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被挖墙脚

第六百一十八章 被挖墙脚


  威尔金森把手向后,给那些同伴们比了个成功的手势,意思我可找到难住费雷大师的问题了,不过却换来了所有人的鄙视。这种几乎可以说无解的问题,学药剂学的谁都能说出几个,这根本就是与耍赖没有分别。

  然而,林立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顿时让包括威尔金森在内的所有人都僵住了。

  “行了,这个问题还是挺有点意思,正好还有点时间,我就给你们讲讲这个吧。”

  之后,林立也不顾那些人的反应,转身走回讲台,拿着笔在黑板上写下了霍普利猜想的解决方式,一边写还一边说道:“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用到中级药剂学知识,不过你们低级药剂师看一看也是好的。”

  看着在黑板上写写画画的林立,威尔金森等人已经没有言语了,他们终于有所明悟,这位年轻的药剂学大师,与自己等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从那之后,这群年轻的药剂师们,神经已经完全麻木了,而在他们口中,原来的费雷会长,也变成了费雷大师。恭敬的称呼一位,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人为大师,再也没有人为此而感到尴尬。甚至在他们的心里,已经对这位年轻药剂学大师产生了由衷的崇拜之情。

  三个月的时间,就这么在平静中转眼而逝。

  药剂室中,一位年轻的药剂师,小心的将吸管中的液体,滴入盛着透明液体的水晶杯中。顿时,一阵气雾腾起,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闪点,水晶杯中的透明液体已经变成了银白色,在杯中微微荡漾着如同水银一样。

  “成功了!”那位年轻的药剂师轻轻的将水晶杯放下,然后难抑兴奋的在原地跳了起来。

  高级药剂的配制成功,意味着这位年轻的药剂师,已经跻身于高级药剂师的行列。但是,他并不是每一个,而是第二十二个成功晋升高级药剂师的人。

  经过林立三个月的教导,药剂师工会派过来的这三十五位年轻的药剂师身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就是威尔金森等五位原本的中级药剂师,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成功晋升为高级药剂师了。然后其他人的速度也不慢,从低级到中级再到高级,如此大跨度的提升速度,在药剂师行业中都是史无前例的。

  到现在,这三十五位年轻的药剂师中,已经有二十人达到了高级药剂师的水平,而威尔金森这个巴尔博会长的得意弟子,如今已经是将高级药剂学知识尽收脑中,距离被冠以大师之名也为期不远了。

  虽然在剿灭夏亚强盗团之后,到现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黄昏之塔除了重建乌云镇,就再也没有任何举动。但是,轻风平原的大大小小的势力,却从来没有减少对黄昏之塔的关注。毕竟在他们眼中,黄昏之塔可是玛法家族看重的新兴势力。

  于是,黄昏之塔拥有一批高级药剂师的消息,也就随之不胫而走。与剿灭夏亚强盗团不同,这个消息所带来的震撼,是任何人都无法平静接受的。

  一位大魔导士,还是有可能受到一些势力的招揽,比如被玛法家族招揽的有名的冒险者艾门达斯。但是,一位传奇法师,就几乎不会被什么势力招揽了,除非是像最高议会这样的超级势力。同样,对于药剂师来说,一位药剂学大师,除了药剂师工会,几乎不会被别的势力招揽。

  所以,对于绝大多数势力来说,高级药剂师,可以说是他们能够招揽的极限,每一个都是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然而黄昏之塔现在却一下拥有二十多位。羡慕嫉妒恨,这就是轻风平原上,几乎所有大大小小势力在知道这个消息后的心情。

  赤色兵团,只是轻风平原上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势力,但是他们的团长奥纳却素有野心。在黄昏之塔的崛起在轻风平原上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虽然他只是一个不到两百人的佣兵团的团长,却仍然派出了人保持对黄昏之塔的关注。

  其实佣兵团里面的人们,对于奥纳如此浪费人力财力的行为早就颇有微词。毕竟整个佣兵团才不到两百人,在这轻风平原上算是势力小得不能再小了,也许就比那些临时的冒险团队稍强一些。就是这么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势力,黄昏之塔怎么样,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奥纳却不这么看,为什么黄昏之塔才建立不到一年,就有了如此大的发展,就算自己无法真正获得好处,能够窥见一些对方发展中的窍门,说不定对自己佣兵团的发展也是有借鉴意义的。

  今天又是到了接收消息的日子,奥纳如同以前一样,在院子里练了一套剑术,然后一边擦着汗,一边拿起刚刚送来的情报。验过上边的密封印记,他撕开信封,从里面取出折叠的信纸。手腕轻轻一抖,折叠的信纸被抖开,他坐在椅子上,端起旁边桌上早就准备好的茶水,惬意的喝了一口。

  “噗!”

  一口茶水喷了出去,好在奥纳及时把面前的情报拿开,不然这后边的情报也没法看了。他咳嗽了几声,终于平静下来,目光重新回到那写着情报的信纸上。

  “妈的,这两个混蛋是不是嫌自己的任务太轻松,居然敢和老子开这种玩笑。”奥纳看到信纸上写得情报,居然说黄昏之塔招揽到了二十几位高级药剂师。整个轻风平原,多少势力苦求一位高级药剂师而不得,黄昏之塔虽然傍上了玛法家族的大腿,但玛法家族也没有这么多高级药剂师啊,这不是扯淡吗。

  “团长,怎么了,”看到团长大人喷茶,手下连忙过来询门。

  奥纳摆了摆手,把手中的情报丢在桌上,说道:“妈的,看来那两个搜集情报的小子,的确是应该撤掉,居然敢在这上边开我的玩笑。”

  手下瞥了一眼桌上的情报,脸色却突然变得有些古怪。

  奥纳看得不爽,问道:“怎么,有话就说,别给老子做那怪样子。”

  “团长,这个……这个情报是真的。”那手下指着桌上的情报说道。

  “真的?你怎么知道?”奥纳皱起了眉头。

  “团长,黄昏之塔有二十几个高级药剂师的事,整个轻风平原都已经传遍了,我在城主府那里有个朋友做护卫,说是城主大人前天就接到消息了。”那手下连忙解释道。

  奥纳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挥手将手下赶开,咬牙切齿的转身回了房间里。太可恶了,专门派了人去盯着,结果得到的消息比别人还晚了两天,老子要你们何用!

  不过,生过气之后,奥纳想起了情报中的内容。二十几位高级药剂师啊,怎么就便宜了那个刚刚建立的黄昏之塔,自己为了佣兵团的发展费尽心力,原来与人家的差距是无法把握的运气。

  奥纳突然想起了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一位朋友,那位朋友如今已经是一家商会的会长。记得在不久之前,曾经与他在一起聊天,聊起了他白手起家的发家史。他说自己将一只果子卖出了两只果子的价钱,然后又将两只果子卖出了四只果子的价钱,最后他能有如此成就,却是因为他继承了一个长辈的遗产。

  运气,这就是黄昏之塔快速崛起的窍门,否则凭着他一个刚刚建立的小势力,如何能够得到玛法家族的青睐。奥纳一时间感觉有些心灰意冷,很多事情不是自己努力就能做到的,佣兵团想要有所发展,别说是二十几位高级药剂师,就是给来上一位,也绝对可以让佣兵团有一个极大的飞跃。可惜,即使是一位高级药剂师,也不是赤色兵团这样的小势力能够奢望的。

  其实在得到这个消息后,与奥纳同样想法的小势力首领不在少数,自己辛辛苦苦为了势力的发展什么事情都做,可是辛苦了多少年,却比不了人家撞一次大运。没有人能在这个时候,还保持淡定的心理,一时间,多少人关起门来指天骂地,恨天地无眼。

  奥纳发泄了一通,想想那二十几位高级药剂师,不禁也要幻想一下,如果自己这个小小的赤色兵团,能够得到二十几位高级药剂师的支持,恐怕有朝一日与黑暗之刃、玛法家族比肩也未必没有可能啊。不过想到这些,他又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因为自己只是幻想,而那个黄昏之塔可是确确实实的拥有二十几位高级药剂师。那么,这个刚刚建立不久的黄昏之塔,恐怕距离在轻风平原上崛起之日不远了吧。

  整个轻风平原,像奥纳的赤色兵团这样的小势力数不胜数,对于黄昏之塔的高级药剂师们,他们也只能是幻想一下。不过,在这轻风平原上,可不是只有这些小势力的。敢打黄昏之塔那些高级药剂师主意,并且自认为有资本打这个主意的势力,可也不在少数。

  一个刚刚才建立不久的小势力,就算是傍上了玛法家族的大腿,又能拿出什么像样的条件,吸引那些高级药剂师加入他们。一些颇具实力的势力,都有着同样的想法,既然黄昏之塔能够拿得出吸引高级药剂师的条件,难道自己就拿不出来了吗。

  苍白之影,就是这样一个雄心勃勃的势力,首领加杰特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敏锐的从中察觉到了崛起的机会。

  黄昏之塔凭着什么招揽那些高级药剂师,凭着金钱?苍白之影虽然不是以行商为主,但在轻风平原各个大小城市中,也有着不少的店铺生意,未必就输给黄昏之塔。

  或者是凭着许诺前途?这个条件他们黄昏之塔就更不行了,一个才建立不到一年的小势力,就算是经营的再好,没有深厚的底蕴,也注定不会有大的发展。

  唯一可虑的,就是凭着人情,谁都知道人情债是最难还的,不过一个小小的魔法师,如何能让那么多高级药剂师欠下他的人情呢,这个可能性明显太低了。

  加杰特稍稍分析了一下,顿时被自己的分析结果惊呆了,转瞬间难以抑制的惊喜涌上心尖。是啊,这么看来,那二十几位高级药剂师,根本就是替别人准备的。想到这里,他重重的拍了一下坐椅的扶手,自己能够想到的,其他势力的人未必想不到,手快有手慢无,必须赶紧行动才对。

  一时之间,这一批高级药剂师的名声,如同一股飓风卷过整个轻风平原。而各个势力就好像闻到血腥的鲨鱼,狠不能直接冲进黄昏之塔抢人。当然,他们也要顾虑一点,毕竟这黄昏之塔的身后,还有一个让人无法撼动的玛法家族。

  比起以前,现在的黄昏之塔可热闹多了,各个势力都派了人前来,想尽办法接近黄昏之塔里面的高级药剂师们。热闹到什么程度,门庭若市虽然还不至于,但是乌云镇到的确因为这个原因繁华了不少。

  这黄昏之塔越来越热闹,做为黄昏之塔的大管家,加文可谓是心急如焚,这二十几位高级药剂师对于黄昏之塔意味着什么,他心里面可是清楚的很。如果真被人给拉拢走哪怕一位,也绝对是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

  可是让人着急的是,那位年轻的会长大人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似的,根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更不用说调查是谁泄露的消息了。再次看到外人与某位高级药剂师接触,加文终于忍不住了,火急火燎的闯进了会长大人的办公室。

  “会长大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那些外人根本一点顾忌也没有,在我们的大厅里就敢公然拉人,这也太不把我们工会放在眼里了。”加文已经都有些气急败坏了,任谁看到别人挖自己墙角,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感觉。

  “喔,要不然呢,那些药剂师们可不是我们的奴隶,总不可能关起来不让见人吧。”林立的表现却是一点也不着急,好像被挖的不是自己家的墙角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