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三十八章 阅读永恒之书

第六百三十八章 阅读永恒之书


  被称为法师之神的格雷斯科,曾经说过一句话,直到现在仍然被所有的魔法师奉为金科玉律。

  “知识才是一个魔法师最虔诚的信仰!”

  而这句话,也被写在林立此刻手中所拿的,永恒之书的封面上。

  现在的人,无法想象在黑暗年代,人类学习魔法的艰难,和对知识的渴求。

  在高等精灵的统治之下,虽然没有完全禁止人类学习魔法,但是也不要指望他们会去教导人类。人类只能凭借自己的摸索,在迷雾中寻找魔法的大门,并将之记录在自己的魔法书中,以师徒传承的方式让知识一代代的延续,并在延续中慢慢的完善。

  在那个时代,一名人类魔法师的标准装备,就是一支法杖和一本魔法书,格雷斯科也不例外。现在,格雷斯科的法杖,留在了奥兰纳魔法工会,强大的力量护佑了奥兰纳魔法工会一千多年。而永恒之书,这本记录了格雷斯科毕生心血的魔法书,则是在林立的手中,正被轻轻的翻开。

  永恒之书的书页,是用永恒之树的树叶制作而成,而在书页上书写用的墨水,则是格雷斯科从永恒之树的根茎中抽取的汁液。曾经是支撑整个安瑞尔世界的永恒之树,树叶和汁液中所蕴含的力量,绝对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强大。以至于制作而成的永恒之书,本身就拥有了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绝对可以称为那个年代最为强大的一件魔法武器。

  可是正如永恒之书封面上的那句话所说的,这本书的价值并不在于它那强大无比的力量,而是其中所记载的知识,法师之神格雷斯科毕生的经验和对魔法的感悟。这才是对于魔法师来说真正无价的珍宝,不管是强大无比的第七座天空之城,还是不断提升精神力的邪眼暴君魔晶,给魔法师所能带来的帮助,都不及真正的融入脑海的知识。

  直到林立得到永恒之书以前,大名鼎鼎的永恒之书,在安瑞尔世界已经消失了足足一千多年,这让许多魔法师一直都耿耿于怀。虽然没有人看过永恒之书,但就凭永恒之书是格雷斯科的魔法书,很多传奇法师都断言,谁要是掌握了永恒之书,那么进入圣域将不再有任何困难。

  虽然,那只是没有看过永恒之书的人的凭空猜测,但是林立得到永恒之书后,却知道那些人的猜测虽然听起来夸张,实际上却还远远不及真实内容的一星半点。

  永恒之书,可以说是林立所看过的,最为复杂的一本魔法书。以没有拿到手上的时候,他就曾经不止一次的猜测过,这本格雷斯科所写的魔法书,上边到底记载了一些什么样的内容。而当永恒之书,被图坦卡蒙交到自己手上后,第一次翻阅的时候,他才知道这部格雷斯科的魔法书中的内容,简直可以说是包罗万有。

  这一千多年来,不乏各种各样对永恒之书内容的猜测,可即便是其中最夸张的猜测,仍然是不及永恒之书真实内容的万分之一。只有看过永恒之书的人,才知道格雷斯科能够成为法师之神,所付出的努力中绝对没有半分的侥幸。

  林立作为一名魔法师,首先最关心的自然就是魔法咒语了。当初在图坦卡蒙的小木屋里,通过时空信标术,看到过格雷斯科与邪眼暴君等魔兽的一场大战。在那一战中,林立亲眼看到,格雷斯科使用了二十三级的传奇魔法群星陨落,但更让他震撼的还是那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虚空星辰术。

  在如今的安瑞尔世界,已经没有任何一位魔法师,对虚空星辰术有哪怕一丁点的了解了,甚至连这个魔法的等级都没有人知道。即便是安度因那样魔法学识渊博的人物,也仅仅是从传说当中,找到一丝虚空星辰术的影子,只知道那已经是只有神灵才能涉足的领域了。

  传说当中,掌握了虚空星辰术的魔法师,可以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寄托于虚空之中,不再受到世间任何魔法和利剑的伤害。如此强大的魔法,林立又怎么会不感兴趣呢,于是第一次翻开永恒之书,就是寻找有关虚空星辰术的资料。他到不是马上就想学会,毕竟就算是不知道这个魔法的真实等级,也能猜到不是一般的传奇法师能够施展的。

  这种好奇的心理,几乎所有人都会有,并不会因为人的实力境界有什么改变,最多就是能不能很好控制的问题。实际上,有好奇心并不是坏事,对于任何智慧种族来说,好奇心都是其发展的动力。正是因为有好奇心,人们才会去探寻,才会去学习,学习魔法从某方面来说,不也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吗。

  林立想看看虚空星辰术,想看看如同虚空星辰术这样的传说中的魔法,格雷斯科到底知道多少。可是翻开永恒之书后,林立才发现在这部魔法书中,所记录的各种咒语,竟然有至少九成是他没有见过的。

  这些咒语中,有些是上古龙语,有些是康纳里斯说过的恶魔符文,还有一些是泰坦神文。至于用高等精灵语,还有通用语等等现代语所写的咒语,反而是相当少见。从这些咒语上,就可以看得出,格雷斯科魔法学识的渊博。

  要知道,当初在萨伦深渊黑暗王座,康纳里斯直接用精神传给他一段恶魔符文,就让他突破了常人要几十上百年也未必能够突破的桎梏,踏入了传奇境界。而现在,永恒之书中,恶魔符文只是内容的一部分,不管是恶魔符文,还是上古龙语又或泰坦神文,都是直指力量本源和规则核心的知识。难怪会有人猜测,阅读永恒之书,会让人毫不费力的晋升圣域。

  除了这大量的让林立看不懂的咒语之外,魔法书中更为重要的,自然就是格雷斯科的魔法心得。格雷斯科将永恒之书留给图坦卡蒙,为得就是要用永恒之书,造就一位能够在灾难降临时力挽狂澜的强者。所以,格雷斯科在永恒之书上所记录的心得经验,细致到了每一个魔法每一条咒语每一个音节每一次魔力分配每一次元素排列。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永恒之书拿在手上,就好像格雷斯科在亲自教授魔法一样。

  不过林立所看到的一切,在厚厚的永恒之书上面,还只是占了一小部分。厚厚的永恒之书,在林立的眼中,却有更多的地方是空白。当然林立也很清楚,那些并不是真正的空白,自己之所以看不到,只是因为还没有达到所需的境界。

  虽然林立现在已经达到了传奇境界,这已经是绝大多数人渴求不到的境界了,但是相比当年的格雷斯科,之间的差距还是无比遥远的。林立知道,只有等自己达到格雷斯科那样的境界,整个永恒之书的内容也会巨细靡遗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自从得到永恒之书,阅读永恒之书就成了林立每天必修的内容,虽然现在他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内容,但就是这一小部分内容中的每一句话,都值得他反复去品味体会。

  房间中格外安静,厚厚的永恒之书平放在桌面上,永恒之树的树叶做成的书页,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看着书页上的文字,林立默默在心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诵读着,仔细的品味着字里行间所带来的感悟。

  比起当初,康纳里斯直接用精神力将恶魔符文传导入林立脑海中,这样一字一句的阅读,然后自己去体会和感悟,学习的速度要慢了不少。但是,通过精神力传导的方式,林立得到的是康纳里斯对那段恶魔符文的理解,虽然通过这个方式让自己晋升到了传奇境界,但这种理解方式必然是有局限性的。

  如果是用精神力传导,也许林立会成为格雷斯科第二,但想要超越格雷斯科却没有了可能。而这样认真的,自己去体会品味,所能收获的也就没了局限,也许一时之间所获甚少,但对于长远来说,却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也许在什么时候林立就会走上另外的一条道路,一条格雷斯科可能错过的,比格雷斯科所走的道路还要宽阔的大道。最终,当林立达到格雷斯科那样的高度时,他不会是另一个格雷斯科,他甚至还会将格雷斯科远远的甩在后边。

  其实,这就是人类的发展过程,前人不管有多么大的成就,其实都是在为后来者探寻道路,为后来者打下坚实的基础,让后来者少走一些弯路,能够比前人走得更远。不只是魔法师,药剂师又何尝不是这样,铁匠等等其他的职业,所谓的知识的传承就是这样。

  很多时候,林立在仔细阅读着永恒之书时,都会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格雷斯科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为自己解答着魔法方面的问题。每当自己遇到难解的问题时,向下看,必然会有一段启发的文字,让自己茅塞顿开,繁杂的思路顿时被条条理清。

  窗外已经挂满了繁星,书房内的魔法灯也早就自动亮了起来,明亮的光线充满整个房间。林立仍然在心无旁骛的阅读着永恒之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题,眉头微微的皱起,嘴唇间轻轻吐出一个个的音节,反反复复的咀嚼着其中的深意。

  忽然,林立的眼眸一亮,口中的轻吟也陡然变得急切起来,如同一阵急雨打在树叶上。而随着诵读声的戛然而止,他那紧皱的眉头立时舒缓开来,嘴角翘起一缕微笑。一个问题的解决,让林立明显得感觉到,自己对魔法的领悟更深了一步,甚至隐隐已经感觉得到,自己真正的境界已经接近了二十一级。

  第二天一早,瓦里安来到了城堡,亲自请林立等人前去参加拍卖会。

  林立等人所乘坐的马车,驶入罗兰城中心的广场时,广场上已经停满了各色的豪华马车。虽然样式各异,不过却都排列整齐,数量众多却不显得杂乱。大概也是有着攀比之心吧,尽管只是代步工具,但一辆辆马车也都装饰得极尽奢华。不夸张的说,有的马车上抠下颗宝石,就足够普通人吃一辈子了。

  不过,林立他们的马车并没有停在这里,而是直接驶入了精灵大剧院后边的庭院中,在那里也早已经停了一些马车,但只看外形却比外面的朴素了不少。不过,林立从马车上下来,稍一打量那些马车,就知道这些马车实际远比外面那些镶满宝石的马车昂贵的多。

  能请一位铭文师为马车绘制魔纹,不只是钱多就能做到的,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地位和实力,才不会让铭文师觉得这是在侮辱自己。在那些马车当中,林立还看到了使用炼金法阵的,甚至还有一辆用到了魔法机关。外面广场上的马车在斗富,庭院里面的马车就是在斗身份地位了。

  不过这些马车上用到的东西,还入不了林立的眼,不管是魔纹还是炼金法阵,在他看来都太过粗浅了。那些魔纹和炼金法阵的作用,无非就是让马车更舒适一些,少一些颠簸,或者再增加一些防御的特性。到是那辆使用魔法机关的马车,或者已经不能说是马车了,因为看得出根本就不必用马来拉,到让林立想起穿越前的汽车了,可惜就是外型惨了一些,好像个大号的盒子。

  “那辆车的主人,是莱丁王国的希拉里亲王,希拉里亲王最大的爱好,就是发掘和复原那些黑暗年代遗失的技术。如果费雷会长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替您引见一下。”瓦里安见林立的目光在那辆最丑的车上多停留了片刻,立刻凑趣的说道。

  林立笑着摇了摇头,这种引见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最多也不过是让这位拉里亲王看在瓦里安的面子上跟自己寒暄两句,等到一转身多半就忘了自己叫什么了,再说也没有这种必要,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自己是不会跟莱丁王室打交道的。

  好吧,就算真要打交道,也有恩洛斯和森德罗斯这两张大牌呢,如果需要的话,其实也可以让他们带着拉里亲王来认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