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五十九章 传奇与传奇

第六百五十九章 传奇与传奇

  “五十万金币,这可是你说的,”开盘口的老赌鬼杰夫逊,垄断着罗兰城几乎所有的赌场,本来刚才只是开玩笑的玩玩而已,但是听到塞纳的话,这五十万金币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根本想都没想,接着说道:”好,我就专门为你这话开这个盘口。”

  这简直就是送钱上门啊,今天塞纳是脑袋被什么东西夹了吗,周围坐位离着近的人,纷纷热烈的响应着。几万十几万的金币押在了那位精灵传奇法师的身上,也不为赚多少钱,就是为了给这位罗兰城的新贵一个难堪。

  这根本就是一边倒,其实已经失去了赌的意义,押林立获胜的就只有塞纳的五十万金币,而押精灵传奇法师维塔斯获胜的,眨眼间就堆到了两百多万金币。一伙人看傻子一样的看自己,塞纳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只不过心里却在冷笑,来吧多多的押,看看最后谁是傻子!

  消息快速在看台上传递着,赌注也在不断的增加着,塞纳甚至希望林立再迟些出手,等所有人都押注完了,说不定自己能一把赢到上千万金币呢。

  林立见过的传奇强者不少,与传奇强者也不是没有过交手,甚至在就任魔法工会会长的那天,还被圣域强者阿波菲斯蹂躏了一番。可不管是伯恩塞德、森德罗斯还是阿波菲斯,这些大师再怎么蹂躏他,心里面也是有一定的计较的,对他的承受能力的极限都有一个把握。

  黑暗之主虽然凶焰滔天,但毕竟失了本性,而地下宫殿中的红龙,也是被囚禁了上千年。当真正面对一位二十二级传奇法师毫无保留的气势压迫,林立非常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在对魔力的调动上,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远远不如平时那样顺畅。

  不过,林立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二十级传奇法师,这么长时间的永恒之书可不是白读的,再加上本身就有远超常人的庞大精神力,面对二十二级传奇法师的气势压迫,毫不示弱的将自己的气势展开。

  就在人们一边押注,一边对塞纳极尽嘲讽的时候,丰收广场中央突然爆发出又一股强大的气势。广场看台上顿时一般安静,除了塞纳之外,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了,广场中央只有两个人,之前是精灵传奇法师维塔斯的气势在肆虐,那现在这一股同样强大的气势又是来自谁的呢。

  瓦里安满脸惊喜的站了起来,这绝对是传奇强者的气势,难道那个年轻的费雷魔法师,除了是一位高明的药剂师之外,还是一位强大的传奇法师吗!这简直让人难以想象,要知道那位费雷魔法师才刚刚二十岁啊!二十岁的药剂大师,二十岁的传奇法师,这完全已经超出人类的想象极限了。

  刚才同样很是担心的阿拉索,此时却和瓦里安的想法不同,心里的担忧并没有因为林立的爆发而有所改变。他眉头紧皱,两眼无神的看着广场中央,就算这位费雷魔法师是传奇法师又怎么样,哪怕他一下成为圣域强者,自己也不过是换一个担心的对象。

  林立的爆发,让维塔斯小小的意外了一下,之前还认为对方是要用药剂来强行提升实力,没想到这个人类魔法师隐藏的到是很深,居然已经是一名真正的传奇法师了。不过,即使是这样,维塔斯获胜的信心依然没有丝毫减少。

  “传奇与传奇之间,也是有区别的!”维塔斯脸色依然轻松,好像只是说给自己听一样,接着将手中的太阳王权杖轻轻一挥,自然领域以身体为中心,瞬间向着周围扩散出去,水面被激起的波纹。

  丰收广场的地面,都是用坚硬的青金石板铺成,但是石板与石板之间的缝隙非常小,整个广场地面浑然一体,好像冬季冰冷起来的河面一样。然而,那光滑坚硬平整的地面,在维塔斯释放出自然领域后,却迅速被染上了一层绿色。嫩嫩的青草在坚硬的石板上疯长,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整个广场完全变了样子。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轻风平原上的人们,对这样的景象并不陌生,只是这样的景象被挪到了丰收广场上,这就不由得不让人感到惊叹了。精灵不愧是热爱自然的种族,而他们的自然魔法,也不愧是所有魔法中最美的魔法。

  青草长到人腰部的高度就停止了生长,但是在草丛中却又一棵棵的树苗,这些树苗的生长速度和那些青草一样,眼看着好像从地里拔出来的一样,刹那间就长成了一株株的参天大树。而到了这个时候,丰收广场又从草原,变成了茂密的丛林,所欠缺的也就是些虫鸣鸟语。

  当维塔斯展开自己的自然领域的时候,瓦里安的心情就好像被浇了盆凉水一样,呼的一下又跌入了谷底。能够创造自己的魔法领域的传奇法师,至少是二十一级起,而看维塔斯的这个自然领域,明显不是刚刚才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精灵传奇法师维塔斯,实力必然是在二十一级以上,而一直处于被压制状态的费雷魔法师呢?

  当林立也爆发出传奇强者的气势时,看台上那些正在下注的人们,在震惊之余,也对这场赌斗的胜负有些犹豫了。到底应该是押谁获胜呢?要知道押费雷魔法师的,还只有塞纳那五十万金币。而押精灵传奇法师维塔斯的,却已经达到了近三百万金币。也就是说,如果最后是费雷魔法师获胜,塞纳就可以把那近三百万金币收入囊中了。

  可就在人们犹豫的时候,维塔斯释放出了自己所创造的自然领域,眨眼间将整个丰收广场变成了茂密的丛林。虽然少些鸟语花香,但给人们所带来震撼,却不亚于二十岁的传奇法师。于是,人们也更坚定了信心,不但要押维塔斯获胜,而且还要多多的押,哪怕最后分钱的时候,每个人只能得到几百个金币。他们不在乎钱,几百金币能干什么呢,但是能让罗兰城的新贵红人难堪却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塞纳还担心众人改变主意,没想到广场上那位精灵还挺配合,直接出个自然领域,让这些人都不再犹豫了,赌注就好像自然领域中的小草,噌噌的往上疯长,很快就在到了五百万金币。

  妈的,上哪找这种好事去,居然一个个都主动来把钱送到手里。塞纳心中暗爽,一点也不担心广场上费雷魔法师会输,那可是连传奇巫妖的骸骨领域都硬生生破开的狠角色,区区一些青草小树能有什么作用。

  整个看台,所有旁观者,包括威尔金森等人在内,也就只有塞纳一个人还对此表示乐观。不得不说,当初乌伊法鲁西给他留下的心理创伤太深了,以至于在他的心里面,巫妖乌伊法鲁西是最恐怖的,而能够击败这个恐怖大魔王的费雷魔法师,自然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说起来,塞纳其实和威尔金森他们,也是有些相似之处的。威尔金森等人认为林立在药剂学方面无所不能,而塞纳则是认为林立在魔法方面无所不能,都可以算是林立的死忠了。

  此时的林立,已经飞身到了半空中,脚下是茂密的丛林,树冠无风而动,好像翠绿的海面上掀起的波涛,发出哗哗的响声。维塔斯的实力,果然是没有让林立失望,看这自然魔法领域的状态,应该是达到二十二级的水平了吧。

  林立真实的实力,其实只是初入传奇的二十级而已,但是面对一名二十二级的传奇法师,却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丝的畏惧。永远和比自己差的人交手,那么就永远也不会有什么进步,只有通过与强者的对战,才能让自己真正得到磨练。

  对手,有的时候比朋友更加难得,尤其是对于传奇强者来说,一般是很难有一个真正合适的对手,能够让你无所顾忌倾尽全力的去与之搏杀。而且,这种对手,往往都是一次性的,用过之后也就没有什么价值再用了。

  维塔斯释放出自己创造的自然魔法领域,整个丰收广场不是齐腰的草就是参天的树,如果不是林立飞到半空,看台上那些人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这观众们可就有些不满意了,想看风景哪里不能看呢,你啥都给挡住了,我们还看什么去。

  不过这个时候,茂密的树冠一阵剧烈抖动,一株株参天大树晃动着身体,居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化身为精灵族的守护者战争古树。虽然一个个都是刚刚才生长起来,不过那皱皱巴巴的树皮,还是让这些战争古树很有沧桑感。

  战争古树被称为精灵族的守护者,据说是当初精灵一族逃入翡翠森林,后面是大批的联军追击者,而在劫难中幸存的数百精灵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这个时候,森林女神孟菲拉显露神迹,将数百株万年古树转化为战争古树,帮助精灵击退了追击的数万联军,精灵一族这才算是保全下来。

  不过在精灵族之外,还有另外的一种说法,说这些战争古树其实都是翡翠森林的土著,是一种和巨龙、泰坦同时代的强大生物。而精灵进入翡翠森林后,闯入了战争古树们的地盘,并与它们达成了某种共识,战争古树答应为精灵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庇护。同时,这也解释了在另一个说法中,为什么说森林女神孟非拉将翡翠森林赐予了精灵族。

  当然,到底哪个说法是真的,其实并不重要,事实就是战争古树的确是精灵一族最强有力的守护者,而任何势力也无法染指翡翠森林。不过,虽然战争古树的实力无比强大,却绝对不会踏出翡翠森林半步,否则只凭这数百战争古树,精灵一族就有足够的实力横扫人族国度了。

  这些战争古树的年龄都在数万年以上,每一株都拥有着非常强大的实力,甚至可以和巨龙相抗衡。但对于精灵一族来说,战争古树的强大力量却并不是最重要的。尽管这些战争古树,从来没有踏出过翡翠森林,但是漫长的生命却让它们积累了极其渊博的知识。

  精灵一族原本是高等精灵的奴仆,虽然并没有被禁止学习魔法,不过所学到的魔法其实也都是和人类的一样。但是来到翡翠森林之后,精灵们不但得到了战争古树的庇护,而且还从战争古树那里学到了更适合自己这个种族的自然魔法。

  此刻,维塔斯自然魔法领域中,所诞生的这些战争古树,自然不可能是那些守护精灵王国的真正的战争古树。

  如果是真的战争古树出现,别说是这几百个了,就是来上一个两个,林立也绝对不会恋战,立刻有多远跑多远。磨练也要有个限度,超过这个限度就是自虐,再超一些就是自杀了。

  这些领域中的战争古树,其实只能称为树人,仅仅是自然魔法中的一种高级魔法而已,将普通的树木催生成为有智慧的树人。而且,在自然魔法中,除了这种将树木转化为树人的魔法之外,还有将动物魔兽转化为兽人的魔法。

  旁观者在惊叹之余,又觉得有些奇怪,人家费雷都飞到半空中了,你维塔斯搞这些树人有什么用处,难道这些家伙也会飞吗。大多数人也都知道,真正的战争古树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真正的战争古树据说连巨龙都抓得下来,何况一个飞到半空的魔法师。

  维塔斯站在一棵最为高大的树人头顶,仰头看了看半空中的林立,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虽然这个人族的魔法师,以这么小的年纪,就达到了传奇境界,甚至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他的魔法天赋。但是,今天既然遇到了自己,那么这个人族的天才魔法师,也就注定只能成为一段历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