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丰收广场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丰收广场


  真是没有想到,眼看着拍卖会要圆满结束了,阿拉索又给搞出这么个变故,瓦里安气得胡子都有些发抖,可阿拉索怎么说也是罗兰城主,总不能真的就劈头盖脸的臭骂。这件事,他想说不管,可自己前些天才刚刚送过去几张黑暗年代的配方,还指望着这位费雷魔法师有能力配制出来。再说了,人是自己请来参加拍卖会的,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阿拉索是逃不掉责任,而自己也是一样。

  不管能不能劝得动,总还是要试一试才行,瓦里安也顾不得拍卖会了,和阿拉索一起急急忙忙的到了二楼林立所在的贵宾间。而台下那些要走又没走的人们,看到两个人从旁边的楼梯上了二楼,立刻想起了刚才楼上爆发出的强大气势。

  虽然楼下的众人,当时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联系到两个声音的竞价,对于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是有了一个差不多的猜测。无非就是一个暴发户炫富,结果炫到了传奇强者的头上,然后现在不知道是正在悲剧,还是将要悲剧了呢。

  早就满心羡慕嫉妒恨的众人,此时又怎么可能错过将要上演的好戏呢,一个两个都在仰着脖子看向楼上。而在众人中间,也只有塞纳看看身边左右满脸兴奋的人们,心中很是不屑的暗骂:妈的,一群没见识的家伙,在费雷魔法师的面前,传奇强者有什么了不起的,上次费雷魔法师可是把一个传奇巫妖加上一只骸骨巨龙都干翻了呢。

  瓦里安上楼去劝说,可是结果显而易见,几句话之后就知道,自己就是说再多也没有用,这两位今天是铁了心要打一架了。

  瓦里安和阿拉索无奈的对视一眼,他们还是得按照林立和维塔斯的要求去做,阿拉索忧心重重的去负责安排场地,而瓦里安则向楼下那群看热闹的人宣布赌斗的消息。

  与瓦里安和阿拉索的担忧恰恰相反,楼下的那些人听说有热闹看,而且还是传奇强者教训暴发户,大厅中立刻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瓦里安和阿拉索是在祈祷林立不要出什么事情,可是楼下那些人却是企盼着黄昏之塔的主人最好被传奇强者干翻,这样自己去招揽那些药剂师的时候,成功率肯定会有极大的提高。

  阿拉索是罗兰城的城主,可以说整个罗兰城都是属于他的,想要安排一个用来赌斗的场地太容易了。考虑到维塔斯是传奇法师,而费雷魔法师似乎也实力不弱,阿拉索就把赌斗的场地安排在了丰收广场上。

  丰收广场位于罗兰城正中心,如果从天空中看去,整座城市都是以此为原点,向外如蛛网一样的扩散出去。丰收广场虽然被称为广场,却又不同于一般的开放性广场,同时也不是竞技场那样完全封闭的建筑。

  丰收广场的面积大概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八十四根足有两人合抱粗细的石柱,以相同的间距环绕在广场的周围。石柱的高度都在十米以上,每根石柱上都雕刻着繁复的高级魔纹,用以防止太过激烈的战斗损坏广场周围的建筑。

  广场是椭圆型的,只有广场的两边顶端建有四层高的看台,而另外两边则是完全开放式的,可以让人一眼看到对面。所以在不使用的时候,广场两边是畅通无阻的,而启动石柱的防御魔纹后,强大的防御力场会将广场完全笼罩起来。

  这座修建于一千多年前的广场,一直以来就是人们用来祭祀丰饶之神的地方,每到收获的季节,这里都会举行一系列的祭祀庆祝的活动。而在所有庆祝活动中,最为重要也是最受人们喜爱的一项表演活动,就是意在表现人们不惧困难勇于拼搏这种精神的角斗比赛。

  角斗比赛最初只是祭祀活动中的一种舞蹈表演,扮相丑陋的野兽和魔鬼象征着各种灾害,人类在英雄的带领下奋起反抗,最终战胜象征灾害的野兽魔鬼。不过,人们渐渐的不再满足于这种舞蹈性的表演,开始在庆典中使用真的野兽,野兽又换成魔兽,然后人与人的角斗比赛被引入到了庆典之中。

  祭祀丰饶女神的庆典,是罗兰城每年最为隆重的节日,而角斗则渐渐成为了这场节日庆典中的重头戏。最开始的时候,角斗只是使用一些死囚,最后活下来的只是会被免除死刑而已。但是很快,人们惊讶的发现一个事实,最后获胜的死囚所能得到的并不仅仅是一纸赦免令,同时还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名利。于是,角斗士就成了一种职业,而死囚们则失去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角斗场成为了一个扬名的地方,获得最终胜利的角斗士,不只能得到数额巨大的奖金,还有诸多势力的邀请。

  阿拉索虽然知道在这场赌斗中,有维塔斯这位精灵传奇法师,而那位费雷魔法师的实力也不弱,不过对于广场的防御魔纹,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不要以为丰收广场只是一个用于民间庆典的地方,也不要以为角斗只是那些普通人的残忍娱乐。至少在这千年的历史中,传奇强者或者实力接近传奇的人,也没少在这广场上解决矛盾。

  丰收广场周围的石柱,已经被激发了上面的防御魔纹,原本不有些丑陋的石柱,通体被淡淡的蓝色光晕所覆盖。石柱与石柱之间,被一层几乎难以察觉到的光膜连接起来,将广场两端的看台挡在外面,整个广场就这样被防御魔纹的力场完全笼罩。

  参加拍卖会的人们,可以说是一个不少,全部都跟着来到了丰收广场。虽然药剂师在这个世界有着绝高的社会地位,人们轻易也不敢去招惹药剂师,但那并不代表就没有人嫉妒药剂师所拥有的地位。当我不得不向一个人行礼的时候,并不妨碍我心中希望看到有另一个人来打他的耳光。人就是有这样的心理,我不敢做也做不到的事情,如果看到别人做了,也是一件非常令人开心的事情。

  这些人对林立的嫉妒可不是一天两天,自从知道黄昏之塔得到高级药剂师的消息,整个轻风平原无论谁提到黄昏之塔,无不是满肚子的羡慕嫉妒恨。尤其是在今天,看到那些药剂拍卖出的一个个天价,这群人简直可以说是妒火焚心,恨不得直接掐死那个叫费雷的混蛋。

  先不说那支拍卖出一千万金币的药剂,价格当中有多少的水份,威尔金森大师配制的起源药剂,那三百万金币的价格可绝对是物超所值的。再加上之前那些批量拍卖的药剂,光是这一场拍卖会,黄昏之塔凭着这些高级药剂师的作品,所赚到的巨大财富足以让在场很多人嫉妒到发狂了。

  凭什么这些高级药剂师,就只为他黄昏之塔服务,咱们各个势力厚礼也没少送,条件也没少开,结果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的将药剂师招揽到自己麾下,就连那几个中级药剂师面对盛意邀请也都回绝的很干脆。就在这件事上,所有参与其中的势力,胸中都憋了一股怨气。

  尤其是最后,林立狂掷一千五百万金币,就为了买下那么一支在别人眼中毫不起眼的树枝。这种不拿钱当钱的行为,看在那些人的眼中,简直就是嚣张到了极点,一个个早就盼着能有个人,替大家狠狠的教训一下他这个嚣张的家伙。

  丰收广场是用来举行庆典的,近两千来人虽然把精灵大剧院坐得满满,可是到了这里就在看台上占了那么一小块的地方。但是,其它的位子也没空着,早就有人看到丰收广场防御魔纹被激发,就知道这里是有好戏看,没多久就把两边的看台都坐满了。

  按照阿拉索的嘱咐,大把的魔晶不停添入魔纹的能源核心,把丰收广场防御魔纹的魔法能量,加到了可以承受的最大限度。阿拉索虽然担心,可也没有别的办法,希望这位费雷魔法师有能力自保吧,既然一定要进行这场赌斗,应该也不是想要自杀才对。

  听天由命,这就是现在,阿拉索和瓦里安的心情。因为他们心里都很清楚,即使这是一场公平公开的赌斗,有这么多的人做为见证,可如果那位费雷魔法师出了什么意外,他背后不管是最高议会还是别的什么支持者,在愤怒之下可不会去管赌斗是否公平。

  其实在阿拉索和瓦里安的心里,或者说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已经认定了这场赌斗的结果,必然是以那位嚣张的暴发户落败甚至丧命而告终。

  才二十岁的年纪,就算是魔法天赋极高,难道还能和传说中的格雷斯科相比吗!格雷斯科是什么人,那可是公认的法师之神,在魔法方面的天赋与造诣,是任何人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打死他们也不相信,在如今这个安瑞尔世界,还有什么人能够达到格雷斯科那样的高度,哪怕是接近都是不可能的。

  广场上笼罩的防御力场,在强大的能量灌注下,变得愈发凝实透明,好像是给广场加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罩子一样。而这场赌斗的双方,林立和维塔斯已经站在了广场的中央,两个人相距百米左右的距离。

  看台上颇有些见识的人们,此时也发现广场防御魔纹的能量力场,居然被阿拉索不计损耗的发动到了极限,心里不由得感到有些奇怪了。要支撑这样一个防御力场,每时每刻所需要的能量都是非常庞大的,十级的魔晶眨眼就被吸得干干净净,连个渣都不剩,十五级以上魔晶的才能多支撑片刻。

  很多人都觉得,阿拉索也太有点小题大做了吧,现在这样的一个防御力场,恐怕是传奇强者的轰击也能抵挡得住了,可问题是有这个必要吗?虽然大家都知道,那位准备要出手替大家解恨的法师,绝对是一位强大无比的传奇法师,可孱弱的对手能够让他施展出多强的实力呢。要知道,在传奇法师的面前,即使是一位达到巅峰的大魔导士,也是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的。

  如果只是为了看一场角斗比赛,那么看台上这些人是根本不会有兴趣留在这里的,因为这场赌斗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悬念。想要有一场精彩纷呈的角斗比赛,最基本的一个条件,就得是双方的角斗士的实力要相差不多,否则直接上来就是一招秒杀,还有什么精彩可言呢。

  整个轻风平原上公认的魔法天才,一个是玛法家族的赫顿,还有一个是黑暗之刃的斯蒂凡,这两个人都是以二十多岁的年纪,达到了大魔导士的水平。这两个人,已经是人们所能接受的,所谓魔法天才的极致。但是,谁也不能肯定,他们会在什么年纪达到传奇境界,这当中更多还是要靠领悟力和运气。

  所以在众人看来,黄昏之塔的这位费雷魔法师,即使真的是个魔法天才,顶多也就是十五六级大魔导士了不起来。赌斗正式开始之后,那位传奇法师也许只需要一个法术,就可以将这个嚣张的暴发户瞬间秒杀。这样的话,阿拉索城主消耗这么多的魔晶,支撑起如此一个防御力场,岂不是都做了无用功。

  在防御力场不断充入能量的时间,为了让这场毫无悬念的赌斗,能够给自己多带来一些乐趣,看台上的一群人甚至还打起了赌,就赌这场赌斗会用多长时间结束。不过,即使是这样,众人仍然是感到无趣,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以秒杀为结束。

  阿拉索费这麻烦事做什么,真是浪费大家的时间,这个防御魔纹根本就没有发动的必要,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叫费雷的连出手的机会都不会有。很多人都在抱怨等待的无聊,也为阿拉索的小心感到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