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精灵法师

第六百五十三章 精灵法师

  低级伪装术可以让魔兽失去目标,在游戏里说就是消除仇恨,尤其是在被群兽追赶的时候,是用来脱身的上佳选择。而中级伪装术则是可以改变形态外表,还可以将自己变成目标的样子,人形或者是魔兽的形态。高级伪装术是林立当初最爱使用的,不但可以改变自己的形态,在游戏中还可以改变阵营,甚至还能使用被模仿者的一些低级技能。

  虽然说得是无尽世界这款游戏里的事情,但是林立现在也已经知道,无尽世界这款游戏,与安瑞尔世界是有着某种联系的,比如星辰碎片的出现就证明了这一点。而现在,林立通过仔细观察阿拉索的那名随从,在那名随从的身上就发现了伪装术的痕迹。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完美无缺的,什么东西都有正反两面,刺客的潜行术可以隐匿身形,可是却只能以缓慢的速度移动,猎人的伪装术也是有痕迹可循的。林立当年没少用这个技能,还因此得了个伪装大师的技能称号,所以即使是到了安瑞尔世界,相信对于这个技能的了解,也比一般人要强出许多。

  林立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凭着在伪装术方面的经验,就可以把那名随从身上的伪装痕迹一个个寻找出来,如同抽丝剥茧一样反本溯源,找到对方所掩饰起来的形态。说得似乎有些麻烦,但是对于林立来说,就是目光上下打量的工夫,对方就立刻仿佛被剥光了衣服似的,**裸呈现在他的眼前。

  不过在看出对方的真实相貌后,林立也是不由得被吓了一跳,同时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开始没有看出这人的破绽。因为阿拉索身后的这名随从,在剥去伪装之后,呈现在林立眼中的真容居然是一个精灵。

  林立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是有关这位罗兰城主阿拉索的,说是的当初阿拉索继任城主的时候。

  那个时候,被誉为丰饶之城的罗兰城,正处于极度的混乱中。阿拉索的父亲老城主被暗杀在城主府,一群下手忙着争权夺利,把个罗兰城搅得乌烟瘴气,完全没了一丝丰饶之城的影子。而在罗兰城外,周边的各个势力也是虎视眈眈,谁都想将这座轻风平原的粮仓收入自己的囊中。

  当时谁都认为,罗兰城的衰败已经不可避免,恐怕是要从此一蹶不振,难以再恢复往日的繁华。而继任城主之位的阿拉索,也普遍不被人们所看好,没人相信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他,能够收拾得了这样一个烂摊子。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笑话,甚至周围的几个城主,还拿这件事情来打赌,赌阿拉索在城主之位上能不能坐够一个月的时间。可是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阿拉索不但在城主之位上坐满了一个月,而且还坐得相当的稳,稳到几乎无人可以撼动。

  而阿拉索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依靠的就是精灵的帮助,一支由精灵组成的军队,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干净利落的扫平了罗兰城的叛乱。没有人知道这支精灵军队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傲慢的精灵为何会帮助阿拉索,总之凭着这支精灵军队的帮助,阿拉索在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情况下,坐稳了罗兰城主的位子。

  现在看来,阿拉索似乎并不只是靠精灵平乱,即使早已经坐稳了城主的位置,但与精灵的联系却从来没都有断过。真正让林立惊讶的,并不是那随从的精灵身份,而是对方身上的魔法波动,竟然让他都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可见这精灵的实力非同小可。

  但是,想凭这个,就让自己放弃星辰碎片新生,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林立与那精灵的目光碰了一下,嘴角轻轻翘起,露出一丝玩味的微笑。既然知道是精灵在参与其中,那为什么会与自己竞争这截树枝也就容易理解了。

  林立没有直接回答阿拉索,而是向下边叫出新的竞价,“九百万金币!”

  “哗……”楼下又是一阵骚动,刚才已经有了一个千万金币成交记录,怎么这么快就又要追平了记录,难道又是一个新的成交记录要产生了吗?这位费雷魔法师,可真算得上是挥金如土了吧,刚刚才通拍卖迷思药剂赚了一千万金币,这才转眼的时间就又花了出去,到是让瓦里安赚到了不少。

  别说是一千万金币,为了能够得到星辰碎片新生,为了这支星辰碎片不会落入别人之手,林立哪怕是两千万三千万的花,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曾经拥有过七支星辰碎片和星辰之怒的他,深知这些武器的可怕,这可是连毁灭之龙都能击杀的神器。

  阿拉索的脸色有些难看,当初就在女儿的口中,听说了这位费雷魔法师的厉害,身边的随从都可以徒手击杀魔兽冰嚎,自己更是击败了巫妖以及巫妖召唤的骸骨巨龙。而现在呢,这位费雷魔法师不但成了黄昏之塔的主人,也就是轻风平原魔法工会的会长,而且还得到了一批高级药剂师的支持。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力量,而这位费雷魔法师又有着多少神奇之处,自己这个小小的城主,恐怕根本就不被放在眼里。

  “一千万金币!”如果不是一些原因,阿拉索是绝对不想与这位费雷魔法师为敌的,可是即使是他这个罗兰城的城主大人,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的。

  整个拍卖会场顿时鸦雀无声,一千万金币的成交记录才过去多久,这么一转眼的工夫竟然已经被追平了。更重要的是,以这个竞拍的势头,恐怕一千万金币的成交记录也保持不了多久了。

  妈的,一截破树枝而已,至于这么拼命的争抢吗!是我们太孤陋寡闻,还是你们这些大人物真是人傻钱多!这一天可真是长见识,早知道这些大人物这么好糊弄,自己也砍截树枝过来拍卖。

  楼下这些个人,在外面也都是颇具实力的人物,可今天这场拍卖会,真是让他们大开眼界,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拿钱不当钱的。以前总觉得,自己实力不如什么玛法家族、黑暗之刃,财力不如闪金商会、镀金玫瑰,但差距应该也不是很大吧,只要努力再加上运气,想要追赶甚至超越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现在,这样的一场拍卖会,豪门巨富们一个又一个的竞价,让楼下这些人们只觉得自己的渺小,那曾经的希望越走越远,越变得飘渺直至破灭。太打击了人,一千万金币干什么不行,知道我们想赚一千万要用多长时间,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居然就为了买一截树枝,买迷思药剂还能理解,一截破树枝有什么用,你以为这是从永恒之树上截下来的吗!

  “费雷魔法师,我知道刚才您所配制的迷思药剂,被闪金商会的罗比奥先生用一千万金币的价格拍得,您手中的钱肯定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城主可比的。但是请您仔细想一想,是不是值得为了这样一件,对药剂师来说仅仅放在草药种植园的宝物,而付出这么高的代价。这一千万金币,已经可以购买到足够多的珍稀草药了吧,也可以让您的草药种植园中的品种更加的丰富,您又何必和我争这么一件没有大用处的东西呢。”阿拉索叫价一千万金币之后,继续彬彬有礼的向林立劝说道。

  “一千一百万金币!”林立先向楼下叫价,然后才又扭回头,面带微笑看着阿拉索,说道:“阿拉索城主,既然这东西如您所说这样没用,您又何必与我竞争呢。难道您不记得了,最先叫价的人是我,要竞争的人是您。”

  楼下惊呼声一片,时光寄卖行今天才刚刚创造的成交记录,竟然再次在时隔不久后被刷新了。从三百万金币的成交记录,到一千万金币的成交记录,这一次又会是停留在哪里呢。那截不起眼的树枝,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竟然引得人如此疯狂。

  阿拉索的表情变得很难看,而在他身后的随从,林立看破的那位精灵,似乎也正在强压着胸中怒火。罗兰城虽然号称丰饶之城,但是二十多年前的叛乱,将阿拉索家族所积累的财富消耗殆尽。而之后的恢复建设,又是个不停投入的过程,这二十几年重新积累的财富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阿拉索没办法不犹豫,这一千多万金币掏出来,对于罗兰城来说,绝对可以说是元气大伤。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罗兰城就是他阿拉索家族所有,但并不意味着他可以随意摆弄这座城市,以及城市中所居住的人们。

  尤为重要的是,罗兰城是轻风平原的粮仓,所承担的责任实在太重要了,任何一点变化都会对整个轻风平原产生影响。如果,阿拉索做了什么有损罗兰城利益的事情,罗兰城的居民以及盘踞罗兰城的各个势力,轻风平原其它城市的城主们,甚至还有法兰王国王室,都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阿拉索身后的那名精灵,看到阿拉索的态度开始犹豫了,脸上明显的露出了焦急的神态,并且随着楼下瓦里安的每一次问询,而变得愈发浓重。

  “一千一百万金币,这件来自精灵王国的宝物,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出价一千一百万金币,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瓦里安有些兴奋的喊道。

  别说是楼下那些人,就是楼上各个贵宾间中的贵宾,此时也都被林立的出价给惊呆了。虽然谁都知道,林立在刚才拍卖药剂的时候,很是赚了一大笔钱,但是要一下子把这笔钱再花出去,这也是需要极大的魄力的。

  这个刚刚建立不到一年的黄昏之塔,究竟已经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这位年轻会长如此大手笔的花钱,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手中所掌握的财富,明显并不仅仅是这刚刚赚到的一千多万金币。否则他不会为了一截不明用处的树枝,将刚刚赚到的巨款全部花掉,要知道这一千多万金币,对于一个新建立的势力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年轻!”希拉里亲王摇头叹息,看来让恩洛斯赞不绝口的天才小子,其实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完美。在这个世界上,天才其实并不算是非常稀少,而有天赋的人往往都有一个同样的问题,就是在某方面的天赋能力被放大的同时,身上的一些缺陷也被随之放大了。正是这个原因,很多天才等不到成长起来,就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而夭折了。

  希拉里自己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千奇百怪的东西,研究那些没落的被遗忘的技艺,并因此而闻名于安瑞尔各国。可是,他自认即使自己能够拿得出这一千多万金币,也绝不会疯狂到买那样一截明显不值这个价钱的树枝。

  看现在的情况,那位恩洛斯所推崇的天才小子,应该是陷入了年轻人经常犯的面子之争中了吧,否则但凡是还有理智的人,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希拉里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再没了去多兰德黄昏之塔的念头,这样的天才小子恐怕也逃脱不了陨落的命运。

  闪金商会的罗比奥,心里却是另一个想法,既然老板霍夫曼对这位费雷魔法师那样推崇,自己是不是正可以借这个机会,和费雷魔法师加深一下关系呢,反正商会的钱借给谁不是借呢。其实闪金商会参加拍卖会,实在是太过欺负人了,因为很可能竞拍对手的钱,还存在闪金商会的金库中呢。

  “一千一百万金币,还有没有哪位愿意出更高的价格,一千一百万金币第二次!”瓦里安的声音,将台下众人的嘈杂声都压住了。

  再询问一次,瓦里安手中的小锤就要落下了,而这笔交易也就真正成交了。阿拉索实在不愿意将罗兰城的前程都赌上,可是他身后的精灵却顾不了那么多,在瓦里安问完第二遍之后,忍不住站了出来,向楼下喊道:“一千二百万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