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师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师

  是的,这并不是在讨论学术问题,而是在非常诚恳的请教。而且,威尔金森很明显的看出,巴尔博老师话语中的意思,几乎是很肯定费雷会长能够解答这些问题。

  “原来,根本没有什么神秘的老师,他才是那位药剂学大师,”威尔金森喃喃自语道。

  对于这次培训,对于那位年轻的费雷会长的能力,威尔金森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怀疑,从这几天的经历到这封信的内容,一切疑问都有了一个最好的解答。

  就在威尔金森陷入沉思的时候,几位同伴见他久久不回,担心的找到了房间里,却正看到他拿着信坐在窗前发呆。有人上前拍了下威尔金森的肩膀,问道:“威尔金森,怎么了,看什么这么入神。”

  肩膀被拍了一下,威尔金森这才回过神来,看到身边站着的几个同伴,心想这件事怎么也应该和他们说一下,免得因为一时之气,错过了向大师学习的机会。只不过,这信是不能给他们看得,于是他一边把信折起来,一边说道:“是老师写给费雷大师的信。”

  “等……等等,你说什么?费雷大师!”

  费雷大师?记忆中叫费雷的,好像只有这里的主人,那位年轻的魔法师会长吧,他怎么会是大师呢!

  几个人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目光一下都聚集到了威尔金森手中的那封信上。如果是别的什么,这几人早就伸手抢过去看了,可是现在那毕竟是巴尔博会长写给别人的信。人家威尔金森是巴尔博会长的学生,看看信应该是没什么,但自己等人看就不太合适了。

  “是的,老师在信中说,费雷会长虽然没有在咱们药剂师工会注册,但是药剂学的造诣已经绝对达到了大师级……”威尔金森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显然还没有从这个震撼的事实中恢复过来。

  听到威尔金森这话,几个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紧接着眼睛缓缓瞪到极限,嘴巴也不自觉的慢慢张开,好像下巴都要脱臼似的。开玩笑,任谁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不可能再保持得了平静。药剂学大师啊,就是那些牛逼哄哄的传奇强者们,见到一位药剂学大师也都要客客气气的,可以说药剂学大师的地位,已经是位于整个安瑞尔世界的最顶端了。

  “他……”他们有些艰难的咽了下口水,颤抖着声音说道:“难道……是真的?那个费雷会长……他才只有二十岁,这怎么可能,药剂学大师啊。”

  不可思议,这简直已经超过了他们想象力的极限,二十岁的中级药剂师就已经是天才了,二十岁的高级药剂师就已经让人无法想象了。可是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是,一位二十岁的药剂学大师。

  药剂学大师!

  这个消息很快三十五位年轻的药剂师之间传开了,所有人在听到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在极度的震惊过后,却又感到了无比的振奋与欣喜。

  其实单单这几天,先是高级药剂的弱化配制,后来是对威尔金森提出的问题的解答,那位年轻的费雷会长讲得这两次课,已经让这些药剂师们大为折服。这个时候,他们也终于明白了巴尔博会长送他们过来的苦心,知道了这个培训原来并不是幌子,而是真真对自己等人有天大好处的。

  威尔金森拿着被蹂躏的已经不成样子的信,心情忐忑的去给林立送去。而其他人在震惊过后,感叹过后,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工作。这回和以前可就不一样了,一个个显得干劲儿十足,因为谁都知道,能得到大师指点的机会有多宝贵。

  “费雷会长,这是老师要我转交给您的信,因为……一些原因,我……直到现在才给交您,实在是非常抱歉。”威尔金森表情很是尴尬,也不知道如何解释那封信的惨状,总不能直接说因为心里郁闷所以给忘记了吧。

  不过,林立对信的外观到并不怎么在意,反正信封上连魔法印记也没有,可见不是什么太过重要的信件。“谢谢,”他道了声谢,接过信放到一旁,然后客套道:“离开奥兰纳也有段时间了,不知道巴尔博会长最近还好吧。”

  “哦,是的,老师他一切都好。”威尔金森见林立没有追究那封信的样子,终于才算是若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毕竟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所面对的,不只是一位魔法师工会的会长,而且还是一位药剂学大师,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林立也就是随便客气两句,毕竟人家托学生送信过来,自己怎么也要问问近况什么的。几句客套话说完,却见威尔金森还不主动告辞,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问道:“怎么,威尔金森药剂师,还有什么事情吗?”

  “啊,是……”威尔金森听到林立询问,干脆也顾不得不好意思,目光热切的说道:“费雷会长,不知道今天这样的教授,什么时候还可以再听到。”

  原来是问这个,看来巴尔博的这封信,替自己省了不少的事啊。林立笑了笑,说道:“你们应该也知道了,现在交给你们配制的药剂,都是要用在乌云镇的防御设施中,所以正式的授课大概就是在这之后吧。”

  这个回答,让威尔金森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本来人家就不收学费的,自己等人给做些事也是理所应当,总不能为了给自己等人授课,把正经的事情给耽误了。既然这样,自己等人如果早点把工作做完,不就可以早点听到费雷大师授课了吗?想到这些,他又振奋了起来,连忙向林立告辞离开。

  威尔金森回去后,立刻就被那些同伴围了起来,问得最多的自然就是那位年轻的费雷大师,准备何时开始给他们授课。要知道,就算是在药剂师工会,就算他们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但也不可能经常听到大师的授课。

  等听到威尔金森转述的回答后,众人立刻奔回自己的位置,与威尔金森的心思一样,就想着早点帮助费雷大师把工作完成,好早点听到费雷大师的授课,生怕多耽误一点时间。

  希望是人类前进的动力,所以这些药剂师们,几乎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到了极限,配制药剂的速度和效率也跟着又有不小的提升。

  差不多又用了六天的时候,林立设计中的几种用来招待敌人的毒剂配制齐全,这些毒剂都是由高级禁药的配方弱化配制的,主要的作用不是用来杀敌,而是最大限度的削弱敌人。这些毒剂,有着高级禁药的高渗透性,不可抵御性,但在伤害性上又不会因为可能的泄漏,而给乌云镇带来不可挽回的伤害。

  把这些毒剂全部放入魔法机关中,新乌云镇的防御体系终于完成了,药剂们的工作也变成了配制用于销售的药剂。当然,林立没有忘记之前的承诺,每天都安排了一到两个小时的授课时间。

  毕竟林立自己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做,不可能真正的做一位专职的老师,要知道距离图坦卡蒙所说的时间要是越来越近了。在这个前提下,每天能够挤出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可不要小看这一到两个小时的授课,每天这样一堂课,已经比起在工会时强了不知多么倍。虽然在药剂师公会中,也是有几位大师的,但是大师们都很忙,哪里有时间这么每天来给他们讲课。

  而且,在林立的脑袋里面装着的,可是远超这个世界药剂学水平的知识,很多理论和技巧都是这些药剂师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别说是他们这些低中级的药剂师,就是巴尔博那样的大师,有很多知识也是从未听说过了。要知道,虽然这些药剂师们,已经认定了林立药剂学大师的身份,但实际上,林立可是药剂学宗师呢。

  在正式开始上课之前,年轻的药剂师们也有一些担心,因为人们普遍都有一个便宜没好货的心理,而这个培训班可是连学费都不收的。不管林立的本事有多大,是比巴尔博会长强多少,还是把药剂师工会所有大师都盖了,可如果人家不传授你,再大的本事对你又有什么用处。

  不过,第一堂正式的授课,林立抛出的课题,立刻便打消了所有人心里面的疑虑。

  对于一位药剂师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药剂的配方。

  药剂的配方是药剂师的根本,就如同魔法师的咒语,而想要真正掌握一个配方,就要对配方中各种材料的药性有深刻的认识。一个只会照方抓药的人,永远都只能是个抓药的人,而不是开方的人。

  而林立所教授的,正是通过对配方的解析,对药性进行推演,进而让人彻底的掌握配方。实际上,也就是他在修改那些禁药配方,对其进行弱化配制时所用到的方法。通过药性推演法,药剂师不但可以知道药材最开始时的药性,还能知道配制过程中每一个时刻,里面各种药材的药性变化。

  对于这些年轻的药剂师们来说,这个药性推演法绝对是可以让他们终生受益的知识。也许,以他们现在的水平,还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效果。但是当他们以后接触到高级的配方,凭着这个方法,他们将会比别人理解得更快更透彻,在配方上比别人得到更多。

  一开始就能学到这样的知识,这些药剂师们心中疑虑顿消,并为自己之前的担心而感到羞愧。这样有价值的药剂学知识,就算是自己的老师,也未必会轻易传授,可是在这里却好像很普通的东西,只有学不学,而没有教不教。

  只要将这个药性推演的方法掌握了,可以说以后道路直通高级药剂师,不会再有任何的困难。因此,虽然在学习之余,每天他们还要配制用于出售的药剂,但是没有人为此感到委屈,学会这个药性推演法,让他们白干十年都心甘情愿。

  然而,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所的擅长的领域,也有自己不擅长的方面,就算是药剂师工会的大师们,也不敢说自己方方面面都有研究。但是,这些年轻的药剂师们却发现,林立似乎对各个方面的知识都有所涉猎,或者不能说是涉猎,而是应该称得上精通。

  随着课程的渐渐深入,很多理论、技巧,都是他们从未听说过的,让他们如同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从林立里那里学到越多的东西,这些年轻的药剂师们,却越感觉无法看清林立在药剂学方面的极限在哪里。就好像有名伟大的学者说,自己学到的知识,就像一个圆,学到的越多,未知也就越多。而对于他们来说,年轻的费雷大师的学识,就是那个圆外面的未知。

  甚至有一次,这些年轻的药剂师们在私下打赌,看看谁能找到费雷大师无法解答的问题。如果是换成巴尔博会长那样的药剂学大师,他们肯定是不敢这么做的,但是现在这位费雷大师毕竟只有二十岁。

  不过,他们只是中级纸级的药剂师,想要找出难倒大师的问题,着实让他们费了不小的苦心。于是,一次授课结束后,威尔金森拿出一个在药剂学中非常著名的难题霍普利猜想,向年轻的费雷大师请教。

  林立并没有真正学习过这个世界的药剂学,对于这个世界的药剂学水平,也没有一个准确的认识,都是从这些接触到的药剂师们身上了解到一些而已。他哪里会知道,威尔金森拿给自己的,是药剂学发展史上著名的难题,只以为是一个中级药剂师会遇到的问题,顶多是涉及到高级药剂学的知识。

  “哦,这个问题嘛……”林立看过问题后,下意识的念叨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