用的,所以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还是认真的做事吧,也许这就是老师对我们的一次考验。”威尔金森的声音突然响起,周围那些议论声和咒骂声顿时安静了下去。

  身为巴尔博会长的得意弟子,就算是被放逐到这里,威尔金森仍然隐隐为众人之首。听了他说的话,众人冷静下来一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不管是放逐还是什么,想要重回药剂师工会,恐怕还是要靠那个讨厌的魔法师会长。

  几声叹气,一群人终于认命了,目光重新回到那配方上。在每个人面前的桌子上,都摆放着配制药剂的器具,一侧是齐腰高的药柜,里面都是半成品的药材。一切所需都已经给准备好了,配方也都写得明明白白,他们要做的工作,简单到无聊,就是把这些半成品的药材配制成药剂而已。

  一个上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林立放下手中的蘸水笔,桌面正中摆着一张写满字的羊皮纸,正是这一个上午的成果,而旁边则丢弃着几十张密密麻麻计算的草纸。他把羊皮纸上的配方又仔细看了一遍,等那些药剂师们配制出一定量的蚀骨粉,就可以再来配制这个了。

  在林立考虑中,新乌云镇的防御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反正需要的药剂量也不大,就让那些药剂师们先把这些做完。做完这些之后,再看看教他们一些什么东西,然后让他们配制用于销售的药剂。

  然而就在这时,房门咣的一声被人重重的推开,林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向着门口看去,从门口走进来的正是威尔金森和另外两名中级药剂师。

  不等林立开口,威尔金森便怒气冲冲的说道:“费雷会长,我们不知道您与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因为在这之前,我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您。不管您与巴尔博老师有什么关系,或者是什么交易,我们既然来了,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但是您现在的所做所为,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来这里不是给你做玩具的!”

  林立愣住了,这叫从何说起呢,怎么了自己就又做得过分了。

  “费雷会长,虽然巴尔博会长吩咐过,在黄昏之塔我们一切都必须要听您的,但是您不要忘了,我们是药剂师!”另一位药剂师也是火气很大的说道。

  “等等,”林立都有些莫名其妙,皱着眉头说道:“你们说的,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我不就是让你们配制蚀骨粉吗,怎么还好像我欺负你们似的。”

  “蚀骨粉!”威尔金森有些气极的冷笑道:“您还坚持说是让我们配制蚀骨粉吗?”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虽然这药剂的效果比蚀骨粉差了不止一点,但也是根据蚀骨粉的配方改良过来的,说是蚀骨粉也没有错啊。”林立越来越糊涂了,心说不就让你们配制些低级药剂吗,你们在药剂师工会又不是没做过,怎么搞得好像我虐待了你们一样,你们又不是童工,一个两个都二十好几的年纪了。

  “威尔金森,我早了说不要来找他,咱们这就回去,相信现在这种情况,巴尔博会长也不会怪我们的。”旁边另一位药剂师说道。

  “嘭!”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林立终于忍不住拍桌子站了起来,先是喝斥了那两个不知名的药剂师,然后对威尔金森说道:“你说,到底怎么回事,把话说清楚了。还有,我这里来去自由,从来不强迫谁,别拿走人来威胁我。”

  林立其实并没有生气,而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这些年轻的天才药剂师们,在药剂师工会里面实在被宠得太厉害了,说话做事还带着孩子气。

  虽然没有刻意表现,但林立毕竟是传奇法师,这一声喝斥让那两位年轻的中级药剂师立刻闭上了嘴。虽然两人很快就反应过来,感觉有些羞愤,但再想说什么却仍有些张不开嘴。

  威尔金森其实也被吓得心里发颤,只是表面上强作镇定,说道:“好吧,费雷会长,既然你还不承认,那我就来替你说吧。”

  听着威尔金森说出事情的原由,林立顿时一阵无语,好像有一只乌鸦从头顶“呱呱”叫着飞过。原来这事情,还真是自己的错,只不过自己错就错在太相信他们的能力了。

  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在配制药剂的时候,有那么六七个先动手的,不知怎么被自己配制的药剂放倒了。开始时,他们还以为是那几人操作失误,可是跟着又有两个很认真按照配方去做,仍然没有逃脱被薰倒的下场。

  这个时候,谁都觉得有些不对了,威尔金森等人把配方看了一遍又一遍,惊讶的发现在配方中有一处极不合理的地方。可以说就是这么一点,导致整个配方完全成了废物,就算是让巴尔博来配制,都不可能成功的配制出药剂来。

  从正常角度来说,这是配方中的一个错误设计,从阴谋论来说,这就是一个陷阱。出于对林立的恶感,几乎所有人都倾向于阴谋论的说法,认为这又是林立戏弄他们的伎俩。因为这是一处可以说是常识性的错误,是违背药剂学基础理论的错误,就算是低级药剂师也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

  这么低级的错误,如果单拿出来,只要学过药剂学基础的,就算是药剂学徒也能看得出对错。可是,放在了配方里,这些药剂师们出于对林立的“信任”,也不相信有人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结果就先后有人中招了。

  林立听完大感意外,到不是意外于自己的配方有问题,要知道这配方可是经过详细验算的,而且还成功进行了配制,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低级错误。他意外的是,这群药剂师工会中的天才,居然连这么一个低级药剂都配制不出来,这水平也实在太差了些吧。

  “费雷会长,很抱歉,为了尽快医治好我的几位同伴,我们准备立刻动身返回奥兰纳。整件事情,我们也会如实向巴尔博会长汇报的。”威尔金森表情严肃的把话说完,转身就要带着两个人离开。

  “站住!”林立站起身,离开了办公桌,说道:“你们要走,是你们的自由,我不拦着。但是想让我给你们做挡箭牌,那绝不可能。”说完,推开挡在门口的三人,径自向外面走去。

  威尔金森等人不知道林立说的什么意思,想要发火,却见人已经走了,只得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很快,林立来到了配制药剂的房间,推开门走进去,里面那些年轻的药剂师们都聚在一起,地上还躺着九个昏迷不醒的。好在每一个工作台下边,都设计了抽风装置,不然受到影响的可就不只是这几个人了。

  看到林立走进来,已经给林立贴上大反派标签的诸位药剂师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也就是顾虑到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不然早就群起而攻之了。

  在众人不加掩饰的愤怒目光中,林立的脸上却带着一丝不屑,迈步走到一张工作台前,从那打翻的器具来看,这是属于一位不幸中招的药剂师的。他看了看桌面上的药材,顿时心里有了数,知道这人是在哪一步出得错,也知道是被什么药物放倒的。

  这时,威尔金森也带着人追了过来。房间里的药剂师们,不知道林立过来要做什么,见威尔金森回来了,立刻围了上去,想要询问自己关心的问题。不过,威尔金森却摆手止住众人,有些疑惑的看着不远处的林立。

  此时的林立正旁若无人的在工作台那里忙碌着,从药柜中拿出半成品的药材,然后熟炼的使用着各种器物,做着疑似配制药剂的工作。这让威尔金森和众药剂师都大为吃惊,因为从林立的动作上,他们看得出这位年轻的魔法师会长,在药剂学方面似乎有着很扎实的基本功。

  林立现在其实也有点郁闷,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群所谓天才的能力会这么差,可是毕竟是给自己配制药剂出的问题,自己总不能什么也不管,真就让他们把人给抬回巴尔博面前。反正也费不了什么事,干脆自己动手,配制些解毒剂给他们好了。

  别看弱化了效果的蚀骨粉配方只是低级,但所需要的解毒剂却是高级药剂。也好在这几个人,是在配制的过程中中毒的,并不是真的中了蚀骨粉的毒,而是中了一种配料药材的毒。才过了片刻的时间,林立把一小杯淡蓝色的液体架在魔法炉上,吸管从旁边抽了半管金色液体,轻轻的滴入玻璃杯。

  “嘭!”一声闷闷的爆响,星星点点的蓝色雾气腾起,转瞬又被工作台的抽风装置吸走。林立拿下玻璃杯,原本里面的蓝色液体,此时已经变成了半杯银白色的粉末。

  “你还想干什么!”见林立拿着玻璃杯走过来,一伙药剂师立刻挡在了昏迷同伴的前边。

  “一群白痴!”林立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突然把手里玻璃杯中的粉末向前边洒去,连那些挡在前边的药剂师也被笼罩在了里面。

  顿时,呛咳声不断,咒骂声不停。

  威尔金森捂着嘴从银白粉雾中冲出,来到林立面前质问道:“费雷会长,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立却毫不在意的指了指威尔金森的身后,说道:“干什么?不就是干这个吗,难道你还真要把他们抬回去吗?”

  威尔金森扭回头去,身后的银色粉雾已经没有了,可是在那些怒目而视的同伴们后边,原本昏迷不醒的几个人,居然也都站了起来,正满脸茫然的向四面看着。

  注意到威尔金森那诧异的目光,后面那些药剂师们也不骂了,先是打量自己身上,然后又看看旁边的同伴,见都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想起往身后边看去。这一看,和威尔金森一样,所有人都愣住了。

  从林立进来到现在才多长时间,他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配制出了解毒的药剂,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震惊。当然,如此快速的配制药剂,并不能说明林立的级别有多高,只能说明他在这种药剂的配制上熟练度很高。其他人,如果把一种药剂配制上千次,也未必不能做到这样迅速。在场的所有药剂师们,都在心里面这样的安慰着自己,因为比起这个无聊的解释,另一种可能实在可怕到让人难以接受。

  突然“当当当”几声轻脆的响声传来,威尔金森等人回过神来,听着声音看过去,却见是林立敲响了一只玻璃瓶。

  见众人看过来,林立放下玻璃棒,淡淡的语气说道:“我向巴尔博会长提出这个培训计划,有一个原则就是一切自愿。不过,看你们这意思,似乎是并不想留在这里。这没有关系,留还是走,听凭自便。但是有一点,我不想下次见到巴尔博会长时被他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