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刁难

第六百一十五章 刁难


  来到配制药剂的房间,林立刚准备推门进去,却听到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仔细一听,似乎是为什么药剂配制上的问题而争吵,而且还吵得挺热闹。他推开门进去,里面的人居然也都没有注意到,仍然围在那里,分成了两派激烈的讨论问题。

  林立静静的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这才搞明白他们争论的原因,原来是在见识过弱化的蚀骨粉之后,让他们讨论起高级药剂弱化配制的话题。

  其实高级药剂弱化配制,在药剂学发展史上,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其实这也很好理解,从高级药剂开始,所需要的药材就越来越难以获得,从绝地的植物到强大的魔兽,想要获得就势必要付出极在的代价。

  凑不齐所需的药材,但是又想要获得使用这种药剂的效果,那么缺少的药材能不能用其它普通的药材来代替呢。实际上,高级药剂弱化成功的例子,在数千种药剂配方中并不是没有,但是数量却绝对少得可怜。因为在配制药剂的时候,各种药材的药性都有着无穷变化,有温度的影响,有不同药性之间的影响等等。

  如果无法把握配制药剂时,各种药材的药性变化,那么如何寻找替代品就根本无从说起。也许开始你觉得这种普通的药材与那种珍贵的药材相比,药性一样只是弱了一些,可是当你把药材投入配制中去,很可能它会变成另一个样子,引发难以预料的变化。

  整个药剂学发展历史中,因为研究高级药剂弱化配制,而付出生命代价的药剂师数不胜数。甚至在一段时间里,高级药剂弱化配制被认为是根本不可能现实的,因为药性的变化实在是太难以把握了。就好像花钱买彩票一样,你根本没办法知道,摇出来的号码是不是你买的号码。

  当然,现在这群药剂师们,大多只是低级药剂师,自然是不可能去真正的讨论高级药剂弱化配制,他们正在讨论的只是将一个中级药剂配方的低级化。并非是闲极无聊,其实通过这样的方法,可以让人对药剂的配方有更深的了解,对于配制药剂有着非常大的好处。

  他们所讨论的中级药剂名为枭之洞察,主要是用于侦察,增强可视范围和洞察力的。魔法师有巫师之眼的法术,到是用不到这个药剂,但是对于弓箭手或者斥候来说,这个药剂却是非常有用的。

  枭之洞察中最关键的一种药材名为湛青龙眼,可不要误会,这并不是真正的巨龙之眼,而是一种生于险峰之上的植物,只是一种比较难得的药材而已。而这些年轻的药剂师们争论的,就是用什么样的低级药材,来替代湛青龙眼。

  一方主张用苦吉果来代替,而另一方则主张用云雀的眼睛,双方的主力都是中级药剂师,各说各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直争得面红耳赤口沫横飞。

  “其实,这两个都有问题……”

  一个非常突兀的声音响起,在争吵声中依然显得那么清晰。争吵的双方顿时停了下来,齐齐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却看到原来是此间的主人,那位名叫弗雷的年轻的魔法师会长。

  虽然说,蚀骨粉的配制,让这些药剂师们不再把林立当成门外汉了,但是在他们的猜测中,林立尽管有一位神秘的大师级药剂学老师,但在药剂学方面顶多也只是个低级药剂师而已。

  “弗雷会长,我们在讨论中级药剂的弱化配制,您就不要跟着瞎搅和了。”一位药剂师笑着说道,虽然语气中并无恶意,但说得话也算不上客气。

  说起来,巴尔博会长这次派人过来参加培训,着实是花了一番心思的。他知道林立这小子的脾气,因此派来的这些年轻药剂师,虽然都是工会中的优秀人才,难免年轻气盛,却并没有嚣张跋扈那类型的。

  林立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意对方的取笑,而是语气平缓的说道:“首先单从效果来说,苦吉果和云雀眼睛之中,苦吉果的效果与湛青龙眼更为相近。但是,苦吉果中含有一种苦胴素,在枭之洞察这个药剂中……”湛青龙眼被替换后,枭之洞察配方中的所有药材,在配制过程中的各种反应,应该再替换哪些等等。

  听着林立侃侃而谈,所有在场的药剂师都呆住了,这得要对配方有多深的了解,才能说得如此滴水不漏,这是一个低级药剂师能够说出来的话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么多,即使他是一个天才,可一个人的时间总是有限的,就算是天才也还可能让一天变成两天来过啊。

  “费雷会长,按照您的说法,这两种材料都无法替换湛青龙眼,那么您是不是有更合适的选择。或者说枭之洞察这个配方根本无法弱化吗?”有一位中级药剂师不太服气的说道。

  “我说过,苦吉果其实在效果上,很适合用来替换湛青龙眼,只是由于其含有的苦胴素,才让替换无法达成。不过,在苦吉果树上,有一种青虫,天生以苦吉果为食,苦胴素在它体内会被分解,而苦吉果的各种成分也会被它吸收。”

  “您的意思是,用那种青虫来替换湛青龙眼?”有些人将信将疑的说道。

  “不相信吗,正好黄昏之塔北边不远,就有一片苦吉果林,不如取来青虫,试着配制一下看看怎么样。”林立很有自信的说道。

  这些药剂师们也都是年轻人,不管是出于一个药剂师的求知欲,还是出于年轻人的玩心,他们都没有理由拒绝林立的提议。

  林立叫人去捉虫子,然后来到房间正面的讲台上,先是黑板上蚀骨粉的配方擦掉,然后把新的配方详详细细的写在了上边,对威尔金森等药剂师们说:“这个噬法之雾的配方,虽然难度比上一个要高些,不过也还算是低级药剂,你们熟悉一下,有什么问题提出来,别又当成什么假配方。”

  听到林立的话,包括威尔金森在内的药剂师们,都不禁为那天的事有些脸红。为了不再弄出那天那种笑话,尽管很期待一会儿的试验,但还是一个个都看得非常仔细,并且不时的互相之间还会讨论一下。

  就在他们研究新配方的时候,有人将肉乎乎的青虫捉来了。面对众人满脸的期待,林立也没有多作客套,直接把配制弱化枭之洞察的材料都准备好,在众人的关注下开始了药剂的配制。

  以林立的水平,就算是配制真正的枭之洞察药剂,也根本不费什么工夫,更何况是这种弱化后的低级药剂。

  看着年轻的费雷会长配制药剂的动作,在场的药剂师们感觉就像在欣赏艺术一般,那干净利落的动作,恰到好处的操作,无不体现着他在药剂学方面远超常人的造诣。

  将配制好的药剂放在桌上,林立轻轻拍了拍手,说道:“好了,药剂我放在这里了,你们谁想看就过来看。”说完,丢下一群人离开了房间。

  药剂被证明是有效的,弱化配方自然也是正确的,年轻的魔法师会长在药剂学方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级别,再次成为了这群药剂师们的争论的焦点。中级药剂师!这个已经是众人心理承受的极限了,在魔法方面达到了大魔导士的境界,而在药剂学方面还达到了中级药剂师的水平,这简直让人无法想象。高级药剂师?这个,恐怕只有疯子才会去这么想吧,要知道年轻的魔法师会长才刚刚二十岁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众人终于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看看黑板上又一个药剂配方,威尔金森忍不住发出一句感叹:“又是一个新的配方!”

  药剂学发展到现在,可以说对各种药物的用途已经开发到了极致,也就是说现有的配方数量,在绝大多数的药剂师看来,已经是达到极限了,想要再组合出新的配方,基本上很难。

  药剂的配方,可不是说随便几种药材一搭配,就算是一种配方,不然随便找两片树一株草,捣一捣就说是一种药剂,那这种配方就几乎无限了。能不能配制出来,配制出来后的效果是什么,这些才是一个配方能够存留下来的原因。

  尤其是林立拿出来的配方,还是低级药剂的配方,这个反而比拿出高级甚至大师的配方更让威尔金森惊讶。低级药剂由于材料获取方便,配制也容易没有太大危险性,所以也是发展最完善的。简单的说,东西不值钱,你怎么做试验也不心疼,自然能够得到的配方更多,配方越多自然也越全面。于是,药剂学发展到现在,各种搭配几乎都被人试验过了,想要再搞出新配方就很困难。其实林立拿出这个配方,以前就未必没有人试验过,只不过可能是因为某些无法解决问题而被放弃了,就像那个弱化的蚀骨粉配方一样。

  “怎么了威尔金森,这个配方难道也是新的?”旁边的人听到了威尔金森的自语,好奇的向他询问道。不是谁都把所有配方记在自己的脑袋里,毕竟一般常用的药剂也就是那么几十种。

  威尔金森点了点头,说道:“看来老师的决定是对的,只凭这两个配方,就可以肯定费雷会长的老师必定是极为博学的大师,真希望能当面向他请教。”

  “有那么厉害吗,”旁边的同伴对威尔金森的说法表示怀疑,想了一下,说道:“到现在,我们也没有见过那位费雷会长的老师,要不要找点什么理由,看看能不能见上一面。万一要是没什么本事,只是凭运气才得到这么两个配方的人,咱们也好回去向巴尔博会长交待。”

  “这个……不太好吧,”威尔金森其实也有些心动,对于一位药剂师来说,没有什么比得到一位大师的指点更吸引人的了。虽然他的老师巴尔博也是药剂学大师,但是每一位大师都有自己所擅长的领域,都有自己对药剂学不同的感悟。

  蚀骨粉虽然已经配制足量,不过林立却没有立刻把蚀骨粉送到新乌云镇的魔法机关里,而是打算等需要的药剂全部配好,再一次过去把所有工作都完成。省得一次次的开启魔法机关,万一要是被人注意到,也是个麻烦事。

  回到房间后,林立片刻时间也不耽误,从书架上拿了本魔法书,坐在书房认真的看了起来。不过,这书才看了没两页,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

  林立放下魔法,起身走到外间,喊了声请进,却见推门进来的原来是威尔金森。这到让他稍稍的感到有些意外,毕竟自己才刚刚从他们那里回来,于是问道:“哦,是威尔金森啊,是不是配方又有什么问题了?”

  威尔金森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连忙说道:“不是,不是配方的问题,是我有几个药剂方面的问题,不知道费雷会长可不可以请您的老师帮我指点一下。”

  “……”林立愣了一下,心说自己怎么还又跑出个老师来,能够称得上是自己老师的安度因,恐怕也解答不了威尔金森药剂学方面的问题吧。

  “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些过分了,如果会打扰到您的老师的话,那就算了,”威尔金森把林立的发愣当成了为难,到是为自己的莽撞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没事,没什么,你想问什么问题,不介意和我说说吧。”林立回过神来说道。

  “这个……是这样,”威尔金森不好拒绝,便拿出一张纸来,说道:“我都记在这张纸上了,如果您的老师什么时候方便,还请麻烦您帮我问一下上边的问题。”

  林立接过那张写着问题的纸,看了一眼上边的内容,不由得暗暗点头。从这几个问题上,就看得出威尔金森在药剂学上的确是很有天赋的,一般人是很难这样抓住问题的关键点。可以说,只要解答了这几个问题,威尔金森的药剂学知识就会有一个很明显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