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权杖

第六百五十八章 权杖

  可问题就是,传奇法师与大魔导士的差距,根本不是魔力多少的差距,而是对力量规则的理解上的差距。不管你将自己的魔力提升多少倍,哪怕是几百几千倍,在不能领悟力量规则的情况下,与传奇法师的差距是永远不可能拉平的。

  维塔斯可不认为,这个世界上会有让人直接达到传奇境界的药剂,即使是那些号称无所不能的药剂大师,都不可能配制出这种逆天的药剂。也许传说中的药剂宗师,能够配制出这种逆天药剂,可放眼整个安瑞尔大陆,就连药剂大师都是屈指可数,哪里还有什么药剂宗师呢。

  维塔斯为什么放心的拿出太阳王权杖,就是因为不管对方使用什么手段,哪怕是使用了什么药剂直接进入传奇境界,但在自己这个进入传奇境界上百年的传奇法师面前,也是根本不够看的。

  进入传奇境界之后,可并不意味着跨过了这道门槛,以后就可以一帆风顺畅通无阻。可以说每一分实力的提升,都需要对世界规则的力量多一分的领悟,而每一点的进步所面临的困难,都不亚于之前跨过那道门槛。所以,对于传奇法师来说,进入传奇境界之后,依然是步步艰辛。维塔斯已经在传奇境界钻研了上百年,如今也才是二十二级的实力,但是这个等级的实力,比起初入传奇境界的,那已经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了。

  所以,维塔斯一点也不担心,不管对方有什么特殊的手段,也不可能让他进入传奇境界之后,还能再接着连升三级超过自己。拿出这太阳王权杖真正的一个意图,就是要靠这根强大无比的法杖,引出人类所固有的贪欲,坚定对方赌斗的信念。

  对于那截树枝,虽然就连主持拍卖的瓦里安,都说不清楚具体的信息,不过维塔斯根据那树枝的气息和外型,却推测很可能就是精灵一族在千年以前遗失的一件宝物。据说那件宝物,是高等精灵女皇艾萨拉从永恒之树上截下的树枝,后来赐给了精灵女王做为随身的宝物。在黑暗年代结束后,精灵一族迎来了最大的劫难,而这截永恒树枝也在劫难中失去了踪迹。

  是不是永恒之树上截下来的,其实并不重要,树枝中所蕴含的纯粹的自然气息,才是维塔斯志在必得的原因。在精灵当中,除了那个异类的专精火系魔法的莱戈拉斯之外,大多数的精灵法师都是以自然法术为主。像维塔斯达到传奇境界,可以创造自己的魔法领域后,所创造的也是自然领域。

  而从这截树枝上的自然气息来看,对于精灵的自然领域必然是有极大好处的,如果维塔斯能将这截树枝融入自己的自然领域中,那么实力突破二十三级将会非常轻松,甚至达到二十四级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传奇境界之上,每一步前进都艰难无比,不知道多少天赋惊人的传奇法师,穷尽一生的时光也无法触摸到圣域的边缘。维塔斯已经活了接近一千岁了,尽管精灵原本就有着悠长的寿命,可到了传奇境界之后,与人类的传奇法师相差却并不很多。他在现在这个境界,已经停留了许多岁月,其实已经可以预见到,在有生之年很难有机会再进一步了,而现在这截树枝,就成为了他全部的希望。

  当维塔斯拿出太阳王权杖,尤其是听到他亲口说出那是太阳王权杖的时候,不只是阿拉索、瓦里安等等这些见多识广的大人物,就连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首领,也不由得齐齐惊呼出声。他们虽然不知道精灵一族中的达雷斯玛家族,但是如果不知道太阳王权杖,那就实在太孤陋寡闻了。

  这根法杖,在黑暗年代可是大名鼎鼎的一件魔法装备,尤其是在黑暗年代末期更是频频亮相。黑暗年代结束后,人类联军围剿精灵一族,这根太阳王权杖更是给联军带来过极大的伤亡。所以在很多当时的战报中,都能看到对太阳王权杖的描述。

  当然,听到维塔斯说出太阳王权杖,众人也都猛然想起了刚才,维塔斯所说的达雷斯玛这个姓氏。那个奴仆出身的精灵,凭着赫赫战功被高等精灵女皇册封为太阳王,之后亲手赐予他这根太阳王权杖,他的姓氏不就是达雷斯玛吗,著名的太阳王家族也是从那时开始,在黑暗年代的安瑞尔大陆上名声渐隆。

  瓦里安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广场中央的人影,太阳王权杖对于魔法师来说,的确是非常有诱惑力的,可问题是你得真正能赢得赌斗才行。对方可是一位传奇法师,然后再加上太阳王权杖,这场赌斗还有什么赌下去的必要吗!

  可是,不管是瓦里安还是阿拉索,此时对于这场赌斗都是无能为力。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有祈祷了,希望那位精灵法师维塔斯,能够看在最高议会的面子上,不要做得太过分。反正你们是赌东西,又不是在赌命,没必要打生打死的对吧。

  太阳王权杖透出的能量波动,的确是勾起了林立的兴趣,于是在现在所有人的关注下,就把被邀战方接受赌斗的那套台词也说了一遍,也就意味着赌斗算是正式开始了。

  听着林立亲口答应下来这场赌斗,维塔斯的嘴角挂出一丝不屑的冷笑,虽然不屑于林立的自不量力,但是出手却没有片刻的迟缓,强大的魔法波动瞬间笼罩整个广场。这就是所谓的气势,二十二级传奇法师的气势,甚至在广场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到传奇强者出手,以前在他们的想象中,传奇强者就是比十九级高一级,是二十级开始的另一种称呼方式而已。可是现在,单单只看维塔斯所爆发出的气势,他们终于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无知可笑。仅仅只是在旁观,很多实力稍差的人,已经被那股气势骇得微微发抖了,无法想象真正面对的话,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恐怕被吓死在当场也不奇怪。

  这个时候的维塔斯,已经解除了身上的伪装术,既然是赌斗还要人证明,那么掩饰身份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太阳王家族与人类的仇怨,虽然已经过去了千年,但是今天维塔斯却并不想简单的赢得这场赌斗。他要借这个机会向所有人宣告,太阳王家族的荣光并没有结束,敢于冒犯太阳王家族的人,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维塔斯的表现,打破了阿拉索心里的最后一丝幻想,一个传奇法师对付一个可能的大魔导士,如果只是为了赢得赌斗,用得着下这么大力气吗!异族就是异族,这思想果然是人类无法揣测的,你就不能为别人考虑一下吗!

  阿拉索心里可算是后悔透了,谁他妈的会想得到,一截破树枝而已,居然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如果换成是别的精灵,也许还会因为某些原因给自己一点面子,可是谁知道这维塔斯居然是太阳王家族的后裔。

  瓦里安也是面露颓色,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两眼微微闭起,已经不想再去看广场中央的所谓赌斗了。没有悬念,真的是一点悬念也没有,面对强大的传奇法师,任何心机手段都是无济于事的。费雷魔法师在药剂方面是有造诣,可是再好的药剂,了不起让他一下子进入传奇境界,可那个维塔斯是精灵,谁知道进入传奇境界多少年了,根本不是初入传奇的人可比的。再说了,能让人直接进入传奇境界的药剂,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听说过。真要是有这种逆天药剂,拿出来拍卖,别说是一千五百万金币,就是一亿五千万金币也绝对让人抢破头。

  整个两边的看台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做好了看这样一个场景的准备,那位精灵法师挥手一个魔法发出,然后那个年轻的人类法师直接被轰杀成渣,就是这么简单没有悬念。

  也就只有威尔金森等人,紧张的关注着广场中央,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如果费雷魔法师出了什么事情,自己立刻回去找老师出面,一定要让那个精灵和城主阿拉索为此付出代价。

  这段时间的接触,参加培训的威尔金森等药剂师们,早已被林立在药剂学方面的渊博学识而折服。说林立在药剂学方面无所不知,他们也绝对的相信,但是林立在魔法方面又是怎么样的一个水平,他们就没有什么信心了。

  一个人不管他多么的天才,但精力毕竟是有限的,尤其是在威尔金森等人看来,林立才刚刚二十岁的年纪,就在药剂学上有了如此高的造诣,那么他又怎么可能有精力去学习魔法呢。那些拥有传奇实力的药剂大师们,可不是从一开始就两样一起学的,绝大多数都是先学习魔法,借此达到传奇境界之后,寿命有了极大的延长,这才开始研究药剂学。

  威尔金森等人已经不忍心去看了,尽管有强大的防御力场阻隔,但是对方精灵法师的杀意却是任何人都能感觉到的。在他们,这些与林立关系亲近的人们心里,这场赌斗的结局同样是没有悬念的,他们现在考虑的就是如何替林立报这个仇。

  如果说还有谁,对这场赌斗的结果,林立现在的处境,仍然表示乐观的话,那么整个广场看台所有的旁观者中,就只有塞纳对林立依然充满了信心。

  妈的,传奇强者了不起吗?你他妈知道个什么,一年前的时候,费雷魔法师就已经干翻过一个传奇巫妖了,还有一头实力超强的骸骨巨龙呢。传奇巫妖加骸骨巨龙哎,不比一个精灵法师难缠吗!一个两个的还赌费雷魔法师多久被干掉?真是一群白痴!

  在塞纳看来,传奇这个境界里,传奇巫妖再加上骸骨巨龙,应该就是这个等级的力量巅峰了,就好像比一头大象力气更大的是两头大象一样。所以,那个精灵传奇法师,就算是再怎么厉害,只要不是圣域强者,对强大的费雷魔法师来说,就根本不构成任何威胁。

  和众人的看法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塞纳也认为,这场赌斗的结果是没有悬念的,只不过胜负归属是与众人看法相反。所以,当身边一个熟人,问他要赌费雷魔法师能支持多久的时候,他却反问了一句:”有没有赌费雷魔法师赢的?”

  即便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身处传奇法师强大的气势压迫中,但所有听到塞纳这个问话的人,也都不由得哄然大笑起来。再没有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了,竟然一下子让人们忘记了身上的压力,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引得周围不少人侧目。然后,好奇的人一打听,这话好象加了飞行术一样,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看台。

  “塞纳团长,你太幽默了,本来大家还有些透不过气来,被你这么一说,你看看把大家给乐得!”塞纳旁边的人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幽你妈个头默啊,老子说的认真的,到底有没有,老子就押费雷魔法师赢。”塞纳满脸不耐烦的说道。

  “呃……你……你说什么?”那个人止住了笑声,惊讶的看着塞纳。

  “废话少说,敢不敢赌,老子押五十万金币,赌费雷魔法师赢!”塞纳可不觉得那个精灵传奇法师有多可怕,在亲身体会过巫妖的骸骨领域之后,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早已经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了。

  在所有人的心里,此时的塞纳,头上已经被打了一个大大的标签,白痴!真是让人想不通,就这种货色,怎么还会得到罗兰城主阿拉索的青睐,居然还被扶持成了罗兰城第一佣兵团的团长!广场上那么明显的实力对比,难道这塞纳是瞎子,居然一点都看不到吗,那传奇强者的气势总要有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