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荒谬的药剂配方

第六百二十三章 荒谬的药剂配方

  为了能够知道这几张配方的真假和价值,瓦里安动用了大量的关系,最后终于是求到了药剂师工会的一位药剂学大师那里。经过那位药剂学大师的鉴别,确认了瓦里安的猜测,几张药剂配方得确是黑暗年代流传下来的,而且还不是药剂师工会中已知的任何配方。

  当初听到这里的时候,瓦里安几乎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了,这种捡到宝贝的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他的身上出现了。

  然而,那位药剂学大师接下来的话,却给瓦里安当头浇了一盆冰水,让他从里到外都被冷透了。“配方应该是不假,不过其中涉及到一些失传的配制手段,即使是我也没有办法按照这几个配方成功配制出药剂来。”药剂学大师不加丝毫掩饰的坦言相告。

  听了药剂学大师的话,瓦里安当时就傻眼了,一张配方不能配制出药剂,那就是一张废纸。黑暗年代流传下来的又怎么样,相应的配制手法都失传了,连药剂学大师都直言无法配制,自己拿着这配方又有什么用呢。

  本来瓦里安已经有些死心了,毕竟自己求到的那位药剂学大师,在药剂师工会中是公认的博学,就连他都说配不出来,那么药剂师工会的其他人也就不用指望了。

  不过,事情过去没有多久,黄昏之塔出现大量高级药剂师的消息,就在轻风平原上沸沸扬扬的传开了,紧接着就是各个势力对那些高级药剂师的疯狂追逐,这种连路边小猫小狗都知道的消息,又怎么可能瞒过执掌时光寄卖行的瓦里安?

  事实上,当时几个得力手下还曾提议,时光寄卖行也加入追逐的行列当中……不过瓦里安看的,显然要比其他势力更远,瓦里安当时就觉得,这个刚刚兴起的黄昏之塔,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在不清楚情况之前,为了几个药剂师得罪黄昏之塔并不明智……所以,瓦里安当时并没有怎么犹豫,就否决了那几个得力手下的建议,但是同时,也想起了那几张被束之高阁的黑暗年代药剂配方来……虽然以他的身家,当初收这几张配方的价钱根本不值一提,就算是直接扔了也不会心疼。但是,如果这配方是假的也就算了,偏偏却确定了是真的,这种眼看着宝物蒙尘的感觉,让他实在是心有不甘。

  瓦里安到不是奢望那些高级药剂师能帮自己配制出药剂来,虽然他自己手下没有高级药剂师,但是以他的能力,想找高级药剂师帮自己配制药剂也不用等到现在。

  更何况,就连药剂师工会的那位大师,都自认无法配制出配方上的药剂,甚至断言整个工会中都不太可能有人能够配制出来。那么,还有什么样的高级药剂师,能够比药剂学大师还要博学呢,明显是不可能的。

  在其他各个势力,都只看到那些让人疯狂的高级药剂师时,瓦里安看到的却是这些高级药剂师,出现在黄昏之塔背后的事情。为什么黄昏之塔,这样一个才刚刚建立不久的势力,突然间就出现了一批高级药剂师。尽管黄昏之塔是有最高议会支持的魔法工会,但最高议会不是药剂师工会,即使是药剂师工会也不可能一下子做出这样大的手笔。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魔法师都从属于魔法师工会,同样也并不是所有的药剂师都从属于药剂师工会。因此瓦里安做出一个很大胆的猜测,这批高级药剂师可能根本不属药剂师工会,而是来自于另外的一个不知名的药剂师组织。而在这些高级药剂师的身后,极有可能还存在一位或者两位的药剂学大师,否则不可能会培养出如此多的高级药剂师。

  既然那位药剂学大师说了,在整个药剂师工会中,也未必有人能够按照这配方配制出药剂,那么药剂师工会以外呢。如果自己好好运作一下,或许可以通过黄昏之塔,让某位药剂学大师出手帮忙,将这配方上的药剂成功的配制出来,这个设想让瓦里安无法不动心。

  于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瓦里安来到了黄昏之塔,希望通过那群高级药剂师身后某位大师之手,让自己手中的药剂配方重新焕发出当年的光辉。

  “什么药剂配方,连整个药剂师工会都没有人能够配得出来,瓦里安先生说的有些太夸张了吧。你到是说来听听,我到要见识一下,这没有人能够配得出来的配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听完瓦里安从头到尾的讲述,威尔金森却是越听越不相信。他可不是像瓦里安想的那样,属于某个不知名药剂师组织,而是纯正的药剂师工会出身,还是会长巴尔博的得意弟子,怎么能容忍别人说自己老师的药剂学水平不行呢。

  瓦里安察觉到了威尔金森的不愉,但是却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只当是对方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于是说道:“这位药剂师先生既然想听,那我就把其中的一个配方说一下吧。这个配方的名称已经不在了,只有所需要的材料和一些配制手法。所需要的药材分别是:深渊血鸦舌尖,天堂三叶草,剑竹果实,秋铃花,黯影花蕊,冰原海藻……共四十七种药材。”

  “哈哈,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这算是什么药剂配方,就是一个药剂学徒也知道,这配方根本就不可能配制出任何药剂。”威尔金森刚刚听瓦里安说完那药剂配方所需的药材,顿时感觉好像被耍了似的,怒极反笑毫不留情的批判了起来。

  如果是放在平时,威尔金森拿到这么一个药剂配方,顶多是一笑了之,并不至于为此发这么大的火。但是现在,先是被瓦里安勾起了兴趣,后又被他说的药剂师工会无人所刺激,最后才发现这所谓的药剂配方根本就是耍人的,这心里面的火气能小得了吗。

  “首先就是一个最为白痴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破绽,这居然是由四十七种药材组成的配方?看来这个造假的人根本就是连一丁点的脑子也没有,肯定是连一点药剂学的知识也不知道。这样的东西也敢说是药剂配方,而且还拿到我们的面前来,这简直就是对我们的侮辱。”

  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搞错,这是让威尔金森尤为感到气愤的一点,就算是骗人也麻烦骗得有些技术含量好不好,真把所有人都当成白痴吗。真让人怀疑,这瓦里安到底之前有没有找别的药剂师看过,又或者找的到底是什么人来看得,就算是药剂师工会打扫卫生的老头,也绝对不会看不出这种错误。

  “瓦里安先生,你是一位鉴定师,你经营着一家寄卖行。也许我不能要求你对药剂学知识有太多了解,但是做为一位鉴定师,药剂方面的基础知识你也应该知道一些吧。你们鉴定师的特点,虽然是博而不精,但连这点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怎么称得上这个博字。”

  鉴定师这个职业,还的确是有些尴尬,什么方面的知识都要有所涉猎,但限于一个人的精力,又不可能样样都精通。博而不精,是对鉴定师最好的形容,但要是换成另一个人来说,瓦里安绝对会有一千种方法让对方死得很难看,可是说这话的是一位高级药剂师,这让他一点脾气也没有。

  “你如果不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药剂学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平衡原则。可以说不管什么药剂的配方,都是一种平衡艺术的体现,失去平衡的结果就是失去一切。这是就连药剂学徒都知道的事情,因为在他们学习药剂学知识时,最先要学到的就是这条平衡原则。”

  面对威尔金森连珠炮似的批驳,不管说的是对还是错,瓦里安根本生不出一点反驳的意志,只是面带愧色的连声应是。

  但是,瓦里安的态度,却并没有让威尔金森的怒气平息下去。对于任何一位药剂师来说,药剂学都是非常严肃的,因为稍有一点疏忽,就可能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安瑞尔世界的药剂学,并不是把一堆草药碾碎,丢到锅子里面去煎汤汁,而是能量与能量之间的相互作用。也许一株很不起眼的小草,其中就蕴含了可以炸掉一座房子的能量,稍有不慎,倒霉的就是工作台前的药剂师。就比如林立当初在药剂师工会,如果不是及时出手,打翻了那杯危险的药剂,恐怕整个药剂师工会都会被炸上天去。

  “单单是从平衡原则上讲,你这个所谓药剂配方就已经不能成立,但是我要告诉你,还有更加致命的问题。”威尔金森对于这种陷他人与险境的行为,一向都是深恶痛绝的。当然,这么白痴的配方,如果谁真照着来配制,那也只能是说明这个人够白痴。瓦里安的这个药剂配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胡编出来的,但是既然是他拿来的,那不骂他骂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