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巴尔博的信

第六百一十六章 巴尔博的信

  “那么,费雷会长,我就不多打搅了,”威尔金森可不认为眼前这位费雷会长,可以解答自己那些药剂学的问题,于是有些失望的告辞准备离开。

  “等等,”林立心想自己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做,不如干脆给威尔金森把这几个问题讲了,于是开口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威尔金森,说道:“你没什么急事吧,正好我知道如何解答这几个问题,你不急的话,不妨坐下来听我说说。”

  “什么!”威尔金森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就是双旋冷萃术和九色定性理论的问题吗,这算什么难题啊。”

  “啊!”刚转回身的威尔金森听到林立的话,顿时被惊得张大了嘴,几乎以为自己要疯了。

  威尔金森本身已经是中级药剂师了,又是巴尔博大师的得意弟子,提出来的问题自然也不会是一般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其实还是他来到这里后,从蚀骨粉弱化配制中得到的启发。他隐隐有种预感,能够把这两个问题搞清楚,自己很有可能会晋级为高级药剂师。

  这样的两个问题,应该说已经属于高级药剂学的范围了,能够解答的至少也要是高级药剂师才对。可是,眼前这位,刚刚被大家认定为中级药剂师的人,居然说可以解答自己的问题?威尔金森说什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走吧,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干脆给你们一起讲讲好了。”林立拿着那张纸向外面走去。虽然原来的打算,是等乌云镇需要的药剂全配制齐备之后,再正式开始教授这些药剂师东西。不过,既然威尔金森拿着问题找来了,而且这几个问题还比较有代表性,那就都给他们讲讲,省得以后还要多讲一遍。

  “等等费雷会长……”威尔金森觉得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难道眼前这位比自己年纪还小的魔法师会长,其实是一个外表年轻的老怪物?他已经无法判断出,到底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位魔法师会长疯了。

  在二十岁这个年龄上,一个人到底能够有多大的成就。威尔金森是在二十一岁时成为中级药剂师的,当时整个药剂师工会都轰动了,据说药剂学发展史上,还从未出现过一个如此年轻的中级药剂师。威尔金森虽然性格温和,但毕竟也是年轻人,以此为傲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现在……“大家先停一下……”

  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威尔金森终于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已经跟到了药剂配制室,费雷会长正在向讲台走去,而那些同伴也都满脸奇怪的注视着自己。

  “威尔金森,回到你的位置去,”林立来到了讲台上,虽然没有真正做过老师,当穿越之前也见过老师是怎么样的,一句话说得很有点老师的气派。

  威尔金森应了一声,竟然没有生出丝毫抗拒,在众人诧异的注视下,乖乖的走回到自己位置。

  “哎,怎么回事,你不是去问问题了吗,他怎么过来了。”旁边的一位同伴,小声的向威尔金森问道。

  威尔金森面露苦笑,说道:“到现在,我也什么都没搞清楚呢,还是一起看看吧。”

  讲台上,林立轻咳两声,说道:“刚才威尔金森去找我,说是遇到了几个问题,我看了一下,这几个问题在药剂学上都很有代表性。虽然现在,可能你们有的人还用不到,但是触类旁通,知道一些也是没有坏处的。”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反应过来,讲台上那位弗雷会长,居然是真的要讲课了。这简直太疯狂了,太滑稽,太让人无法接受了。在坐的这些药剂师们,虽然都只是低级中级的,可他们的老师至少也是高级药剂师,而且平时还能经常听大师们讲课。现在,这么一个魔法师工会的年轻会长,居然敢走上台去讲课,他凭得什么!

  台下的药剂师们,到是没有愤然摔门离去的,但坐在那里也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理。有的人甚至已经暗暗做了准备,要找几个难题为难一下台上的林立,让他知道老师不是随便谁都能当的。

  然而,随着林立讲授的深入,台下众人的心理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在药剂师工会中,他们都是被称为天才的人物,知道什么是对错好坏,没有人会单纯为了赌气,而甘愿错失能让自己进步的机会。

  整个房间中,只有林立讲课的声音,讲台下那些年轻的天才药剂师们,已经完全被他拖入了知识的漩涡,一个个听得如痴如醉,忘却了周围的一切。他们生怕会漏掉林立所讲的每一个字,没有小动作没有交头接耳,甚至连呼吸都不由得放缓许多了。

  在这些药剂师们的眼中,讲台上那个侃侃而谈的年轻人,模样已经完全变得模糊了,年龄与身份都被过滤掉,剩下的就是单纯的一位正在授课的老师。他们现在什么都不去想,就是认真的听讲,将台上那位老师教授的知识,一丝不漏的收入自己的脑袋里,没有人会嫌自己的知识多。

  林立站在台上,口中滔滔不绝,目光在台下那些药剂师们的脸上扫过,对于药剂师们此时的表现,心里还是感到相当满意的。能在这种情况下,沉下心来学习,可见他们对于知识的渴求,是其它任何外物都不能干扰的。自己本来就不会当老师,有这样的一群学生,相信以后教起来也会轻松许多。

  威尔金森提出的几个问题,林立从各个方面非常详细的进行了解答,一直讲了有两个多小时才停下来。而在这个时候,台下那些药剂师们,仍然沉浸在对知识的汲取上,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的声响。

  威尔金森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讲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失去那位年轻魔法师会长的身影。整个房间顿时“嗡”的热闹了起来,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惊讶和难以置信的表情。

  “刚才……刚才不是在做梦吧!”

  太疯狂了,那个小会长真的只有二十岁吗,可是看看刚才发生的事情,甚至让人怀疑他是潜伏在人类中的高等精灵。药剂学不同于魔法,魔法更依赖于天赋,甚至说一个人在魔法方面有多大成就,从他一出生就已经确定下来了。而药剂学,是一种知识的积累,天赋好只是说学东西快,理解能力强,但学东西再快,也要花时间去学才行,不学就不会有任何的提升。

  “天啊,他……他刚才讲得那些,他不会是高级药剂师吧?”

  所有人的心里都有着同样一个疑问,这位年轻的魔法师会长,在药剂学方面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成就,竟然是连天才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他。

  “其实,中级药剂师,也有可能知道那些知识的。”

  有人弱弱的说了一句,可是马上就遭到了别人的反驳,尤其是提出那几个问题的威尔金森。

  “能把这几个问题讲得这么透彻,即使是中级药剂师,也是马上就要晋升高级的中级药剂师。”威尔金森喃喃的说道。

  “到是哪一位药剂大师,居然培养出这么个怪物出来。”一群人羡慕的说道。这一堂课,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受益匪浅,也更让他们对教出这样一位学生的大师感到极度的好奇。

  培养一位高级药剂师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了,培养一位二十岁的高级药剂师,这简直让人无法想象。虽然在场的药剂师们,都是低级中级的药剂师,并没有高级药剂师在,但刚才那堂课的内容,他们还是能够辨别出真假的。

  这些药剂师们,或是讨论神秘的药剂大师,或是整理这一堂课的收获,整个房间里显得有些嘈杂。

  “啪!”

  威尔金森忽然拍桌子站了起来,房间里的声音顿时为之一窒。

  “怎么了威尔金森,”旁边的同伴关心的问道。

  威尔金森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说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些事情。”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向着房间外面快步走去。

  房间里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威尔金森到底在发什么病,难道是因为药剂师工会第一天才的头衔从此名不副实?

  不管房间里的人如果猜测,威尔金森走出房间后,立刻前往自己休息的房间,到了之后就开始四处翻找。皮箱翻了个底朝天,衣服杂物倒了一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贼光顾过的。

  就这么翻腾了半天,威尔金森终于在一件换下的衣服口袋中,翻出了一封被蹂躏的不成模样的信。

  “真该死,怎么连老师的吩咐都不放在心上,把信搞成这样,怎么拿去给费雷会长。”威尔金森拿着信懊脑的说道。

  原来,在威尔金森和同伴们,被葛瑞安带来黄昏之塔的时候,巴尔博特意交给威尔金森一封信,让他到了之后交到林立的手上。可是,当时的威尔金森,和其他人的想法一样,以为是被老师放逐到黄昏之塔了,这信的事自然也就没有往心里放。

  经过这几天的了解,威尔金森已经知道,自己等人并不是被放逐了,而是真正的来接受培训了。尤其是听了今天的这一堂课,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只为了这一堂课,这一趟来得也绝对值了。也直到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有一封老师写给费雷会长的信。

  威尔金森拿着信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儿,忽然心里一动,对这信上的内容产生了一些好奇。正反左右没人,要不要偷偷看看呢,巴尔博老师的亲笔信,到底给那位费雷会长写了些什么呢。

  信封上没有加魔法封印,甚至连胶水都没有用,可见这信的内容并没有不可被人看见的,那么自己看一下应该也没有问题吧。威尔金森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终于还是说服了自己,坐到桌前轻轻的将信封打开。

  “费雷大师!”

  这才刚看了一个开头,就险些把威尔金森惊得从椅子上跌下去。

  在安瑞尔世界,大师这个称呼可不是随便乱用的,这是相当有分量的一个尊称,尤其现在还是从药剂师工会会长巴尔博的口中说出。能被巴尔博称为大师的,就绝不会是一个只用来客套的称谓,而是一个实实在在不打半点折扣的尊称。

  是看错了吧,也许这信是要交给费雷会长的老师呢?威尔金森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可是信纸上的字迹却并没有因此而发生变化。

  强压着心中的震惊,威尔金森继续向下看,然而后边的内容却是让他越看越是心惊。如果不是已经见过了那位年轻的魔法师会长,只看这封信的内容,自己肯定会以为这封信是写给一位与巴尔博老师地位相当的长者的。即便是那些魔法师工会的会长们,也很少有人能让巴尔博老师在信中如此措辞。

  可是事实是,这封信写给的,却是一位年纪才刚刚二十岁的年轻魔法师。偏偏信中的语气,完全不像是一位长辈写给晚辈的,而是好像朋友之间或者同僚之间那样,根本看不出两人的地位有什么高低的区别。用形象些的比喻来说,巴尔博老师与学生、下级说话时是俯视,与工会中其他大师说话是平视,那么在这封信中的语气已经有些仰视的味道了。

  威尔金森已经无法继续思考了,手中薄薄的两页信纸,所带来的震撼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可是,他以为这已经是全部,但当翻到第二页信纸后,才知道一切尚未结束。

  这是什么!巴尔博老师竟然……竟然在向那个费雷会长请教问题?

  还有比这更夸张的吗?威尔金森几乎要崩溃了,巴尔博老师不只是药剂师公会的会长,而且还是一位资深的药剂学大师,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老师在学术方面的造诣。可是现在,自己的老师竟然在信中,语气诚恳的向那位费雷会长请教药剂学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