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恐怖梦境

第六百六十六章 恐怖梦境

  甚至在那难以承受的压迫之下,林立居然完成了一次突破,从二十级顶峰跃入二十一级,这就是实力之间绝对的差距。而即使是突破到了二十一级,林立所创造的光暗领域,其实也是根本无法与维塔斯的自然领域相抗衡的。

  如果不是自己把握住一个转瞬即逝的机会,如果不是自己恰好拥有召唤神灯,而召唤神灯中又封印着来自深渊的噩梦之主,这场战斗的结果可能还真是没什么悬念了。想想这些,表面不动声色的林立,其实也是有些心有余悸的感觉。

  虽然在以往的战斗当中,这位曾经的恶魔君主并未表现出过太强大的战斗力,但是林立其实早就知道,噩梦之主的真正威力并不应该体现在这个方面。噩梦之主最厉害的地方是可以操纵梦境,这个优势在以往那些战斗当中,要么是林立自己就可以应付,要么是他出场也无济于事,因此并没有真正的有所体现。

  比如在萨伦深渊面对黑暗之主的时候,噩梦之主就注定了是一个无计可施的角色。噩梦之主始终只是深渊前几层的君主,面对统治深渊二十七层萨伦深渊的黑暗之主,就算再怎么操纵梦境,都无法弥补天生的等级差距,这是深渊世界亘古以来就已经存在的等级法则,就算噩梦之主已经被封印到了召唤神灯当中,也无法改变这种法则。

  而在后来,林立在地下宫殿中面对那头成年红龙时,噩梦之主也没有办法让一头思想简单的巨龙陷入什么复杂的噩梦。实际上,像巨龙这种头脑简单,神经粗大的魔兽,能不能陷入梦境还有待考证呢……这就是噩梦之主能力的局限,也是他一直只能在深渊前几层称霸的原因,但是在这一次林立与维塔斯的战斗中,情况就比起从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传奇大师维塔斯厉害是厉害,二十二级的传奇人物,又怎么能不厉害,但是再怎么厉害,他却始终是一个精灵。

  这话说起来似乎有些矛盾,但确实又很有意思,维塔斯之所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精灵的血统,可他输掉这场赌斗的原因,却也正是因为他身为一名精灵。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十全十美的,精灵这个种族本身就充满了矛盾,有着得天独厚的元素亲和体质,有着让人类眼红的漫长生命,但是却又有着可笑的心智缺陷。

  在安瑞尔世界上就算一个魔法学徒都知道,对付一个精灵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心智魔法,不管是五级的心灵狂乱,还是二十级的心灵傀儡,总之只要是心智魔法,在精灵身上就一定能够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就是精灵,一个天生充满矛盾的种族,他们生来就懂得追求一切美好的东西,厌恶一切丑恶的存在,精灵的世界永远黑白分明的,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脆弱得还不如一个几岁的人类小孩。

  噩梦之主最强的地方,当然就是心智魔法方面了,作为一位真正的心智魔法大师,噩梦之主可以肆意操纵梦境。就算这位传奇大师维塔斯等级超过二十二级,在噩梦之主面前,心智方面仍然是无比脆弱,噩梦之主可以轻而易举的侵入他的梦境,特别是当林立将噩梦之主融入光暗领域,将自己的力量暂时借给噩梦之主的时候,这位曾经的深渊君主,更是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那种力量直逼二十二级,就算跟维塔斯比起来,只怕也是不遑多让的。

  这种情况下,维塔斯这位传奇大师的梦境被噩梦之主操纵,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如果换了其他时候,这种梦境操纵可能还没有什么,毕竟一位二十二级的传奇法师,就算被人操纵梦境,只要领域不灭,自身也就不灭,再加上漫长生命带来的种种见识,再怎么恐怖离奇的梦境,只怕都很难让维塔斯受到真正的伤害。

  可惜这一次维塔斯遇到的是林立。

  林立通过噩梦之主创造出来的那些梦境,别说维塔斯这个传奇法师,就算是阿波菲斯、罗萨里奥这种只存在于史诗当中的人物遇到,只怕也要当场吓出神经病来。

  想想吧,钢筋水泥构成的恐怖世界,在天空中飞翔的钢铁大鸟,还有那些被关在盒子里面的可怜人类,如果说这些还不够可怕,那么可以将身体扭曲成恐怖形状的芙蓉剑圣,有着一张俊朗面容的春哥大魔王,操纵着流星雨的传奇法师曾哥,甚至号称前五百年后五百年都无人能与之比肩的先知凤凰女……这一切已经超越了维塔斯的想象极限,他怎么也无法明白,那位看上去很年轻的魔法公会会长,怎么会有如此不堪回首的过去。

  战斗已经结束,对于维塔斯这样的人物来说,输在什么地方,又是怎么输的,其实稍做推敲就不难得出结论,只能是毫无疑问的说,那位年轻的魔法公会会长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这种天才不光是在魔法方面,二十来岁的传奇法师固然恐怖,但是真正让维塔斯感到震惊的,却是这个年轻人在战斗当中展现出来的可怕天分。不管是对魔法力量的运用,还是对魔法波动细微变化的捕捉,以及那坚韧无法压倒的精神,都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仅见的天才。

  毫无疑问,这个年轻魔法师是利用梦境击败了自己,但是维塔斯身为一位二十二级的传奇法师,又怎么会不知道,梦境并不是凭空创造出来的,必须要有真实来源才有可能,像刚才那种无比逼真的梦境,十有**是那个年轻人曾经亲身经历过的。

  这才是让维塔斯真正害怕的地方,因为他根本想象不出,一个人到底要有多么坚韧的心智,才能够在如此恐怖的经历之后仍然精神正常。单就从这一点上,尽管维塔斯并不是输在魔法力量上,但对于这位年轻的人类传奇法师,却是彻底的心服口服了。因此,对于林立拿走太阳王权杖,虽然心中有极大的不舍,但精灵的骄傲让他做不出出尔反尔的事情来。

  做为这场传奇之战的赢家,林立今天的收获无疑是最大的,在对手的强大压力下突破,相比来说算不上什么收获。原本就已经是二十级顶峰,突破到二十一级其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不过稍稍提前了一点时间而已。

  林立很清楚,这一场战斗给自己带来的好处,远远不只是提升到了二十一级。与传奇强者的交锋,特别是维塔斯这种级别的传奇强者,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生都不一定能有的机会,对于林立来说更是无比宝贵的经验。

  与相识的传奇法师交手,那只能算是练习而已,没有人会真正的将自己的实力,在练习中全部毫不留保的爆发出来。但是很多东西,都是要在生死之间,才能真正有所领悟,而林立成为传奇法师之后,所缺少的正是这种真正的交手。

  这场传奇之战所带来的影响,对于林立来说绝对是无比深远的。虽然暂时还不会直观的体现出来,但是林立心里知道,这一场战斗给自己带来的影响,远远不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对力量的控制,对规则的洞悉,这种生死之间带来的种种经验,都将会让自己在魔法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更顺。

  对了,还有这个……林立掂了掂手中的太阳王权杖,这场战斗的收获可不只是宝贵的经验,这件法杖绝对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原本他还认为,维塔斯没有认出星辰碎片新生,也就不会知道那截树枝的真正价值,自然所谓的价值相当的赌注,也不可能真得有多了不起。可是现在看看这根太阳王权杖,凭着各个方面的知识,林立一下子就看出了这根法杖的不凡。

  太阳王权杖的杖身,并不像时下那些法杖一般精雕细琢,看上去相当古朴,甚至有些笨拙,透着一种典型的黑暗年代风格,这杖身的材料,不少史料中都有提到,据说是来自只在翡翠森林生长的生命之树。

  传说,在高等精灵统治安瑞尔世界的那个年代,永恒之树的旁边生长这无数的生命之树,这些生命之树就如同臣民一般,簇拥着树冠直达天际的永恒之树,实际上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永恒之树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当年的崩塌甚至撕裂了空间,为安瑞尔世界引来了仿佛末日一般的灾难,而这些力量,其实就正是由生命之树提供的,无数的生命之树无时无刻不在吸取着天地之间的元素力量,又源源不断的将这些元素力量提供给永恒之树,就如同蜂王与工蜂之间的关系一样。

  所以生命之树的树枝,无疑是最适合用来制作法杖的材料之一了,天生的元素吸取能力,足以让持有法杖的魔法师随心所欲的施展任何魔法。